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瞭望纪实 >>人物 >> 周琪·一位乡村医生的幸福
详细内容

周琪·一位乡村医生的幸福

时间:2020-06-16     作者:周 琪【原创】   阅读

“美女医生孃孃”刘春玲.png


  一位乡村医生的幸福

 

我经常在想,要了解一个人,一定需要很长时间吗?似乎也不尽然,就像我与乡村医生刘春玲,仅一面之缘,不到一小时的交流,我就感受到她强大的磁场,这个充满正能量的磁场,足以震撼心灵,温暖他人。我觉得,从别人的口碑和她为人处世的细节,管窥一个人的品性,绰绰有余。

今年5月21日,重庆市诗词学会格律体新诗研究院一行8人到武隆后坪乡采风,住在天池苗寨。晚上闲聊,听女诗人苏勤说起后坪乡卫生院一位医生叫刘春玲,四川渠县人,科班出身,爱好文学、瑜伽、绘画和舞蹈,因在某大医院不愿给病人过度医疗,多开药,开贵药,被冷落,主动辞职,于2012年自愿应聘到后坪乡卫生院工作。说到刘医生的点点滴滴,苏勤竟然眼圈发红,不能自持。我的心一下被抓住了,这是怎样的奇女子,能让别人说起她时,如此动容?我迫不及待想见到她。

这是野蔷薇盛开的季节,夜晚的后坪乡,在武陵山和大娄山峡谷深处,格外宁静,晚风中飘散着草木淡淡的清香,让人浮躁的心顿时安静下来。在乡卫生院门口昏暗的灯光下,我见到了这位八零后,只见她个头高挑,大大的眼睛,弯弯的眉毛,上扬的嘴角,柔顺的垂肩直发,呵,果然人和名字一样美。她笑着领我来到旁边的花坛,看她新移栽的野蔷薇。“在红山湖边,也有很多野蔷薇开放了。”我说起当天参观时的发现。“水库边的野蔷薇都是单瓣的”,春玲指着花坛说,“姐姐看,这些是复瓣的野蔷薇,我从水库上面的荒山移来的。”可不是吗,毛绒绒的紫粉色花朵,跟白天看到的大不同,花型饱满,热情奔放。喜欢野蔷薇的春玲有个心愿,要选最美的花型,来装点卫生院的小花坛,让来看病的人,有个好心情。我惊诧,这样一个天性浪漫的人,怎会甘心来到大山深处,并打算呆一辈子?要知道,2019年以前的后坪乡,海拔高,交通不便,号称武隆的“西藏”,被重庆市定为18个深度贫困地区之一。趁春玲今晚值班,没有人看病之际,我直奔主题。

春玲腼腆一笑,说她从小生长在农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就是那些田园风貌,姑姑一家有三个医生,都在乡镇卫生院上班,她耳闻目睹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情景,长大也要做医生,为村民送医送药,成为她一生化不开的情结。姑姑对病人细致周到的关怀,早已在她骨子里潜移默化。我恍然大悟,难怪她宁可被医院冷落,也不忍心对病人下狠手,从小就有的悲悯情怀,在当时那种医疗环境中,显得多么“另类”和格格不入啊!难怪在当初招聘方说,这些卫生院,只有后坪最偏远,她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我就去后坪!”她找到了心灵的栖息地。她说,大医院从来不缺她这样的人,可在山区,就太缺像她这样包括做G超和化验在内的全科医生,太需要背着药箱上门出诊的医生,太需要在病人危重转院时,有人能指点他们,去哪个医院比较好,什么检查已做过,不用再检查了。她骄傲地说自己就最适合在基层做这种工作。看着她清澈的眼神,直视我的目光,我知道她说的是心里话。

正聊着,一位妈妈领着个小女孩走进值班室,来病人了,春玲示意我稍等。我悄悄跟出去,隔着药房玻璃,春玲正在电脑前输入药方,准备拿药。我问小女孩几岁了,她奶声奶气:“三岁半了。”她妈妈说,孩子下午冰糕吃多了,流清鼻涕,非要吃“美女医生嬢嬢”开的药。不一会儿,春玲出来了,手上拿着药,仔细地交代服用方法。我发现小女孩仰头看着医生,一副期待的样子。春玲蹲下,捧着小女孩胖嘟嘟的小脸:“哇,真漂亮!乖乖吃药,会更漂亮哦”孩子高兴得连连点头,妈妈在一旁笑成一朵花。看着母子远去的背影,我感叹:“你真有办法”,“其实,我也很开心,很有成就感”春玲感叹。

聊天继续,我问“在这么艰苦的地方,觉得幸福吗?”她眼睛一亮,幸福指数瞬间爆棚。她给我讲了个最走心的小故事。一次,一个三年级小男孩生病,在卫生院输完液后哭了,说想回家。联系老师,才知这孩子家离后坪有4小时路程,家里只有爷爷奶奶。爷爷有眼疾,奶奶腿脚不便,因为太穷,妈妈一去不回,爸爸外出打工,有了后妈和后妈的孩子。男孩在学校,经常因卡里没钱不吃饭。老师在电话这头说,她在电话那头哭,两人哭成一团。她默默帮孩子结了账,送回家。不久,爷爷到卫生院把医药费还给她,她收下后给孩子充进饭卡,这孩子一直记在心里。有时孩子会趁上学之际,悄悄带几个还沾着鸡粪和草叶的鸡蛋送给她,有时学校发的牛奶,舍不得喝,特意留着给她送来。最让她难忘的是,有一天,孩子张口叫了一声“妈妈!”让她泪如雨下。

“现在那孩子在桐梓镇上初中,该上初二了。”春玲有些想他。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得到她帮助的村民,会想方设法送他们认为最能表达心意的东西,如果不收,他们会很失望。比如那位年过五十的盲人,在就医过程中,经刘春玲帮助,得到残疾人政策关怀,不仅没成为家人负担,还因按摩技能有了收入,可以养活耄耋父母。这位盲人多年来就以过年送肉的方式表达心意,让春玲眼眶潮湿。她总说,其实不是我为村民做了很多,而是他们太质朴,对我太好,在心灵上帮助我升华了,我该为他们做更多才是。

正应了那句“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春玲在后坪找到归宿感和人生价值,“后坪一天比一天好,我很庆幸当初的选择。”这是她给我的微信留言。尽管生活中也有坎坷,用她的话说,当你扛过去回头再看,那就是人生的插曲,不算什么的。能有如此强大的内心,与她的田园梦和医生情结不无关系,作为外来后坪乡扶贫的践行者和见证人,刘春玲口中的“幸福”,或正源于此。


山环水绕后坪乡.png


在返回的路上,忽然想起,我曾对酉阳诗人说过,酉阳很美,是个值得回头的地方。她说,那是因为你只是看看,如果让你扎根,你就不会这样想了,因为太穷。咀嚼着这句话,我对刘医生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周琪WC.jpg

作者简介:周琪,网络名海棠依旧,女,回族,1956年6月出生于南京。重庆市诗词学会常务理事,双桥经开区诗联学会会长,重庆市诗词学会格律体新诗研究院副院长。2017年与上海诗人王民胜先生合著《新月吟草》,2019年9月出版个人诗集《海棠新月集》,中国著名诗歌评论家吕进先生主编并作总序的《格律体新诗集》之一。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