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八
详细内容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八

时间:2020-06-15     作者:罗涌【原创】   阅读

 

(十八)

农村实行包产到户后,农民过上好日子。冷坪农中也因选准选好了勤工俭学项目,有了稳定的经济来源,走过了一段相对平静而富足的时期,靠着自身努力赢得了发展。但是,好景不长,这样的局面很快被打破。

一九八七年秋季开学后不久,琪老师周末一般都不离开学校。早上起来,她吃过早饭,便提出一个小竹篼和一只木凳,来到操场边上坐着。竹篼里装满布头,她穿好针线,开始给小女儿的衬衣钉扣子,然后纳鞋底。突然,他看见新来的墨老师,戴着墨镜,从操场的另一边走了下去。“琪老师,早上好。”墨老师先开口打招呼,琪老师像被吓了一跳,抬起头眼睛盯着墨老师,手下意识地移动了竹篼位置,声音细细地回答:“墨…老师好。”不知什么原因,琪老师看见这个墨老师就感觉怪怪的,心里老不是滋味。这位墨老师,在“文革”期间闹得最凶,后来混迹社会,打架斗殴,敲诈勒索,在全乡是出了名的“黑道”人物。“这样的人能当老师?怎么弄进来的?自古黑白两道泾渭分明,怎么的也不至于让黑社会老大当老师吧?”琪老师望着墨老师的背影,疑窦重重。

翰老师对此也有看法,但琢磨不透。现在学校有的事好像乱了套,让他感觉是在改革创新,又感觉是在瞎整。自从墨老师出现在学校,翰老师的心里就憋着一股子疑问,但又找不到恰当的词语表达。

开学的第二周周末,多数老师放了学便走了。庄校长神色紧张地钻进了翰老师的寝室,小声说:“新进的两个老师,墨老师和贾老师,就是乡里出名的两个混蛋人物,严重影响社会治安,人民群众没有安全感。新上任的钱乡长,忽发奇想,决定让他们当民办教师。钱乡长有一套说辞,干了教书育人职业,站到严肃的讲台上,他们应该能感觉到这份职业的崇高和伟大,必然改过自新。坏人转变好人,就能消除掉全乡的治安隐患。”庄校长说完,翰老师惊呆了,接着连续发问:“狗吃屎断得了哪条路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相信他们真会沉下心教书育人?社会治安问题不能通过法律解决,为何要弄进教师队伍?这些打家劫舍的人,站到讲台上,学生们会想到什么、学到什么?老师们会有何感受?我断言,这个人一定会将污泥浊水带进学校,清清静静的校园将被他们弄得乌烟瘴气。”庄校长听完,眨巴着眼睛,用手抹了两下大嘴唇,说:“这些我都知道,我心里明镜一样,我也是教师,感同身受。你看看,过去是放飞理想,现在,有人放飞思想。但是,钱乡长对此颇有见地:我们都不能无视事物变化发展的规律,试想一下啊,人家确实变好了,恶习改了,这不是好事吗?消除掉全乡治安隐患,这不是一大政绩吗?这就是创新。翰老师,现实状况有点不好把握,你我就摸着石头过河吧。钱乡长的决策,学校有什么办法。”翰老师根本不相信,非常肯定地说:“这是对改革的误读!误读还情有可原,简直就是胡闹,是历史的罪人,人民的罪人!他们把学校当成什么了?圣洁之地,岂容玷污!”反正自从墨老师进校,质朴的民办教师们,开始心情复杂起来。

春节后开学时,琪老师班上一位叫胡小花的女生,迟迟没到校。琪老师安排好初三二班的开学事宜,周末家访。当她走到胡小花家的院坝,突然看见上期新进校的那位墨老师,拿着一本小说在门口读。琪老师仔细一看,墨老师披着一件呢子军大衣,颈部一条长长的黑白格子围巾,分头,在微风吹拂下,不断撩拨,那样子确实酷毙,像一位多愁善感的文艺青年,面对朝思暮想的恋人,在吟诗作赋。

“琪老师,你到哪里去?”墨老师也看见了琪老师。“我来家访,小花为什么没去学校报到。”琪老师回答。

墨老师赶紧脱掉大衣,几大步走到琪老师前面,双手一合,拱手作揖,说:“琪老师,你回去吧,我们都准备结婚了。”“什么什么,结婚,和谁结婚?”“当然是胡小花。”“你和小花?”“正是!”“你不是没离……”“这事你别操心,啊,我自有安排,我那边已经协议离了,就等小花准备好。”“小花还要读书的,你毁了她!”“琪老师,小花愿意,他们一家都同意。小花说了,都读了三个初中,考不上中专,岁数拖大了,也不想读书了,觉得我还行,你看我还帅吧?还不老吧?配得着吧?嘿嘿,嫁给老师,虽然是民办,小花也有面子,我也不亏待她的。”“我要见见小花,小花—小花—”

琪老师喊了几声,没有回音,她知道小花就在屋里,不敢出来。墨老师这下便更有底气,高昂起头,说:“琪老师,你回去吧,我会给庄校长一个交待。你看,都这个点了,小花她不方便见你。再说,这事跟你没关系,不需要你批准。”琪老师已经气得不行,语无伦次:“墨…老师,你你你,你就忍心,你你你,你毁了我的学生…”

琪老师耳朵嗡嗡炸响,气愤难当,墨老师依然在那里装酷,但在琪老师眼里,就是面目狰狞的魔鬼。琪老师在返回的路上,对墨老师的行径大为不满,无比憎恨,嘴里不停地诅咒。“就是个特务,狗汉奸,流氓,不是个东西,什么人呢?配当教师吗?”在她看来,墨老师这个所谓的民办教师,用上任何恶毒贬损的语言都不过分。

琪老师第二天回到学校,便急忙告诉了庄校长和翰老师。翰老师恨得咬牙切齿,斩钉截铁地说:“教育的悲哀!教育的悲哀啊!”琪老师说:“什么人可以当老师,什么人不能当老师,难道还用说吗?”翰老师愤然说道:“过去,冷坪农中的教员虽然叫臭老九,但个顶个,人品绝对没问题。现在,竟然将墨老师这样的人塞进来。在乡长的眼里,学校还有没有地位?教师还有没有人格?真是教育的悲哀啊!”

庄校长立即约谈了墨老师。但墨老师是江湖人物,也有一套办法的。他带着小花和她的妈妈,一同见了庄校长。小花说都是自愿的,墨老师已经离婚,她也准备结婚,年龄达到婚姻法的规定,请庄校长喝杯喜酒。小花羞滴滴说完,墨老师递上请柬。这下竟让庄校长无言以对,小花的几句话,很明显就是他墨老师教的,简直滴水不漏。庄校长于是只好陪笑,说了句祝贺的话,便不想再开口,像喝水喝进了一只苍蝇,恶心至极。后来,庄校长被翰老师骂得够呛,也只好忍气吞声。

不久,初三二班的那个班花胡小花,变成了墨老师夫人,并在校园里公开手牵手进出,引来学生一片诧异的目光。“一切皆有可能,存在就是现实。”翰老师不禁想到这句话,聊以自我调侃吧。

墨老师新婚大喜后不久,家里时常有划拳行令的声音传出,扰得四邻不安,而钱乡长最近到冷坪农中的次数陡涨。翰老师每当看见钱乡长从墨老师房间出来,喝得面红耳赤,就会骂上几句。后来又见过这位领导,几次到校,有两三个民办教师也裹挟其中,允老师,还有墨老师的学生夫人胡小花,竟然都学会打“酒官司”。这伙人简直疯狂了,不要命地喝酒,喝得天旋地转,东倒西歪。翰老师有些纳闷,他们是在墨老师家里开会?在密谋什么?还是在喝花酒?不得而知。而这几个人也好像有意躲着人,总在周末或者教师离校之后,悄悄潜入。翰老师只要看见这些人,就直摇头。

“教育的悲哀!”翰老师这句话,早就传到墨老师钱乡长的耳朵。允老师暗地里提醒过翰老师,小心祸从口出。没曾想,这些话,真成了钱乡长整治翰老师的把柄。

临近期末,庄校长将翰老师请到寝室,沉默了好一阵,不好开口,在翰老师的追问下,才幽幽地说:“翰老师,你最近公然诋毁乡里的教育工作决定,在教师中造成不良影响。乡政府决定,由墨老师兼任学校后勤主任和出纳。这不是我的意见。但既然是上级领导决定的,我们都得执行。明天你将账簿和砖瓦厂、养猪场、食堂的现金移交给墨老师。”这是庄校长想好的措辞,也是他一贯的语言风格,完全没有废话,字斟句酌。翰老师听完,说不出话来,脸色霎时变得非常难堪。庄校长出神似的看着翰老师,木讷的吐了一句:“你看着办吧。”转身离去。

翰老师当晚彻夜未眠,庄校长安排他保管学校账务钱财,这么多年,一分一厘,清清白白,清清楚楚。他绝不是留念管钱管账这个重要差事,而是将出纳一职交给墨老师这个人,很不可靠,账上有现金二十万,都是勤工俭学积攒下来的,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糟蹋完。“一定会的!”翰老师十分肯定。但面对这样荒唐的决定,自己一个小小的民办教师,又能怎么办?弄不好,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连自己的民办教师也会被撸掉,他钱乡长完全做的得到的。到了那个地步,自己在社会最底层,只怕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何苦呢?如今,墨老师与乡长搅到一块,后来者居上,摇身一变,成为学校红人,连校长都不敢得罪的。

这一夜,翰老师翻江倒海,辗转难眠,心里思量对策。但感觉自己实在太过卑微,与乡长作对,犹如螳臂挡车,自取其辱。翰老师悲愤难当,却无计可施,最后只能归责庄校长的懦弱窝囊。这个庄校长,平时一本正经,说出的话都在嘴里嚼过几遍,但完全是屁话。抱怨完庄校长,翰老师藉此得到一丝安慰。

第二天中午,墨老师一头钻进翰老师寝室,环视一下房内简单的摆设,递了一支烟,说:“翰老师,庄校长和你谈没有?”翰老师不抽烟,推了,头都没抬一下说:“谈了,交吧,明天吧,我还没做好帐。”墨老师连连摆手说:“不急不急,翰老师,你慢慢做。”说罢双手抱拳作揖:“承让,承让,兄弟告辞。”这个派头,简直就是黑老大抢占地盘的架势。

翰老师很明了,墨老师等不急了,催他了,说慢慢做,那是假的,其实就是在逼交账。翰老师可不糊涂,账本做好后,在周前会上公布了财务收支情况,交账的时候,请了庄校长、琪老师、屈老师监交,并签字画押,自己留存一份。三头对六面,自己今后能说得清楚。这是翰老师唯一能自己做主办完的事情。

“强盗!”会议结束后,琪老师义愤填膺,她进到翰老师寝室说:“明摆的嘛,要瓜分学校的财产,这不是在夺权还是干什么?造反派!败家子!”翰老师连忙示意琪老师小点声,说:“这是乡长的决定,我们服从。琪老师,你也明白,自从墨老师进校,我就深感忧虑,学校将无宁日。咱们今后说话做事可要当心啊,他们比造反派更胜一筹。”

经这么一闹,冷坪农中很快跟从前搞“人斗人”一样,形成泾渭分明的两派。这种玩法,翰老师还是第一次见识,这与过去“人斗人”直截了当的做法有区别,钱乡长、墨老师拐着弯奔钱而来,夺的是经济权,而不是政权。不然,他陪同乡长大吃大喝,钱从何来?靠民办教师的那点工资能吃几顿?翰老师已经看得明白,嗅到了火药味,与自己发不发表诋毁言论,毫无关系。学校老师虽忧心忡忡,却很无奈。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