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 万龙生 ·柏铭久诗歌茶叙会忆述
详细内容

万龙生 ·柏铭久诗歌茶叙会忆述

时间:2020-10-20     作者:万龙生【原创】   阅读

                                

5天前,即125日下午3时,在重庆解放碑大世界7楼茶室,应邀参加了柏铭久诗歌茶叙会。这是由部分诗友发起,为铭久新著《三峡:时间之书》问世举行的一次民间活动,到会者大约在四、五十人吧,气氛宽松和谐。没有及时作文记之,现在只能作一番忆述了。

铭久作开场白后,即按座位从他左边开始发言。第一个轮到我。幸好行前从杂乱的书橱中找到他10前所赠诗集《叙述中的抵达》,翻阅了一下,加上对他的了解,总算可以“小放厥词”吧。

我先谈铭久其人,从一个东北人落户三峡异乡,竟成三峡的优秀歌者谈起。就是几年前这首赠铭久的十四行诗的意思,当然以诗表达要“漂亮”些,可惜当时没有带去,就补录于下吧:

 

致诗人柏铭久

 

一个硕壮的东北汉子

吮吸大辽河乳汁长大

而命运把这诗的种子

撒播到了神奇的三峡

 

一个高大的东北汉子

在这里萌生诗的幼芽

夔门的烟雨滋润慧心

赋予神韵是巫山云霞

 

一个灵秀的东北汉子

终于孕育出诗的奇葩

壮大了渝州诗人方阵

跋涉的脚步不肯歇下

 

流逝的岁月带走什么

心似红叶,笑萧疏白发 

 

我还联想到已经故去的朋友,同是来自东北,扎根重庆,热爱重庆乡土文化,献身于群众文化工作,成绩卓著的李子硕先生,发了一番感慨。

对目下流行的自由诗,我得承认许多都看不懂,也就往往望而生畏,别说一本诗集,就是一首诗也难以卒读。铭久写的自由诗,我大体上还看得懂,但说不出多少奥妙。只是临时抱佛脚,采取偷巧的办法,对《叙述中的抵达》中的一些作品的片段加以发挥,生发出一些话题。试举几例:

 

 

没有人能接近

那种洁净

单纯与高贵

     ——《瞬间与永恒》

 

诗人,该尽可能接近

那种洁净

单纯与高贵

     ——我的发挥

 

我想,这也是铭久的理想和抱负吧,我们为诗者都应该如此。 

 

 

像表哥的父亲那样孤独地耕耘着

在劳动中保持健康和平和

       ——《风吹过来》

 

真正的诗人都那样孤独地耕耘着

在写作中保持健康与平和

       ——我的发挥

 

谁在谁的心里刮一场持续不断的大风

从松花江到长江

       ——《一本书的最后一页和第一页》

 

是你在我的心里刮一场持续不断的诗风

从松花江到长江

      ——我的回答

 

最后也以一首短诗收场。比较简单,但很真实:

 

你来自松花江

我长在嘉陵江

我愿以最亲切的声音

叫你做——

老乡

 

你只写自由诗

我只写格律诗

我愿以最兄弟的情感

称你做——

同志

 

后来又补写了一首,一并录之于下:

 

 读《麻鹬》《鹰笛》《岩画》

 

与麻鹬对话

从榆树光秃秃的枝条

读出春天返回的信息

 

是声声鹰笛

划裂岩石,一遍遍擦拭

我们灵魂的斑斑锈迹

 

从岩画感受

先人的烦恼、喘息、喜悦

让我们学会深刻、简洁

 

诗人有许多优秀的老师

最大的敌人是自以为是 

 

那天,与会者大都是才得到《三峡:时间之书》赠书,不及拜读,所以发言主要是赞扬铭久为人的真诚,对诗的执着,回忆与他的交往,畅叙友谊。值得一提的是,在座的两位实力诗人波佩(欧阳斌)和指界(徐培鸿)都是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读铭久的诗,如今在这里“平起平坐” ,称兄道弟,真爽!柏铭久一直执著地写三峡,不止在重庆,恐怕在全国也是唯一。


这部《三峡:时间之书》,我初读其集其诗题赠之:

 

大风吹过

时光流过

 

在黛溪濯足

唱巫山情歌

 

(于)神女峰  望霞

(又)见证  巴阳峡日落

 

对话  对面那座大山

月夜,在梅溪河口小坐

 

一条漂满阳光的大河

在山体滑坡的现场  沉没

 

(关于)一个地区的林业志

(问)山岭间的敲鼓者

         

(明天)有这样一条路

(呼啸着)夜行列车。

 

括号内为所加连接词语。会毕,由铭久做东,设宴于奇火锅,以表答谢之意,自是热气腾腾,谈笑风生,大快朵颐。只是我又闹了个笑话,听成了齐齐火锅,到了那里竟不识一人,乃怅然踏上归途。幸而走了一段路,又被波佩电话召回,算是没有留下遗憾。

 

【附记】昨天,居住万州的号称“三峡诗人”东北汉子柏铭久想与我微信通话,我没有听到铃声,后来他就发来了这篇文章,并说明缘由:原来他准备自印一本 小册子《柏铭久其人其诗》,收入历来收集对他的评论和有关随笔,其中此文准备编入。读后大喜,因为忆起那次参加“柏铭久诗歌茶叙会”的愉快经历。此文是会后补写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撩到哪儿去了,柏兄还保存得这样好,使我失而复得,快何如之。

一个巧合令我格外高兴,那首集题诗的结尾可能会成为现实吧:巫山机场已经建好,高铁已经通到万州,能听到夜行列车呼啸的日子就在前头。

           2020·10·18,渝州悠见斋


责编:真 儿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