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廖学明《上级文件的威力》
详细内容

廖学明《上级文件的威力》

时间:2020-08-02     作者:廖学明【原创】   阅读

春光明媚的四月,万物欣欣向荣。镇农业机械管理站的站长杨自立和廖志高老会计,把干事刘清向区农机水利局推举成了新任兰葛镇农业机械管理站站长。这是根据国家有关文件的精神,干部要年轻化、革命化、知识化、专业化的要求而行事的。刘清真是胎运好、时来运转、好事遇得到,要是说符合文件的具体标准也只是有一条,其年龄正好是30有7。老站长和老会计都是50多岁的人了,也是别无选择,因为本站只有他们3个人。不到一个月时间,刘清就接到上任的上级文件。那天,正好是星期一。天下着??飨赣辏谡蚺┮祷倒芾碚景旃依铮跚遄诎旃狼埃冒肷皇斓墓镒扒蛔魇频南蛘诳幢ㄖ降睦涎詈屠狭涡辽霞段募--对他的任命文书。

刘清自从当上了农机管理站站长之后,认为自己很有能力,才学不浅,又年轻有为,因而沾沾自喜。有时候还阳奉阴违的指责老杨和老廖,无中生有的制造矛盾,搞得二位老同志心里直打咕噜,有时也唉声叹气的后悔不已。他们知道,刘清不学无术,只是会察言观色拍马屁罢了。刘清还经常洋洋得意,踌躇满志的进出高档洒店和歌厅。真是,小人得志牛屁哄哄,不知天高地厚。

随着机构改革的深入,根据区攻府编制办公室的计划,兰葛镇农机管理站的编制人员定编3名,可是就在刘清上任站长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区人事局就为他分配来两名大学生,其姓名叫朱汪洋和吴奇。他们分别是兰葛镇朱华林镇长的儿子和丁文平副镇长的女婿。在时下,要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是不易的,更何况找份安稳的在机关部门里工作就更难了。作为镇长家的亲人就与平头老百姓有所不同了,他们可以用手中的一丁点权力,干方百计的苦心钻营,找关系跑路子,随便弄个编制的计划名额,就轻而易举的把工作搞定了。

一天,丁副镇长打电话给刘清,说是商量重要事情。刘清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边点头,一边哈腰的回答着,一副毕躬毕敬的模样显得淋漓尽致。夜己很深了,月已西沉。丁副镇长的家里却灯光通明,在客厅里朱镇长、丁副镇长、刘清,正围着酒席在窃窃私语,推心置腹的密谋了一个所谓的“上级文件”,用以蒙骗下属人员,巧设机关的实现私人欲望。

三个月过后的某一天上午,刘清在镇农机管理站办公室里向老杨站长和老廖会计,面带微笑的宣读上级文件。此文件,就是刘清与镇长们密谋的所谓上级文件。文件的中心内容,就是要老站长和老会计早点退休。其目的是明摆着的,就是早点走人好让位。两位老人听了刘站长的宣言,他们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可是“上级文件”上的鲜红大印,干真万确。两位老同志,抬头看见刘站长反复讥笑的神色,真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最后,老会计、老站长,壮着胆子终于走进了兰葛镇镇长的办公室,找到了分管农机部门的丁副镇长论理,得到的答复:“仍然是根据上级文件的有关精神,你们该提前退休了,上级的指令谁也不能违抗。”

在万般无奈之下,老会计和老站长在丁副镇长的监督下,办理了退休的相关手续。不久,两位所谓分配来的大学生,朱汪洋和吴奇就顺理成章的进入兰葛镇农业机械管理站的大门。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刘站长心情特别的愉快,边走边唱着歌:“小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在岸上走, 你的情呀,我的爱…… ”。刘清面带微笑,心里暗下的自言自语,又为上级领导解决了一个难题,他心满意足了。可是刘清并不知道,这是一个连环的计谋,他万万没有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原来,这是市人事局马局长给朱、丁二位镇长出的主意。有一天,朱、丁二位镇长到市政府开会,就利用一点空闲时间,敲开了马局长办公室的房门。在马局长办公室里,二位镇长经过马局长的点拨后,才认准目标的。要二位镇长把自己的娃儿,安排在兰葛镇农业机械管理站工作,因为只有这个部门才好进人,其他部门己是人满为患了。

最后,马局长向二位镇长说出了心里话:“我有一个亲戚大学也快毕业了,苦于工作也是不好安排, 也准备把他安排在兰葛镇农业机械管理站工作。另外,据我的上级负责人透风说,农机部门有可能被合并到水利部门,合并后区县级称为水务局。由此,希望二位镇长大力支持。这个部门国家会出台有关政策给予关照,因为农业要实现机械化就离不开农机部门的推广和实施。”

“好,很好。马局长、朱镇长、还有我自己,借这个机会都把自己的相关人员安排好。以防备国家的政策,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变化。”丁副镇长似笑非笑的说。

这一暗箱掠作,被上级领导们共同定下的阴谋,只有天知地知。其实,上级文件的真实内幕,刘清是万万不知道的。他也万万想不到的事情,即将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际关糸错综复杂,犹如大浪淘沙,谁又能左右了呢?!一年的时间很快就晃过去了,刘清像往常一样的打发着日子,只是没有踌躇满志的感觉了。在他身边的二位大学生(朱汪洋和吴奇),把工作做得一帆风顺。刘清自从老会计和老站长走后,感觉有一种失落的情绪。原因是,他说话和做事都不敢像以前二位老同志在岗时,那样大势和放纵了。更何况现在的下属,都是有文化的知知分子了。对于刘站长来说,在他的心里,这二位大学生对自己横竖都有点或多或少的直接影响,以及他的职位都是有一定直接威胁。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就到了10月12日。那天,天气阴沉,还下着淡淡的白雾。大约上午10点半钟,刘清忽然接到朱镇长的电话,他匆匆忙忙的赶到镇政府办公室。丁副镇长已为他沏好了茶,手指着沙发示意刘清坐下。刘清落坐后,丁副镇长又给他递上一支玉溪香烟,含蓄地笑看给你把香烟点燃。一言未发的刘清看着副镇长的举动,感觉到气氛有些异常,好像发生了什么重要事情似的。以前,刘清每次来镇政府办公室给镇长副镇长汇报工作,都是他给镇长副镇长、以及在场的其他官员们,敬烟点火。今天,怎么会有些反常呢?他在心里自言自语:“莫非副镇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有求于我呀?他发自内心里有些兴奋,两眼放光的直视副镇长,脸上也露出满意的微笑。”

丁副镇长脸上依然的微笑了一下,他然后走近刘清的身边,面对面的用右手拍了一下刘清的左臂,语重心长地说:“这一次,上级又给农机管理站分配来一位大学生,文件己经发下来了。这位女大学生,名叫袁小雪。她不是別人,她正是市人事局,马局长的亲戚。”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大学生吗,更应该接收。”刘清微笑的点着头说。

“袁小雪,明天就来报到上班。你就在单位的办公室里,把小雪的办公室用品准备好。拜托了,刘站长。”丁副镇长不冷不热的说。

“知道了,丁镇长。”刘清有些不自在的回答。

丁副镇长完全是心知肚明,刘清被蒙在鼓里。丁副镇长猛吸了两口香烟,微笑着继续对刘清说:“我现在告诉你一个消息,好让你有思想准备。根据上级文件的有关精神,你有可能要提前离岗了。本来镇政府想把你留住的,可是有上级文件的条条款款,明摆着的有谁敢去违规呢?我和朱镇长也是爱莫能助,无能为力。由于,国家机构改革的需要,残酷的竞争机制,容不得你我的私人感情了。”

丁副镇长把话说完,长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他退后两步落坐在沙发上,看着刘清的举动。刘清听完后,一言未发。他有点蔑视的看了看丁副镇长一眼,只是把手中的烟头狠狠地咂在地上。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正想开口理论,还没有等他的嘴唇发出声音。

丁副镇长又劝说道:“根据上级文件的精神和有关规定,你既不是国家正式干部,也不是国家公务员。你一无大学文凭,二又无技术职称。我们镇政府就是想留下你,也是比登天还难哪…… ”。

刘清听着听着,己感觉头皮有些发账了,脸上有些发红了,心里犹如掉进冰水中。他呆呆地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仿佛双眼皮里好像闪着泪花。在此情此景下,丁副镇长把一纸文件的文本递给刘清,他木讷地接过丁副镇长手中的文件。然后,他仔细的把文件看了一遍,在文件的末尾处,还有区政府和人事局的鲜红大印。

刘清高声的大骂了一句:“狗日的,狗日的,上级文件?!”

随后, 刘清漫步的走出了镇长办公室,走出兰葛镇政府办公楼的大门。刘清口里念念有词,一边走,一边回过头来,看一看镇政府的大门。

刘清心里在想,“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难道,自己就要,提起裤子爬了吗?我不可能,轻易的就走。”

其实,真要将刘清一下子搬走,还得费点力气和精神。因为他也是上级文件,任命的招聘干部。他若赖着不走,分配来的大学生就无法交接工作,那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把事情闹翻了,真相大白于天下,结局就不言而喻了。

可是,一周后。刘清高高兴兴地办理了离岗的有关文书,并顺利的与袁小雪很快进行了工作交接。

世人猜想,刘清一定得到了什么好处或者很优厚的报酬。要不然,刘清是不会这样顺利的走。这其中的奥妙,有谁知道呢?!

不过,刘清走哪天留下一句,耐人寻味和深思的话。

“我先走一步,我在前面等你们!”

刘清说完后,他微笑着走出农机管理站的大门,走在大街上很快消失在人流中……


mmexport1596364456322.jpg

作者简介

廖学明,男,大学文化,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自由写稿人,在国内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100多万字,出版文集《多梦的季节》《故乡的吻》《心灵的浪花》《开放吧友谊的鲜花》。


编辑识别(雯瑾).jp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