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时事杂谈 >> 重庆杂文专栏3 鲁 也 官秀镇
详细内容

重庆杂文专栏3 鲁 也 官秀镇

时间:2021-01-12     作者:鲁 也 官秀镇【原创】   阅读

       

东边日出西边雨 

     文/鲁 也

 

1978年,我在山西写我的第一部酒文化作品《杏花村里酒如泉》时,曾与人争论过杜牧的“清明时节雨纷纷”是否山西的自然气候。对方认为,山西地处北方,土地贫瘠,气候干燥,“清明时节”只有雪纷纷,不可能有“雨纷纷”。我则认为,第一,杜牧为唐代诗人,所咏乃唐代山西的自然气候,不能以现代山西的自然气候类比。已有学者考证,唐代“长安无冰无雪,气候温和”。与之相邻的河东山西,林木繁茂,雨水充沛,“清明时节雨纷纷”再正常不过。翻翻旅晋唐诗,查查山西史志,多的是“禁中春雨细,宫树野烟和。”“桃红细雨随车下,兰叶香风引绶长。”“载酒东林上巳前,春风消息杏花边。”“几见岗前吹竹笛,负薪沽酒醉西河。”“春雨细”、“桃红细雨”……不是“清明时节雨纷纷”是什么?末句的那个“西河”,就是现在山西汾阳市的古称。后经历代兵燹战乱,林木滥伐,如竺可桢研究“气候南移”,方有现代南北方气候的迥异。第二,气象学有“大气候”与“小气候”的鉴别,一个地方大气候“冬寒”,并不代表辖下一个小地方没有“春暖”,所谓“山前桃花山后雪”即是。笔者早年翻越过二郎山,阴面白雪皑皑,阳面却阳光灿烂,同样一山而两候。前些时到奉节,读到刘禹锡的竹枝词:“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踏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你可以说是川东民俗,江上情歌,但也透出自然气象的咫尺差异。因而笼统说“山西地处北方”“不可能有清明时节雨纷纷”,缺乏科学依据,属伪命题。

其实岂止自然界。在人类社会,学业进退,生活困达,竞争得失,也有“气候”的逆差,适者生存。比方没考上大学,可以创业,生活困顿,可以奋起,竞争失利,可以重来。庚子疫情防控期间,许多人“居家防疫”,初如困愁城,有翅难展。但很快,单位实行“远程办公”,坐在家里搞定一切,学校开起“网上授课”,孩子在家里也学业无忧;读书人抓住机会通读唐诗宋词、“四大才子”、“三言两刻”,健身者客厅一躺练起室内瑜珈;写手画家们更是或文或诗或书或画,硕果累累,仅重庆巿杂文学会会员就创作作品以千计,为一线的医务人员点赞,为驰援的解放军官兵高歌,欢呼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英明领导,颂扬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无比优越。最后结集成书,出版发行,引起社会的轰动。你说这是不是“东边日出西边雨”,缺了张屠夫,也可以不吃混毛猪?

当今国际形势诡谲多变,险象环生,帝国主义围堵封杀,亡我之心不死,唆使“台独”喧嚣,妄图裂我版图。但中国人民不仅有能力抵御外侮,也有智慧化险为夷,这就是从“东边日出西边雨”的自然天候,看到西方不亮东方亮,缺了南方有北方的斗争策略。你封锁围堵么,好,老子自力更生,奋发图强,造出的高科技产品吓死你老爹; 你增税断链么,好,我拉动内需,14亿人的消费市场谁人可比;你纵容“台独”,折腾肇事,我严正警告,舰机以对;你造谣中伤,挑拨我与友好国家的关系,我便真诚相待,和睦共处,造就“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总之是你有来拳,我有去腿,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就像大疫当前你要“自由”,不戴口罩,死人20余万,我严防死守,全力救治,举国转危为安一样,叫做“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刘禹锡一曲“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确是千古箴言,说透世界,道破人生。       

    

    作家简介:鲁也原名刘集贤男,汉族,1933年生,中共党员,初中学历,原重庆日报副总编辑,现为重庆市老年记协副会长、重庆市杂文学会会长。

    已出版《杏花村里酒如泉》漫话山西醋》《山西名产》《说古道“经”》《巴山夜雨》《一只眼睛看美国》《老记说新闻》《梦中人语》《马下游踪》,影视剧本《杏花村轶事》。杂文《耗子生儿打洞洞》,获重庆市第二届文学奖。

 

 

想起了钱本草

        文/官秀镇

 

钱本草,千古奇文。区区200余字,系一千多年前唐朝名臣张说(张燕公)以他七十年人生之阅历,为仕40余年之体验,贪腐被贬后灵魂之感悟,苦心孤诣而成。

《钱本草》之所以被人称为奇文,一是把钱作为药材来论述药理,前无古人二是把钱这“药”的药性定位为“味甘、大热、有毒”,生动准确,入木三分三是对钱的药理分析透彻认为小钱能“疗饥”,大钱能“邦国”除此,钱还能“污贤达”“畏清廉”四是告诫人们要想驾驭金钱,不为所迷,不为所害,应当精炼“七术”,即“道、德、义、礼、仁、信、智”。

想起《钱本草》,决非突发奇想,而是看了近期媒体曝光的两位壮怀激烈的青年,大学毕业后,靠着在基层出色的业绩,从一个年轻有为的干部,到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贪腐案触动了鄙人的神经。一是调动到哪就贪腐到哪的海南省三亚市原副市长蓝文全贪腐案;二是坐拥36套房产的内蒙古国防科工办原主任文民贪腐案。前者受贿150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1年;后者受贿5200万元,判处有期徒刑18年。由此,我联想起党的十八大以来落马的一个个省部级以上的大“老虎”,如,中央政法委原书记周永康、重庆市委原书记孙政才、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等。他们嗜钱如命,少则受贿1亿多,多则受贿7亿余。 

应该说,这些贪官们,其贪腐思想决非从娘胎里带来的,而是随着官位的提升,权力的增大,对金钱无度的追求,慢慢滑向贪腐的深渊。究其原因,除理想信念迷失外,就是对钱这“药”的药性、药理缺乏清醒的认识。

钱是什么?在张燕公看来,钱不仅是商品等价交换物,而且是本草,是“药”,其药性为“味甘,大热,有毒。”采之合宜得当可以“疗饥饿、利邦国、驻颜、解困”,“采之非理则“污贤达、伤神智、令人霍乱”。也就是说,钱是一把“双刃剑”但凡为官者只有对金钱的“药性”有清醒的认识,才能既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又一身清廉,受民称赞。

              

  作家简介:官秀镇,笔名真金、政风,男,汉族,1943年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编审,曾任重庆市委当代党员杂志社编委、编辑部主任、副巡视员。 代表作有:专著《社会主义监督学概论》(合著)、《心之碑永恒》《动人春色不须多》,长篇报告文学《追求卓越》,特写:《战士的品格》《许身殡葬30年》等,杂文:《“腐败难免”说》《金钱是药》《阿Q虱子观》等,论文:《论坚持党的原则,注重宣传艺术》《对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办好党刊的思考》、提高党刊质量之我见》等。


   重庆杂文专栏.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