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万俊华·小小说三题
详细内容

万俊华·小小说三题

时间:2021-02-13     作者:万俊华【原创】   阅读

 

临时工

  

机关大调整,何军交流到交通局任局长兼局党委书记。

几天来,给他影响最深的是,每天早晨8点走进办公室,地面拖过,桌椅抹过,一杯刚泡的浓茶正悄悄地在那儿等候着他。

于是,坐在这明净的办公室,喝着那沁人肺腑的香茶,他心情愉悦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场50年未遇大雪,使路面结冰如玻璃一样打滑,这给出行的人们带来了极大的不便。路上摔倒行人不计其数,汽车打滑相撞之事时有发生。

这天清晨,何局比平时提前了1个多小时出发,才好不容易准时赶到办公室。当他推门而入,看到一切仍与平常一样时,真得感动了。

是呀,这么冷的天,这么大的雪,市内交通几乎瘫痪,在这种情况下要求部下和平时一样准时上班,是不现实的。特殊情况可以特殊处理嘛。

来到桌椅边,何局发现,地面上有几滴鲜血,他猜想,一定是那位清洁工大嫂受伤后留来的了。本想问一下局里人,可大家都还没来。

你知道清洁工大嫂出了什么事吗?何局打了个电话问办公室胡主任。

五嫂刚才打了个电话向我请假,说是脚在上班的路上受伤了。胡主任说。

得知五嫂在摔伤脚的情况下,依然赶来做完事后才去医院,何局的内心不由得对这位清洁女工爱岗敬业的精神肃然起敬。

他正想去医院看望五嫂,突然接到上级领导交办的出差急事。于是,何局就交待胡主任代表他去医院看望一下。

还有一天就是大年三十了。按照往年惯例,年三十中午全局工作人员集中会餐。与此同时,领导要给在场的每位工作人员拜年并送上一个红包。

这天,何局随手拉开抽屉,发现有一个红包。内有200元,附有一张纸条:何局长,你好!谢谢关照。给你拜年。刘小兰。

这不是五嫂么?何局心想:她怎么也学会来这一套?

是呀,也难怪她呢,何局转而一想:作为单位的临时工,她随时都有可能被辞退。而这辞退权不就在我的手中吗?

何局本想立即将钱交还给她又想到反正明天聚餐就要和五嫂见面,到时将五嫂这200元钱和局里200元红包、加上自己200元给她拜年的钱,一并用红包包好送给她就是了。

这天机关食堂,张灯结彩,欢声笑语,一派热闹景象。

主席台下,满满5桌酒席,局里全体干群等待领导讲话并发红包。

人都到齐了吗?何局微笑地用眼神扫视了一下大家,感觉少了一人,于是侧身问办公室胡主任。

齐了。胡主任爽快地回答。

不对。何局表情严肃地说:我看就少了一人。

不少呀,胡主任重新点了一下人数后肯定地说:就连退休、退养人员我都请来了。 

胡主任,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何局表情明显不悦:那么,请问你,刘小兰同志怎么没有来?

哦,你是说五嫂呀,胡主任笑呵呵地说:她是临时工,往年我们都没有叫她参加,这是惯例。

惯例?这是什么惯例?惯例就不可以改变吗?何局把嗓音提高了八度:是的,她是临时工。可临时工怎么了?临时工不也是我们局的一份子吗?人,没有贵贱之分,只是分工不同。你们大家凭着良心说说,她比我们在座的哪位事做少了?在我们局里,来最早的是她,走最晚的还是她。成年累月、默默无闻地打扫环境卫生,为我们全局提供了一个整洁优美的工作环境。难道说,这不是工作吗?

何局起一件往事:“有一段时间,厕所里面蚊蝇特别的多,大家如厕很是烦恼。不久蚊蝇不见了。你们发现没有?在我们厕所里面出现了很多蚊香,那是五嫂从家中带来的呀。

给我影响最深的是,何局深情地说:就是那次下雪天,她为赶来上班脚都摔伤了。流着鲜血却还是赶来单位坚持到做完工作后才去医院看伤。

何局询问大家:你们说说看,她有没有资格来这里,和我们大家一块吃这一餐年饭呀?

没等何局说完,胡主任三步并作两步地叫来了五嫂。

当这位朴素无华的中年妇女诚惶诚恐地走近餐桌时,大家报以经久不息的掌声!

面对这样热烈的场面,五嫂紧张之余激动不已。是呀,这种场面,她,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工刘小兰,何曾见过?

这时,何局拿出红包,送到五嫂面前:五嫂呀,这个红包里有三分心意,一个是局里送的;一个是我本人的一点心意;还有一个红包,那是你送给自己的。今天,我代表全局干群,也代表我个人,向你拜年了!感谢你多年来为局里付出的辛劳!

后来,何局说了些什么,五嫂脑海中什么也记不清了。

她手捧着红包,两行热泪止不住往下流,口中自言自语:咱只听说有清洁工给领导拜年的,哪听说,领导会给咱们清洁工拜年呀?莫非,莫非这世道真的变了……

 

菜场奇遇

  

春风法院法官宋春明,下班后骑上新买的电瓶车往家里赶。当车开到嘉陵江社区路旁一农贸市场边时,但见一位老人正拼命地向前奔跑着,他边跑还边喊着:“站住,还我公鸡……”

这位老大爷为何要奔跑?难不成他是遇上小偷了?宋春明还没来得及多想,只听“啪”的一声,老人竟一跟头跌倒在地。见此情形,他二话没说,赶忙跳下车来,小心翼翼的将老人扶了起来。

老大爷,你跑什么呀?宋春明关切的询问。

老大爷眼里噙满着泪水,喘着粗气告诉他,自己在旁边这个农贸市场卖鸡,一位少妇拿着200块钱,买去了他的两只大红公鸡。后来他仔细一看,发现那钱是假钞。因此,自己也就顾不得年迈,踉踉跄跄地向市场外追来。

这可怎么办呀?我老伴生病在家,还等着我拿钱带她去看病呀。老大爷越说越伤心。

宋春明是个耿直人,听完老大爷这番话,气得直咬牙,世上哪有这样没良心的人,对老人都做出这么不道德的事情来。不行,我要为老大爷追回这两只大公鸡。当他问清那个少妇长相及穿着后,便信誓旦旦的对老大爷说:我去为你追回公鸡。说时迟,那时快,宋春明立马跨上电瓶车,飞奔向前驶去。

转了几个弯,追了好一会儿,没见着那位少妇。但又不想让老大爷失望,于是,宋春明拿出自己的200元钱来,返回递到老人手中,笑呵呵地说:“大爷,我帮您把钱追回来了。”

老大爷用颤抖着的双手,捧着这追回来的200元钱,连声感激的直说:“谢谢,谢谢!”

快到小区时,宋春明眼见邻居马大姐手里提着两只大红公鸡,正急匆匆的朝前走着。宋春明暗自纳闷,这马大姐平日里挺爱说笑的呀,今天这是咋了?急成这样要去干啥?他无意间回头望了望已经走远的马大姐,顿时头脑里“嗡”的一下子就想起了什么来,天哪!马大姐穿的不就是蓝色羽绒服吗?也还梳着马尾辫,年龄也相符,哦,还有她手里提着的那两只红公鸡,莫不她就是那位用假钞买鸡的少妇?瞬间,宋春明一时愣住了。

宋春明调转车头追了一段,刚要开口喊住不远处的马大姐,这时只见马大姐朝着农贸市场方向走去。宋春明挠挠脑袋,这个马大姐来这里又是干啥呢?难道说她有良心发现?是主动来给老大爷送还这两只鸡不成?果真,马大姐真是来找那位老大爷的。只见她把两只鸡递到老人手中说:大爷,这两只鸡我帮您追回来了!

当老大爷听到马大姐说是帮他追回了两只大公鸡时,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卖鸡的钱不是送回来了吗?怎么这鸡又追回来了呢?

于是,宋春明便指着马大姐问一时被弄糊涂了的老大爷:大爷,刚才是她给你的假钱不?只见老大爷把头摇得就像拨浪鼓。

这到底又是唱的哪一出戏呢?其实,马大姐拎来的两只大公鸡是自己家中养的。原来,上午11时许,她在逛街路过嘉陵江社区路旁一农贸市场时,突然看到一个和自己长相和穿着都差不多的女人,从市场里拎了两只大红公鸡慌里慌张地快步走了出来。谁知不一会儿,这位老大爷便追了出来,硬说是马大姐给了他假币。好在马大姐脸上有颗大红痣,那个买他鸡的少妇脸上没有这样颗大红痣。老大爷仔细一看,就知道那位少妇还真不是马大姐。再加上马大姐手上也没有拿两只大公鸡呀。老大爷知道自己认错了人,就又不要命的往前赶紧去追那位少妇。接着,就遇上了宋春明。

宋春明帮老大爷追那位少妇的事马大姐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位少妇早已逃之夭夭了。看到这位老大爷着急沮丧的模样,马大姐心一酸,就决定把自家两只大红公鸡给老大爷送了过来。

于是,这便出现了一个前面送钱,一个后面送鸡的动人一幕。

当老大爷把事情原委弄清楚之后,深受感动的老人便生死要退还宋春明的钱,坚决不收马大姐的鸡:这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能要!

大爷,这钱和鸡您都得收下。这时的宋春明和马大姐异口同声地说:钱虽不多,就当送给您老伴医疗费用的一点心意吧。

此刻,虽说已是隆冬季节,但站在寒风里的老大爷,心中正有着一股股暖气直往外涌,它们化作一行行热泪,挂在了他那满是沟壑的脸颊上:“老汉我算总明白了一个道理,世上还是好人多……”

 

那朵莲花

  

去见冬莲的前夜,几乎一夜无眠。40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1974年在南钢中学读了一年高中的我回乡务农。我们村庄地属江南小村,座落在南钢和江氨这两个大型国有企业之中。1958年,我村东南部和西北部各划了大片土地出来,分别建起了生产钢铁的南昌钢铁厂(南钢)和生产化肥的江西氨厂(江氨)。我的二哥和冬莲的三哥及村里很多青壮年,都被招进了厂里当工人。

我们没能赶上招工年代,就只能修理地球。每当到了劳动时间,村里男女劳动力50多人,便会陆续来到队部蓝球场,听从队长、也就是顺花的爸爸益家分配劳作。

务农是辛苦的,但也乐在其中。农忙时节,大家上午手握镰刀飞舞在一排排金黄色稻浪之中;下午肩挑稻穗穿行在稻田泥泞之上;甚至晚上也要拔秧和打稻穗。直到半夜时分,我们这些个泥人一般的男男女女,在满天星光、月色下,跳进池塘洗尽一天疲惫。

农闲时,大家只做些栽种蔬菜和瓜果之类的农活。感觉就是在田地路上走走,荡荡一样轻闲。当时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路上荡啊荡,一天赚根冰棒”。当时的市价,一根冰棒正好三分钱。就是说,劳动一天,可以挣10分工,折合人民币3分钱。

白天劳动后,到了晚上大家都要去生产队部记工分。不久,我便成了生产队的记工员。每晚凭着大家自己口述,我便给大家打工分然后记下。记完工分后,大家都会主动留下三五成群的谈天说地。尤其是我们这些年龄段相差不大的青年人如冬莲、顺花、玉兰、金根、总有、祥水、祥海等人,更会聚在一起,聊兴更欢。当时村里这个时间,就是我们大家最为开心的时候。

为了赚钱,生产队还得搞一些副业,比如为附近企业南钢厂当搬铁工或者说是参加帮拉钢材之类的劳动。说到拉钢材,那就是要用两个轮子的木板车,一天之内要帮南钢车间拉一车带钢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去,这样也可以一天赚10分工分。有一回,正遇上新建望成岗那条路坡度实在太陡,我拉着拉着,突然当场吐血。还是冬莲等几位同伴赶来帮忙为我将板车推上了高坡路段。

此后,我便离开了家乡,先是成了南昌县委党的基本路线教育团成员;后是参加了省里统一组织的拓林水库副坝工程溢洪道建设,成为《战地简报》的编辑记者;1977年参加中考,我走进了南昌师范学校的大门……

上学期间,到了周末,我常常会回家。白天去二哥家中分到的菜地上劳动。晚上大多时间,我会约顺花等人或就我自己一人去冬莲家,主要谈些学校方面情况及小说、诗歌等文学知识及读后感。冬莲是南钢中学初中毕业生,不仅长相可人,也算是我们村里的才女。我们自然有文学等许多方面的相同爱好。记得晚上聊到兴奋处,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朗颂李白《静夜思》、她也便会脱口而出崔颢的《登黄鹤楼》等诗人的诗句来。时间过的很快,不觉这么一交流已至深夜。

已经25岁的冬莲还没找对象,这在当年的农村算是大龄青年了。这时的冬莲,已经让村里安排在南钢炼钢车间做长期帮工。有时我会在村里小孩子们口中听到“铜丝扭,带冬莲”这样奇怪的话语来。这个“铜丝扭”听说就是她上班处的师傅,这位技校毕业的未婚青年,会不会就是她的男朋友呢?我从内心祝福冬莲能与这位我还未谋面的姐夫喜结良缘。

冬莲明天要出嫁了。那年学校放寒假,我刚回到家中,二嫂告诉我这个消息。

晚上,我乘兴去见冬莲。从她口中,我得到一个极坏的消息:她要远嫁去和一位比她大近10岁的农民结婚。这可能吗?凭她这位小巧玲珑的美女加才女身份,不和师傅成双,也可以很容易在这生活条件好些的附近村庄找个年龄文化相当的男生嫁了,她为何要远嫁他乡?这其中是否发生了什么变故?直到现在,我都不得而知。

冬莲出嫁那天,天气很冷。我们一大早在雪花中送她。在泥宁小路上走了很久,才走进那一排排茅屋的荒凉村庄……

我从那家徒四壁的人家流泪满面地回到家中。冬莲那双既无奈又无助的眼神,就这样永远地定格在了我的心中。

流年似水。一晃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那天女儿出嫁,我很早就来到门卫处找保安,准备与他说好,到时请帮打开小区大门(平时一般不开)。没想到这位保安就是顺花的大哥发顺(他只当夜班,所以白天见不到)。留下他妹妹顺花手机号码,于是我便有了冬莲的手机号码。

冬莲吗?她从电话中听不出我是谁?

你是?冬莲一问,我便告诉她:我是伍保呀。

她“啊”了一声,沉默了片刻:40年了,你明天就过来吧!

终于见面了。她的样子没变,只是由一位白净少女变成了一位黑里透红、头发有些斑白的大妈。但镶嵌在一脸皱纹中的那双眼神,我分明看出来了,透露出的全是自信和刚毅。

民办教师转正了吗?一见面我就问起了这事。

命运无常,冬莲感叹地说:当了2年小学老师后,小学与邻村合并了。从此我重又修理地球了。

尽管现在冬莲生活的还算不错。有车有房,子孙满堂。听着她的别后故事,看着她那苍桑的面孔,只有我最清楚,这一辈子,她比同村同年龄女孩,多吃了多少苦。我深情地望着她,渐渐地仿佛间,我眼前几乎浮现出冬天里仍然顽强扎根并开在鄱阳湖边上、散发着一股股沁人清香的那朵不朽的莲花……

 

作者简介:万俊华,(笔名:阿年)江西南昌人。江西省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羊城晚报》等全国100多种报刊。有200多篇作品入选100多种选本。作品多次获全国性大奖。主编小小说集一部,出版《失学之谜》小小说集等书籍七部。

 

编审: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