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郝然·小说两篇
详细内容

郝然·小说两篇

时间:2020-07-18     作者:郝然【原创】   阅读

 

花开无声

 

她气质高雅,容貌靓丽,学习优秀,在学校里是老师的“宠儿”,学生的“焦点”。

金秋季节,瓜果飘香。她以全县高考成绩第一名的成绩迈入了一所位于黄河之滨著名大学。

入校时间不长,她就成了当之无愧的“系花”。

追求者蜂拥而至。

对此,传统的她礼貌而谨慎地拒绝着。

她慢慢地发现,在全班的男生中,只有一个人对她不献殷勤。

他就是默。

她暗中观察:默相貌身材适中,寡言少语,成绩优良,是篮球场上的健将。

她还了解到,默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农村出身。

说实在的,相比那些活泼外露、能说会道的男生,默的那份稳重令她心仪。

渐渐地,默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梦中。

于是,每当默出现在篮球场上的时候她就成了一名忠实的的观众。

没有想到,默在篮球场上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动如脱兔,身手敏捷,投球准确,是绝对的主力队员。

默是篮球场上的“明星”。

默每当投中,观众就热烈地鼓掌、叫好,而她的双手都拍红了。

她发现自己不可救药地爱上了默。从上初中至今,她就接到了很多的“求爱信”。虽然习惯了周围的赞扬和簇拥,但她这是第一次对一个男生产生爱情。

她希望默对她有好感,甚至希望默追求她。她想如果默当面向她求爱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他。

她在默默地等待。

转眼半学期过去了,但丝毫看不出默的“殷勤”。

她终于鼓足了勇气,决定采取大学里最传统也是最落后的求爱方式——周末邀请默去电影院看电影。

默听后歉意的笑了。说,真对不起,晚上我有点事。她有点失望,但不甘心。

进入大学以来,她接受过许多男生的邀请,她从来都是拒绝。她知道自己很优秀,不能随便接受一个男生的邀请,更不能随便对一个男生过分热情,否则一不小心会使他们产生不必要的误会和“妄想”,也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难堪。

她决定对默发起第二次邀请。

默答应了。

学校放映室内座无虚席,上映的是一部最新的美国爱情大片。

坐在默的旁边,她心跳的厉害。

片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遭遇一波三折,催人泪下。

电影散场之后,她和默相伴而回。

月明星稀,树影婆娑,夜幕下的校园美丽无比。

她想让默说点什么,问,你说这部片子拍的好吗?

默说,拍的不错。

她鼓了鼓勇气,问,你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和我说吗?

默说,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啊。

她说,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主动邀请一个男生看电影呢。

默说,谢谢你。

她一下子急了,说你是个呆子,是个傻瓜,你麻木,你愚笨,这个时代怎么还有你这样的人,我真的不敢相信,你简直蠢到家了。说完她跑开了,默一下子呆住了。

想想默的表现,她伤心无比,沮丧了好几天。她怎么也想不通,默竟然对才貌双全的自己毫无感觉。都说80后90后在爱情方面毫无顾及,相比周围的那些男生,而默简直就是老古董,是中世纪的人。她弄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喜欢上默,她发誓不再理会默。

默仿佛明白了自己的不妥,课余时间几次想找她说话,她都冷面相对,弄的默一脸尴尬,面红而赤。

有一天晚上,她和默在学校的自习室相遇了。默满脸歉意地说,对不起,为了弥补我的过错,周末我邀请你去游森林公园,不知道你是否赏光。

她本想拒绝,没想到说出的确是:好,我答应你。

森林公园风景迷人。虽然她曾经来过,但那是和宿舍的姐妹们。这次不同,是和默单独在一起,她的心里如灌了蜜。

她计算过,在森林公园游玩整整一个上午,默和她说的话总共不超过30句。

回校的路上,她问,你还有什么话不好意思和我说吗?

默说,我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啊。

她无可奈何,说我真的不明白,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是50年代出生的吧。

默笑了,我是地地道道的90后啊,不信你可以查验我的学生证。一边说着一边还在随身带的书包里寻找学生证。

她被默弄的哭笑不得,说得了得了,我算服了你了,遇上你真没办法。

接下来一个月的时间,她和默利用每个周末游遍了市区所有著名的景点,默的话语依旧少的可怜。

虽然如此,和默在一起,她仍然感到有一种说不出的快乐和满足。

只要能和默在一起,她已经顾不了许多了。

星期天的上午,阳光明媚。她叫上默去逛校外的商场。她其实不想买东西,只是想找个借口和默在一起。

商场离学校不是太远,她和默走在一起,心情灿烂无比。

默说是买点水果,让她在路边等一会儿,自己走进了水果店。

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吹着口哨路过她的身旁。

哎呀,这姑娘真靓,能不能陪哥们玩会儿。为首的一个“络腮胡”停住了脚步,嬉皮笑脸地凑过来,其余两个也围了过来。

你,你们混蛋!她羞的面色通红,不知所措。

周围的路人议论纷纷。

这时候,默飞奔过来,张开双臂用身体牢牢地护住她。

不许动她!默声音不大,语气凝重而又严厉。

“络腮胡”不屑一顾,双手推搡默。默不紧不慢,随后使了一个漂亮的扫趟腿,“络腮胡”重重地摔倒在地。

默掏出手机拨了几下,将手机放在耳边,大声说,杨所长,带弟兄们过来,这边有几个混混想闹事。

她妈的,遇上便衣警察了,快走!

“络腮胡”从地上站了起来,三个人一溜烟跑了。

她虽然受了惊吓,却感到说不出的欣慰与幸福……

转眼间,夏季来临了,校园里的花儿争相开放,姹紫嫣红,煞是好看。

默终于递给了她一封信,拆开,只有短短的一行字: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

晚饭后,她和默相依相偎在图书馆前的花丛里。

她温柔地问默,既然喜欢我为什么现在才说,还是用信的方式。你看人家校园里男生求爱的方式多新潮多现代呀,花样繁新。默说,我喜欢采用信的方式。再说,原先我没有想到你的心思,我们相处时间也太短,我不能仅仅因为你漂亮而不加了解就随便向你表示什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相信你对我已经有所了解,我也发现你确实是个好女孩儿,漂亮、庄重,善良,学习又好,我这才给你写这封信,不过,还请你原谅我的迟钝吧……

花香袭人,花开无声。

 

夏风吹过校园

 

傍晚,修武来到了离别二十多年的母校。

人一旦上了点岁数,就容易怀旧。最近几年来,研文和母校时常出现在修武的梦中。每次梦醒后修武就感到心隐隐作痛。

对修武而言,研文是修武的初恋,母校是初恋的载体,二者难以分割。

大学毕业那年正值香港回归,在一次激烈的争吵后,年轻好胜、意气用事的修武和研文分了手。分手时研文哭的梨花带雨,修武却全然不顾。

和研文分手二十多年了,修武其实从来就没有忘记过研文,不是不想忘,而是忘不了。为了摆脱思念的痛苦,经人介绍,毕业一年后的修武匆匆地和琳结了婚,琳在结婚后一改婚前小鸟依人的模样,变成了河东狮子吼本来修武结婚的目的是想摆脱对研文的思念,不承想结婚后陷入了另外一种痛苦。婚后的日子里,琳的表现使修武更加思念柔情似水的研文。勉强过了十年,修武和琳办理了离婚手续。

修武离婚后没有再婚。每当有婚姻念头的时候,研文的身影就在修武的脑海里晃悠。修武终于明白,自己二十多年前做了一件蠢事。修武很想和研文取得联系,又担心打扰了她平静的生活,给她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修武抓紧时间在校内宾馆办好住宿手续,在宾馆旁边的快餐店随便吃了点什么,然后迫不及待地在母校内倘佯起来。

母校的夜晚,灯火通明。

在社会这个“大江湖”里已经摸爬滚打多年,花香鸟语和浓树绿茵装点下的母校真是一个世外桃源啊,修武身处其中感到精神无比放松。

母校变化并不太大,只不过多出了几栋教学楼和宿舍楼。

正值周末,操场上热闹非凡,分明是欢乐的海洋。跑步的,散步的,唱歌的,打球的, 坐着聊天的,跳健身舞的,笑声和歌声混杂在一起。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朝气的脸庞,像花儿一样开满操场的每个角落。

修武的眼睛湿润了。

在校时,修武和研文曾经无数次在这个操场上散步、交谈、牵手乃至接吻。修武和研文都是个非常传统的人,谈恋爱时接吻已经是最高界限了。

“不惋惜,不呼唤,我也不啼哭,一切将逝去……如苹果花丛的薄雾,金黄的落叶堆满我心间——我已经再不是青春少年……”修武想起了叶赛宁伤感的诗句

修武明白,青春已与自己彻底无缘了。

修武索性在操场边的一个石凳上坐了下来。

触景生情,过去和研文在校时的一个个场景又浮现在修武眼前。

忽然,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从修武身边慢慢地走过。借着操场上的灯光,修武看清了,是研文!修武的心狂跳,惊讶地站了起来,犹如做梦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没错!真的是研文。

研文!修武惊喜地喊了一声。

修武!是你?研文回过头来,认出了修武。

真是无巧不成书,人生何处不相逢?情绪激动的修武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感觉到,研文也在努力地克制着情绪。

二十多年过去了,研文变的苍老了许多,那双曾经让修武心动的眼睛有些暗淡无光。修武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五味杂陈。

修武告诉研文:他毕业后一直在当地县农业局工作,省农业厅在这座城市举办专题培训班,是局里派他来参加培训的,培训已经结束,特意来母校转转,住校内宾馆168房间。研文告诉修武:她毕业后一直在当地县档案局工作,省档案局在这座城市举办学术交流会,是局里派她来参加学术交流会的,学术交流会已经结束,特意来母校转转,住校内宾馆188房间。

话题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双方的家庭,修武没有想到的是研文也已经离婚了。当得知修武离婚的消息后,研文幽幽地吐出一句:“我们都是苦命人啊!”

修武实在控制不住了,猛地将研文揽在怀里,研文双手抱紧了修武的腰,头在修武的怀里使劲地拱着拱着……

两人回到校内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

修武太激动了,激动的难以入睡。修武很想去研文的房间,可又怕惹研文不高兴,他知道,研文和他一样,关键问题上非常保守。最后修武决定,明天上午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向研文求婚,对,求婚!修武给研文发了微信:明天我将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晚安!

凌晨三点的时候,修武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梦中,研文终于成了修武的新娘。大厅里,音乐声中,研文和修武正在举行婚礼,司仪在祝福,研文穿着洁白的婚纱和修武幸福地依偎在一起。修武高兴极了,深情地注视着研文……

修武醒来时已经是上午十点。

修武去敲研文的房间,敲了很长时间没有开。正当修武纳闷的时候,前台服务员过来告诉他,研文早晨八点就办了退房手续,走了。

修武回到房间,下意识地拿起手机,研文在微信上已给修武留言:昨天是不是都太冲动了?相隔千里,我们已是奔五的年龄,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全面一些。留言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

修武走出宾馆,门前的合欢树花开正艳

北方的七月,夏风吹过校园,凉爽阵阵。

 

作者简介:郝然,男,七十年代生,河北盐山县人,有文学作品若干发表于《长城》《辽河》《雪莲》《夜郎文学》等文学期刊,作品多次获全国性文学大赛征文奖,《文苑》期刊签约作家。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