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王永梅《诱惑和伤害》
详细内容

王永梅《诱惑和伤害》

时间:2020-08-02     作者:王永梅【原创】   阅读

这是这个城市最为豪华的酒店,金碧辉煌的酒店前停满了豪华的小轿车,来往的宾客笑容满面,讨论着这对新人的爱情经过了长达十二年的跋涉,终于修成了正果,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三十多岁的新郎林默轩一身西装,显得帅气英挺;但是在独自转身的瞬间眼神中总是透着几分不合时宜的犀利。新娘娴秋穿着洁白的拖地婚纱,虽然三十出头的人了,但仍然容光焕发,染成了葡萄紫的头发挽成高高的发髻,发髻上还别着两朵鲜艳的玫瑰,一双大大的眼睛里洋溢着满满的幸福,她站在新郎的旁边,手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和新郎一起接送着来往的宾客。在他们的身边,一个穿着一身新衣但是却无精打采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正在打着哈欠,从长相上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个小男孩就是这个新娘的儿子曾子墨。这真是一场盛大的婚礼,近五十张大圆桌上坐满了人,他们都为林默轩感到高兴,因为他家快三十年没有办喜事,林默轩的婚事一直是亲朋好友们心里的一个结,听说林默轩结婚,亲朋好友们欢欣不已,没有不纷纷赶来道贺的。场面如此热闹非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主持婚礼的司仪站在台上,清了清嗓子,所有宾客顿时安静下来,司仪问:“请问我们的新郎,你愿意面对在座的贵宾们说出你对新娘的爱吗?”林默轩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两道眼神显得更加的犀利,也许是因为激动吧,他的表情扭曲。:“亲朋好友们,感谢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但是我要告诉大家,今天也是我离婚的日子。”场下马上一阵喧哗,大家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林默轩接着说:“我可以毫不避讳地告诉大家,我承认我爱过她,很爱很爱,但是后来我我坚持不懈地又追求她十年,只为了让她知道,被抛弃被羞辱的滋味是什么?”林默轩一脸的严肃让大家觉得这不是玩笑,娴秋惊恐地看着林默轩的脸,听着这些话,不由得紧走几步,上前拉着林默轩的手,眉毛都快皱在一起了:“林默轩,你别跟我开这种玩笑了好吗?”林默轩一脸嫌弃地甩开她的手,恶狠狠地说:“你以为这是开玩笑吗?”宾客再次喧哗……娴秋两眼一黑,晕倒在台上,看见娴秋晕倒了,子墨跑到娴秋身边,哇哇地哭了起来。宾客们都乱了套,几个和娴秋关系好的,抢到娴秋跟前,掐人中的掐人中,拍背的拍背,好一顿手忙脚乱。林默轩父母,指着林默轩,愤怒得说不出话来,而林默轩却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

林默轩的老同学柳逸尘,一脸的凝重带着深深的惋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最长不过执念,最短莫过于善变。“

一些不知就里的宾客,纷纷问道:“好好的酒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其中便有知情的人,把他们的故事一一说了出来。

青春年少的林默轩和娴秋同时考进了省城的一所名牌大学,而且分在同一个班,林默轩爱上了和他同一个班的娴秋,可是娴秋却不喜欢他。每次相遇,娴秋都是冷冷的表情从林默轩的火辣辣的眼神中飘过,连正眼都不会看林默轩一眼。每每此时,林默轩就会变得很失落很失落。林默轩总是守在娴秋的寝室楼前,只为了和娴秋打上一个照面;有时守在娴秋必经的路上,只为了能远远地看上娴秋一眼。冬天到了,他总是把自己的热水袋偷偷地放进娴秋的课桌,娴秋总是毫不领情地把它放到老师的讲桌上,下了晚自习,他总是离娴秋远远的,目送娴秋回到寝室自己才回去。面对娴秋的这种态度,同学们都说他爱娴秋到了痴迷的地步该醒醒了,可是林默轩乐此不彼,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于是,这个原本风景迷人的校园,又多添了一幅风景,如果你看到一个男孩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痴痴地看着另一个女孩,这就是林默轩,而那个女孩,她就是娴秋。

有一次,林默轩在花店看到三枝法国进口的黑玫瑰,美丽的花瓣上闪着魅惑的光泽。林默轩爱极了,花了大价钱从花店老板娘的手里买下了这枝花,把它带回寝室后自己亲自动手包装,在包装这三枝时候,他仿佛看见娴秋拿着这花看着他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手指被尖利的刺扎破了都不知道。

然后在下午上课前,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娴秋的课桌里,然后满怀欣喜地等待着娴秋发现这枝他花了大价钱买来的玫瑰,期待着娴秋会为他的这朵花而朝他笑一下。怀揣着忐忑,终于看见娴秋和几个同学有说有笑地走进了教室,迈着轻盈的脚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在一转身之间,长长的头发在她后背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林默轩最爱她这优美的转身了,他用手托着下巴,看得呆了,他深信,他用行动表达的真情,一定能够打动娴秋的,他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娴秋把手伸进了课桌,准备拿出课本上课,感觉到了异样,她好奇地取出了那三枝黑玫瑰,脸上的表情在刹那间凝固了,她周围的同学都不由得尖叫起来,“哇,好漂亮啊!”女同学们投来了羡慕的眼光,男同学则对着林默轩嚷嚷:“林默轩,林默轩,你真行!”其中一个声音又尖又细的女同学尖声说道:“哇!三枝玫瑰呀!你们知道三枝玫瑰代表什么吗?”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这个同学提高了音量大声地喊道:“代表的是我爱你!”同学们又是一阵喧哗,口哨声,哄笑声,教室里好不热闹。林默轩嘴角带着一抹微笑,把头垂得低低的。娴秋原本凝固在脸上的笑意转化为一脸的嫌弃,冷着脸,扭着眉毛,鼻腔里哼了一声,冷冷地看了一眼林默轩,走到教室后角的垃圾桶旁,把那三枝黑玫瑰一瓣一瓣地扯碎了扔进垃圾桶里。教室里的气氛顿时变得混乱起来,有的惋惜地说那么漂亮的玫瑰撕了多可惜啊?有的幸灾乐祸地说赖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有的替林默轩感到不平,这样做太不值得了……全班五十多个同学,就有着50多种表情……和林默轩比较要好的柳逸尘拍了拍他的后背,嘴里不平的嘟囔着:“天底下的女人都死光了吗?你这样做贱你自己!” 林默轩脸上没有了期待的神色,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额头上还涔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眼睫低垂着,看不出他的心里在想什么。他的双手在使劲地绞着自己的衣角。

大家都以为,这一次,林默轩应该死了心,不会再招惹娴秋了。日子如水一般划过,大学的校园,最不缺的就是八卦,大家对“三枝黑玫瑰”的关注度还没有降温,女生寝室旁边开得正艳的花朵还没有谢去,又有知情的同学说不到一个星期林默轩又像以前一样默默地关注娴秋,关心着娴秋了。有的女同学只要提起林默轩,一脸的花痴状:“这才是真正的男子汉,百折不挠,体现真心,经得起考验。”还有几个女孩子主动写了情书给林默轩,尤其是隔壁班白芷的情书,言辞之恳切,无不让同一寝室的哥们为之感动。也有女同学郁闷,为什么自己就遇不到像林默轩这样的男孩。也有男同学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要在校园找,林默轩丢尽了男子汉的脸面。不管别人怎么说,林默轩还是我行我素,对待娴秋一如既往——没有语言,只有行动;时间长了,娴秋虽然面对林默轩照样没有好脸色,但是也就习惯了,面对林默轩所赠送的礼物,她已经扔到手软了,后来干脆收下那些礼物,把它分给周围的同学。同学们也不再关注他们,林默轩关注关心娴秋的方法,早餐时林默轩会在哪里静静地等着看娴秋一眼,午餐时林默轩会坐在哪一个离娴秋不近不远的位置,晚自习会尾随到哪里,那些熟悉的镜头同学们已经熟烂于心。

就在大家都觉得他们的故事会按照老掉牙的情节发展而不再关注的时候,他们的故事又成了校园里的焦点。原来,娴秋接受了隔壁曾翰煦的追求,两人出双入对……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一次,林默轩应该会放弃娴秋了,因为曾翰煦不仅人长得帅,而且属于官二代,曾翰煦的爸爸是这个城市的市委书记,林默轩的父母都只不过是工薪阶层。曾翰煦这么好的条件,林默轩拿什么去跟曾翰煦拼呢?可是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林默轩没有半点退缩的意思,依然故我,他总是徘徊在离娴秋和曾翰煦约会时不远不近的地方,吃饭的地方……旁若无人地当起了最大的灯泡。娴秋找林默轩谈过,要求他不要影响她的生活,林默轩只是反问:“我影响你了吗?”一句话堵回娴秋想好的所有台词,让娴秋郁闷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曾翰煦也找林默轩谈,曾翰煦还没有开口,林默轩就说:“我不会放弃娴秋的,我会用一辈子来等待她,你随意!”说完,冷冷地走开了。就这样,校园里常常出现了 “三人行”的独特风景线格外的抢人眼球。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大学四年就在他们这样结束了。毕业后,娴秋何曾翰煦在曾翰煦爸爸的安排下,进了本市最好的一家医院当起了医生。林默轩因为学习成绩优秀,也被分到了这家医院,工作之余,难免照常上演“三人行”的风景。一天,娴秋在走廊里拦住了林默轩并告诉他自己就要和曾翰煦结婚了,希望林默轩放下她,她也希望林默轩能够找到更好的姑娘,还有白芷,其实一直……娴秋话还没有说完,林默轩冷冷地说:“我的事,不用你来操心!”说完转身走了。娴秋看着林默轩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地堵得慌。

市委书记的儿子结婚,场面自然是非常的壮观。官场上、商场中、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宴席摆了四天,来往的车辆堵断了好几条街。大家都称赞新郎帅气,新娘漂亮,的确,身着礼服的他们站在那里,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林默轩也来贺喜了,这出乎曾翰煦和娴秋的意料之外,更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只见林默轩走到娴秋跟前,从衣兜里掏出自己贺礼递上——大家都惊呆了,那是三枝玫瑰花的枝,干枯的玫瑰枝上顶着低垂的花托,没有一片花瓣,像极了垂头丧气的脑袋,但是却包装得非常的精美,娴秋认出来了,那是三年前林默轩送给自己的玫瑰花的花枝,包装还是记忆里的包装,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林默轩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捡回这花枝并精心保存到现在的。娴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一时间愣在那里。曾翰煦勉强笑了笑,用手肘碰了碰娴秋,娴秋僵硬地伸出手,接过了林默轩递上来的玫瑰花的花枝,林默轩笑了笑,说:“无论天涯海角,此生此世我都不会放弃你的!”说完,转身走了。他一转身,曾翰煦就拖过娴秋手里干枯的玫瑰花枝,一把扔进了垃圾桶。

婚后的娴秋,日子过得很幸福;而林默轩,一直单身,对娴秋也一直如故,对在自己身边来来去去的女子看也不看一眼。娴秋和曾翰煦也习惯了他的存在。就像林默轩说的:“别人的事,和我无关,我的事,不需要别人操心。”一年后,娴秋和曾翰煦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林默轩却为了逃开父母的逼婚,搬进了医院的宿舍楼。

娴秋和曾翰煦结婚后的第四年,曾翰煦的爸爸因为牵涉到多桩行贿受贿案,渎职案,买官卖官案被双规,被逮捕了。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昔日里都来讨好巴结的人现在都躲着曾翰煦远远的,唯恐牵扯上一丝半缕的关系……曾翰煦也被医院的院长找了一个借口开除了。林默轩却成了业务上的尖子,成了他们那个科室的主任。曾翰煦面对如此的变故,脾气一天比一天糟糕,常常面对娴秋和儿子子墨莫名其妙地发脾气。他一天比一天沉沦,酗酒,酒醉后就砸家里的东西,娴秋劝他安慰他,他就打娴秋,常常一边打一边骂娴秋当初是因为他的家庭背景才嫁给他的,娴秋身上被弄得紫一块青一块的,她常常忍着痛流着泪默默地收拾那一地的狼藉,每每此时,可怜的子墨,常常吓得躲在门缝里或者床底下不敢出来。有一天夜里,娴秋下晚班后回家,才到居住小区门口,就看到曾翰煦在那家小酒馆里喝酒,他一边喝一边哭,店主怎么劝他离开他都不走。娴秋忍住眼泪,走上前去,撤了一张餐巾纸给他把嘴角擦干净,又把他的衣服整理整理,把曾翰煦连拖带拉地搀扶着走出了小酒馆。刚出小酒馆,娴秋就在他耳朵边低低地说:“曾翰煦,我求求你,别这样好不好?“曾翰煦脾气又上来了,他一把推开娴秋,骂道:“我就喜欢这样子,你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看不起我,是不是?看不起的话你去找林默轩啊!找那个爱你的林默轩啊!找那个能够给你荣华富贵衣食无忧的林默轩啊!”话没有骂完,就一把把娴秋推去老远,他趔趔趄趄地走过去,举起手,就要给娴秋一耳光,可是还没有打下去,就被随后赶来的林默轩一拳打倒在地,摔了个狗吃屎。林默轩拉起娴秋。娴秋赶紧去扶曾翰煦,还帮他擦去嘴角的血。曾翰煦甩开娴秋,然后指着林默轩:“是的,我知道你们有一腿的,对吧!林默轩,我教训我老婆,关你什么事?” 林默轩撸了撸衣袖,娴秋挡在了曾翰煦的面前,说:“林默轩,算了吧!他不是这样的,家里出了变故,他承受不了,他这只是喝多了。再说这是我的家事,你走吧!” 林默轩瞥了一眼娴秋,走了……

娴秋无法让曾翰煦振作起来,曾翰煦找不到工作,无事可做天天酗酒,天天吵着要离婚,娴秋默默地忍受着,她希望,有一天曾翰煦能够振作起来。可是有一天娴秋下班后回到家,在打开卧室门的那一瞬间惊呆了,曾翰煦正和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床上翻云覆雨哼哼唧唧……所有的血液全部涌进来娴秋的大脑,娴秋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家,怎样来到幼儿园接到子墨的。在这个城市,娴秋没有一个亲人,无家可归的娴秋领着子墨来到了医院的办公室。夜深了,看着在长椅上睡着的子墨,泪水迷蒙了娴秋的眼睛。咚咚的敲门声逼着娴秋擦干了眼泪,可是在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她呆住了,门外站着的是林默轩。林默轩走到子墨身边,轻轻地把他抱到了怀里,说:“不要委屈了孩子!”原本娴秋低低的哭泣变成了嚎啕大哭。

图片娴秋和曾翰煦终于办理了离婚手续,在民政大厅里,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时候,曾翰煦的眼泪滴落在了协议书上。在林默轩的帮助下,娴秋在医院附近租了一间房子,供自己和子墨住,林默轩比以前更贴心地照顾着娴秋,开车送子墨上幼儿园,接子墨回家,不知道的人一看,都以为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一天傍晚,在娴秋那间小小的出租屋里,小小的子墨拉着林默轩的手,舍不得放他走,林默轩哄了半天,子墨才放开了他的手。娴秋站起身来送林默轩到门口,娴秋刚准备开口说再见,林默轩猛地转身。紧紧地拥抱着娴秋,深深的吻让娴秋快要透不过气来。半晌,林默轩停下来,捧着娴秋的脸说:“今生你注定了只能做我林默轩的女人才会幸福——嫁给我,好吗?”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娴秋的泪水流了出来,她用力地点了点头。林默轩紧紧地搂住她,她把头停靠在林默轩的胸口,泪水湿透了林默轩胸前的衣服,林默轩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他们彼此之间仿佛永远也舍不得放手。

他们一同有说有笑地张罗着婚礼,幸福地出双入对……只是林默轩独自一人时,神情总是时而微笑,时而忧虑,时而露出一丝狠意,偶尔他会焦躁不安地在屋子里踱来踱去。但是当他面对着娴秋的时候,他马上就是一脸很幸福很满足的样子,娴秋在和林默轩确定婚事后,想到自己曾经把林默轩送的礼物扔进垃圾桶、撕碎林默轩大价钱买来送给他的玫瑰,为了让林默轩死心而当做林默轩的面亲吻曾翰煦……偶尔会有一丝内疚夹杂着不踏实不安全的感觉萦绕心间,但是一想到林默轩对她这么多年来苦苦的追求,娴秋就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婚礼如期举行,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子的。大家可能都猜到了开始,却无论如何也猜不透会是这样的结局。

几天后,娴秋带着子墨从这个城市消失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多年后,这个城市有人到西藏旅游,回来后说娴秋在西藏一个偏僻的村子里开了一家私人诊所。

从那场只有开始没有结尾的婚礼之后,林默轩的性格变得更加的孤僻,工作之外,很少开口说话,除了柳逸尘,极少和人来往。有一次酒后,柳逸尘逼问他:“你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娴秋?”他沮丧地掩面长叹,悲愤不已地垂下了头,说:“你还记得那一次我送她的三枝玫瑰吗?”柳逸尘点了点头,林默轩接着说:“那次,她撕碎的不是花,而是我的心,一颗爱她爱到极致的心。她可以拒绝我,但是不应该那样决绝……我对她的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一定要让她知道,那是怎样的滋味!”

柳逸尘问:“那以后的日子,你准备怎么办?”

林默轩说:“以后,还有以后吗?你觉得我还会爱其他的女人吗?这一生,除了她,我谁也爱不起来,但是我恨她,恨她伤害我那么深,这一世,我注定孤独终老。”

柳逸尘还能说什么呢?爱情本身是人世间极为美好的情感,长不过执念,短不过善变。就算是再美好的情感,一旦变了初衷,偏离了最初的轨道,就成了一把双刃剑,害了别人,也伤了自己。

“也许情爱,是这个世上最凛冽的蛊毒,可以让人凭生欢喜,也能让人迷了心智,伤人入骨,也许情到深处爱淬毒……”



image.png


作者简介

王永梅,80后,贵州省作协会员。从1997年至今,已有作品600余篇在《十月》《散文诗》《贵州日报》《家庭指南报》等刊物发表。出版有散文诗集《时光的走向》。



编辑识别(雯瑾).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