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林建致·有一种亲情叫倾尽所有(外三篇)
详细内容

林建致·有一种亲情叫倾尽所有(外三篇)

时间:2021-06-07     作者:林建致【原创】   阅读


有一种亲情叫倾尽所有(外三篇)                                                                                                                                                              

记忆里,母亲勇于肩挑重担,作为顶梁柱,把家庭有模有样地支撑起来,做到输人不输阵,紧紧地迈出全力以赴的脚步,让家一次次告别冰冻,蚕食掉多少艰难险阻,一次次辞别难以避免的病灾伤痛,打开璀璨的生活伞,承受住风雨,博取晴朗的一地美好。亲情,虽非粮食,但也会延续生命。

以前,母亲必需早早地起床,简单地进行梳妆,刷牙洗脸,走出多个来回,负起不能间断的坚持。她为家,也为儿女,给家里挑水,忙碌近一个小时,才能把水缸挑满。为此,母亲毫无怨言,在天空露出鱼肚白时,就开始重复地来回走动,一日重复着一日,咬牙切齿地坚持下来。亲情,虽非价值连城,但也珍贵。

母亲,默默地播撒爱的种子,不厌其烦地与山芼为伍,与煤火为伴,煮着简单而又繁琐的一日三餐。无数次,母亲忙完稻田、山地和菜园子的农活,就得与时间赛跑,赶回家里,点燃爱的火焰,飘出家里的烟火味,保证儿女的正常饮食,运转着平凡,赠送出温暖,保证着家庭的伙食,无怨无悔。亲情,虽非海水,但也不会枯干。

家里建造一幢二层楼房,欠下不少工钱和材料费开支。父亲经常呆在外边,夜以继日地经营着木匠的旋律,付出不少汗水和艰辛,一天又一天地埋头苦干,成为老家工作量最大,工作时间最长的打工者,给出无数的奉献和努力。而母亲,勤俭节约,把持好家庭,常常精打细算,拆东墙补西墙,平衡内外。她一边节衣缩食,一边还债,一边供儿女读书,做着繁重的体力劳动,苦苦地担当着。亲情,虽非烈火,但也温暖心窝。

我在一中读书,吃穿住用全由母亲安排。为跟上大众消费水平,不被别人比下去,母亲总给我足够的费用,令我衣食无忧,流淌出自信和葱笼的舒适。我每一天吃着多花钱买来的肉,吃得津津有味,陶醉不已,满足欣喜。这都是因母亲的供给和源源不断的心疼,我们活得没有丝毫的丢人现眼。亲情,虽非书籍,但也内容丰富。

小妹读书,学费较贵。母亲为凑足开销,多次东挪西借,拼足所有,硬是难以言喻地挺过来,极不容易地堆积小钱,令小妹读完大学。然后,才慢慢地省吃俭用,尽力地还清债务。小妹能有条件博取更好的工作,更高的收入,以至于现在拥有一个更美的春光。我们都得感谢父母,谢谢他们细水长流的照顾和心照不宣的情感。亲情,虽非阳光,但也发光散热。

工作后,家庭开销依旧紧张。家里开始装修,买材料请师父,费尽不少心思和许多精力。万事俱备后,我家提前买好家具和部分家电,花掉不少钱。我终于如愿以偿,娶到一位善良、温柔和具有不少美德的同事,一起过着越来越美好的生活。亲情,虽非道路,但也能爬到一定的高峰。

如今,生活越来越红火,家里已买上一辆小汽车,可是,母亲却已心不甘情不愿地撒手而去,坐不上哪怕一次的现代化工具,感受不到一下舒适的惬意。近十年前,我已在县城买上一套房,适当地进行跟得上时代的装修,可是,母亲没能住得上,没能享受得到,甚至被病魔折磨得死去活来,无奈地与医院和药打交道,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我们。我眼里因此不时闪现泪光。亲情,虽非都能回报,但已几乎倾尽所有。

每一个人都有黑乎乎的事情,也有灿烂。深厚亲情,几乎没有黑暗,只有光明。母亲,付出的是一辈子春风化雨的滋润,享受到的却几乎只是零幸福。母亲有一种情感,喷涌出爱的泉流,细水长流,越流越壮大,汇聚成一条疼爱有加的关于赞歌母性的江流,一直流淌在儿女的血脉里,此起彼伏,奔腾不息。亲情,虽非丰碑,但爱一定能永垂不朽。

 

分流班扫描

 

000年前后几年间,不少学校为升学率,为培养优秀生,为争取考进重点中学一中,博取较好名声,获得社会和行内好评,更自信和更有资本论成绩显摆,一阵分班之风吹拂起来,打动各个学校,遍及不少地方。

分班一般分出快班,集中所有名列前茅的学生,选出最优秀的配套教师进行教授、讲解和复习,加上督修早读、午读和晚自修,夜以继日,拼命想提高成绩,势不可挡。另外,学校把所有学习最差劲的差生汇聚为分流班,分配一般或较差的教师,想只教一般的基础知识,督促和引导到正道上,结果事与愿违,负面影响极大、极恶和极坏。

差生们会聚在一起,学习成为头痛之事,绝大部分都听不懂,理解不来,记不好。慢慢地,小动作增加,说话者多出,甚至在课堂随意移动,打牌抽烟下象棋等,滋长为乱班。偶尔,一些学生被老师指责,叛逆心升起,就不懂何为尊师重教,何为礼貌敬人,何为文明用语。一些学生随意扔纸球,互相攻击。一些值日生不能及时擦黑板,没能按时打扫卫生,以至于教室肮脏一片,桌椅不能排得井然有序,不雅观也不整洁,不大像样。

一些出头鸟开始浮躁,坐不安稳。在老师的善意批评下,他们根本不明白学习的重要性,挨过一节课算一节,基本已是破罐子破摔,没能自我约束,偶尔顶撞几句纯属正常。个别老师言语严厉一点,有一些学生竟然不晓尊师重道,与教师动口,甚至激发到动手的程度上。师生之间矛盾重重,越演越烈,难以控制,长成为一个个恶瘤,难以对药下症,无法根治。

分流班的纪律往往不久就松散开来。他们对学习更是如鲠在喉,一旦学习就头痛,不能弄懂知识点。也不能记忆重点,不想学也厌学,几乎没人在听讲。教师一般没敢不在场,只能苦苦地支撑,心情糟糕透顶。上课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毫无面子可言,更没丝毫的尊严,名声扫地。不少学校见怪不怪,已习以为常,的确是教育界的一种耻辱,一种该乱棍打死的罪过。

某一些教师无法正常上课,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教师有的一边责怪,一边斗争,一边努力教育,一边敬业地上课,但效果极差,惨不忍睹;某一些教师干脆一边讲课,一边任由学生胡作非为,班级乱成菜市场,吵闹之声危机四起,成为心头之痛;某一些教师干脆自动组织全班学生打纸牌,只要不发出乱糟糟的声音就可蒙混过关,相安无事;某一些教师只好讲一些课外故事和笑话,以图度过难以想象和忍受的一堂堂课;某一些教师只好改上音乐课,教授学生唱歌,至少不会乱成一团,不会相互敌对,互相仇视;个别教师想法较奇特,竟然让全班学生去操场上课,学生自由活动,避免师生不和的尴尬状况频繁地出现……

一些校长偶尔巡视,以官压人,学生就会静下来一会儿。但校长走后不久,就又成原样不改。若校长长期上课,恐怕也无招可施。所以,部分老师以眼不见心不烦为主,无奈之下只能应付了事,如临战场,毫无为人师表的威严,没能压制住战乱一般的情况。

分流班,以一种眼中钉和耳中刺的状态存在着,简直就是一种教育的极端失败。分流班,就是一堆堆校园里的垃圾,散发恶臭,污染重重,景象衰败。分流班的学生们就像一棵棵树苗,还未接受阳光雨露的滋润,还未彻底顺利成长,就已枯萎凋谢,活活地被抑制而半途夭折而亡,沦落为狼藉和素质较差的一群群人,基本与学习无缘,只能过早地走出校园,步入残酷的现实社会。

  

溪里捕鱼

 

扛着三角锄,悬挂着一只畚箕,拿着略为损坏的水盆,一个小桶和一壶清水,我们三人信心十足,脚步匆匆,来到老家小溪旁。经过精心比划、盘算和挑选,看清溪流流向,我们找到一个相对水深处,估计鱼儿会较多。在溪边放下所有工具,就卷起裤腿,捋起衣袖,选上上游一个狭窄处,在岸边挖出一些泥土,混合着几块石头,截断水流,又在右边导引出一条水道,避免水流溢满,力大冲破泥墙而出,全功尽去。

怕鱼顺水流而走,猛烈地把三角锄举起,用力地落下,砍向泥土,没入一截,三角锄往前一推,一块泥土被挖出,经过移动,把泥土盖在截水流之地。一下下,一次次,一回回,打理成一个高出水面的泥墙,宽大而又有一定厚度,比较牢固可靠,不会虚弱得会被水冲走。

拿出水盆,开始往外舀水,一次次地毫不辛苦,绝无怨言,兴致勃勃,一心一意怀上期待,怀上满满的希望,就等着往外汲水的“十月怀胎”酝酿,诞下等待已久的难得的喜悦收获。

三个人轮流往外汲水,慢慢地,水位在下降,个别鱼儿偶尔跳出水面,冒泡一下,激起一致的激情,热情身不由己地洋溢在脸上。受到鼓励,连忙加紧汲水的步伐,一直往外排干锁定的溪水为目标,乐此不疲地催化速度,加快进程。

水已经较少,我们轮流主动地拿起畚箕,走上几步,蹲下身子,用畚箕往溪边水草茂密处插进去,拉高畚箕口部,过滤掉溪水。有时,连一点鱼儿的身影都见不到,大失所望;有时竟然一次几小只鱼儿,我们喊叫着,露出丰收的笑容;有时滤到一些杂物,不由怒目横眉,破口大骂;有时打到一只大鱼,竟然有小手的五指宽,乐得笑不拢嘴,争先在桶里玩弄大鱼……

把所有角落过滤尽,怕有漏网之鱼,于是,又进行一遍清扫,偶尔也会有一点收获。早已往小桶里放进适量溪水,熟练地抓起鱼儿,把它们放进去。偶尔,鱼儿使劲和拼命地挣扎,个别从手里逃生,溜到水里去,忙紧盯目标,又伸出畚箕去抓,由于知道去处,下手干练和及时,一般总能抓住它,从容地放回小桶里。

捕鱼工作至此尚未完成,我们三下五除二,略微使力,轻而易举地挖破泥墙,移走石头,放流溪水,回归原位,溪水恢复到自然状态。流不完的上游溪水冲走污浊,最后全部自然而然地流动着,仿佛未曾经过我们的打扰和捕鱼过程。

捕鱼,儿童时的乐趣,曾经的一段童真,一段悠然悠哉的时光,丰富岁月,忙得忘记时光,捕得跃跃欲试,抓得气味盎然。把鱼儿放点食盐,经过猪油一炸,改善当时贫瘠的一日三餐,获得十足的香喷喷滋味,美化嘴巴,写下一字字小心翼翼,拼写出一段段儿童的满足,创作出一篇甜滋滋的美文,流转在指尖,令人心生向往,心生无拘无束,心生快意,回味无穷!

 

香烟随笔

 

以前,偶尔抽一支烟,还能把烟气咽进气管和肺里,然后,从口中和嘴里吐出来,正是吞云吐雾和白烟弥漫的良好感觉。后来,由于当教师的原因,我与许多人一样,患上了慢性咽喉炎,烟对我来说,已是一种毒药。因为,我一旦开始抽哪怕只有一支的过滤嘴香烟,就会口干舌燥,咽喉难受,需要喝大量水解渴,得不偿失。

记得小时候,爷爷还在的时候,经常抽喇叭状香烟,中指和食指发黄,抽得悠然自得,浑身放松,陶醉在烟的世界里面,一支接过一支,当做一种享受,不想从烟味里出来。我与另三位堂兄弟见状,心里向往着,以为香烟是一种宝贝,金贵得很,就多次缠着爷爷要烟抽。爷爷疼爱我们,慈祥心软,当时又不知香烟的害处,给我们每位小孩子各卷一支烟,有时抽到不断咳嗽,一点也不好玩,一点也没有趣味,一点也没有美好的滋味。

父亲、伯父和三叔都是烟鬼,寸步不能离开香烟。从烟丝抽到友谊牌香烟,直到福建牌香烟,至今抽到普通型号的一般石狮香烟。而父亲换上慢性肺气肿,抽烟时经常不断地咳嗽,最后意志坚强,干脆利索地离开香烟,与香烟断了缘分,少一分开支,多一份好处。

伯父今年已78岁,慢性肺气肿比较严重,却仍然不听医生的劝告,偶尔偷偷地抽几支香烟,惹得家里人多次唠叨,多次委婉建议伯父戒烟。伯母说,伯父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可就是爱好香烟,无法割舍与香烟的伴侣关系,令许多人摇头叹气,纷纷说伯父实在应该断绝烟瘾,爱护身体,说不定能多活几年。

现在,大家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烟气中含有一氧化碳等,不利于身体,而且,吸烟者气管、支气管、肺部和咽喉等部位容易患病,甚至会引起癌症,对身体的影响极坏。慢慢地,社会上吸烟者也在渐渐地较少。不少地方诸如加油站、车站、公共汽车和公交车等,一律严禁吸烟,以防止危害公共安全和被迫二次吸烟,且影响空气质量,招惹意见和怨声载道。

不少人依旧在抽烟,神态甚为潇洒自然,已经习以为常,达到无烟不乐,无烟日子难过的田地。我不能吸烟,却以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的原因,也对烟民能理解。他们喜欢上吸烟,也许就像我喜欢上文学一样,也有一种种理由,一种种益处。比如,抽烟者递给他人一支烟,彼此爱好相同,又都在抽烟,共同话题也就会多起来,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减少陌生和隔阂,办起事来似乎更容易,更方便和更容易开始和入手。

大堂哥烟量很大,一天至少抽三包烟,有时更多,他抽得几乎到地动山摇,既要烟钱,又要茶钱,还要基本的一日三餐,还要供子女上大学,委实过得不容易。但由于不吸烟反而不行,只好一直烟不离嘴。我们私下议论过,他抽烟说不定会引起疾病,少抽为好,他却不以为然,一直持续不断地与烟结为亲近的好友,密不可分。

我想,为了健康,还是离烟远一点吧,对身体有好处,也许能延年益寿,活得更少疾病,舒服度和幸福指数更高一点,过得更自在和潇洒一些。

 

作者简介林建致,笔名林江文。中共党员。1974年生于福建永春。1996年毕业于泉州师范学院。中学教师。2005年加入福建省青少年文艺家协会,泉州市作家协会会员。二十几次获全国文学艺术大赛特等奖、金奖和一等奖等。

 

 编审:真 儿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