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石柱作协专栏18 陈志华·路上(外一篇)
详细内容

石柱作协专栏18 陈志华·路上(外一篇)

时间:2020-11-26     作者:陈志华【原创】   阅读


  跨过一道道或不堪回首的坎,明白活着并不是为了自己的苟且。曾经一无所有坚守,煎熬之后选择在一无所有中离开;曾经绝地逢生相依,幻灭之后选择在绝地逢生中惜别;曾经惊涛骇浪摇摆,折腾之后选择在惊涛骇浪中安定……

一切源于心的沉思和召唤,以及那骨子里不屈的坚挺血液里热腾的流淌,把苦难、牵挂、担当在爱和反思中诠释顽强、珍惜、无私的生命价值。磨难,是人生一所最好的大学,才有了诗和远方的征途。

人生没有设定的路,但一定要有追逐的梦,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假如,打破囚禁思想牢笼的枷锁,忘却烦恼,轻装简从,欣赏一路的风景。

别介意世俗的眼光和偏见,难免有人粘贴“孔乙己”迂腐自嘲的标签,难免有人妒忌“张学良”红颜暗老的陪伴。人在旅途,每个人活着都不易,不去羡慕别人的生活,不去埋怨自己的窘迫,所有的注定其实永远不会注定,只是你有没有勇气去改变。

毅然选择了改变,不再在痛苦中沉陷,不再在愤怒中绝望,不再在等待中迷茫,寻找李白的脚印驻足在太白岩山巅下。或许追逐水的柔情,或许感悟山的灵性,远离嘈杂的喧嚣,如游子归家静静地停歇在滨河半岛柱栏上,听潺潺龙河述说方斗七曜相守不离的衷肠。

娜的出现,结束了漂泊不定的生活。好想有一个温馨如春的家,有一个活波可爱的孩,成为土家山寨最幸福的那个阿哥。

离婚不一定是悲剧的开始,但那绝对是愁怨低鸣的惆怅和苍茫。情途艰辛,心路坎坷,在失去和拥有、拥有和失去中寻觅、抉择、坚守,只为让爱浸润万寿山柱石,延续土家千百年不朽的神韵和传奇。

残缺和知足,让娜的境遇、自立、精明、能干弥足珍贵,这也成为选择她的不二理由。

那晚美容院的邂逅,拉开了爱情的序幕;又是一个晚上的相约,注定她就是今生的新娘。

从此,那有露台花园的房子不再是房子而是家。后来的后来,有了生命的寄托——“小四”的一声啼哭,那年的冬天不再寒冷。不但有闲情雅致侍弄花草,那温馨让荒芜的心野勤耕不息,暗暗地告诉自己让她成为世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在别人的眼里,“耙耳朵”是专利,她“西沱印象”在众人面前展现淋漓尽致,而对于饱经磨难的人来说,需要的是她全身心为家付出,她做到了还有什么不满足。

正因为有了避风的港湾,鱼池假山一派田园风光:小桥流水人家演绎俞伯牙与钟子期知遇之情;正因为有了宁静的家园,露台花园宛如世外桃源:吊椅茶几书刊品读大歇塘与西界沱盟约之欢。

旖旎在滨河,仙境在晓月,醉美在露台:苍朴的老桩略显一分惬意,酸甜的盆栽倒有一分淡雅……春赏花,夏观叶,秋品果,冬玩枝,乐在其中!倘若兴致浓灵感至,挥毫落纸如泻千里,在诗和远方的彼岸遨游。

 

 

樱桃熟了

 

我是那个《可可托海牧羊人》么?谁开启了我尘封的记忆,让我把零碎的过往串联——那个女孩叫梅,是我朦胧如雾般的初恋。而那棵樱桃树冥冥之中稀释了我和她那份淡淡的缘。

梅是师范时与我同级,她和英(我的家门)如孪生姊妹形影不离,用穿连裆裤来表述不为过,这也为我和梅“近水楼台”得天独厚“在一起”的缘由吧。

梅的清纯和温柔、善良和浅笑犹如强电磁,“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兮”。没有卿卿我我的海誓山盟,也没有花前月下的绯闻闲语,我和梅之间仿佛只隔一层薄如蝉翼的窗户纸,但与传说中万寿山“卡布诺奇”风马牛不相及。

或许,最终的结局早有定数,正如那棵樱桃树,樱桃熟了,我却没机会品尝到。

梅的家在“二道河”处,其实就像那时缩小版的老县城,把龙河和玉带河换个名而已。院坝上有棵古老苍劲的樱桃树,估计经历了上百年的沧桑岁月吧。

那年那月,梅带我来到了那棵樱桃树下,那樱桃青中略带点红,倘若不怕酸可以考验下牙齿的能耐,但那树太粗太高难以攀爬,于是乎就傻傻地放弃了摘吃的念想。关键是那樱桃根本还没熟透。

没想到前脚失落不舍地刚走,第二天竟然这么快就熟了,并不是垂涎酸酸甜甜的遗憾,而是少了点该有的浪漫。谁也没有在意命运的玩笑到头来会如此苍白无力!

眼看毕业,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我忐忑不安地在教学楼下等梅,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向她表白。梅羞涩地应许转身匆匆离去。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憧憬着我和她的未来……

可到了第二天一早,她丢下了一句“我俩不可能了……”我一下子坠入十万八千里云里雾里,如海市蜃楼还没回不过神就“昙花一现”。从此,“在一起”涛声依旧,只是多了点强颜的坦然和欢笑,少了点自信的言语和轻狂,白天不懂夜的黑,晚上那愁呀独上心头,迷迷糊糊幻想世界或许难以找到像我这样爱她疼她的人……

衣带渐缓人消瘦。毕业后,我到了一个偏远的山村。她呢,我也无从知晓,就此彼此断了往来。煎熬了无数个日日夜夜,没有谁能走进我的心灵覆盖她的影子。

“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我在可可托海等你……”仿佛就是我的翻版,禁不住泪潸然而下。我终于明白,我没有美如画的“那提”,也没有她想要的“杏花”。那一溜坡的石梯小路和那青瓦木屋前的樱桃树告诉我我曾来过这里……

依稀记得,那条寂静的悦来河石板上,我和她寻找银河里的牛郎织女 ,一边提防着脚丫子的鱼线鱼儿是否上钩……写到这里,仿佛我又闻到了柴火里烧透的那股夹杂瓜叶味的鱼肉清香……

三十年了,不知现在那棵樱桃树是否还在?偶尔遇见梅,她还是那么清新迷人……但愿樱桃熟时,彼此带着自己的“那一半”去品尝老树下的甜蜜。

  

             协会专栏识别(石柱).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