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五-十七
详细内容

罗涌·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五-十七

时间:2020-06-07     作者:罗涌【原创】   阅读

 

(十五)

翰老师家里虽然穷困,但他对书籍有一种特别的情感,可以这么说,要是有了钱,读书就是他的最大嗜好。周末的时候,他来到邻镇上,径直走进新华书店,磨蹭了一个上午还不愿离开。千挑万选,翰老师最后买下了童话书《小布头奇遇记》。翰老师不敢再讲西游记,他还是心痒痒的,改讲童话吧。

让翰老师根本没想到的是,这本不起眼的童话书带到冷坪,却引起自己的学生好一阵子的惊喜和躁动。

起初,只有贺小兵借阅了两天,就归还了,贺小兵也没说什么。其实,翰老师也只是看了看介绍,没有读完,对书中的细节,还不甚了解。贺小兵还书以后,翰老师就放置于枕边,准备每晚读一章,慢慢消化。

第二天,许小镰听说后,又从翰老师处借去了。因为事情多,翰老师就没在意书的事。过了半学期,许小镰才将书归还。翰老师一看,皱了一下眉头,嘴里“嘶”了一声。原来,书已经发毛了,封面破损,留在上面的汗渍变黑,书页都打了卷。看见翰老师不高兴的样子,许小镰也不好意思起来,说:“书就放在我桌子上,我还没读完呢,突然就失踪了,一周后,在一个男同学手里拿出来。我赶紧收了回来,但没过一天,又神秘失踪。最后是雷小锄交给我的。昨晚,我很快读完,今天早上就归还,生怕再次丢失。翰老师,书揉坏了,我也不知道谁这么捣蛋,太不珍惜了。”翰老师摇了一下头说:“小镰,这本书多少人读过?”小镰也摇着头说:“不知道,反正就莫名其妙失踪了。”“有人上课也在看吗?”“没注意。”“嗯,我知道了,这段时间有同学心不在焉,上课走神,原来就是这本书惹得祸。”翰老师说完问道:“小镰,好看吗?”“好看,小布头机智勇敢,我得向她学习。”

翰老师知道,这本书最后由雷小锄归还,书揉搓得像个蔫茄子,说明班上五十五名同学,绝大多数已经摸过和读过,说不定还发散到其他班级。难道这本书真好吗?就那么地吸引这些学生?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翰老师将煤油灯提到床头,认真翻阅起来。突然,翰老师睁大眼睛,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的学生干的。原来,书中凡是有“鼠老二”的地方,“鼠”字的头部都被圆珠笔戳了个洞。“这是谁呢?为何独独对鼠老二这几个字不满呢?”翰老师边读边猜测。读了几章,翰老师还想读,便将煤油灯挑大点,最后就干脆起了床,坐到木桌前,一口气读完。

一本不起眼的童话书,竟然深深地吸引了翰老师。随着情节的起伏跌宕,小布头不同的遭遇,时空的转换,朴实生动的语言,让翰老师欲罢不能,读之而后快。

读完《小布头奇遇记》后,掩卷沉思,翰老师已经全然明白了自己的学生为何这么着迷地传看。在冷坪农中这片荒凉贫瘠的土地上,自己的学生跟自己一样,对知识如此的饥渴,对一本书籍如此的惊奇。缺乏书籍,就注定缺乏文化,贫瘠的冷坪,文化注定也是贫瘠的。在一本童话书的诱惑下,课本却显得这么苍白。自己无意间带回的这本童话书,竟然在学生中引起轩然大波。这就足以说明,学生们读书的欲望非常强烈,即使在半工半读的农中。

第二天语文课时,翰老师从口袋里拿出童话书来,高举过头,索性讲解了《小布头奇遇记》的内容。书中的故事情节精彩生动,让他过目不忘,几乎能复述出来。这一节课,也让冷坪农中的学生第一次走进童话世界。

最后,翰老师讲到对书的珍惜和爱护,有同学用笔戳坏了书,这是不好的。翰老师话还没说完,雷小锄站了起来,红着脸说:“翰老师,这个错误是我犯下的,我不该用笔戳鼠老二的眼睛,我现在后悔了。”翰老师吃了一惊,小声地问道:“小锄,你为什么这么做?”雷小锄低下头,好一会儿才回答:“我恨鼠老二!”雷小锄稍稍平静了一下,继续说:“翰老师,鼠老二就是个大坏蛋,竟然唆使鼠老大鼠老三和鼠老四吃鸡,要不是小布头机灵,小芦花就会上了鼠老二的当,差点就被吃掉。”翰老师走到雷小锄的桌前,说:“小锄,你是不是钻进书里了?”雷小锄“嗤”地笑出了声,说:“我就担心着咱家的那只大麻花,会不会上了鼠老二的当,就被老鼠吃掉。嗯,那个鼠窝就在灶下,我家那只麻花鸡就喜欢到厨房找吃的,还领着一群小鸡。我每天回家第一件事要找到母鸡,只有看见母鸡安全才放心。”翰老师哈哈一笑说:“你家小芦花不会上当的。”雷小锄也跟着笑了起来说:“翰老师,我家小芦花可是很会下蛋的,今年还抱了一窝鸡仔,当妈妈了。奶奶说,我花掉的医药费就全靠大麻花挣回来。要是被老鼠吃掉,那就惨了。”

翰老师听到这里,很快收敛住笑容,让雷小锄坐下,说:“回家告诉你奶奶,医药费的事,别老记在心上,要是实在困难,就不还了,翰老师有办法。”雷小锄望着翰老师说:“能还的,一定能还的,要是麻花鸡不争气,奶奶还不上,我长大了一定挣钱还您。”

 

(十六)

庄校长是讲授物理的,特别对柴油机熟悉,要求每一个老师要了解柴油机的工作原理,还要带学生实地参观。庄校长选定的参观场地就是公社的榨油坊,位置在老街的大盐井边。

新潮公社街道是个老场,围绕着一家王姓祠堂修建,祠堂已经改作完小。街道不宽,青石铺成,这个场镇有个明显的特征,转弯处都呈直角,没有一处弧形。在祠堂的右侧,便是公社榨油厂。本来这个榨油厂与学校教育扯不上干系,但是,由于半工半读制,这个榨油厂偶然间成为全乡老师教学、学生观摩柴油机的基地。

这是第三学期,翰老师带着雷小锄们,特地参观榨油厂,了解柴油机的工作原理。看见学生们到来,工人师傅便将柴油机发动起来,“嗵嗵嗵、哒哒哒”,响声震耳欲聋。传动轴上,缠绕着长长的皮带,从一间屋子伸到另一间屋子,连接到榨油车上。一杆圆木长臂,带着一只铁轮子,在槽里转动,将油菜籽碾成粉末。虽然是一家小作坊,但在老师和学生眼里,却十分壮观。“这个比牛拉磨不知强多少倍。”“机械化的东西就是不一样。”“难怪庄校长会选择这里当教学场地。”同学们议论纷纷。工人老大哥将柴油机熄了火,打开盖子,将里面的齿轮、传动轴露了出来。这时候,老师就开始讲解柴油机的工作原理,学生们象看稀奇玩意似的直往前挤。贺小兵胆大,伸出手摸一摸,结果搞得满手的油污,他好像对柴油机特别着迷。

在这个贫穷落后的乡场上,没有比榨油厂那半人高的柴油机更为先进的机械设备了,在教师学生心目中,这就是现代化。每次参观回来,庄校长都会流露出喜悦和骄傲。他经常念叨,物理课程与农业生产、工业生产紧密结合得最好的,就是参观榨油厂。

“学校买一辆手扶式拖拉机,这样既能就近参观学习,也能教授学生实际操作。”在一次周前会上,庄校长有意的点了一句。允老师首先开始附和这个建议:“我认为这样的建议很好,也可行,请老师们发表意见。”庄校长则乘势鼓励发言:“学生以学为主,兼学别样,我们农中就选择学习柴油机。这个东西好哇,装到拖拉机上能运桐子、运洋芋,装到厂房能榨油、打米、做面条,就像万能帮手一样,放到哪里都能派上用场的。”允老师接上话说:“柴油机还可以拆卸,里面气缸工作的物理原理,就能直接看见,学生掌握起来比较直观容易。”老师们议论开了,都认为,目前针对柴油机的教学,应该符合上级的精神,不会有政治问题,应该提上议事日程。庄校长便在会上定了下来。

翰老师回到寝室,拿出账本,开始算账。他是本期才接管的出纳职务。桐子、洋芋、红薯、芝麻销售收入,买辆拖拉机还不够,得再搞两年的勤工俭学。

很快,冷坪农中有了手扶式拖拉机。秦家大队组织了一个小会战,几天时间就将通往冷坪的机耕道扩宽。拖拉机是贺小兵这小子开进学校的,庄校长并排坐在驾驶位置上。马达的轰鸣声响起,翻过操场边的土坎子驶进来。到了操场上,贺小兵故意将油门加大,“哒哒哒---”马达声在校园上空回响,好像整个冷坪都淹没在这轰鸣声中。

很快,拖拉机周围便站满了老师学生。蓝色的长柄,红色的柴油机,黑色的车斗,的确让这个灰头土脸的农业中学蓬荜生辉,让全校师生眼前一亮。本来贺小兵已经毕业离开学校两年了,但这次被庄校长选中,特地请回学校,义务帮忙开车的。而雷小锄、许小镰则被所在大队支部书记推荐上了县城的高中。

停在操场边上的拖拉机拆了装,装了拆,机油洒了一地。有些胆大的学生,便开着拖拉机在操场上转圈,土坝上全是轮子的八字印痕。后来有学生开着运粪、运桐子、运洋芋种子、运芝麻。贺小兵开车的时间最多,经常回到学校。能当上手扶式拖拉机驾驶员,在学生们眼里,那可是威风八面,以至于有女生给他写情书,他都不愿搭理。

一九七七年冬月初三,新潮公社冷坪农中,一个不幸的消息传遍学校,传遍公社的各个角落:承包了拖拉机的贺小兵,驾驶手扶式拖拉机,在冷坪中学农场,不幸翻下陡坡,车毁人亡。

围观群众甚多,翰老师也到了农场,他看到一幕惨烈场面:拖拉机开出了公路,将路边的一棵桐子树撞了一下,桐子树被擦掉了一大块皮,然后坠入陡坡下的农场,车身分解,轮子、拖斗,以及柴油机的皮带轮,水箱,油箱,烟筒等散落在坡地上。而翻转的车斗沿,正巧压住贺小兵的头,当场殒命。公社领导迅速赶赴现场,处置事故。经过其父母同意,将贺小兵就地下葬。

因为场景太过血腥,翰老师每每经过那里,便会毛骨悚然,学生们则会成群结队一溜烟跑过。这事教训深刻,公社不得不紧急叫停,反思农中的办学指导思想,提出教育要培养社会主义接班人,而不能仅仅培养社会主义的农民。学校不再提“朝农经验”和讲“马尾巴的功能”,庄校长开始强调注重科学、注重教学,办学的指导思想逐渐与过去决裂。很长时间,没有老师学生到过农场,二十亩山坡地,遍地长满冷草,冷草丛中,生长出齐人高的杀人草,已经完全看不见贺小兵的坟墓。

这个曾经耗去师生大量学习时间,耗去一批又一批山里学子青春热血的农场,就这样变成了贺小兵的坟场。

 

(十七)

时光流逝,转眼到了一九八零年秋天。眼见农场停摆,政府投入有限,庄校长着手思考,在不占用学生主要学习时间的前提下,开辟勤工俭学的另外渠道。农中这么多年,唯一的变化就是通上了电。晚上他来到翰老师寝室,一坐下,庄校长直截了当地说:“现在学校很困难,政府除了工资预算外,几乎无力拨付学校的办公经费,还要求办初三,扩招,增聘几位民办教师,经费从哪里来?教师的待遇如何改善?”翰老师其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听庄校长这么一提,便说:“现在土地承包到户,很多农民家庭有钱了,拆掉旧木房,修建砖瓦房。我分析这个市场行情,砖瓦的需求量会增加,我们就开办砖瓦窑,如何?”庄校长一听,双手猛的一拍大腿,说:“好,就搞这个,就地取材,勤工俭学,靠天靠神不如靠自己。”庄校长连夜叫来老师们开会研究,当晚就定了下来。勤工俭学开办砖瓦窑的事情,就由翰老师具体负责。

没有经费,开办砖瓦窑就得另谋他路。按照“就地取材”的原则,翰老师开始打听寻找做砖瓦的师傅。屈老师找到一位农民工,带到翰老师寝室,介绍说:“这位师傅姓黎,秦家村的人,离学校不远,做过砖瓦,有一定的经验,愿意到学校做工。”翰老师一看,这位农民老大哥人不高,脸上布满皱纹,但身强体壮,一看就是干体力活的料子,便很高兴地说:“农中打算开个砖瓦窑,规模定在一窑五千块砖。你的待遇,烧好出窑,砖每匹一分钱计酬,瓦每块一厘计酬,每月出一窑。能行吗?”黎师傅憨憨一笑,回答:“窑子的搭建规模,一定保证每窑能装五千砖。另外要借一头黄牛,踩泥巴,每月至少踩四趟,得给钱。”翰老师瞧了一眼黎师傅,心里想,这个人看似老实憨厚,但脑子转得比谁都快,是个机灵鬼,得小心应对,想了想,说:“踩泥巴的牛,由学校联系,费用学校负责。”“烧窑用柴火还是煤炭?”“煤炭吧,这个由学校负责。”“装窑出窑呢?”“装窑出窑?”“另外就是烧窑的师傅钱?”“这个?这个?”翰老师还无法反应过来,随口说道:“你负责,反正学校按照烧好的砖瓦,点数付款。”黎师傅停了一下,说:“烧窑师傅请另考虑,每窑七元的工钱。装窑出窑吗,学生多吧,给学生压任务,勤工俭学嘛。”翰老师几乎跟不上黎师傅一连串的疑问,来不及细细思考,回答道:“保证烧好,砖烧坏了,不但拿不到工资,还要赔偿损失。你说的窑工钱,这个价学校认了,但你和烧窑的师傅,捆在一起,反正按照出窑的砖瓦计酬。你也一样,出现质量问题,不仅没酬劳,还要赔偿。装窑出窑吧,学校负责安排人力。”“我既然敢做就敢当,有这一副肚子才敢吃这一副药。”“好,就这么定。屈老师帮忙写一个协议,签字画押,明天就开工。”

第二天,黎师傅早早的来到学校,开始选址选泥,最后砖厂就定在操场边的废弃农田里。中午时分,翰老师来到秦家村村长秦石柱家里,请求支援学校勤工俭学。秦村长爽快答应,立即组织民工义务劳动,搭建厂棚和砖瓦窑,编织遮雨的茅盖子。牛的问题,由村里负责解决,只是农忙季节,牛不好使,不能按时。翰老师说:“不误农时,这个好商量。”

晚上,翰老师向庄校长报告一天的情况,装窑和出窑、煤炭的问题,还得靠学生。庄校长一听,脑袋都要大了,没想到办企业这么复杂,他犹豫了一下对翰老师说:“头一回,真是头一回啊。我们现在是白手起家,一无资金,二无技术,实在没办法。我们没钱请拖拉机运煤,只好牺牲学生的时间,还得到太阳顶背呀。”翰老师叹了口气。庄校长望着翰老师,强打笑脸,鼓励道:“这不是起步了吗,就这么干。翰老师,我们缺资金缺技术,但我们不缺智慧,不缺大脑。人民教师能培养出三好学生,也能将砖瓦烧好,这就叫勤工俭学。”

第二天中午,翰老师来到砖瓦厂,看见黎师傅正赶着牛在踩泥,而泥巴有些干燥,便提了一桶水,撒泼上去,脱了鞋子,撩起裤腿,也踩上了。泥土踩得粘,做出的砖瓦才结实。泥巴踩好后,黎师傅开始堆码,然后用一张铁丝弓一块一块切,直到剩下一垛泥墙,便用一只下面安放一根铜丝的小木板,划下一张长方形泥块,双手捧着放到瓦架上,用一只铁皮泥板,沾一点水,从下往上抹,抹成圆柱形后,粗糙的泥坯变成光滑的瓦,再用一根上面有一个小钉的长筷子,靠在泥瓦上旋转一圈,上边便十分齐整了,提到坝子里,然后松开瓦架子,轻轻取下纱布。这样,瓦坯就做成功了。待晾干后,稍用力,便撇成四块瓦拼放着。翰老师也动起手来。他将泥巴切了一坨,举过头顶,用力向砖架里投去,用拳头塞满缝隙,刮下冒出的泥土,也做成了一块土砖。待黎师傅休息的时候,翰老师也学做瓦。没多少工夫,聪明的翰老师就学会了砖瓦的制作工艺。

一个月后,装窑。翰老师领着全班学生,站成两排,像流水线一样,将砖瓦传递进窑子。

因为是第一窑,烧窑的那两天,翰老师日夜守在窑前,不停提示师傅注意观察,他生怕烧坏了。但黎师傅一再告诉他,这位师傅都烧过很多个砖窑了,有经验的,不必担心。“创业虽然是摸着石头过河,允许失败,但我告诉你,我们学校输不起,一窑都输不起,更不能第一窑就遭到失败。”翰老师在窑前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几天后敞窑了,师傅请翰老师查看,很正常。“整窑的砖瓦,没一块坏的。”“你咋就这么自信?里面有什么机巧?”黎师傅歪着脑袋,瞪大眼睛,说道:“翰老师,这个是我们的衣饭碗,靠这个卖钱的,你不掏师傅钱,我是不说的。嘿嘿,我知道你们当教师的,比谁都精,一点就通。”

翰老师的确想淘到烧窑的经验,只要掌握烧窑的火候,那么砖瓦窑的核心机密就可以学到手,学校可以节约每窑七元的开支。但那烧窑的师傅和黎师傅都守口如瓶,正如他们说的,这是手艺人的看家本领,岂能轻易丢了?

全校的师生都来参观砖瓦窑了。尤其是第一窑敞窑后,庄校长亲自带了全体老师来参观,这让翰老师非常有成就感。两天后,庄校长和翰老师便带着初二一班学生起窑了。翰老师第一个进到窑子,递出第一块砖,像装窑时一样,一块一块传出来,在操场边整整齐齐堆码成一道道砖墙。翰老师最后一个从窑里钻出来,变成灰人,已经看不见身上的皮肤,只有两只眼睛和嘴巴在动。翰老师看着一排排青砖,很是壮观,他几乎喊了起来:“成功了,我们成功了!”学生们也跟着高喊起来:“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砖窑前的欢呼声,顿时吸引到了其他师生羡慕的眼光,路过的行人也驻足观看。那些布满灰烬的脸虽然看不出喜悦,但庄校长知道,这一刻,无论是历尽沧桑的翰老师,还是充满童稚的农村娃,内心都是激动的,像砖窑里的火一样熊熊燃烧。

第一窑,除去开支,净赚了三百元。三百元,是个什么概念?十位教师两个月的工资总和。这样搞下去,老师们的待遇一定会提高,教室那几个洞也一定会补上,教室地面的三合土也是可以解决的。

土地承包到户,农村生活条件改善,上学的多了起来,八间教室挤得满满的,食堂扩大,开始允许学生中午搭伙了。厨房师傅建议修个猪圈,养几头猪,解决吃肉的问题。这件事在翰老师的努力下,真就做成了。一年下来,教室的墙洞修补了,里外粉刷一新,教室地面做成三合土,不再凹凸不平。老师有了奖金,待遇完全同公办教师一样了。冷坪农业中学的民办教师们终于有了尊严和快乐。这一年,是翰老师最开心的日子,总感觉校园变得敞亮了些,兜里鼓了,人也开始活得有精神。

不久,时兴承包制,黎师傅索性承包了校办砖瓦厂,翰老师感觉到轻松多了。承包合同签订后,黎师傅也不保密了,烧窑的时候对他说:“翰老师,我观察你,就像观察烧窑一样。你是个机灵人,但也是个老实人,值得信赖的人,你想知道烧窑的手艺不?”翰老师回答:“你先不要说,我先说出来,你纠正。”“好,你说,砖瓦烧好的信号。”“信号?哦,有信号。你在烧窑,我也在观察,不仅观察窑子,也观察你。每次烧窑的时间至少两天,窑子的砖,一天以上,就变红,猩红,下面的砖由红变得发亮,就开始将耳门关闭,只留一块砖的观察洞,慢慢的,耳洞看进去,砖块发亮,你就迅速关闭耳门,再观察窑面,砖块由红变亮,就迅速闭窑。”翰老师说完,看着黎师傅,那意思很明了,自己已经掌握了烧制秘诀。“就这么简单,你很会观察,教书匠确实不一般。但你知道不?窑面上的砖瓦,有时一边烧好了,一边还没烧好,就得用泥土盖住一边,再观察,等到那一半边砖块发亮。还有,闭窑的时间一定要精准,要快,烧久了,砖块就熔成一团,也会失败,这叫火候。掌握好火候,烧出的砖没一块废的。”翰老师看着满脸灰尘的黎师傅,好一会儿才说:“你不是要保密吗?为何要告诉我?”“翰老师,其实我知道你已经学会了,我的这门绝技,对你,已经不是秘密。烧窑这门手艺,我是祖传的,但也是靠生活积累。你的悟性比我高,只是你没点破。现在,我承包了砖窑,没人和我抢饭碗。再说,这样的手艺,连我自己的儿子都不愿学的,他们早就出门打工去了。你难道不知道,在南方大海边上,正在搞什么特区,挣的钱比我多了去。现在,我将祖传的这门手艺正式传授给你了。”这个黎师傅,话说得滴水不漏,明明手艺秘密已经外泄,儿孙都不愿接招了,还谈什么传授,只不过想卖个乖,讨个赞赏。但翰老师很宽容,他知道黎师傅开玩笑呢,但心里还是很佩服这位农民大哥的,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嘛。

幸福的时刻总是感觉阳光普照,翰老师心情爽朗,当天夜里,他打开笔记本,写下一篇日记:

人不当年文章老,

无聊句读好自嘲。

欲问踌躇今何在,

一窑砖瓦留风骚。


  罗涌简介.png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