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校园生活 >> 汪万英·恩师李书同老先生
详细内容

汪万英·恩师李书同老先生

时间:2020-09-02     作者:汪万英【原创】   阅读

李老师.jpg

 

2020年7月27日,恩师李书同在河北省沧州市盐山县渤海双缘安养院临终关怀室,安详辞世,享年100岁。虽然老先生已享百岁高寿,但当我从视频中看到他的女儿庄重地捧起他的骨灰洒向大海,我还是痛彻心扉,泪如泉涌,放声痛哭,通宵未眠。

我一直想去安养院看望老师,却因疾病缠身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未能成行。老师在我的悲痛中绝尘而去,他给我的教诲,却让我受用一生。

1988年秋,以三分之差没能考上理想大学,我怀着郁闷的心情来到涪陵师专(今长江师范学院)政史系。第一堂英语课时,我端坐教室,对高校外语老师进行着种种设想:是漂亮洋气的美女还是英俊潇洒的帅哥?上课铃响了,走进教室的既不是美女也不是帅哥,而是一位清瘦的老人,他个子不高,穿着整洁利索,面容和蔼可亲。他走上讲台,自我介绍叫李书同,这个名字大家印象太深刻了。老师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和标准的英语,字正腔圆,悦耳动听,他也让同学们用英语各自做了自我介绍。那节课大家觉得非常快乐。

后来慢慢了解到,李老师已经68岁,是英语系的日语老师,兼授其他系的公共英语。得知我想转英语系,李老师热情地鼓励我去参加转系考试。临近期末,我顺利通过了英语系的笔试和面试,但本系一再挽留不放,转系受挫。当我把满腹委屈告诉李老师,他却笑着说:“你已通过转系考试,说明英语基础很不错。凡事尽力而为就好,何必非要在乎结果呢?”“凡事尽力而为”成了我之后的学习和生活态度。我决定来期跟李老师学日语,打发课余时间。

春节后,没钱买礼物,我从家里带了一瓶父亲酿制的高粱白酒,提了一块母亲做的腊肉,正式去李老师家里“拜师”。李老师严肃地说:“你这么远带着父母亲手做的礼物来‘拜师’,我很感动。礼品我先替你放着。毕业的时候,如果你学习合格了,我们就喝高粱白酒吃腊肉庆祝。否则,你就自己拿回家去。”从此,周一到周六下午放学后,我就来到李老师家里,上两小时日语课。简洁的书房一尘不染,一块小黑板,一张木桌椅,一支粉笔,一本教材和练习册,从字母、单词到语法、句子、篇章,李老师循序渐进,耐心细致,时而讲文化背景,讲日本的风土人情,时而清歌一曲,枯燥的语言课妙趣横生。

每个星期天上午11点,李老师的女儿就会来到女生宿舍楼叫我:“小汪,老师叫你去做作业呐。”到了他们家,常常能吃到老师亲自动手包的饺子。有时是葱花香菜肉馅,有时是韭菜鲜肉馅,有时是玉米虾肉馅,有时是莲藕包菜肉馅。有时也会烙香喷喷的千层饼。每次还有一锅清炖肋排。后来我才明白,李老师表面是喊我去做作业,实际是看我瘦弱,专门借故给我增加营养。三十多年过去了,李老师和他女儿为我包饺子的场景,总是历历在目,令我潸然泪下。

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能看懂简单的日文杂志、小说,能听懂日语电视节目、电影。李老师把我叫到家里,吩咐他女儿煮了那块腊肉,他亲手打开那瓶高粱白酒,我们举杯庆祝,开怀畅饮。我心里十分高兴,此时,李老师总算正式承认了我这个“学徒”。虽然毕业后所干工作与日语毫无关系,学的日语知识也悉数还给了李老师。

成家后,我和我的先生每年寒暑假,都会抽空带着孩子回母校看望李老师。我跟先生都喊李老师‘老先生’,李老师和他女儿喜欢我的儿子爱看书,叫他‘小先生’。他们热情地逗我的儿子玩耍,陪他看书。

有一年评中级职称,我错失良机,耽误了几年。我跟李老师诉苦,他认真地对我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句话让我很受用,以后任何事情,我都尽力去做好准备。评高级职称前,我担任了市级课题的主研人员,发表了十几篇教学论文,使我在毫无其他加分优势的情况下顺利评上了高级教师。后来我把这句话传给了我的儿子和学生们,他们也受益匪浅。

2003年,我的先生为了维护家人尊严为奸人构陷,身陷囹圄。此时我的儿子尚幼,我的母亲生病,我正值教毕业班。众人侧目,幸灾乐祸者、趁火打劫者、落井下石者,大有人在,亲戚朋友们避而远之。从小接受的传统家教,让我觉得身陷囹圄是件十分丢人的事情。我心里着急,备受煎熬,每日以泪洗面,却无颜告诉亲戚朋友、学校领导,更不敢求助他人。

一天晚上,接到李老师打来的电话。他可能听我说话无精打采、吞吞吐吐,立刻问是不是有事情?我嗫嗫嚅嚅,欲言又止。当李老师听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急切地对我说:“他是你丈夫,你是他妻子,他现在被关起来了,你不救他,谁去救他?!他为了维护家人的尊严而打架,既不是偷又不是抢,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倒觉得他重情重义,有责任有担当,孝悌可嘉,值得钦佩。他这样的人太难得了。你赶快去想法救他吧!”

听了李老师一番教诲,我信心倍增。第二天,我鼓起勇气找校长请了假,走上为先生奔走呼号的艰难征途。所幸公道自在人心,世上好人多,先生的冤情很快被洗雪。

曾经有一年暑假,喜鹊欢叫,阳光正好,李老师一家人和几个同事游玩黄水大风堡后顺路到石柱看我,我的父母和公公非常高兴,盛情款待,公公更是亲自包了韭菜饺子,客人们赞不绝口,李老师说比他自己包的饺子好吃多了,要学一学。

2014年寒假,我们一家人再次回母校看望李老师,此时腊梅正艳,沁人心脾。94岁高龄的李老师拄着拐棍从四楼走下来迎接我们,他高兴得像个孩子。到家后,亲自给我们倒水,还特意给我准备了零食。我们愉快地交谈,他问我们的工作、生活和儿子的学习情况,也聊电视剧、节目主持人。后来,他指着书架上的一摞《资本论》和《毛泽东选集》,说他这段时间正在读这些书,马克思和毛泽东太高明、太伟大了,这两大著作值得好好研读。

这天,也在这所学校读书的我的学生小向,得知我来看望老师的消息也来看望。恰好遇到李老师的同事七十多岁的徐老师也前来探望,师生三代纷纷回忆过往,笑谈师院的变化发展,高兴地合影留念。徐女士伸出大拇指笑着说,李老师真的是高风亮节呀!他评职称,自己从未申请过,都是同事们评完了,大家帮他申请的;他每年还给学校图书馆捐赠2000元的图书。

2015年暑假,李老师一家在涪陵大木花谷避暑,我和先生特意带着上大学的儿子去看望老师。大木花谷花海艳艳,云雾缭绕,美若仙境。李老师身体状况已不如从前,但很仔细询问我儿子所学的是什么专业,学习情况如何。得知我儿子学习空间物理,且已经跟随老师做科研,他非常欢喜,饶有兴致地跟我儿子聊天文地理,鼓励他要有远见,要踏实打好基础。

2016年暑假,我邀请李老师一家到我们家乡附近的避暑胜地鱼池镇避暑,李老师和他女儿及几个同事应邀而至。十里荷塘,留下了我们的欢声笑语,留下了李老师灿烂的笑容;千野草场,树荫下,草地上,观光车里,吊床上,留下了李老师童真般的笑容。这一次,老师虽然还记得我,但明显感觉老师老了,像小孩子一样显得对家人很依赖。

2018年6月,李老师身体大不如从前。他女儿陪他住进了河北沧州一安养院。他女儿讲,老人家记忆衰退,但仍然能看书,还能朗读,高兴了还会唱起早年喜欢的歌,幸福快乐度地过了最后的时光。

2020年7月后李老师饮食渐渐减少,临终前五六天几乎不再饮食,人非常消瘦,但意识很清醒,他的学生赵志千里之外赶来看他,跟他说话,唱他当年喜欢唱的李叔同的《送别》,他欢喜点头。

李老师所住的是一所佛教安养院,每个临终者都会有安老志工给做佛教有关西方极乐世界的开示,老师火化后,他女儿说从老人骨灰中,挑出了许多金色舍利花和上千颗舍利子,并给我发来了舍利花、舍利子和一小块头骨的照片。头骨上有字母“longlive”,字母线条凹进去,边缘毛糙感很明显,就像有人在刚抹上水泥的地方,随手拿个树枝写上去的那样,是一种类似草书的写法,而不是骨头裂纹。

李老师女儿说老人晚年浏览过佛教方面的书籍,他认为佛经哲学非常高深,非常了不起,但他不信有六道轮回,不信佛。他说从中学时代就形成了科学与民主的观念,是唯物主义者,人死如灯灭,什么也没有,他不信仰任何宗教。他火化头骨上现字母“longlive”(即无量寿之意),大家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恍惚中,李老师唱着他最喜欢唱的李叔同的《送别》:“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问君此去几时来,来时莫徘徊。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惟有别离多。”缓缓离我远去……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