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李雪誠秋·4号车厢
详细内容

李雪誠秋·4号车厢

时间:2021-04-09     作者:李雪誠秋【原创】   阅读

亲爱的佛罗兰德先生,今夜的咖啡可是格外的温良,有兴趣再加一勺糖化解一下你的苦味吗?

大可不必,服务员小姐,您的餐盘要和你的领结一样端正,随意打探别人的心思可不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

这列火车驶往格洛兰小镇,佛罗兰德作为上层的绅士他要赶去见他站在死神镰刀口前的母亲,火车刚刚膨出直上云霄的蒸汽,一阵车厢的灰层悉簌簌扒在了男人的肩膀上,眼前的云朵渐渐密集,像纤夫拉船,一朵接一朵挤在上空。

途径格落兰的火车在众人的目视下缓缓出发。

“嘿,先生,我觉得你需要一份黑椒牛排打发一下这次无趣的旅途,你看如何。”说话的是本次列车的4号车厢服务员德莉莎,衣着整洁儒雅,与这趟列车戴着布帽的男孩不在一个频道,透着一股温润清香。

“小姐,或许那位满身是灰的男士更需要你的服务。”佛罗兰德没做过多的解释,接着张望着外面的风景,牧场交替,田园耕耘,墨汁逐渐从远方滚滚而来,黑了一片,做着浸染。

列车的走廊里,多了几分嘈杂,不安的乘客在走廊上拥挤着,一个小孩的帽子掉了,却被那些乘客踢着,踩着,一骨碌的搬运到了垃圾箱,小孩拉着三号车厢服务员的衣袖,祈求他帮忙找一下帽子,下一刻小孩就像帽子一样被来往的乘客“搬运”到了另一个车厢,拥挤之下谁都没有发现这个随风飘荡的身影。

嘿,先生,我觉得你有必要把帽子还给3号车厢的小朋友。

佛罗兰德一愣,瞧见又是那个来搭讪的服务员,手中的报纸捏的更紧了。我不认为如此,因为我并没有拿他的帽子,服务员小姐,你要为你的言辞负责。

你的手中没有,但你的垃圾桶却拐走了他的帽子。佛罗兰德一惊,他配套的垃圾箱下面的确耷拉着一个黑皮布帽,肮脏的如后厨的抹布,四处的张裂显得它如同流浪汉的破碗。很意外,这是很意外的事,谁会去猜想这块“抹布”为什么会飘到这里来栽赃他。

佛罗兰德沉默了,各种烦杂的琐事,已显得他的焦虑不可掩藏,一个小男孩,一个服务员,这档子破事,令他无法再去压抑所谓的焦躁。整个车厢的人都在盯着这位绅士看,他的脸在歪曲,怒气如火车蒸腾的蒸汽,在直冲云霄。

看那,大伙,这小丑生气了,绅士们!随即四号车厢的锅炉燃起了沸点。

帽子就在这,你带着这位可怜的小男孩拿去便是,我既没有做小偷偷他的帽子,又没有践踏产生不敬,何苦要寻我麻烦。佛罗兰德是受不了小丑们去同化他的行径。

“你还缺乏一个关键的步骤,先生,你要拿起这个帽子,像一个绅士一样去尽到你的义务。”她神情吊着严肃,随即手指了指地上的帽子。佛罗兰德顿时就炸开了锅,直接把桌上的报纸撕了个粉碎,丢到了女人的脸上,大骂着:妈的,今天你非要因为这个帽子来栽赃我这个诚实的公民?主都不会原谅你的行为!看看你们这副样子,透露着和帽子一样的腐败。

走廊变得更加的拥挤,看着这个暴躁的男人,这群乘客按捺不住他们的键盘了,这小子就该被拖去审判!他居然对妇孺吐露脏言,披着西装的贱人!我认识他,那是佛罗兰德,一个假绅士!先生,你咋会认识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人们的唾沫在走廊上飞溅,万千的唾沫星子在指责这个男人的不是,他是小偷,背负着偷帽子的罪名;他是恶霸,他欺辱妇孺;他是骗子,他穿着西装。车窗外的云,拧成了一团,仿佛要劈在地上的雷电,一道接一道闪烁着雷光,墨云积压的泪水在那一刻再也遏制不住,一泻千里,透明的车窗收集了一批又一批的水珠,啪嗒着,哐啷着,火车顿时恢复了宁静。

火车在这时的急刹车,让这些先生小姐们来不及稳住,一股脑滚到了地上,黑压压地揉成了一团。佛罗兰德随即做到了位置上避免了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在那一刻他的手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服务员的手,稳住了身子。不知道那一刻,闪电瞬间模糊了多少人的视线,此时她只觉得这个人并没有想象的如此无礼。

车身稳定,车上的绅士们一个个就开始拍案大骂,对着列车那无辜的广播就是一阵乱叫,趴在地上的像极了柴犬,站起来的如同一个拿着香蕉的智猿。这时广播里响起了列车长的声音:“因为前方铁路因自然原因造成阻塞,请乘客们少安毋躁,等待通行,造成的不便,我们列车组全体成员向你们道歉。”

时间在一秒一秒的流逝,车窗外的雨还在不留情面地哭泣,从山上劈倒的一棵上了年纪的大树枝干压在了铁路上,穿着雨衣的列车工作人员们冒着大雨试图把这一截残肢挪走,但下一刻所有雨中人都感到不安了,被雨水淋湿的树重量明显是增加了,列车组的女服务员们也挽上了清丽的袖子一起去搬运,却被雨水浇的一点都没有燃起来的迹象。

佛罗兰德先生在大雨中平息了怒气,反倒是旁边的乘客在那里抱怨着,发着脾气,佛罗兰德心里很清楚,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因为死神不会等他,也不会等他的母亲,这一刻他再也不想做一个人们口中的好绅士了。

“各位绅士小姐,我想外面的情景你们也是看到了,老树压在了我们通行的轨道上,我承认我是一个无耻的禽兽,伪绅士,不得好死,但现在我这个禽兽也要去帮忙,难道你们比我这个禽兽还不如?”佛罗兰德插着腰对着面前抱怨哀叹的乘客们嘲笑道,因为他知道,没这些人去帮忙,火车是走不了了,但谁又愿意去充当这个冤大头呢?肯定是他自己,给了这些人一个行动的理由。

为绅士,你敢骂我们禽兽,现在我们就去做给你看,看看到底谁才是禽兽!小子,你给我等着,猪狗不如的东西!随即,佛罗兰德带着四号车厢的一群人冒着雨走下了列车,众人合力,打通铁路很顺利,不久列车又恢复了通行。

列车在淅淅沥沥的轨道上缓缓的前行,乘客们忙着打理自己湿透的衣裳,脱下了绅士的外衣,佛罗兰德依然淡淡地望着窗外,心情的不平静在渐渐散去的乌云里来回翻滚,焦躁愈演愈烈,还在四号车厢上延续。

一个月后,四号车厢的服务员再次开启了她新的旅途,四号车厢的服务员向面前的这位乘客回忆道,当时在打通铁路上,他的表情像一头牛一样,牙齿都仿佛能咬断钢铁,我办了最糊涂的一件事,就是当了帮凶,他是一位真正的绅士。

 

 作者简介:笔名李雪誠秋,男,本科在读,南边文艺签约作家。



编辑识别(雯瑾).jp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