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二十六- 二十八
详细内容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二十六- 二十八

时间:2020-07-23     作者:罗涌【原创】   阅读

 

(二十六)


琪老师这两天生病了,精神状态明显不好,但生性倔强的她仍然坚持上课。就在下午上完第二节化学课时,她昏倒在讲台上。很快,有学生告诉了在隔壁教室上课的翰老师。翰老师赶紧过去,扶起琪老师,摸摸额头,发烫,脸色发白。翰老师将琪老师背到寝室,估计是感冒发烧,他告诉了平校长后,便直奔秦家村,通知了村医,又马不停蹄的跑乡卫生院,他要给琪老师买几副中药。

村卫生室的医生给琪老师打了退烧针,又给他服了药,琪老师有些好转。翰老师从乡卫生院回来后,开始给琪老师做饭。但揭开米坛,却发现是空的。翰老师只好回到寝室,打开煤油炉子,做了一碗鸡蛋面条。见琪老师吃完面条,翰老师叫来彬老师,吩咐说:“琪老师病得很严重,晚上,村里的医生还要来打针的。我现在要回家一趟,琪老师家里的米面蔬菜都没有。她不像你我,农村还有个家,琪老师自从离了婚,学校就是她的家了,她完全就是靠这点工资在糊口,现在乡上那一半工资没了,琪老师怎么生活?她这病是急出来的。我得马上回去,家里有粮,弄点来。琪老师这一病,一周两周,能否康复,还说不清楚。”彬老师答道:“翰老师,你回去,有我在,琪老师饿不着。”

虽然自己家里也拮据,但翰老师打定主意,这次是要帮琪老师一把的。晚上,忙完了农活,翰老师对妻子说:“琪老师今天在教室里突然发病,倒在讲台上,烧的厉害。这次,看来琪老师很难。”“得个感冒病就那么严重?难什么?我得了感冒,到地里干活,出一身汗,没事了。”“你有所不知,琪老师这个感冒来得挺吓人的,倒在讲台上,一句话都不说,我生怕她就走了。全校老师学生都很紧张的,那一阵,大家心里忐忑不安。平校长见琪老师昏迷,不断掐人中穴,还弄了一串鞭炮炸响,想震醒琪老师,琪老师都没睁一下眼。后来医生打了针,才慢慢醒过来。”妻子不再说什么,叹了一口气,说:“琪老师这辈子不容易,男人走了,也不成个家,孩子培养成才,上了大学,剩下自己孤苦伶仃的,她那点工资,怎么撑得住哟。”“就是,我们要帮衬她一把。下午我看了她家里的米坛子,已经空了,真的是一贫如洗。明天得背点米面蔬菜去,要不然,琪老师只好饿肚子。”“背吧,家里这点米面还不缺。”“鸡蛋捡十个去。”“什么什么,鸡蛋?我今天正好捡齐十个,明天准备上街卖呢,不行!”“琪老师身体很虚弱,没有营养不行。现在乡政府克扣一半的工资,琪老师哪来钱买鸡蛋买肉?”“我家都没钱,还管别人的盐咸醋酸。”“我们这不好好的,没病吧,人家琪老师是病了,而且很严重。我们不帮她,谁帮她呀?”“寡妇门前是非多哟,你不会?”妻子转过头,猛地睁大眼睛,直盯得翰老师头皮发毛,好像自己真和琪老师有个什么瓜葛似的。

第二天,翰老师起了床,天还没大亮。吃过早饭,妻子已经准备好了,装了满满的一竹背篼,下面是蔬菜鸡蛋,上面横着一袋大米。出门的时候,妻子说了一句:“米袋下有十个鸡蛋,给你那没用的小情人,快滚!”说完咧嘴一笑,又将嘴翘了起来,作出一脸不屑的样子。

翰老师在冷坪的山坡上,走得大汗淋漓。进到琪老师寝室,放下背篼。他看见琪老师还躺在床上,脸色还不正常。他取下米袋,提出鸡蛋,整整十个。他心里很感激通情达理的妻子。过去自己求过妻子,要为教案的事送十个鸡蛋给教办主任,妻子硬是卡住,这次,她竟然这么大方。

翰老师做了一碗鸡蛋面,端进琪老师寝室,放在床边的旧课桌上,轻轻的唤了一声。琪老师微闭着眼睛,动了一下,手撑住床沿,想坐起来,但没有力气。翰老师见状,拉住琪老师的手,按了一下脉搏。他不是医生,但感觉脉搏跳动很快,再摸摸额头,还有些发烫,但明显比昨天好多了。接着,翰老师将琪老师扶了起来。

突然,琪老师紧紧抓住翰老师的右手,并且慢慢将那只手抱到胸口上。翰老师只好坐到床沿,任凭琪老师靠在自己胸前,说:“琪老师,你太苦了。”琪老师抱住翰老师,泪如泉涌,小声抽泣起来。翰老师被琪老师这个举动吓懵了,手已经分明触到琪老师热乎乎的前胸,心里顿时咚咚直跳。赶紧看了看门口,感觉自己像做贼一样,吃惊不小。这个场面,要是被人发现,那不成了糗事,传遍校园,叫他今后如何见人呢?于是赶紧推开琪老师,语无伦次:“你-你-你,看你这个人,你-你-你,这是干什么?”琪老师用手抹了一把眼泪,说:“翰老师,谢谢你。”两人便不再言语,默默坐着,四周静极,仿佛整个冷坪农中为之凝固。

在翰老师眼里,琪老师正直善良,嫉恶如仇,琪老师也欣赏翰老师的学识和人品。两个人相互倾慕,结下深厚的友谊。在冷坪这个荒漠的山脊上,如此艰苦的环境中,都不曾有非分之想。琪老师的那个大胆举动,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激,彼此如清水般的干净纯朴。在冷坪农中这么多年,翰老师和琪老师,像压在大石下的两株冷草,渴望着挣扎着,拼命伸出头来见一下阳光,他们明白,如果见不到阳光,此生只能死去,所以惺惺相惜。此时,翰老师看着可怜的琪老师,心里格外酸楚,百感交集。

即使是苦涩的,这仍然是农中清冷世界里盛开的两朵玫瑰。但这是爱情?是友情?是同病相怜?连琪老师、翰老师本人都无法说清楚。

“原本民办教师的工资低微,如今乡里克扣了一半,琪老师,这以后的日子难过。”翰老师转移了话题。“可不是吗,冷坪农中的民办教师咋个就这么命苦哟。”琪老师叹了一声气。“我们原本是可以撑持的,勤工俭学干得好好的,待遇也不差,突然钻出个墨老师,搞成这个地步。”翰老师挪到床头说。“我们不计得失,拼了命地扑在教学上,这么多年,目的就是争取好成绩,赢得好名声,却被这个人轻易糟蹋了。像这样的人,就是火柴头修磨,走一路黑一路。他把冷坪农中害惨了,也把我们害苦了!”琪老师怔怔地看着翰老师。“这是老天要灭我冷坪农中吗?”翰老师转头望着窗外,愤怒和茫然布满那张清瘦的脸。

这场大病折磨了琪老师半个月,才基本康复。周末,翰老师回到家里,难得的空闲,翰老师从屋后的竹林砍回一根竹子,划篾编织,他要为家里的背篼重新做一副背带。

突然,他看见琪老师,背着东西,慢慢的走进自己家里。妻子见了琪老师,也赶忙迎了上去。琪老师从背篼里取出一块猪肉,十个鸡蛋,还有一个大南瓜,放在屋檐下的木桌上,对翰老师妻子说:“我生病了,感谢你们一家的关照,翰老师背来的米面鸡蛋,我都吃完了。这不,今天才有点空闲时间,我得表示感谢。翰老师和妻子说什么都不肯收下,翰老师说:“你咋那么实诚,同事之间有个什么灾的难的,互相帮助,应该的。”“你们两口子对我的恩情,我记住了,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们就不客气了。我实话说吧,生病的那两周,要不是翰老师,我还真揭不开锅呢。”说话间,妻子便领着琪老师进了屋,在里面摆起了家常,越说越激动,那阵势,就像久别重逢的亲姊妹。她俩一直聊了半个时辰,也不知妻子怎么说服的琪老师,待琪老师离开时,家里最肥的那块宝肋腊肉,被妻子强行放进了琪老师的背篼。

“这两个女人,搞什么名堂?”翰老师都看得不解其意,在心里感叹:“女人真不简单啊!”其实琪老师不是来还那一背篼东西的,是为自己生病时得到翰老师的呵护,心里陡生情愫,做了“抱手”的那个事,觉得对不起翰老师妻子,才决定去翰老师家里的。这是女人之间的谅解和默契。

但是翰老师始终绕不过去这件事,很长时间里只要碰见琪老师,就会避开,实在不能回避,看见琪老师那双眼睛,就会很不自在,脸会红到耳根。他就觉得自己犯了错,决不是想在琪老师心里留下正人君子的形象。

 

(二十七)


翰老师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在秦家村各组转悠,已经是第三天了。翰老师万万没想到,冷坪农中会缺生源。曾经辉煌的时候,八间教室挤满了学生,还有自带桌凳旁听的。时过境迁,这样的辉煌年代不再出现。不得已,他跟村小学的民办教师一样,挨家挨户去动员。

翰老师戴着用柳条挽圈的临时草帽,手里拿着一本学生作业本,别着钢笔,三番五次地出入农舍。走累了,便在鹞子岭的老黄葛树下坐会儿,便直接奔向田边地角,与干活的村民交涉,费力地讲解送孩子到冷坪农中读书的好处。

“我看读书就是无用,大学毕业等于失业,给小学文凭的老板打工,人家都嫌你文绉绉的,腿脚不灵。”已经没干村主任的秦石柱,每次面对翰老师,总是这句话应对。他家里九个孩子,能养大成人就不错,几乎没有能力送孩子读书。但翰老师并不放弃,他摸准了秦石柱喜欢面子的性格特点,说:“目前看来,你家经济确实困难,送不起学生,但从长远看,有知识与没知识,截然不同。缺了文化,今后就只能在农村挖地,出门打工都没人要,学个手艺什么的,师傅都嫌笨拙。而且一代人读书少,影响下一代,形成家族贫困。一窝子的小学生,人家会瞧不起的。”听了翰老师的话,秦石柱像被蚂蚁蜇了一下,显然有些动心,说:“我感觉到了,现实社会,没有文化,做起事来就比较吃力。”翰老师见秦石柱有所感悟,便进一步开导:“你家的孩子都是小学毕业就辍学,加减乘除都没弄清楚,跟别家孩子比,明显差上一大截,而且村里近些年还出了几个大学生,这个距离更大。”

秦石柱动了心,站了起来,掏了半天,衣服裤子翻了个遍,拿出一张钞票,递给翰老师,很不好意思地说:“翰老师,只有一块钱,等猪儿长大点,出了栏,再补交学费,行不?”翰老师并未觉得尴尬,这样的事他经历不止一两起。翰老师点点头,便叫秦石柱报个名字。登记完后,翰老师戴上柳枝帽,背着手,向下一个家庭走去。

在鹞子岭上,翰老师遇见打柴返回的黎师傅,便拉他坐到黄葛树下,摆起了家常。“黎师傅,你家小儿子正好小学毕业,能否下学期送来冷坪农中?”翰老师问道。“我家那小子成绩还不错的,起码也能考上完中。”黎师傅很自信。“现在农村家庭经济比较困难,能节约就节约。”翰老师想到的是冷坪农中的生源。“再穷也要送娃上学。”黎师傅似乎并不想送孩子读农中。“这么多年,你也知道,冷坪农中也是能培养出中专生的。”翰老师极力推销着。“我不怀疑你翰老师的水平,但是,完中现在的师资力量整体实力不是更强了吗?大学毕业分配来的,教书水平也不差,而且人家知识结构,综合能力更好。开了音体美课程,英语教师都是大学本科毕业生。再看看冷坪农中,师资力量弱,还是清一色的初中高中生,只有你翰老师文凭高一点,中文专科。”

翰老师见黎师傅说的都是大实话,自己也明白,冷坪农中已经丧失竞争实力,因此也失去市场。但是,为了学校能够生存下去,翰老师仍然违心地做着村民的工作。“黎师傅,你在冷坪这么些年也观察到了,我们是多么地认真负责,多么地敬业。”黎师傅眨了眨眼睛,脸上一道道皱纹更加凸显,望着黄葛树虬龙似的的根须说:“勤能补拙,笨鸟先飞,这是你翰老师的口头禅。但是,人家都不勤奋吗,完中那些专科生、本科生,照样能干。翰老师,你也经常讲,知识改变命运,这些从农村考出去的大学生,勤奋程度不比咱农中老师差。而且最为关键的是,人家出台了激励政策,考取中专、大学的,全额退还学费,只要是班里的尖子生,愿意转学的,一律免交学费。就这一招,简直就是对冷坪农中致命一击。优秀学生拼命往那里挤,谁还在乎冷坪农中。”“哪哪哪,你你你,你家小儿子,还考虑到冷坪读书不?”翰老师双眼仍然充满希望,直勾勾地看着黎师傅。“能满足这些个条件吗?冷坪农中连民办教师工资都成问题。”黎师傅显然不愿,翰老师便不再央求了,收拾起登记簿和笔,就要离开,脸色阴沉沉地。黎师傅拉住翰老师的手说:“你还是把我这几个月的工资想法凑齐。”黎师傅心直口快,可不管翰老师此时的情绪变化。

在村里转了一周,翰老师也没招到多少人。要么就像秦石柱这样的特困家庭,连学费都交不起,勉强凑个数,要么就像黎师傅这个精灵鬼,断不会将孩子送进冷坪的。生源质量差,再怎么勤奋努力,也出不了成绩。翰老师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只是在内心不愿放弃。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还要作百分之百的努力。

 

(二十八)


头发已经花白的翰老师,依然在冷坪农中默默坚守。一九九一年秋季开学后,他第一个来到学校,一直坐在教室,他在等待报名的学生。下午三点,二班班主任琪老师,从教室门口伸进头来,问:“翰老师,报到了多少?”翰老师摇了摇头,回答:“只有十五名。”

两天报名时间结束,平校长晚上召集各班班主任开会,他要将招收的学生统计上报。

“全校只有五十六名学生报到注册,三个年级,最糟糕的一年级三个班,只有五个学生,看来开不起班了。”翰老师叹了口气。“班是一定要开的,哪怕一个班只有一个人,也要开班。”平老师坚持说。

冷坪农业中学受到冷遇,其实已经初露端倪,翰老师一到招生季,心情就会变得很沉重。近三年,每年都有尖子生突然就转校了,让翰老师很无奈。而今年这样的窘况,实属罕见,不是尖子生被掐尖的问题,已经招不到学生了,生源枯萎。

在翰老师看来,这是一种正常现象,也是一种历史发展趋势。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农民外出务工,经济条件、生活质量不断提升,农民已经有能力送孩子到完高,甚至县城中学读书。开放的环境下,学校有了竞争,条件好的中小学,只要交了择校费,就可以读书。而腰包鼓了起来的农民,望子成龙心切,便千方百计的掏钱送孩子上更好的中学。

    开学的第一天,翰老师看见庄校长、琪老师、彬老师、卿老师,都阴沉着脸,见面直摇头,唉声叹气。

“这样下去,恐怕学校只有关门。”彬老师很消极。

“农中条件差,家长们选择好学校,也在情理之中。”翰老师接过话。

“优良的教育资源谁都想去分享,在而今的竞争环境下,优胜劣汰,这是自然法则。”琪老师说。

“全县有三所重点中学,到了秋季开学,掐尖工作都做到村上,做到尖子生家里了。给尖子生家长开出的优惠条件一年比一年好,只要考取大学,退还学费,有的中学甚至直接就免交学费。这样的条件,傻子才不接受呢。”翰老师说。

“乡里开起两家红砖厂,机制砖瓦,流水作业,成本低廉。私人砖瓦窑多了,学校烧的砖瓦开始积压,你们看,操场边上还堆起的,黎师傅那里欠了几个月工资。秦家村也不再配合了,耕牛借不到,没办法,黎师傅只好自己用脚踩泥。”翰老师谈到了校办企业,已经丧失市场,即将倒闭。

“学校修在这冷坪,土地多,没人争,靠勤工俭学维持解决吃饭问题,靠砖瓦厂维持学校运转。但现在,生源枯竭,校办企业不景气。招商引资吧,但这样的荒山野岭,谁也不感兴趣。”庄校长叹了一口气说。

“冷坪,一听这名,都会让人退避三舍。”彬老师也接过话。

一个学期不到,连续就有学生转校,最后毕业班只剩七名。七名教师,像顾着生鸡蛋一样,守着七名学生。原来两三百名学生熙熙攘攘的校园,突然变得冷冷清清。但翰老师们依然坚持上课,上交教案,接受考核,顽强地支撑着。翰老师他们的心血没有白花,最后一届,七名毕业生,六名考取中专,一名被县重点中学录取。这是冷坪农业中学完美的收官之作。

然而,冷坪农中已经没有生源了,严峻的现实问题已经摆到乡党委政府的议事日程。对于冷坪农中的去留,也在研究思考着各种方案。

“春节后我想回家种地了。”翰老师面对妻子,还是将学校实情透了出来。妻子听了,心头一凉,憋了好一阵才说:“我们都这么冥顽不化,固守民办教师这碗饭。现在想来,它就是一个错。”妻子开始抱怨了:“土地承包到户那阵,各家各户都发了财,修了新房,那个时候,我却傻傻地要求你守着,就为挣个面子。现在倒好,农税提留多了,农村不堪重负,别人都在跳农门,外出打工,你却要回农村。这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吗?这是什么命哟。再说,你都是五十多岁的半蔫老头,黄金时间都给了学校,现在回来干什么?挑大粪?你还挑得动吗?我实在想不通。”妻子开始发泄不满,自己拼来拼去,拼死拼活,拼出了这个结果。翰老师安慰道:“我原本就是农民,现在也能干活。只不过,命运真会开玩笑,怎么就这么对我等不公呢?”翰老师突然抬起头,望着窗外那棵柿子树说:“不过,我还有个想法,初中生招不到,招小学生吧。”翰老师想着的仍然是学校。“哼,小学生?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还舍不得那玩意?”妻子很不解。“哎,学校有二十亩农场,我们边教书,边种地。”“现在种地不值钱了,土地都撂荒了。你看,咱家里粮食蔬菜这么多,能变出钱吗?”“不是在号召招商引资吗?冷坪那座山九里十三弯,是种植水果的绝佳之地。”“你别尽往好处想,荒山荒坡,石谷子地,没水没肥,谁看得上。算了吧,别想那么多了,民办教师那条道我看是越走越黑呀。还是回家吧。”

这样勉强维持半年,一九九二年春节后,乡长和学区教办主任来到学校,宣布解散的决定。教师工龄十五年以上的按照离岗休息对待,其他的则做辞退处理。全部人员工资发至三月底。校办企业的砖瓦等,由乡上接收后用于归还欠账。

这一次,不得不离开,翰老师开始收拾被褥衣物。突然,他不小心将桌上的一块镜子拂到地上,碎成三块。翰老师很是心疼,这块镜子陪伴他多少年,他靠这面镜子正衣冠,剃胡须,整理头发,优雅气质全是镜子照出来的。他蹲下去,拾起来,放到桌上,舍不得。

让他依依不舍的是冷坪这座校园子,他独自来到教室里,转了一圈,看见墙壁上的洞,透进亮光,洞里有了蜘蛛网。走过操场,他来到砖瓦窑前。砖瓦窑上的石头,已经被人撬走了几块,工作棚上的瓦被风吹落,亮了架,只剩几根木柱子支撑在那里,摇摇欲坠。

此时,天空布满了乌云,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但他还是不想此时就离开。他想到了雷小锄、许小镰、汤雄、秦菊,还有很多很多天真纯朴可爱的农村娃,一个个熟悉的鲜活的面孔,像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闪现,他们就是自己的孩子,他们的成长有自己付出的心血。他想到了庄校长、琪老师、屈老师、卿老师、彬老师,昔日的战友们,在这个荒山上一呆就是二十年。二十年啊,人生有多少个二十年?今天,翰老师要离开了,离开耗尽二十年生命时光的冷坪,离开打拼了三十二年的讲台。心里几多不舍,眼里含着几多泪水,谁能了解?谁能理解?谁能看见?心中的苦又能向谁诉说?

回到寝室,翰老师拿出笔记本,写下几行字:“再见,冷坪,再见,我的学校,再见,教育事业!”他还清楚记得,这本笔记本是自己中学时代一个女生送的,一生珍藏的宝贝。那上面,密密麻麻,几乎记录了他人生所有的大事情。

五十五岁,年过半百,翰老师失业了,离开三尺讲台。背着被褥,一个人孑孓独行于山间小道,孤单,凄凉,落寞,无限伤怀,满腹心酸,一脸委屈,没有优雅、轻盈,更没有一丁点师道尊严,每一步都挪得沉重。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