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外地名家 >> 风瑟木美专栏4· 我要直线到达你(外四首)
详细内容

风瑟木美专栏4· 我要直线到达你(外四首)

时间:2021-05-03     作者:风瑟木美【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风瑟木美WC.jpg

诗人简介:风瑟木美,本名陆艳梅,广西大新县人。巴渝文化网驻站诗人。鲁迅文学院第四届西南六省(区、市)青年作家培训班学员。广西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广西文学》《辽宁青年》《中国诗歌》等刊物,并入选多种选本。著有诗集《唇上的月亮》。



我要直线到达你(外四首)


祖国的道路弯弯曲曲

而弯曲并不是我们爱的诠释

我要直线到达你

沿着月光航线

准备二十七节车厢

那是我来到世上的二十七年

我相信我的母亲生下我

就是为你而生的

我认定你是我的终点 

 

我要直线行走,绝不左顾右盼

那些蛐蛐蝴蝶都有花花肠子,可我只认定

我一生只有一份爱情

在朝你走去的路上

没有我想停留的站点

只有我们眼睛和眼睛相交的直线

耳朵和耳朵相连的叮咛

时光老人也惊叹我们之间的牢固 

 

我们之间

是世上最短的路途

一些爱我和爱你的人迷路了,没能拥有爱情

我们原本同体同魂

只抱着这条直线

 

你的声音

 

一开始像石头

在荒原上躺了几个月

现在像月,像水

缓缓地流入我的耳朵

你说是被我软化

而我的呼吸声此刻僵硬着

快喘不出了 

 

我的听觉苏醒

如一只刚睡醒的蜜蜂,飞来飞去

衔来一朵朵玫瑰

春天遍布我全身,柔柔的,麻麻的

我被你麻醉了 

 

你的声音,已偷走我的灵魂

并让我的灵魂进驻你的身体

你这个偷心者

让我在月光下如此煎熬  但

我爱你

 

扛着半个月亮去草坪

 

我和半颗青枣一样,是残缺的

我的爱情,与及思念的附属品,纵使在天涯

却还只是一个远方

他不能跑过来抱住我

在这月圆夜,我不能和树影,蚂蚁一样

对月亮视而不见,就认为她死了

我抱着自己,像抱着半个月亮

去草坪。我将在那里静静地躺着

吸收圆月的光

今天傍晚,暴雨曾在她的体内猖狂

可现在她很亮,很自豪

被破坏的光,重生后更像光了

她投映在我的身体上

一缕静静的笑

她会让我忘记忧伤

我和她握握手

想象她变成另一个人,填满我的半边身体

让我也成为圆月

去掉残缺的本质

 

我们的船

 

我们的船  从北划过来,从南划过去

每个夜里在高空中航行

船尖部分,是眼睛的锐角

船舱部分,收录了深情的凝视

访遍世界后知道

南北结合,才得以认清声,光,电

在南来北往的闪电间汇合

在大浪滔滔的银河里奔跑

我们的船,在黑夜中发亮

代表哭泣,爱情,神圣的孤独

每个夜晚她都在等两个梦上去汇合

并为她们举行婚礼

她是我们的媒人  化身为月亮

焦灼的弯月

   

当爱情养胖了泪水

 

当爱情养胖了泪水,才知道爱有多么巨大

她像雨水,绵绵不绝

像小溪渐渐辽阔

不提凄伤,凄伤在珍珠体内流着 

 

不提掌纹,也不提感情线

她们有多么短,又有多么长

短时只有几厘米

长时在两个城市之间丈量 

 

当她们爬到我的脸上

我被意念中的月牙欺骗

我的泪像海洋 

 

掀翻了无数道闪电

泪水凝成了黑珍珠

却抹不去我眼里属于你的星辰

   

   

风瑟木美·让灵魂跳出喧嚣(创作谈)                                          

  

我喜欢画下一些临水的房子,画好后一次次做梦,跑到里面隐居,可是常常梦到一半就被尘世的喧嚣惊醒,我的写作心情与此有关,热情中带着些许无奈,但我从不放弃这个梦。当梦想面对现实,那些甜蜜与凄伤无法向人诉说时,我就只能将自己锁在小房间里,与灵魂说话。

而灵魂所处的环境很嘈杂,这不符合我的个性。我从小就喜欢宁静的生活,喜欢静静看云,看草木,思索,而现实生活并没有那么诗意,诗意的心又不想被现状压制住,于是就有无数个白天夜晚,当耳边充满汽笛与人群喧闹声时,我依然在人们不解的目光里与纸张对话。诗人是这个社会中孤独的人,在提笔写诗时常常被人问及写诗何用,四周的人不解,嘲笑,甚至投来鄙夷的目光,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爱诗的心,对现实有些叛逆,才找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我享受孤独。我喜欢随身带着纸和笔,在闹市中,当灵感来时,我会尝试着把车声,马声推到听觉之外,那些凄厉的撞击声再也无法把诗梦吵翻了,而这是经过长久的挣扎后才做得到的,痛苦过,但其中的喜悦和光芒让我充满力量。

我喜欢简单的生活,我的文字也不喜欢刻意,从不去想技巧,或许我的写作是毫无技巧的,这不刻意的写作让我写起来很轻松。灵感来时常常连续写好几首,从不去想修辞手法,向纸张倾诉就像跟知心朋友说话一样随意。每天走路时我都留意身边的景物,我相信每棵植物,每块石头都有灵性,大自然每天都给我一些通往幸福的线索。当我落寞时,很喜欢走入风景中,把一个个灵魂请出来,写到纸上她们就是附体了,原本的孤独也不再那么孤独,我想,只有文字能拥有这种神力吧。我希望能把一切东西写活,并为一些不能说话的事物代言,我的表达有限,可我很乐于去捕捉,去表达。

我的诗和散文写个人感情的居多。那些甜蜜和隐痛搬到了纸上,甜的就不停地流出蜜汁,越写越甜,而苦涩流出来,就如阴云渐散,之后云淡风轻了。文字就像从花香中摸出的一只手,抚过伤口,文字就像灵丹妙药,这也是很多写作者都如此痴迷文字的原因吧。而单写个人感情也不足以让我卸下内心的沉重,因为每天我都会目睹太多穷苦人们生活的惨状。我所居住的城中村,住着许多从偏远山村来钢材市场扛钢筋的人,他们拖家带口,多数家庭有两三个孩子,当男人们白天出去工作时,孩子就由他们的妻子带着,那些少妇和孩子,个个面黄肌瘦,却常在走廊间嬉笑打闹。少妇们是到了该打扮的年龄,却从不修饰,她们常在一起讨论这个月的水电表又被黑心房东调快了,那个月房租又涨高了,而男人的工钱又不见涨。每当我看见男人们拖着疲惫的身躯上楼梯,脸上还带着收获的微笑时,我的心就会产生触痛。我想,感觉到疼了,并将它表达出来,文字就有它更深的意义了。

文字不能让苦难消逝,但我想,它至少能稀释吧。当一切物质都成为了浮云,那些文字总能在人间闪烁,它是永恒的存在。当我在黑暗中奔跑,累了时,我会摸出一盏灯,任思绪在草原上奔跑,深夜是我最喜欢的时间。把诗文写在纸上,就跟荡秋千一样,闲暇时我很喜欢跑到公园里去荡秋千,文字就像那清凉的风,带着我飞翔,闭上眼,仿佛跳出了尘世。我想,现实太沉,灵魂是该学着跳跃的。



  编辑识别(真儿).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