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杂谈 >> 黄仕隐· 粽说
详细内容

黄仕隐· 粽说

时间:2021-06-13     作者:黄仕隐【原创】   阅读

 

臧僖伯曰:“凡物不足以讲大事,其材不足以备器用,则君不举焉。”虽是谏君,然则衡之于粽事,又忽焉。 

粽之为名,象棕榈之叶心,以米实之,形以附之,而字名造。粽之为制,实则黏黍,后糯米,杂以枣、栗、柿干、银杏、赤豆、糠蜜、腊肉,甚有杨梅者,东坡诗言也。裹则茭叶、箬叶,至有艾叶,茭者,菰也。形则若筒,若角。线则棕叶,至有五色彩丝者,以致精巧。煮之则淳浓灰汁,俾裹叶青香,食之或五五日,或夏至。即论其效,非惟足食厌俗也,李时珍曰:“五月五日取粽尖和,截疟药良。”《十六国春秋》载:“卢循遗刘裕益智粽。”以益智之药参之耳。要之人别俗分,各得其宜,亦各取其用。余幼时惯箬叶白粽,及长大流他乡,犹不喜精巧称丰厚者,以处农家,母氏为之矣。 

粽之为俗,则熟,咸谓以祀屈子。《续齐谐记》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忽见一士人自云三闾大夫,谓曲曰:闻君当见祭,甚善。常年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当以楝叶塞其上,以彩丝缠之,此二物蛟龙所惮。曲依其言。”此说记于梁,且详,盖后之传说之所由焉。 

夫大事,今鲜有讲,而祀屈之俗,四方犹有之。莫大事不局一时,将视其久乎?夫事之在政,应时用人需,及时替人易,其寝亦必。俗则不同,浸民间闾里,深杂日用,代代习染,未可轻易也。然则,俗之为俗,又多流。视今丧事,直如喜戏,难有戚容,虽逛鬼不能,何得尽哀诚乎?虽然,送亡之义,又自古而递焉。 

   端午又称天中,应苍龙在天,得中正之谓。未稽何先,即附屈为是节,以屈之忠义,一贯于天,合龙象,亦宜。有诗曰:“菰生四五尺,作得九子糉。”又俗变期多子也。以备日用较之,久而不衰,粽又得其材焉。吁,物人相藉,经年累岁,孰其主欤?孰其主欤?


黄仕隐WC.jpg

作者简介: 黄仕隐(仕隐君),字子儒,涪陵人,民间学者,古文名师,当代古文名家,国学与传统文化、乡村儒学讲师,六艺文言书院院长。文宗韩愈、苏轼,取法经史,注重义法。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