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罗俊士小小说三题
详细内容

罗俊士小小说三题

时间:2021-02-27     作者:罗俊士【原创】   阅读

 

隔 离

 

老揉来串门,连口罩也不戴,张口就说:“我跟老嫂子昼夜做伴好吗?我不要钱,管吃饭就中。”我搪塞她:“我娘可是很麻烦的,尤其夜里,她一睁眼就胡喊乱叫,说话颠三倒四,会影响你睡觉的。”“不怕,她睡我也睡,她说话我就陪她说话。”老揉坐在马扎上,不停地说话。我娘戴着口罩,不用捂嘴,却捂住眼睛,遮挡唾沫星子溅过来。老揉语速太快,嘴角起了一层白沫,仍然大口呼喘着数说三个儿媳妇的不是:“她们不是人,是人就不能嫌弃婆婆嘴碎、邋遢,没有婆婆哪有他们男人?没有他们男人在外挣钱,她们咋享清福,穿好的吃好的?忘本啊!黑心烂骨头啊!海辰他爹,你快回来把我带走吧,这不死不活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我过够了!”

她咋神经兮兮的?我实在看不下去,索性干邦硬脆说:“揉婶子,我娘不用陪,我送你回家吧。”她狡辩道:“大年初一那天你儿子不是要找人陪他奶奶说话吗?我连工钱都不要,一天到晚跟老嫂子做伴不好吗?”“这不清明节都过了,不是那会儿了。现下我娘需要隔离,换句话说需要静养,静养你懂吗?就是安静地休养。”

老揉走后,我去邻居家串门,想打听一下老揉的情况。焕琴说:“老揉快撵上你娘了,饭也不会做了,水不开就下米,挖了就下,也不淘淘,锅刚开一会儿就舀。炒菜不放油,只放盐和水,翻搅几下就开吃。都怪大儿媳妇,整天指鸡骂狗,把人骂傻骂呆了还骂,不骂进棺材誓不罢休。”“海辰知道吗?倒是管管媳妇啊。”“海辰也不是好鸟,腊月初回来,瞪眼看着他娘吃生饭,跟没事人似的,还嘿嘿笑,像在看别人笑话。”

老揉的名字叫椿香,蛮好听的,因为遇事爱哭鼻子揉眼睛,就有人给她了个绰号:“老揉她刚满六十,就白发苍苍。她男人年前在建筑工地干活儿,层楼高的作业架上摔下来,当即气绝身亡,赔偿费都用来给儿子盖房娶媳妇了。三个儿子分家单过后,老揉理应轮流去三家吃饭,可仨妯娌全都拒绝她上门,她只得在大儿子海辰院外两间废弃不用的柴屋居住,自做自吃。

她屋里有蜂窝炉,却没有蜂窝煤球,三个儿子都不给买,她自己没钱买,只好去河滩割茅草蒲草连根草抓地草,晒干后烧火做饭。遇有大风天,她总是用方巾罩头去堤脚捡落枝,回来堆放在土屋外面,上面压一块塑料,好在冬往屋当地拢堆火取暖。

那两间屋太低屋地面低于外边地面半尺多,每逢下雨地面就潮,长些水漉漉的绿毛,又没有窗户,老揉两年就患了类风湿,还经常哮喘,“呼哧呼哧呼哧!”像破风箱在拉动,哮喘严重时上气不接下气,直翻白眼,怪吓人的。今儿她是想长久来我家蹭饭,可怜,又让我觉得好笑。

我回到家,见娘一脸不高兴,就问:“咋了?”我娘说:“你为啥撵她走?有人和我做伴不好吗?”“伺候您一人就够了,再伺候她,我忙得过来吗?”“不就多添碗水吗?”“不是那,我怕您讨厌她。”“不讨厌,她话再多我也不讨厌。”

吃罢午饭,我娘非要去找老揉,我只好送她过去。个把小时后,我娘回来了,一脸不高兴。“咋了?”我问。“她跟机关枪似的,一直嘟嘟个不停,不让我插一句嘴,快把我憋死了。”我娘揉揉胸口,好像真得很难受。

个把月后,老揉死了。胡同里臭气熏天,邻居循着气味追踪,发现那两间柴屋门缝有好多苍蝇穿梭,撬开门,都惊呆了。揣测老揉咽气蹬腿起码三天了。一街筒子人捂着鼻子唏嘘不已。我油然想起那个词:“隔离”。油然联想到,没人去柴屋,没人看见她躺在床上起不来,没人去请医生……

我娘见人来人往,指指那边说:“我想去看看老揉,你带我去吧。”我说:“一个死人的样子很难看,不看也罢。”“啥?你说啥?她死了?得啥病死的?”“天知道。”我看着一派蔚蓝的天空,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咚咚咚咚!天刚冷冷明儿,我娘那独特的拐棍儿捣门声就把我惊醒了。起床后,我忙去小厨房做饭。我娘说:“老大呀,你把大黄狗扔了吧,它老咬我。”我不信:“哪有家狗咬主人的?”“你看你看,它老往我跟前蹦,竖着尾巴,龇牙咧嘴狂叫,不是被铁链子拴着,真就下嘴咬我了。”

大黄仍龇牙咧嘴,瞪着我娘。我走近它,它立即欢蹦乱跳起来。我提醒娘:“您用口罩捂着大半张脸,它错以为您是魔鬼呢。”“你魔鬼!你魔鬼!我是人,它连我这个老主家都不认,不如扔了喂狼吧!”我不以为然。自打那年从集上将拃把高的小黄买回来,喂养几个月,它就长大成一米来高的大黄,迄今已陪伴我四载有余,它对我依恋,我对它不舍,人与狗也是有感情的。“家里没外人,您就别戴口罩了。”我奉劝娘。“好吧。”我娘摘掉口罩,叠叠,装口袋里,往大黄跟前走,大黄目不转睛瞧过来,摇起了尾巴。

我进到小厨房继续做饭。不一会儿,外边吵闹起来,是娘在叫骂,大黄在狂吠。我走出小厨房一看,忍不住哈哈大笑:“您别拿拐棍儿捅它呀!拿东西喂它,它就不咬您了。”我拿了个烧饼递给娘,她掰一块丢过去,大黄一口吞下,随之摇着尾巴往她跟前凑。

“老大,还是你懂得多,我咋不知道拿东西喂它呢?”我娘说。“您七十岁前啥都懂,自打您患上老年痴呆病,就糊涂一盆了。”我说。“胡说!我没病!有病我还能走路吗?”“能走路不见得没病,比如您整天不安生,老缠黏着别人唠嗑,这就是病。”“跟人唠嗑不好吗?”“那得看别人愿不愿意跟您唠嗑。”“他们为啥不愿意跟我唠嗑?”“您天上一句,地下一句,驴唇不对马嘴,谁爱听呀!”“他们爱听听,不爱听甭听,我自说自话,不碍谁啥事,他们烦个屁?”“当然烦了,比如大黄,它想闭目养神一会儿,您老骂骂咧咧,还拿拐棍儿捅它,它能不着急上火吗?”“大黄是四条腿的畜生,不是人。”“人更烦别人打扰。”“为啥?”“都想恪守自己心内那片清净呗。”“我老打扰你,你咋不烦我?”“您是我亲娘,做儿子的烦不起。”

直到我做熟饭,我娘还在喂大黄。“老大你瞧,大黄通人性,不咬我了。”我娘乐呵呵地说。我陪她乐呵:“家狗都通人性,不通人性的是豺狼虎豹。”

这之后,我娘每顿饭都要喂大黄,不仅倒剩饭喂大黄,还把蛋糕、面包、达利园派、火腿肠等给大黄吃。我提醒她记着让大黄喝水,她倒雷厉风行,麻利拄着拐棍儿噔噔噔噔进屋,掂瓶果汁,又拄着拐棍儿噔噔噔噔出来,拧开盖,倒进狗食盆。大黄也乖,舔两口,看看我娘,又舔两口,再看看我娘,像个幼童,目露感激之情,却不舍得一下子喝光。

 

好邻居

 

去拍邻居的街门,敲开门人家没法她的茬,因为她总是那两句话:“你是谁?你咋在家?”附近几家的街门都是棕紫色大铁门,都是深红色壁砖,甚至门头上面的匾额也一样,“家和万事兴”,难怪我娘会把邻居家当成自己家。

位叫吕浩光的年轻人找上门告状:“午休刚睡着,就被敲醒了,我问大娘有事吗?她说没事,就想看看你家有人没。”“真对不起!”我忙递烟,他不接,蹩皱着眉头,抽身而去。

为防止娘扰乱邻居,把街门从里面上锁,她出不了门,急得直跺脚:“人呢?都不管我了?”“我不是人吗?别人不管您,我管。”“你管就是不让我出门吗?”争执的结果是,我做了让步,每天陪她出去串门。

附近几家邻居约好了似的,见我俩走过来,“哗啦!”就把街门插住了。“您看,人家忙,家家户户一样忙,不如回自己家呆着吧。”“我想进去看看他们忙啥哩。”咣咣咣!咣咣咣!我娘敲了又敲,没人开门。“甭敲了,人家听见了,不开门是不愿见您,您不能强人所难。”又往另条胡同走。一帮小媳妇正在胡同口唧唧呱呱说笑,突然掩口,带刺儿的眼神儿齐刷刷扎过来,仿佛瞅见的是妖魔鬼怪。

有位叫崔淑珍的老太太,见到我娘,老远就打招呼:“来来来!老嫂子,来我家坐会儿,我正煮红薯呢,管你吃饱。”“别人不待见我,你为啥和他们不一样?”低指标时你可没少接济我,拣一把红萝卜缨也要分我半把。还记得你家老院里那棵大枣树吗?哪年枣子熟了你不喊我过去尝尝鲜?我一条胳膊不灵便,哪回做鞋都是你帮我纳鞋底儿……”

这之后,我娘老去找崔淑珍聊天,有时还在她家吃饭。可惜好景不长,隆冬的一天夜里,崔淑珍坐高铁去武汉看望儿子,说要在那儿住段时间,过罢大年回来。大年过罢,元宵节将至,正月十三早饭后,我娘要去找崔淑珍。我说:“甭去了,她没回来。”“不是说过罢大年就回来吗?”“她回不来了。”

崔淑珍在老家时总觉得天只有井口大,去到武汉才见到偌大天空,于是每天去公园、商场、剧社等人员聚集处乱串,被新冠病毒感染,发热、咳嗽、咽痛、胸闷、呼吸困难、乏力、腹泻……入院六天,就转住太平间,很快被拉进火葬场了。定居那里的独生儿子在郊区墓园买巴掌大一块地儿,把老太太的骨灰盒安葬在那儿了。我把这事告诉我娘后,她擂胸顿足,嚎啕大哭:“她咋走了呀!说好要走一起走的,说话咋不算数啊!”

第二天中午,我娘不见了。我逢人就问,直到傍晚,也没找到人。回来路过崔淑珍那座临街的老宅时,突然听到里面有人声,我推开虚掩的木板街门,走进老屋,见我娘戴着口罩坐在蒲墩上,正对着黑洞洞的墙壁说话:“大妹子,你去哪儿了?为啥躲着我?我惹你生气了吗?往后我不和你拌嘴了,你说啥是啥好吗?好吗?”我说:“天快黑了,回家吧。”“不!我得等她回来,她不回来,回家我也睡不着觉。”“不是告诉您,淑珍婶子已经过世了吗?”“胡说!她心眼恁好,咋会死呢?你骗我!骗我!”

回家路上,我娘仍喊个不住:“大妹子,你快回来!快回来哟!”我打个激灵,咋听着,像在叫魂儿?大街上杳无人影。有人听见喊叫,吱嘎!打开街门探头观望,旋即触电似的弹回去,咣当!碰门声雷响。

 

作者简介:罗俊士,笔名罗箫,1955年10月1日出生。1988年3月成为河北省作协会现退休回老家专事写作。曾在《小说林》《湖南文学》《短篇小说》《芳草潮》《四川文学》《延河》《文学港》《中华传奇》《滇池》《雪莲》《六盘山》《牡丹》《当代人》《中国铁路文艺》《青春》《鸭绿江》《人民日报》《河北日报》《辽宁日报》《今晚报》《诗刊》《星星》《诗潮》《绿风》《扬子江》《诗歌月刊》等报刊发表各类作品二百余万字。近年来热衷于小小说,作品散见《北京文学》《广西文学》《百花园》《当代小说》《小小说月刊》《小说月刊》、《微型小说月报》《杂文选刊》等刊以及《辽宁日报》《郑州日报》等数十家报纸副刊。

 

编审: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