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辛茜《荒野上的青稞》
详细内容

辛茜《荒野上的青稞》

时间:2020-07-29     作者:辛茜【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辛茜  WC.png

作家简介:辛茜,作家、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2000年开始在全国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多篇作品被收入中国散文、报告文学年度选本。散文《春天的青海湖》《城市书店》收入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材《语文主题学习》。出版作品散文集《眼睛里的蓝》《茜草为红》《一望成雪》《高原野花》,长篇报告文学《永远的尕布龙》、报告文学集《苍莽高地》。曾二次荣获青海省政府颁发的文学创作奖、第二届冰心散文奖、首届中国“丝路散文奖”、“人民文学”近作短评金奖、《北京文学》优秀报告文学奖、安徽文学奖、首届“黄河口文学奖”等。



          荒野上的青稞


我站在望不到头的田野上遥望,黄昏中的蓄集乡辽阔优美。夕阳的光辉没入远方雪山,透出的灿烂让人沉醉。

这里原本是一片连牛羊都嫌弃的荒野,偶有凋残的野花,失去水分的芨芨草,现在有幸被努力扩大青稞种植规模的青海大?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租用,拓展青稞产业,保证青稞原粮的品质,培育不同适应性青稞优良品种,但由于没有完全掌握这块盐碱地的脾性,缺乏种植经验,去年竟颗粒无收。

工程师张卫感到惶惑不安,尽管他不是种地出生,但是作为公司的工程师,他感到自己是有责任的。于是主动请命,来到田间地头。他不相信,这么一大块地会种不出青稞。不相信的还有王啟邦,海西州远近闻名的种地能手,公司特意把他请来做技术顾问。三十年前,四兄弟分家,本来就不富裕的土地愈发少得可怜,他带着刚过门的媳妇,开着一辆手扶拖拉机,从湟中县拦隆口开到了乌兰县赛什克农场,种下了第一亩油菜地,后来发展到八千亩。在荒芜人烟的地方,他种活过油菜、青稞、藜麦、大豆。他也不相信,这么大一块地会种不出青稞,他更想尝试一下挑战两万亩盐碱地的滋味。


T3RYWKF$}EIS4M)[BRF[I94.png


傍晚的钟声响起,散落在地里的农民渐渐聚集。他们提高嗓门,他们互相招呼,像田野上空归心似箭的百灵。许多陌生的面孔出现了,那是一群真正的,与土地过命的农民,粗苯的棉袄,满身的尘土,见到我时,立即变得面无表情,保持沉默,或者咧开嘴暗笑。他们非常不情愿地允许我进入他们居住的帐篷,床铺一个紧挨着一个,床板下垫着结结实实的塑料袋子,里面装着满满的有机肥。他们一言不发,好像里面的简陋、混乱和不堪让他们羞愧。他们只埋头喝水,享受着劳作一天后的松弛与宁静,却不知,羞愧的应该是我,吃粮长大,不知种粮辛苦的城里人。

青稞是曾经生活在青藏高原的农牧民赖以生存的主要食粮,也是唯一能在海拔4500米以上的高寒地带正常成熟的谷类作物。青稞药食同源之特性在《本草纲目》中早有记载,藏药经典中更被视若珍宝。但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并不在意这些,那些让衣食无忧的人时时关注的有助于健康长寿的维生素、葡聚糖、黄酮、母育酚、膳食纤维。在牧人心目中,青稞就是青稞,是他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象征着大地的忠诚与纯净。平常的日子里,是混合着植物芳香、牛奶精华的精美食品糌粑,招待客人的点心;艰难的岁月里,是青海人餐桌上的主要食物,填饱过青海人的肚子,救过青海人的命。

4月里,蔚蓝的天空玻璃般透明,开阔的原野异常平净,平静得让人容易产生错觉。青稞本是一种喜凉作物,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谷地、湖盆,虽耐阴、抗盐碱,但生长初期同样需大量浇水,特别是对于这片身处柴达木盆地,没经过冬灌,缺乏营养的两万亩盐碱地,春灌显得尤为重要,不但要浇透、浇深,以便改善土质,还要控制好水量,不能太潮,也不能太干。

可是,正当他们种下青稞准备大规模浇水时才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看似平坦的2万亩地,实则北高南低、凹凸不平。无论怎样抵御,也不能使来自巴音河的水,顺顺当当地流进地里。更严重的是,天气一热,雪水融化,之前没经过夯实的水渠瞬间被毁,雪水漫漶。低处被淹,高处焦渴难耐、气息奄奄。这是张卫和王啟邦万万没有想到的。他们有些后悔,有些沮丧,有些无奈。但是大话已经说出去了,男人总是要脸面的。跟随王啟邦种地多年,指望着他过生活的农民兄弟们又都眼巴巴地望着他,他们只能把苦水咽进肚里,天一亮就起床,和农民一起打塄坎、拦水、引水、浇水、施肥。吃在地里,住在地里,夜里想起什么,一咕噜坐起来商量各种办法。天色微沉,四面透风的帐篷薄如纸翼。从清明过后到现在,他和工程师张卫就没离开过这里,没去过距离蓄集乡40公里的德令哈,更没有回过西宁的家。

5月里,细雨悄然而至,偏僻的山沟里,紧挨着草原的地方,满眼是随地势起伏的幼苗,绿得发亮。印象中,种青稞的面积一般不大,出苗后的模样和大麦差不多。长大后,青稞叶的颜色较重、较深。仔细看时,边沿有纤细的小刺。不仅如此,青稞和大麦做成的食品一黑一白,反差很大,且远不及白面润滑可口。可是,随着生活水平、科学技术的提高,人们已解决了它略显粗糙的口感,又开始渐渐衷情于青稞黑色的魅力,感受着那与高原报春、龙胆、杜鹃、绿绒蒿相媲美,与雪山、草原、湖泊,血肉般交融,赋予人类强大生命力的天地之恩赐。

脸色黑红,被风吹皱了皮肤的张卫和王啟邦站在田埂上,眯着眼凝视田野,似乎已经完全忘却了昨日凄风寒雨中的劳累和惆怅。经过3个月苦战,两万亩盐碱地与覆雪的山峦紧紧相接,迷人的青稞苗破土而出,那粗狂的、质朴的,毫不知情的荒野,因为毛茸茸的嫩绿变得柔软多情,因为人的情感变成了充满希望的田野。

下了一天苦的农民开始吃晚饭。松软的白面馒头、花卷,就着洋芋葱花相伴的寸寸汤面。然后,吸根烟聊聊家常,灾寂静的黑夜里放展身子沉沉睡去。他们会做梦吗?他们比谁都渴望抽穗的青稞粒粒饱满,金色的田野绚丽辉煌,哪怕收割的日子销金流火,汗如雨下。

7月里,微风和煦,阳光充足,碧绿的田野闪着银光,张卫和王啟邦守在地头,更舍不得离开了。眼前这两万亩盐碱地里新生的青稞苗子,这与柴达木盆地的贫瘠、干旱、黄草风搏斗过的青绿作物,让他们深深感到,支撑所有生命的一直是人细腻的情感,是人对土地的坚守、责任、诺言,更是人的生存意志。这一刻,天空和大地多么干净。这一刻,暮色苍茫,巴音河水缓缓流淌,仿佛所有的花朵都在为勤劳、勇敢的人们开放。霞光依旧,群山依旧,直到很远很远的天边,直到耸起一座又一座俊俏的山巅。

青稞,这朴素的作物、美妙的精灵,从土壤里探出头的那一刻,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长会这般艰辛这般坎坷,自己的未来会这般明媚这般华丽,它深沉浓郁的色彩,它芬芳新鲜的气息,它被积压过后酝酿的美酒,诞生的幸福与忧伤,在现代技术深加工中产生的健康美妙之感,不仅早已超出了人们的想象,而且,还将被人们尽情释放、升华。


IRTPOR0FY4FJ3[L5SW4KRED.png


多少年过去,狂风吹干了寂寥的荒漠,润雨细无声的南方花红柳绿,山水氤氲,西部人的眼睛仍执著地俯瞰着千沟万壑、荒草滩涂。只要供养文明的那一层可耕种的土壤还在,只要人还在,古老的青稞就会存在,就一直会荡漾,荡漾在浩瀚的田野上。


     (原载《人民日报》2020年7月20日第20版)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