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文学社团 >> 台阶文学社专栏2·李艳红 王晓龑
详细内容

台阶文学社专栏2·李艳红 王晓龑

时间:2021-02-10     作者:台阶文学社【原创】   阅读

台阶文学社.jpg 

李艳红·已觉此间凉

隔一程山水,你是我不能回去的原乡,与我坐望于光阴的两岸。

                   ——题 记

 

从来都是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缘分的妙不可言大概就是从南宋的临安跨越了千年来到十三朝的古都长安吧。风水不同,山川各异,一脉秦岭自此分隔了南北。

当第一缕阳光扫过山谷,穿过树叶,粼粼光斑倾撒在了树木山岭间,东西绵延约1600公里的秦岭醒了。

清晨雾气微寒,落于山脚我抬眸映入的便是云山雾罩,也是深深感到蜀道之难。“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大概是昨夜山间的冷雨涂抹了几笔浅薄的秋意。想起江南的雨,大抵形容是行云流水的国画,墨雨点滴散霰出笔端,纸上墨荷初晓妆,愈开愈烈,原是一文清水融情史,泼墨执笔书情诗。倏地想起苏郕的一句话,我也觉得杭州的美好总是要蘸着一分草木,二分春风,三分月光,四分暖阳,五分雾霭,六分山川,七分江海,八分星辰,九分温柔,十分欢喜才能描摹的。

我以前大抵是喜欢浓重的秋色,深黄、褐红,好像要把所有压抑的和灿烂的的颜色揉杂在一起,才有了秋的不拘一节、快意恣肆。秦岭的秋啊,第一眼看去不是绿,不是黄,是一种清清淡淡的白——是浓墨里的留白。秦岭像一个沉思的真人。“大道不长生”,我一直觉得山脉是有言语的,而秦岭是喑哑的。对他唯有惊鸿一瞥,却窥见一种平淡致远的处世态度。淡罢,淡罢,绝不为万物所主宰。栖在此处,是厌倦了繁华,看淡华装,却留恋与华世,在无人明了的伤愁里祭奠缅怀过往。

“终南阳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向山上走去,我只觉是一层台阶一层秋,大意是秋色渐浓——是流转的光阴。似山中观局弈,斧柯朽流年轻过,似枕上梦醒见桃核尚在,便知身是客。

一路上没来由想起了年幼时在院子里葡萄藤下听过的蝉鸣,以及第一次远走他乡听到的蝉鸣。秋风肃杀,高高枝头,寒蝉凄切。一层境界,世人嫌之嘈杂。二层境界,世人谓之悲伤。三层境界,世人敬之高歌。且放声,给人间!

登上巍巍秦岭回望关中平原,瞬间都明白了,任何语言都苍白无力了,道理就摆在那。白居易的“石拥百泉合,云破千峰开”便是形容这山河壮色!古人常爱登高望远、凭栏远眺,此情此景我也隐隐约约捉摸到了他们气吞山河的壮志豪情。

登高也有愁。柳永也曾“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杭州啊,离西安近一千六百公里,有一个秦岭的长度。我走不完这秦岭,望不见这乡愁。

深山藏古庙,或人迹罕至,或错杂难寻。寻的一座山寺,也只有一个老和尚在挑水。我不信佛,但是信因果。我还是虔诚的磕了三个头,想起了我的奶奶。老人信佛只求子孙富贵。

风月不同,转眼千年,云淡风轻,暗星残月,慰我一世心伤;苍白纸张,尖锐笔尖,解我一世的流离。踏歌而行,浅笑连连,一云,一风,一星,一月,一纸,一笔,一人,一世界,面对繁华人世,梦醒之时,徒留悲伤,久久未语,谁又伴谁一世,谁又解谁愁容锁?只得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一观一观都观尽,悠然自得逍遥游。

“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只是秦岭男儿作不出边塞诗,秦岭女子也从无那闺怨。

举目四望,光影正好。不知何处雨,已觉此间凉。

 

作者简介:李艳红,女,浙江杭州人,西安培华学院在读,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爱好文学,作品偶有获奖。


 

王晓龑·人之常情

 

浑源的秋天充满了沙尘,一阵接一阵糊了你的眼侵蚀着你的心肺。老钟在黄沙中推着自行车狂奔踩着点的踏进了学校,车链子拖在地上摩擦的时不时飞起来,引得旁人时不时的看过去。老钟抄起车篮里的布袋子往班级走去,后边跑上来矮瘦个子的男生在老钟的脖子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老钟翻了个白眼:“小天龙你要不要那么无聊,唉也是,有了女朋友忘了兄弟们哦!”小天龙捂脸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继续架着老钟肩膀:“今天晚上蜜雪冰城去不去?我请客。”老钟看了过去:“呦呦呦!财大气粗啊,那当然免费午饭不吃白不吃。”

两个人勾肩搭背的一起走着,然而一进门槛突兀的看到一张人脸,班主任!班主任缓缓地走了过来:“王子夜,去办公室,钟固,赶快归位。”老钟汗如雨下赶快跑回了座位,极为同情的看了一眼小天龙。然而他却发现小天龙的脸色有些难看,老钟瞬间觉得不对劲但是无可奈何。一下午的时间,小天龙没有回到座位上。五点一过准时下课,老钟心急如焚直奔办公室和班主任撞了个满满当当,班主任笑了一下“正好我也有事找你,走吧。”班主任和老钟一前一后走进了办公室,小小的一方办公室挤了不少人,小天龙还有……他的女朋友以及家人!老钟的心脏像是要蹦出来,他大概猜到了一些端倪。班主任转过身来看向老钟:“你平常和他关系最好,问你一些事,你知不知道王子夜同学谈恋爱的事情?”“……不知道。”一旁的一位中年男子骂骂咧咧的,老钟的心更慌了。班主任接着说道:“钟固,这件事我们已经确定了,你也没有瞒的必要了,我们只是找你确定一下。”老钟看向了小天龙,他的脸上清晰可见的巴掌印,此时的小天龙像极了断了线的木偶。老钟像是下定了决心:“老师,我知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老钟出了校门已经是八点了,自行车被他扔在了车棚,他准备步行回家。望着马路对面的蜜雪冰城,老钟不自觉走了过去,柜台的服务生像是看见了老友“还是冰鲜百香果两杯吗?”老钟张了张嘴:“不了,一杯巧克力圣代。”老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听到了旁边两个学生聊天“听说没?一班今天有个孩子谈恋爱被逮住了,要开除呢。”老钟摇摇头拿着做好的圣代,一头扎进外面的风沙里。

 

作者简介:王晓䶮,男,山西大同人,西安培华学院台阶文学社社员,西安市传统文化研究会会员,就读于西安培华学院。



编辑识别(非非主义).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