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祝相伟·这个冬天不寒冷
详细内容

祝相伟·这个冬天不寒冷

时间:2020-11-02     作者:祝相伟【原创】   阅读

 

初冬的傍晚,牛毛般的小雨飘个不停,天空,犹如盖上了一层朦胧帐蓬,分不清是雾还是雨。刘坤从果林的人行便道小心翼翼探出头来,不曾想撞上了路边树下的果农老板张明月。他用狐疑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刘坤,轻轻的说:“等一下,小孩,就一小会儿”,他的声音很小,满脸和颜悦色,反倒让刘坤手足无措了。

“干啥?”

“你在果林做什么?”张明月说。

“窝尿”[方言,撒尿的意思]。刘坤小脑袋一正,理直气壮的答到。

“你包里是什么东西?”张明月深沉的眼光似乎要将书包盯穿。

“没,没什么,是书”。刘坤紧张的捂着胀鼓鼓的书包。

“小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张明月脸色象天气一样,阴冷。眼光象刺,刘坤感到浑身上下很不舒服。

“我,我……”刘坤语无伦次,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看见果农阴沉的脸和带刺的眼,完全乱了手脚,视线飘向远方,隔了一小会,他从包里掏出八个柑子,放在地上。

泛黄,还带有几分红色的柑子,在路上很扎眼。

“小偷!”张明月激动的提高声音,“你干这个多少次了?”

“第一回。”刘坤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可能吗?”张明月没等他说完,打断了他的话:“我七十三岁,是很老,但没有痴呆,不傻!我警告你,老实说,干了多少次?”老头皮笑肉不笑。“我可以打电话,叫警察。”他看了一眼满脸惊恐的刘坤,叹了声气:“我想,我还是给你个机会,打电话给你父母,告诉他们,他们的宝贝儿子偷东西......”

“我爸爸坐牢已经三年。”刘坤无助的眼神,象只可怜的小羊羔,有些瑟瑟发抖。

“坐牢?”刘明月胡子抖了起来,视线来回在牌子游走多次。牌子上写着:偷一罚百。

“谁看管你?”刘明月问到。

“我妈妈......”声音小得像蚊子一样。刘坤心里很害怕,他感到天很冷,他盼望妈妈快点来到,他想快点离开这儿。

刘坤想象:妈妈风尘仆仆来到,怒气冲天,又是惊天动地的责骂,他想去解释,可她猛推开他,再卑躬屈膝向对方求饶,少罚点钱,不要叫警察。太难为情了!尽管这样,刘坤依旧期盼着妈妈快点来到。

就是要死,也要死在妈妈拳打脚踢之下,至少,那样有安全感......

妈妈骑着电瓶车来到现场。

“你好,我是刘坤的母亲。”妈妈竟然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感觉这片果林是她家的,俨然像个主人。

张明月被这个女人的气场给震住了,他以七十几年的生活阅历告诉他,绝对没有想到她会这样从容。直接愣在原地。

“刘坤遇上大麻烦了?”她问到。

“他偷的柑子。”张明月用嘴朝路边努了一下。

她看了看儿子,眼神忧伤。

刘坤的头低下,不敢看妈妈。

“一,二,三……八。”妈妈数着,突然抬头看了看张明月:“您打算怎么处理?”妈妈竟然是笑着问的。

“我本来是叫你来赔偿的,要不,我可以叫警察!”

“叫警察?”她反问道。“就这事......八个柑子和孩子以后的人生路……给他个忠告或许更有必要!”

刘坤觉得,妈妈好陌生。你看,她笑得那么自然,那么心平气和,难道她中邪了?

刘明月的脸有些发烧。暗自佩服这女人的镇定和大气,相比之下,自己过于小家子气,这期间,他接到一个电话。沉思片刻,“忠告……忠告!”

刘坤母子离开,“妈妈,谢谢!”

“不要说话,我想安静一会!”电瓶车上,刘坤感到妈妈的身子在抖,他看不见的是,妈妈眼眶里全是泪水。

到家了,妈妈看都没看刘坤一眼,似乎在自言自语:“想想,你干了什么事,你是好孩子吗?吃饭去吧”。妈妈说完,独自进了卧室。

刘坤狼吞虎咽吃着饭。妈妈遇上外星人了?以她火爆性格,自己此时早已是皮开肉绽,狼哭鬼嚎……

刘坤看了看妈妈的卧室,里面传来光线。找来凳子,蹑手蹑脚搭上,爬在门上的窗户上,看见的场景令他大吃一惊:母亲坐在床上,整个魂没有了,与刚才的镇定形成鲜明的对比。握住电话的手不断的在抖动,牙齿深深的陷入嘴唇里。

刘坤感到妈妈一下子苍老了好多,他一动不动趴在窗户上,突然想哭。自父亲坐牢以来,他第一次从灵魂深处,有些内疚自责。

“我没骂他……更没打他……我的心象猫抓一样……他爸爸坐牢,我几乎被压倒,他又这样,我会崩溃的……”

然后是妈妈边点头,边流泪,边听对方讲。

电话另一头,是派出所社区民警周梦遥。

原来,傍晚时分,刘坤的妈妈得知刘坤偷东西,脸都气紫了,河东狮吼般发怒,骑着电瓶车赶赴现场。正巧民警周梦遥下社区,刘朝东向他眨了几下眼睛,紧张的拽了他一把,神秘的轻轻说到:“刘坤,刘坤出事了……”

刘坤叛逆。母亲粗鲁教育与刘坤的逆天尖叫在街上早已不是神秘。

看着刘朝东诡异的表情,说得怪吓人的,周梦遥心里七下八下的,犯着嘀咕。

“刘坤在果林‘偷’柑子,被老板抓住了……”

周梦遥怨恨的看了刘朝东一眼。表达方式犯不着如此诡异,让人心惊肉跳的,何况,这个“偷”字,太刺耳。

周梦遥发动警车,快速追上刘妈妈,一阵现身说法,再一阵耳语,刘妈妈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按照周梦遥远的方法,儿子情绪稳定,保全了他幼小的自尊心,没有背负“小偷”的枷锁,如果那样,会影响他的一生……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将室内室外的母子从各自的想象中拉回现实。刘坤猫样敏捷的窜下,搬开凳子,妈妈擦了擦眼泪,从卧室中出来。

门开了,母子二人大吃一惊:二个警察笑呤呤的站在门口。刘坤怯怯的躲在妈妈身后。

“周,周警官……”

“刘妈妈,是这样的,派出所近日举行‘警营开放日’活动,我们邀请二十余学生代表及学生家长参加……”刘妈妈的泪,又不争气的挂在脸上。“谢谢,谢谢!”

在经意与不经意间,周梦遥与刘坤聊开来……

聊着,聊着,不知什么时候,刘坤已经到了周梦遥身边。“叔叔,我可以戴下您的帽子吗?”

手机镜头前,刘坤的腰,挺得笔直,大檐帽下稚嫩的脸蛋,灿烂的笑。刘妈妈的手不停的擦试眼角,泪滴,真的没有停过……这个冬天,绝对不寒冷!

从刘家出来,风,有些刺骨。

“梦遥,10点钟了,回所?”

“不,到果农家,近日盗窃挺多,收集下意见,找到对策……”

这,仅仅是创建枫桥式派出所的冰山一角。


     责编:非非主义

     编审:南山圆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