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社团创作 >>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 钟敏·《烟雨任平生》节选
详细内容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1 钟敏·《烟雨任平生》节选

时间:2021-04-06     作者:钟敏【原创】   阅读

钟敏(法国).jpg 

作者简介钟敏:号烟雨阁主。旅法作家、诗人。巴黎烟雨文学社社长、法华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巴渝文化网驻站作家。出版有长篇小说《烟雨任平生》、诗集《烟雨阁雅韵》及图文集《巴黎咖啡馆》《法国老建筑改造经典案例》《行走大巴黎》(合著)等书籍。作品散见海内外报刊杂志及网络。

 

 

    长篇小说《烟雨任平生》的连载感及节选

                  /钟敏

 

《烟雨任平生》是一部纯文学的小说,书中的故事描写的年代似乎也有些久远了,把它拿到网上来连载,知道是不太合意当今这个较为浮躁的快餐文学时代的,想象着一般网络读者也不会有耐心去读一本纯文学的小说的,也没有耐心去了解几十年前在改革的浪潮中人们所经历过的那些悲欢情愁,毕竟它们都实在是有些远去的意味了。所以,这本书终究是要受到冷落的,这个绝对不会出乎我的意料。

正因为如此,我对那些能够有耐心读完这本小说的读者要说一声感谢的话,并且在内心向你们致意。因为,这至少证明了在你们的内心深处还保存了那么一点“宁静致远”的意思,这一点,在这个如此浮躁的时代无疑是难能可贵的。

小说连载到这里已然全部结束了,但是,在我的心里,这部小说中的故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因为,故事里那些人物的情感和命运并没有因为小说的结束而结束,在现实中,我们不难看到小说中所讲述的那些故事、那些人物以及他们的情感和命运都还在不断地出现在或者我们的、或者你们的、或者他们的生活中。

好吧,就唠叨这么多吧。这部小说即便是在我的心里还有意犹未尽之意,但还是不得断然收笔。正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祝:阅读愉悦!

             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于巴黎                                               

 

 

 

  《烟雨任平生》节选

 

长江从远古而来,奔腾不息,用它那永不枯竭的源泉养育着芸芸众生。在它的北岸有条名叫嘉陵江的河正像其它那些支流一样,长年不断的把自身的水量毫无保留地注入长江之中,充满着热忱和欢愉,似乎长江便是它具有深意的归属。重庆,就矗立在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因为城市依山而筑,故又名山城,又因为这里的气候总是多雾,且在抗日战争时期曾被国民党的政府定为陪都,所以它又有了一个有点童话般的名字——“雾都”。

当杜梦书出生的时候,据年长者讲,中国那时正处在史无前例的红色海洋之中……

“今天又是没有牛奶,未必孩子又吃米羹呀?这都停奶好几天了。”白文樵,杜家的女主人,长得相貌端庄,未满三十岁,却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虽然说话声调不高,但此时却皱起了她齐整好看的眉头,显得有些忧心。

“那不是,恐怕这往后别指望牛奶了,哪个会在这种时候跑来送牛奶,还是赶快打别的主意,多推些米粉出来。”杜德模接过他妻子的话,边说边往防空洞外的家中走去。这时江两岸,在清晨里有了一种非常明显的宁静。

杜德模是位不到四十岁的瘦长汉子,当年遇到比自己小八岁的妻子时真是一见钟情,至今虽然孩子都有了三个,依然对他的爱妻关爱备至。虽然长年工作在公安部门,但因为爱读书,尤其是文学书籍,因此在他正直的性格中竟还透露出那么一点点儒雅之气。深得亲朋邻里的好感,虽然并不老,大伙却尊称他“老杜”。

杜梦书在以米羹代牛奶的哺育下竟也渐渐地长大起来,不过却异常的瘦弱。比起她的两位姐姐杜梦琴、杜梦棋以及后来出生的妹妹杜梦画来说,真有些异样。大姐,二姐及小妹都长得像母亲,有一张圆圆的脸,而梦书不知是不是因小时缺奶而生长得极瘦弱的原故,脸却长得有些椭圆,大家都说长得像父亲。

梦书虽然生得瘦弱,但却像男孩子那样活泼顽皮,在六、七岁时,已是邻里家小孩子们的孩子头了,而靠江而居的自然环境又提供了梦书和她的伙伴们广阔的活动空间:去河边沙岸上堆沙丘、在小沟里用沙堵水做沙划子、初夏午睡时背了大人冒着烈日偷着去河边捉蝌蚪、用捡来的破瓦片过家家酒。凡是小孩子们的玩意,除非不知道,只要是知道的没有不被她同着邻里伙伴们用来折腾的。

每当盛夏的傍晚,大人们总爱用水泼撒自家的快被烈日晒焦了的房顶,为的是夜里家人不至于因为太热而睡不着觉,这时也是孩子们的快乐时光。梦书和年幼的梦画像所有邻居家的孩子一样,拿上盛水的瓢盆盛满水一边往房墙上泼着水,一边嘻嘻哈哈地又对泼着水。等到满墙满地都湿湿的时候,孩子们也是浑身透湿了。这时和大姐、二姐在厨房里做晚饭的母亲便会喊道“洗澡去!”于是先小孩,后大人一个个接连地洗过澡。搬过晚饭来吃,那餐桌上,总会有一碟泡菜让杜家的男女老少个个胃口大开,而做父亲的还会就着盐水胡豆或油酥花生米什么的,用小酒杯喝上两口老白干。

等到一家子吃喝饱了,洗刷好了碗儿碟儿锅儿瓢儿后,夜幕也渐渐地围过来。父亲便一手端上杯茶水,一手拿上把蒲扇,到坝子里把蚊香先点起来,再慢慢地坐到凉椅上。母亲这时总是同着大姐二姐把用凉水泡过的西瓜或别的时令水果用筲箕装了,同着一个盆子端来放在坝子的中央,那个盆子杜家人都知道是用来装吃过后的瓜皮果核的。然后一家人便安安静静地坐下来歇凉。

虽然有了水果吃,但孩子们总是贪心的,爱在这时央求父亲给她们讲段故事。当然,父亲是不善于自编自说的,总是讲他看过的书,《三国演义》是太难了点,《水浒》和《西游记》里梦书最爱听的还是《西游记》,什么猪八戒、孙悟空,什么大闹天宫、过火焰山等等总是百听不厌。

当父亲终于讲累了不肯再讲时,杜家姐妹就转向母亲,想叫母亲说点什么,母亲总爱说那几年灾荒年间的事儿,怎样的终日吃不饱饭,为了多得一两粮票而加班苦战,脸都肿了,还发着青光,乡下又有多少多少的人给饿死。抑或讲那年江里闹大水时怎样地抢运家中的瓶瓶罐罐,水怎样涨到半人高,屋子里的水都可以用大澡盆当船来划。有时也给出个谜语什么的叫姐妹几个猜着玩,像什么:“一个人儿,带着帽儿,站在楼上,看着月儿,闲来无事,唱个曲儿,没得菜吃,拈颗豆儿。”之类的字谜就让杜家姐妹大费脑筋。等连字谜也猜烦了,盆里的瓜皮果核也堆满了时,姐妹几个便会仰躺在竹凉板上,看天上的星星,想寻找牛郎和织女。

其实那星星也并非很容易找寻,因为杜家的坝子边有一棵斜斜的小树,它的稀疏的枝叶把小坝子的上空遮挡住了一大半。然而梦书却觉得那时常随微风而摇曳的枝叶,像在要把一天的星星抖落下来。这样的夜,对杜家来讲宁静得像梦一样的美丽,此时的梦书还不知道在以后成长的岁月里,童年时的这些如梦般的夜晚竟再也寻不到,而只是常常亲切地出现在她记忆的长河之中。

       (节选自长篇小说《烟雨任平生》,发布时有修改——编者)


        

巴黎烟雨文学社专栏.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