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郭华悦·牙记二题
详细内容

郭华悦·牙记二题

时间:2020-12-02     作者:郭华悦【原创】   阅读

 

 

 

再过几天就是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主办方特地从外省请来了一个表演团,据说个个身怀绝技。表演团被安排住在海天大酒店,每天关着房门紧锣密鼓地排练。引得外界无数猜疑,干嘛搞得这么神秘?

张晨就住在海天大酒店旁边。高中毕业后,他开起了出租车。自从表演团入住后,生意翻了好几番。张晨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这晚,他开车去参加一个哥们的婚礼。气氛很热烈,不由得多喝了几杯。散场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张晨自恃酒量大,便大胆地一个人开车回家。开到一个偏僻的路段,路边有个女人拦车。张晨打开车门,让女人上车。

车继续开。渐渐的,张晨觉得有点不对劲了,后面似乎有双锐利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他用眼角余光扫了一下后座,发现那个女人正瞪圆了眼睛,盯着自己抓方向盘的右手。张晨赶紧戴上手套,遮住右手手背上那道狰狞的疤痕。

这条路很偏僻,后半段的路灯全坏了,黑漆漆一片。平时张晨是决不走这条路的,只是今晚酒壮人胆,他便毅然把车沿着这条路开下去。渐渐的,四周陷入了一片黑暗。张晨正要打开车内的灯,后座传来了女人的声音:“快到了吗?”

“还没呢!”张晨一说话,按灯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开灯的事,手又朝按钮伸了过去。猛地,后座又传来女人的声音:“快到了吗?”

“不是跟你说了吗?还没呢!”张晨有点不耐烦了。可话刚说完,他脑子里却一激灵:不对呀,刚才自己一直盯着后视镜,可那个女人的嘴唇根本就没动呀!想到这里,他额上顿时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到那个女人,浑身毛孔骤然放大了:女人的嘴里缓缓伸出了两颗长长的獠牙!獠牙在黑暗中泛着青光,仿佛要择人而噬。

张晨吓得一哆嗦。他使劲眨了眨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顿时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女人嘴里的獠牙,变成了四颗!两上两下,貌似吃人状!接着,女人又低下了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她的嘴里又多了两颗獠牙,总共有六颗了!六颗獠牙上下飞舞,左右歙动,有的还在快速弹吐,仿佛急不可耐地想寻找猎物。而且最后,竟然还有两颗獠牙从女人的鼻孔里伸了出来!算一算,总共有八颗!

张晨打开了车门,沿着来时的路一阵狂奔。停下后马上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十几分钟后,朋友疾驰而至。两人慢慢向出租车停下的地方走去。大概走了二十分钟,才远远看到了车子。走近一看,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两人讨论了大半天,也得不出了所以然来,只好各自回家。

之后的几天,张晨心惊胆战的。第五天的晚上,收车后,他到超市里买了几瓶酒,带回住处喝。可一个人喝酒索然无味,想来想去,他便想到了好友李平。李平在市郊开生猪养殖场,晚上才会回市区的房子。两人住的地方很近。张晨提着酒瓶,走到了李平的住处。才到大楼下,就碰到了正要回来的李平。张晨惊讶地说:“怎么今天这么晚?”

李平打着呵欠,说本来早就可以收工的,谁知碰上了一件怪事!前天,天刚暗下来,就有个女人来到养殖场,说要买一个猪头。养殖场送到市场上的猪肉都卖得差不多了,不过还剩了一两个猪头。女人却怎么看就是不满意,还说买猪头是要回去给丈夫做下酒菜的,丈夫很挑剔,不会喜欢这几个猪头的样子。李平听得莫名其妙,猪头不都长得一个样吗?吃猪头肉,关猪头的样子什么事?女人接着跑到臭气冲天的猪圈里,还不停地掰开猪的嘴巴,嫌这头猪的牙齿不好,那头猪的牙齿都掉得差不多了!一旁的李平傻了眼,吃猪头肉,跟猪的牙齿有关吗?难道就因为它的牙齿长得不好,你就不吃它了?

那女人挑来拣去,耽搁了好几个钟头,最后总算挑中了一个。李平本来也要先宰几头猪,放着明天凌晨运到市场上去卖,于是便当场宰了一头,把猪头卖给了那个女人。这样一来,回来的时间便晚了许多。

接下来的两天,女人每晚都到养殖场里来,每次都是买一个猪头,还同样地挑剔。算下来,这三天已经买了三个猪头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张晨听得啧啧称奇,接着也把前些日子自己碰到的怪事说了出来。李平的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你说那名女乘客长着好几颗长长的獠牙?太可怕了!”

附近有一个大排挡,两人把酒拎到那里,又叫了几样小菜,便喝开了。酒酣耳热之时,李平突然指着张晨的背后说:“你看,就是那个买猪头的怪女人!” 

张晨转头一看,眼珠便时定住了:我的妈呀,这不就是那个长獠牙的女乘客吗?借酒壮胆,两人赶紧追了上去。女人拐进一条暗巷后,就消失不见了。暗巷很短,两头都是四通八达的大马路,也不知跑哪里去了?

隐隐有股血腥味传过来,顺着味道找过去,两人在巷子中的垃圾箱里发现了几个猪头。算一下,刚好三个。张晨觉得奇怪:“那个女人三天内跟你买了三个猪头,为的是给老公做下酒菜。可这几个猪头好像是她扔的。你看是不是?”

李平点了点头:“猪是我宰的,我当然认得。这几个猪头确实是她买走的那几个。你刚才说,那个女人就是长獠牙的女乘客。这事也太诡异了!”

说完,张晨又拿起了其中一颗猪头,掰开嘴巴一看,顿时发现了异常。猪头表面完好无损,可猪的嘴巴里,牙齿都被人撬光了!里面一片血肉模糊。其他的几颗也是一样。一阵寒风吹来,两人的身上都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逃一般地离开巷子。

隔天,两人都呆在家里。闲来无聊,张晨便打电话给李平:“今天是纪念日庆典,受邀而来的表演团在广场上表演绝技。咱们也去热闹热闹?”李平答应了。

到了现场,演出已经开始了。表演团的成员个个身怀绝技。有提线木偶戏,还有用一根稻草提起一个酒瓶的气功表演。之后,又有人表演了菇民防身术。之后,最后一个节目就要开始了。主持人介绍:“古人常说一句话——西脸东牙!‘西脸’指的是四川的变脸。可与之齐名的‘东牙’却很少人知道——这指的是浙江平调剧中的‘耍牙’绝技。平调剧中的主人公通常心地善良,却扮相丑陋,因此要借由‘耍牙’来陪衬不同的表情。下面,请欣赏平调的‘耍牙’绝技。”

介绍完,只见一位红脸判官高耸着肩膀,翘着屁股走了出来。一亮相,在激扬的锣鼓声中,红脸判官就吐出了四颗獠牙。过了一会儿,判官有了些小情绪,四颗从嘴里伸出的獠牙顿做上下飞舞状,样子颇为狰狞。接着,判官一转身,嘴上又变成了六颗。再后来,又成了八颗。短短几分钟内,判官用这几颗獠牙演出了平和、发怒、咬牙切齿等多种表情。在如雷的掌声中,判官又缓缓退台。

张晨看得又痴又醉。李平笑着说:“你是不是觉得意犹未尽?不如我们到后台去,找到那名耍牙的演员,好好向人家讨教。”于是,两人来到后台,找到了团长。团长一听来意,面露难色:“耍牙不仅和变脸齐名,规矩也如出一辙,就是不得向外人透露半分。平时,耍牙的演员都不接待观众的。这样吧,我去说一下,愿不愿意就要看演员的意思了。”

没多久,团长一脸兴奋地回来:“真是难得!你们进去吧。”张晨和李平欣喜若狂,赶紧跑进去。可一见到演员本人,两人都愣住了:表演耍牙的,竟是那名长獠牙的女乘客!女子说:“我叫季研。刚才听团长说了你们的名字,才决定要见见你们。”她接着解释,“耍牙”是浙江平调里的一种绝技。演员口含四颗、八颗甚至十颗猪獠牙,时而快速弹吐,时而上下左右歙动,或有两颗刺出鼻孔。与此同时,仍要唱、做、念、打,因此这一绝技要比四川的“变脸”更为复杂难学。艺人必须取200公斤以上的雄性肉猪下颚骨的獠牙含在口中,以舌为主要动力,而用齿、唇、气的各种活动辅助表演。学习这门绝技很苦,每天要把猪獠牙含在嘴里,吃饭、睡觉、聊天都不能拿下来。

说到这里,季研又接着对张晨说:“那晚我去逛街,结果迷了路,后来就碰到喝酒的你了。我最近看过一则电视新闻,说有个歹徒经常以开出租车为掩护,劫财劫色。新闻又说,歹徒手背上有一道大疤痕。我上了车才发现,你满身酒气,手背又有一道大疤痕,便以为是碰到歹徒了。我虽然是个女的,体力不行,但我知道身陷危境一定要懂得自救。所以我就从心理着手,想利用人的恐惧,吓走歹徒。我第一次问你到了没有,当时用手机偷偷录了下来,后来又悄悄放出来,所以你才不知道声音是怎么出来的。而那些獠牙的吞吐功夫,不过是我的本行。你被吓跑后,我就赶紧下车溜走了。后来在酒店附近见过你,我向酒店员工打听,才知道冤枉你了。”

张晨又想到了什么:“可你这几天晚上都到养殖场去,行径怪异,怎么回事?”

季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耍牙用的牙齿都是生长在猪口腔最里面的獠牙。一头猪只有两颗,而且还不是随便一头猪的獠牙都可以。不仅每对牙齿的尺寸要相同,还要跟表演者的牙齿相匹配。有时,找几十头猪,都未必能凑出一对。到这里后,我原来配的那些獠牙中,有一颗丢了。所以我天天到养殖场去,就是为了能找到一颗可以和原来的相匹配的!我把买回来的猪头的牙齿全拔了,一颗颗比对,总算才找了一颗。之所以没坦白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们这行有一个很严格的行规,不能私下和外人说起任何有关‘耍牙’的事。所以,我很少和表演团之外的人接触。”

“那你现在为什么肯说?”李平满脸不解。

季研叹了一口气,接着说:“刚才的表演改变了我的主意!以前从未遇过这么多热情的观众。可是今天,看着台下的人潮,我突然明白了。在‘耍牙’这个行业中,每当弟子入门,师傅总会三申五令,严禁和外人接触,更是不能提起任何和这行业有关的话题。这是因为在古时,为了防那些偷艺的人而设的。可正因如此,知道‘耍牙’的人越来越少,这门技艺还曾险些失传。现在我想明白了,要将一门技艺发扬光大,靠闭门造车是不可能的,而是应该使之深入大众,娱乐大众。所以我决定,从今以后,要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并且学会‘耍牙’。”

那天以后,张晨成了“耍牙”的狂热者。他每天缠着季研,学这学那。季研看他有些天分,更是倾囊相授。从此,表演团里,便经常有了张晨的身影。再后来,两人出双入队,成了一对人人艳羡的情侣。

 

 

 

从饭店出来后,陈主任和林老板又聊了一会儿,接老板便让司机司机送陈主任回去。今天林老板请的这顿饭,都是山珍海味,着实让陈主任大快朵颐了一番。

坐在车里,看着窗外掠过的风景,陈主任心里一阵得意。最近,他荣升为主任,虽然官不大,但手里颇有些权力,是个人人艳羡的肥差。这不,主任的位子还没坐热,林老板就频频发出邀请,才有了今天的饭局。

回到家里,老婆已经睡下了。陈主任看着老婆熟睡的样子,人老珠黄了不说,连身材也走样了。想到另一个单位的王局,荷包一鼓起来,就立马换了个老婆,年轻漂亮,当真是羡煞旁人!过不了多久,自己说不定也有这运气了。

一躺下,陈主任立刻呼呼大睡。可不知多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虎啸声。陈主任睁开眼睛,发现一只斑斓大虎正朝着自己扑过来。他吓呆了,老虎的右爪已伸入陈主任的口中。他只觉得嘴里一阵剧痛,惨呼一声,接着就醒过来了。

原来是个梦!可口中剧痛犹在,陈主任赶紧起身,对着镜子一照,右半脸已经肿得不成样子了!张开嘴,他赫然发现,嘴里的右边,竟有了颗蛀牙!

这颗蛀牙,是什么时候长出来的?陈主任一向注重口腔卫生,也不吸烟,每天刷牙后都会仔细检查一下牙齿。就在今天早上,他还清楚地记得,自己的牙齿里并没有蛀牙。怎么才一天的时间,就有了一颗蛀洞这么大的坏牙?

陈主任将黄脸婆摇醒,说了刚才的怪梦,又说了自己牙齿的怪事。老婆却眯着眼,睡意朦胧地说:“都到这年纪了,谁身体没有些毛病?也许平常没注意,今晚胡吃海喝了,就导致牙痛发作吧!”

老婆说完,转身又继续大睡。陈主任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再胡吃海喝,能在一天内吃出一颗大蛀牙?

隔天一早,陈主任起床后,牙齿还是疼得厉害。老婆忧心忡忡地说:“自从你升官后,找你办事的人一大堆,个个都请吃饭。把身体弄坏了不说,万一出点什么事,可就晚节不保了。”

陈主任“呸”了一声:“你这婆娘,说什么鬼话呢!你是不是就见不得我好?要真被你的乌鸦嘴说中了,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给休了!”

老婆不敢再说什么。陈主任牙痛,刚才又这么一气,也没心情吃早饭了。拎过公文包,他气冲冲地上班去了。

可接下去的几天里,牙痛一点也不见好。吃了各种止痛药,收效甚微。还有一件事,陈主任不敢跟人提起。每到晚上,他总做着那个怪梦。梦里的那只大老虎每次都扑面而来,将爪子探入陈主任的嘴里。每当此时,陈主任便惊醒,醒来后牙疼得更厉害了。他总觉得,这牙痛来得怪异,处处透着诡异。

这几天,尽管请吃饭的人多,但陈主任实在没心情,都一一推掉了。好不容易熬到周末,陈主任到了医院,想治治牙痛。医生检查后,说蛀洞大了,得将坏牙拔掉,重新装一个。拔掉牙齿后,医生给了点止痛药,说过几天再来植牙。

上了些止痛药,感觉果然没那么难受了。当晚,陈主任难得好好睡了一觉。而且,也没再做那个诡异的梦。

可隔天一早,洗漱时,陈主任张开嘴,照了下镜子,不由得呆住了!坏牙拔掉的地方,竟然长出了一颗新牙齿!短短一夜的工夫,那颗新牙已经长出了一半!

这事太蹊跷了,他赶紧到医院检查一番。还是上次的医生,仔细检查后,也啧啧称奇道:“我也从来没碰到这样的情况!如今,只能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从医院回来后,陈主任总有点心惊胆战。老婆打趣说,这是“老树发新牙”。可陈主任高兴不起来,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新牙刚长出来的那几天,牙痛消失了。高兴之余,陈主任开始如之前,出入各大饭店。可轻松了没几天,新牙又有问题了。

陈主任发现,那颗牙齿长出没多久,又有了蛀洞!这令陈主任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新牙的长出,本来就不正常,所以对于蛀洞,陈主任也没有太惊讶。可问题是,蛀洞一出现,那种令人坐立不安的疼痛又随之而来。

这段时间,陈主任已经成为医院里的常客了。当他一踏进大门,导医就熟练地把他带到口腔科。可到了那里,陈主任竟然看到了王局。

王局和陈主任不在一个单位,两人平常其实很少见面。对于王局的大名,陈主任大多是从别人那里听说来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

王局正捂着嘴巴,痛得哼哼叫,一边往外面走去。看到陈主任,王局也颇感意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接着便继续往外走。陈主任于是问道:“王局,看过牙齿了?怎么还这么疼,没上止痛药吗?”

王局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说些什么,但似乎有难言之隐。沉默了一会儿,王局摆了摆手,先走了。王局走后,陈主任见了医生,说了自己的苦恼。

最后,陈主任说:“医生,我也来看过好几次了。反正,这牙是好不了,不如干脆拔掉。重新装一个新的,一次解决问题。”

对于近来发生在陈主任牙齿上的怪事,医生也不得其解,于是同意陈主任说的,干脆把牙齿拔掉。可接着,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牙齿竟然纹丝不动。那颗新长出的蛀牙,仿佛生了根,任陈主任疼得惨呼连连,牙齿就是拔不掉。

医生满头大汗,一脸不可思议地说:“怪事年年有,今天特别多。这牙我是没本事治了,您还是另找高明吧!刚才那位病人,年纪和您差不多,问题也一样怪,都是旧的坏牙拔掉后,马上长出新的牙齿,又立马变成蛀牙。结果,忙了一个中午,也没拔掉。”

从医生口中,陈主任了解到,那位和自己一样倒霉的人,正是刚从这间诊室走出去的王局。难怪,王局一脸的有苦难言,这种事情说出去,有谁会信?

回到家里,连着几天,陈主任真是苦不堪言。白天牙齿痛,好不容易晚上消停了点,却又总是做那个怪梦,每每都在疼痛中惊醒。连着几天,连老婆也觉得不寻常。老婆试探着问:“要不,咱去看看老师傅?”

老师傅是附近山上一座寺庙的主持,据说颇为灵验,有求必应。到了庙里,陈主任说起了自己最近的怪事,问老师傅,该怎么办?

老师傅眼皮都没抬,淡淡地说:“该来的总会来!因果循环,得果寻因,方为治本之道。至于怪梦,反正在梦里,老虎要什么,就给它,何必抗拒?”

再问下去,老师傅却什么都不说了。陈主任和老婆一头雾水,但见状也只能连连道谢,之后便告辞下山。

这天傍晚,陈主任牙痛得厉害,早早就下了班。路过公园,想想回去也没事,便到公园里做做。呼吸着公园里的清新空气,陈主任觉得牙痛似乎也没这么厉害了。因为坐的地方是在公园里的小树林,光线有点昏暗。坐了一会儿,陈主任发现不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

又是王局!走过去打了个招呼,陈主任发现,王局脸色淡定,似乎牙痛已经好了。陈主任于是问:“王局,你牙痛好了?怎么治好的,我这几天可疼死了!”

王局不说话,一直盯着陈主任,眼珠子滴溜溜直转。陈主任被看得心里发毛,过了一会儿,王局才悠悠地说:“长出来的那颗牙齿,叫贪欲之牙!只要心中有贪欲,牙齿就不可能拔掉。贪欲越盛,牙痛便越厉害。”

陈主任问:“既然不可能拔掉,那你的牙齿怎么不痛了?”

王局笑了笑,说“有一种人,是不会感觉到痛的。”

王局的话,活像天方夜谭。陈主任想笑,却笑不出来。四周的气氛颇为诡异,王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在昏暗的树林里显得格外瘆人。

陈主任几乎是逃一样跑出了树林。他赶紧回家,一进门,老婆就抛来了一个重磅炸弹:“知不知道,王局刚去世了!昨天说牙痛得厉害,后来实在受不了,就到医院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问题,只能让他住院,然后开些止痛药,但根本没效果。今天下午,王局因为牙痛,引发了心绞痛,竟然就这样走了。牙痛也能痛死人,当真闻所未闻。”

照老婆的说法,王局从昨天开始,一直在医院里,直到下午去世。可刚才,自己明明在公园里看到了王局。想到当时的王局,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让人一走进就只打寒颤,陈主任似乎明白了什么。

贪欲之牙?陈主任总算知道了,王局所说的不会感到疼痛的人,就是失去生命的人。命都没了,哪还会痛?可如果王局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步王局的后尘?王局收受了很多贿赂,这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也难怪王局的贪欲之牙恶化得特别快,最终要了他的命。

隔天,陈主任跑了一趟银行,将自己账户里的一笔本不该属于自己的巨款,退回给了原来的主人。没多久,手机响了,果然是林老板打来的。陈主任沉吟了片刻,挂断电话,将其拖入了黑名单。

说也奇怪,自从这么做以后,牙齿似乎没那么疼了。晚上回到家,陈主任心情特别好,吃完饭便回房睡觉。睡梦中,当那只斑斓大虎再次扑上来时,陈主任想起了老师傅的话,心一横,硬是没闪躲,也没喊叫。虎爪伸入口,这次却不是疼痛,而是一阵清凉。

这一次,陈主任没有惊醒,而是一觉睡到了天亮。醒来后,他赶紧照了照镜子,坏牙上的蛀洞竟然不见了!难道,昨晚的大虎并非像往常那样制造疼痛,而是来补上蛀牙?再想到昨天的行为,陈主任隐隐猜到了,决定大虎行为的,是自己的贪欲!

接下来的日子里,尽管有时也会惴惴不安,但看着口中的贪欲之牙,陈主任也暗暗庆幸。能约束自己的贪欲,对他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作家简介:郭华悦,福建作家。

 

编审: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