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文学社团 >> 台阶文学社专栏1·冯泽宇 雷雨晗 李洁洁等
详细内容

台阶文学社专栏1·冯泽宇 雷雨晗 李洁洁等

时间:2021-02-10     作者:台阶文学社【原创】   阅读


台阶文学社.jpg

 

冯泽宇·台阶吟

 

台阶高阁临渭水,既登宝阁望南山。

御风扶摇骛长安,放游高志云中端。

浮游览观耀娱目,阁廊四柱连平川。

极望成林遮锦绣,俯瞰纷纭砌雕栏。

吟诗列坐国学馆,填词举觞维之轩。

浩乐娱心才驰骋,流声悦目文斐然。

未几芬芸香郁郁,博渊雅士对花前。

常宁尽见培华园,台楼层构美轮妍。

窃观九州尽才士,翱翔文海正名冠。

满腹诗书吟壮志,一襟风雅驻征帆。

水榭若得有一日,烹茶煮酒享清闲。

蜀琴得以发清曲,赵瑟得以奏激弦。

本阁源远且积厚,风华仍需待人传。

在此劝君长留步,屈就台阶墨韵间。

 

作者简介:冯泽宇,笔名潇湘烟雨,男,陕西汉中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担任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长,西安市传统文化研究会会员,西研会中华传统文化学生委员会理事,陕西省国学高校专委会国学传承部部长,华人诗学会会员,热爱文学,爱好古诗词创作,作品常见于《巴渝文化网》《西北大秦文学》《丝路季刊》等大型文学类刊物和网站。

  

雷雨晗·两千零二十一

 

被冬季遗忘的一枚雪,

难免有些悲壮。最后一片叶

与远山私奔,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或者是说,从未留恋过

 

两千零二十个年头难免有些悠长

水分仓皇而逃,

珍藏的玫瑰也早已枯萎

三五成群的——花瓣,落在我的琴上

那是一首庸俗的歌

跟很多年前一样,我再次被太阳抛弃

子弹穿过身体,地面一片汪洋

 

我啊,不再是谁的信徒

从我的眼眶里,生长出的

是一束鲜艳的玫瑰

两千零二十一个年头的开场

也就告别了庸俗的悠长

 

作者简介:雷雨晗,女,笔名路成,陕西商洛人,校园诗人,爱好诗学文艺,发表诗歌上百首,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编辑部部长,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作品散见于各大文学刊物和文学网站。

 

王敏·

 

流年似水 我怀念昨夜的月色 你怀念吗

桃花将开 念去去 你怀念我吗

 

今日一别

永矢弗谖

 

青山隐隐 小楼风雨

谁会凭栏意

 

街道弯弯 车水马龙

一颗银杏光秃秃

两颗 三颗 ……

颗颗都寂寞

一想到你 

我和银杏 共寂寞

 

晓风残月

折柳惜别

故人西辞

吾 伤心欲绝

 

山长水阔知何处

 

悲伤处处

希望处处

 

作者简介:王敏,女,陕西杨凌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高梓翔·同舟共寂

 

“亲爱的”,听我说,“我们正在溺水”

拜托你,看一眼楠木做的船舷

白蚁为新婚,雕刻出

我们朝九晚五二十年,也

没换来的,三室一厅

我们不如沉下水去

也为两百个鱼儿的新婚宴

加一道新菜

有我们两个在,它们的婚礼

不会窘迫到,只有两封红本

 

“亲爱的”,听我说,“我看不到你了”

我的眼神掉进了大海

眼睛为了拯救眼神,一跃沉底

就像,风追落叶

他们缠缠绵绵又陷入一亿年的沉寂

我该求哪个神,信哪个教

求求你,不要让世界末日到来,让

我的眼神和眼睛,再过一百亿年蜜月

是旅行,他们的蜜月,是回忆的旅行

 

“亲爱的”,听我说,“海风太累了”

和我一样累,

因为我在试图了解海风

海风也推来浪花,拥抱我

就像那一天起哄的朋友,把我们推在一起

你抬着头看天,我低着头看地

那天下午的咖啡,就像现在环绕你

拥抱我的大海浮沫

求求你

不要离去

这艘楠木船,是我们合葬的棺椁

我承认我偷工减料,

偷偷拔开的船底的塞子

和我们曾相拥的浴缸里的塞子

来自同一家工厂

我承认我偷工减料

但绝不是我们的爱

我们一起,给生命画一个句号

 

作者简介:高梓翔,男,河南商丘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李洁洁·

 

你在哪?

四周一片黑寂,

我找不到你……

 

眼泪翻越皱纹

脸上布满沟壑与河道

我此时已是耄耋之年

死前的回光返照

我在回忆中摸索

 

我想起了十五岁的少年郎

他掀起山河奔向我,踏进星粒来访我

刻在我心中的少年

我把他埋在了十九岁的冬天

 

我胆小如鼠

不敢亲吻你

在这风声鹤唳的十九岁

我把月光揉碎藏在枕下

七零八落的心

无人安葬

 

我的喉咙被灌铅

讲不出“我想你”

我的双手上了镣铐

无法伸出抱你

我的眼前是荆棘

我的身后是绝壁

我的头顶是亿万雷鸣

我的脚下是灼灼熔炉

闭眼

我死了

 

原来

是梦呵

 

作者简介:李洁洁,女,陕西榆林人,在校大学生,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康骋·日暮

 

暮色将至

蔚蓝的天被血红的夕阳映上唇印

枝杈叫扑腾的麻雀变成细碎而金黄的响声

喧闹的世界开始的沉默了下来

我挣脱了肉体的桎梏

伴着袅袅的青烟

望向幽冥般深邃的天空

玉衡在锦被中缓缓睁开朦胧的双眸

鸦雀也不敢在发出只言片语

躲藏在漆黑的幕布后瑟瑟发抖

布满金黄色的小院散去日间的暑气

孩童的咿呀声也伴这香甜的梦陷入黑暗

而我

从深邃的光中迈出

踏入这无尽的深渊

纵横的山脉在畏惧着

他用漆黑的毛发覆盖着身躯

而那曾经囚禁着我的血肉

孤独的耸立在夜色之中

瑟瑟发抖

我盯着她

她也望着我

直到玉渊潭星光盛开

天隅有幽蓝的坐席

星座们在夜宴中对酒当歌

缕缕光芒

点亮我的眼睛

我突然恍然大悟

原来天黑了

 

作者简介:康骋,女,陕西绥德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刘天乐·

 

鲸鱼飞动白色与青色交融的梦

星星闪烁在鱼群与水泡的歌声

海里会有不熄灭的火与光

鲸鱼也可以生出翼翅

 

七彩的童话中

精灵歌唱,从伊始到终夜

有一只纯白的独角兽走过

水滴凝落如一粒无暇的玉

 

泛黄的神话传说

飘飞月光里的美人

神斧一载的执着

桂花同月光一齐落入人间

 

那天,晚霞灿烂如盛开的七色花

一枚树叶有意掉在你的眼前

你会拾起树叶

也会抬头

仰望星空

 

作者简介:刘天乐,男,陕西榆林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肖息·国颂

 

当年的战火,

已在历史中隐藏。

但如今十五万万国人,

却从未遗忘。

 

十四年国殇 ,

先辈热血洒满了长江。

华夏的黎明披上了一层血色的帷幕。

浓重的血腥刺激着古老的民族。

 

国土成为了战场,

狼烟四散飘扬。

日月惨淡,

外侮猖狂。

这五千年历史的古国啊,

此刻已百孔千疮。

 

逝者被埋葬,

墓碑上刻着不甘死亡。

这些向死无生的人们,

用白骨和鲜血,

让这段被试图抹除的历史,

无处躲藏。

 

国难正殷,哀兵当起。

金戈铁骑,浩气干云。

乾坤逆转,日月重辉。

中国已如参天之树,

立于世界万木之林。

 

作者简介:肖息,男,河南信阳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成员。

 

陈彩令·鲸落  

 

预见死亡

是死神给予我们最后的温柔

预见死亡

是它给予大海最后的温柔

 

悲鸣在翻腾

跃起的浪花在无声的祈祷

祈祷的是生命,翻腾的是生机

巨大的身影瞬逝,只留下了残影

 

时间在流逝

喧嚣归于寂静

海底充满了它的馈赠

一场生命的旅行,归零

 

有时候啊

死亡不是消失

与它并行的

是最美的重生

 

作者简介:陈彩令,女,山西运城人,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