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深度联盟 >>行业动态 >>脱贫攻坚 >> 双龙镇·脱贫攻坚6 何从花·“范团长”的甜蜜生活
详细内容

双龙镇·脱贫攻坚6 何从花·“范团长”的甜蜜生活

时间:2020-12-26     作者:文/何从花 图/双龙镇政府【原创】   阅读

采访范志荣.png                                      

                     

“范团长”的甜蜜生活

 

 

双龙镇天堂村村民范志荣有个Y号叫“范团长”邻居樊今生有个名号叫“樊书记”两人以会面,总会有一场“唇枪舌战”。

这不,刚刚赶集回家的樊今生,见到范志荣从杂柑地里赶着一群鸭子到地坝,就扯开了喉咙吼:“‘范团长’,你就不怕鸭子屎污了地坝,熏着了你屋头养着的‘宝贝’呀?”

范志荣笑呵呵地回答:“不怕!不怕!我让它们回来吃点食儿、喝点水,一会儿再赶下杂柑地里,去找点活食儿养肝养肺。”

看着范志荣下颚刺目的疤痕,回想起范志荣不如意的婚路历程,“樊书记”端来一个盛了水的大塑料盆,语气放温和了一些:“来!来!来!把鸭子赶到这边来!”

一群鸭子欢天喜地的嚷嚷声,习惯性地把范志荣家喂养的十几只鸡子招惹了回来。

樊今生盯着忙进忙出的范志荣,也不急着煮午饭,坐在自家门前一根小木凳上,悠悠闲闲地点燃了一支烟,慢慢吧嗒,眼睛随着烟圈一路溜达,思绪飘向了远方。

           

 二

 

比自己小三岁的范志荣,小时候烤火,不小心被烤火用的铜罐烫伤破了相,下颚长得皱皱巴巴。虽然他是家里的独子,头上有两个姐姐,家里有三间七柱椽木穿斗房,却因为长得矮小又破了相,直到49岁(2003年)才经媒人介绍,与家住云南的崔玲组成了家庭,生下女儿范玲玲。

幸福的日子过得真快,来不及细品就被随之而来的柴米油盐打败。范志荣的盖瓦匠手艺撑不起一个家庭的日常开支,只好跟亲戚到河南去打工挣钱,却不料,妻子带着两岁多点的孩子回娘家后一去不复还。听到这个消息后,范志荣感觉天就要塌了,赶到云南与妻子协商把孩子接了回来。守着风雨飘摇、行将倒塌的椽木房子又当爹来又当妈,日渐消瘦的范志荣家里越来越贫穷,因为支付不起玲玲的上学费用而被村委会评为了贫困户。

范志荣享受政府一对一的帮扶政策,先后由村委会会计于道英、村委会主任贾露霞等传授群养鸡、鸭、鹅、猪、鱼、蜂、牛的知识,起初尝试了投资小、见效快的鸡、鸭、鹅养殖,在城里人青睐土货的背景下,完全保证家禽、禽蛋是散养质量的前提下,他小赚了一笔,尝到了勤劳致富的甜头。

椽木房子几经翻盖维修,勉强支撑到2015年,直到横梁断裂实在是没法再住人了,范志荣才想到把仅有的一点积蓄拿出来修盖砖瓦房。那时候,村里没住上砖瓦房的人家屈指可数,有些人家早已在镇上或城里买了房,有些人把户口都迁移进城里去了。即便是东拼西凑,范志荣也没有能力请匠人来把房子推倒重新来过。正当他苦恼有心无力之际,政府送来了实惠。根据脱贫攻坚政策,政府出资三万五千元。在左邻右舍的帮助下,他拆了原有的旧房子,新盖了结结实实的三间琉璃瓦砖房。并且修建了‘三格式’卫生厕所,粪便可直接排流出房外的无害化处理池……

 

 

 

 “‘樊书记’!你老伴没回来,你就坐在板凳上发神,你不怕老伴回来揪住你耳朵骂你懒呀?”范志荣赶走鸭子回来看见吧嗒吧嗒着抽香烟的樊今生,挑眉嬉笑着戏谑似地问。

“哎呦呦!‘范团长’,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老伴揪的,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被老伴骂的?我这不是懒,是养精蓄锐才好把活!”

“是!是!是!你是’樊书记’!说一肯定不会是二,嫂子总是任由你来支配!”

樊今生不甘示弱,指着不远处的那群鸭子打趣道:“‘范团长’不愧是‘团长’,说起话来溜溜顺,你指使那些‘兵’出去冲锋陷阵,留下一屋子的‘小宝贝’!哈!哈!哈!”

“对喽!我也该去瞧一瞧我的‘小宝贝’们冷不冷了!”范志荣望着砖房子齐腰处有一定间隔距离的小洞口,笑眯眯地回答道。

那些小洞口,不知内幕的外来人员见了也会好奇,原来,它们就是范志荣‘甜蜜事业’的‘秘密基地’。

建造新房子那年,充满感恩心的范志荣,决心经过勤劳的双手,努力培养好女儿,让她成为一个对社会、对家庭负责任的人。他在镇党委、政府以及社保所相关同志提点、鼓励与支持下,加上自己曾经的养蜂经验,依托村里村外一千六百多亩杂柑地、成片的夏橙、零星的柑橘、沙田柚等花源的保障下,计划喂养30余桶蜜蜂。于是,在修建房子的时候,房前屋后砖墙上就设计了那些有一定间距的小洞。

养蜂伊始,他拿出每年所得的四亩多土地流转资金4600元,买来了一些必备设备,完善了一些基础设施,顺顺利利地当上了一位养蜂人。然而,天不遂人愿,在果树扬花的季节,为挂果防虫喷洒的农药严重影响了蜜蜂的成活率,每年每桶蜜蜂都会有一定的损失,时至今日,只余12桶蜜蜂,以花源丰产季节每桶产出4斤蜂蜜、每斤100元计算,能够收入4800元,加上其他月份的零星蜂蜜出售,每年蜂蜜收入6000元左右。

衣物棉絮等保暖设备覆盖完好,所有蜂桶没有被老鼠破坏的痕迹,范志荣检查完毕,才放心地走进厨房煮饭吃。

 

 

 

“老范!老范!出来呦!我来捉两只鸡!”摩托车停在地坝,旁边一身黑衣劲装的小伙对着敞开的大门喊了两声。原来,他就是曾经帮助过“范团长”的镇社保所小唐。

听着洪亮而熟悉的嗓音,范志荣顺手端了一根板凳,高兴地跑了出来:“小唐!你来了呀!快坐!快坐!我这就去给你捉来。”

小唐接过两只鸡,按照市场价把钱递给了范志荣:“我老妈叫我带两只鸡回去炖来吃,指名道姓要我到你屋来捉呢!”

“谢谢了!小唐!我家这些年来全靠政府政策好,依仗你们这些落实政策、跑前跑后为我们忙碌的干部们,一年赶一年地过上了好日子!”

“不用谢!老范!这些工作都是我们分内的事!”小唐骑上摩托车,回头又叮嘱了一句“记得多翻翻我上次带给你那本养蜂技术的书哟!争取明年多喂几桶蜜蜂!”

“好嘞!”范志荣一边挥手表示‘再见’,一边高声回应,一边看向湾对面那一条蜿蜒曲折的村村通公路。

想起明天就是周末,在长一中念高二的女儿就要回家了,范志荣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浮上开心甜蜜的笑容,就像一朵迎风绽放的菊花……

 

     何从花.png

  作家简介:何从花,女重庆散文学会、重庆新诗学会会员。 作品散见《重庆晚报》《重庆政协报》《重庆法制报》《贵州民族报》《劳动时报》《重庆科技报》《重庆散文》《作家视野》《长寿文艺》《乌江》《西南作家》等报刊杂志及网络平台。作品《小草的生命》获第二届《民间鲁迅短诗奖》铜奖《梦湖情深》收入《当代经典创意情诗》组诗《蓝色的故乡》收入《中国当代乡愁诗歌精选》。

 

文稿审核:张光勇 王维浩



双龙脱贫攻坚专栏.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