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罗涌 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二- 十四
详细内容

罗涌 长篇小说连载《冷草》之十二- 十四

时间:2020-05-29     作者:罗 涌【原创】   阅读

 

 (十二)

雷小锄这一届学生比较幸运,遇上了翰老师这批敬业的甚至还有些古板的民办教师。即使学生在劳动任务繁重的情况下,只要坐在教室里,老师们便百分之百的投入,恨不得将平生所学,全部灌输给学生。学校没有图书室,更没有参考书和其他课外书籍,甚至作业本也是金贵的,绝不能糟蹋掉一张纸,民办老师就是他们唯一的传道授业解惑者。庄校长的物理课、琪老师的化学课、允老师的数学课、屈老师的语文课,都是精心准备,总会在有限的时间内,带给学生新的知识。而且屈老师的国学修为,不在翰老师之下,只要有空,便在家里研磨课本中字词句篇,甚至与翰老师争得面红耳赤,让人感觉有点泥古不化。翰老师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坚持督促学生背诵“名言警句”。学生们感觉奇怪,好像他脑袋里装的全是知识,顺手拈来,句句经典。虽然时局变幻莫测,教育资源极度匮乏,但初心与使命就是教书育人,成为冷坪农中教师们始终不变的人生信条。

来冷坪读书的,都是大山里穷人家的孩子,即使在纷乱的世道,孩子们本性纯良。而翰老师特别注意“尊师重教”“平等友善”这样的伦理道德的教育引导,所以,在冷坪农中读书的孩子,调皮捣蛋者极少,绝大多数懂礼貌,知礼节,思进步,不分贵贱,互相帮助,和睦相处。这是冷坪农中的民办教师铭刻进学生心灵深处的珍贵品质。虽然知识遭遇贬值,但翰老师他们没有误人子弟。

但是,仍有意外发生。贺小兵由于个头大,在与同学玩耍时,往往占据优势。有一次,他与一位叫“秋”的同学玩,由于用力过猛,秋径直倒下,嘴唇正好撞在桌子角,嘴唇破裂,瞬间鲜血直冒。这下急坏了翰老师,赶忙送往公社医院,缝了三针。从此,秋的嘴角便留下一道印迹。

到了冬天,坐在教室里很冷,学生手脚通常冻僵,学生们便会用搓手跺脚的方式缓解。每当此时,贺小兵便会出出风头,弄得声音特别大,而且口中念念有词:“遭不住,遭不住…呵呵呵,喝喝喝…”脑袋摆得像拨浪鼓,整个教室吆喝声顿起,像麻雀归林,老师便无法上课。

学校的教室后有一片冷竹,平时没有人去,因为没有路。到了夏天,竹茂林密,在教室里酷热难当,但只要进入竹林,便会瞬间清凉,所以,这片冷竹林对学生有巨大的吸引力。有一天,就在翰老师吃着午饭时,突然便有学生跑来喊:“翰老师,贺小兵牺牲啦!”翰老师吓了一跳,慌忙丢下碗筷,直奔现场。

原来,贺小兵在竹林里玩,他本就鲁莽,突然跌下土坎,正好一根竹节尖插进后肋骨,在幽暗的林子里动弹不得。一同玩耍的学生见贺小兵的背上像中箭似的,躺着不动,以为死了,便飞跑报信。

此时,庄校长带着其他老师也来到竹林。屈老师轻声问道:“贺小兵,疼吗?”“疼。”见趴在竹林的贺小兵有回声,屈老师蹲下去,仔细查看伤情,初步判断伤口不深,应该不及内脏。便说道:“贺小兵,你忍一下,屈老师帮你拔掉竹节。”此时,庄校长阻止道:“屈老师,取出竹节,无法止血,咋办?”屈老师一听,从荷包里拿出两支“毛蜡烛”,高举过头,说:“看我的,我有把握。”说罢一把抓住竹节,一下子抽了出来,迅速取出毛蜡烛,放在手里捲了一下,拉去烛芯,一大把毛蜡烛全部摁在伤口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贺小兵的伤口很快止了血,屈老师于是叫他爬起来。而屈老师在贺小兵的前面,从竹林中走出。虽然屈老师个子矮,但此时,他的那个神态,就像得胜凯旋的将军,从围得水泄不通的学生中骄傲地走回寝室,。

翰老师受到惊吓,早就出了一身冷汗,见贺小兵已经站了起来,走出竹林,他赶紧上前,扶住贺小兵,问道:“还疼吗?”贺小兵望着翰老师说:“没事啦,屈老师医术高明,学生暂无性命之忧。”说完一脸呆萌。“你呀,还笑,你知道不,你把全校师生吓坏了。”翰老师责怪道。“翰老师,我一定改正,绝不敢再犯。”贺小兵这一次受重伤,死里逃生,他是一定会得到深刻教训的,翰老师也就不再批评了。

回到寝室,翰老师用凉开水加入盐巴,将贺小兵身上的血迹擦洗干净。他看了一下伤口,见一团毛蜡烛严严实实地沾住伤口,虽浸满血,却似乎没有了出血的症状。这时,琪老师走进寝室,拿着布条,说:“把伤口包上吧。”翰老师将布条系在贺小兵胸口上,把后面肋骨的伤口捂住。

见贺小兵已无大碍,翰老师正准备送他去教室,屈老师走进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毛蜡烛”,对翰老师说:“明天到秦家大队赤脚医生处换药,还用这个,消毒、止血、疗伤。嗯,毛蜡烛,外伤神药。”翰老师其实也知道这个毛蜡烛的厉害,平时在家里备上几支,但却从未经历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所以对“毛蜡烛”的功用也没留意,屈老师临危不乱,敢于大胆一试,救人一命,便深知此药之神奇疗效。翰老师撕下一张作业本纸包裹上,轻轻地放进上衣口袋,与钢笔一样别着。

贺小兵的伤不久痊愈,而且只用了两支“毛蜡烛”。翰老师暗自慨叹,贺小兵这小子的生命力极强。

 

(十三)

中午时分,雷小锄来到琪老师的寝室,把身子扭了扭,说:“琪老师,我裤衩上的橡皮筋掉了,您能帮我缝上吗?”琪老师听了雷小锄的话,撩开她的衣服,在裤腰上看了一圈,说:“没掉呢。”雷小锄说:“掉了,一定是掉了,我感觉到脱落的橡皮筋挠痒痒的。”琪老师蹲下去,在雷小锄的裤腰带里又摸了一番,说:“这不是好好的么,哪里脱出来了?”雷小锄赶紧用手绷了一下,也觉得腰带的橡皮筋很紧,于是说:“不知道是什么,在屁股上挠,挠得心烦。”琪老师在裤兜上找了一会说:“是不是裤子上有荆棘,但又找不见,也许是布头的问题,没啥,你这是新裤子,洗过一次就没了。”雷小锄说过谢谢后,转身回到教室。

第二天上午,第二节课时,翰老师发现雷小锄没精打采的,问她咋回事,雷小锄回答说头昏沉沉的,可能感冒了。翰老师用手摸了一下雷小锄额头,感觉发烫,于是,让许小镰将她带到琪老师寝室休息一下。

琪老师发现雷小锄发着高烧,于是她倒了一碗温开水喝了,扶她躺到床上。不一会儿,雷小锄便满头大汗,脸烧得红扑扑的,说肚子也疼。琪老师赶紧用毛巾替她擦着汗,等待着下课,翰老师再想办法去弄点药来。

雷小锄一阵一阵地汗水直冒,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红。嘴里喃喃:“痒,痒…”琪老师只当她高烧烧糊涂了,心里焦急,坐在床头望着,不知所措。雷小锄翻了个身,将手伸进裤子里。琪老师以为还是那布头挠痒,不太在意。突然,雷小锄的小手从裤裆里拽出个东西,闭着眼睛递给琪老师。琪老师一见,立刻惊叫起来,原来是一根赤红的有小手指那么粗,一尺长的蛔虫。琪老师迅速将撮箕拿了过来,撕下作业本纸,把蛔虫丢进垃圾里。

此时,琪老师全然明白了,雷小锄因为蛔虫引起的高烧,如果是这样,那么,雷小锄显然病得不轻。于是,琪老师叫雷小锄撅着屁股,果然看见蛔虫探出头来摆动,难怪雷小锄直喊痒痒。琪老师就用纸一根一根的往外拉,竟然拉出了五六根。

琪老师端着撮箕往厕所疾走,远远地看见翰老师下来,就招手。翰老师加快脚步走近时,看见蛔虫,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琪老师说:“你看这孩子,肚子里全是蛔虫。”翰老师说:“这么严重了,得赶紧送医院,否则,小锄会有性命之忧哇。”回到寝室后,翰老师就让琪老师帮忙,用一条背小孩的背带,将雷小锄捆绑到自己背上,急匆匆地赶往乡卫生院。

医生很快进行了检查,对翰老师说:“孩子是你家的?”“不是,我的学生。”“这么严重的蛔虫,当家长的就这么大意?翰老师,今天就得送县医院。”医生说完,拿出一个药瓶,从里边倒出六粒药,说:“宝塔糖,先服下,到了县医院后再听医嘱。”

翰老师要了一碗水,让雷小锄服药。雷小锄看见六粒黄色和粉红色的“宝塔糖”,抬起头来,放进嘴里咀嚼,看着翰老师说:“好甜,好甜。翰老师,我好多了,不去县医院了吧。”“不行,你知道吗,现在,你肚子里全是蛔虫,只有去县医院,才能有办法驱除。”“翰老师,我就不去县医院,这六颗宝塔糖,一定打下来,不管多少蛔虫。”两人正说着话,医生走了过来,递过一个小包说:“这是两天的驱虫药,记住,每天只能吃六颗,多一颗都不行,忌食油荤。”

翰老师将雷小锄背着,往雷小锄家里赶去,他必须将雷小锄交给她的父母。但是,当翰老师走进雷小锄家时,眼前的一切让他顿时傻眼。一位老奶奶坐在街沿上,手里拿着一根竹棍,听了翰老师的话说:“翰老师,多亏你把小锄背回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县医院的事,等等再说。”翰老师一听很是焦急,说:“小锄得的重病,必须送医院,迟了,恐有生命危险。”奶奶把头摇了几下说:“等他爸爸回来,就到赤脚医生家里,取几颗宝塔糖来,那个东西管用。”翰老师回道:“这个药已经吃过了。”奶奶进到屋里,提出一根板凳,让翰老师坐下,说:“家里没钱,哪看得起县医院呢?翰老师,回去吧,宝塔糖能保命,小锄这孩子命大。”

翰老师听了老奶奶的话,心里越发的不放心,坐着,一直等到雷小锄爸爸收工回来,说明情况后,要求即刻转县医院。雷小锄爸爸放下锄头,擦掉脚上的泥巴,进到屋里,不大功夫走了出来,说:“翰老师,家里实在没钱。我看小锄这娃儿,病啊灾的多,都没送过医院,这点小毛病,应该也能挺过去。”翰老师见这么个家境,再怎么说,等于白说。于是,翰老师从口袋里掏出一叠纸币,一角一分地清理出来,有二十元钱,递给小锄爸爸说:“这是我收的学费,先借给你,救人要紧。你马上送小锄去,晚了,就会越严重,到时候,你后悔莫及。”

小锄爸爸洗了脚,背着雷小锄走出寨子,翰老师看着雷小锄父女的背影,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刚才还有钱,装的鼓鼓的,现在瘪了。他不知道小锄爸爸什么时候能将钱还上,也不知道如何弥补这一亏空,毕竟二十元钱是个不小的数字。翰老师想到这里,心里便感觉空落落的,他向老奶奶道了别,踏上回校的路。

翰老师回到学校后,就马上将雷小锄的病情向庄校长作了汇报,并一再提议,在学生中普及卫生知识,不喝生水,勤洗手,这些习惯要纳入平常教育之中。庄校长听完翰老师的话,皱起了眉头,说:“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添置设备,比如开水壶、开水桶、开水杯等,接通自来水。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学校是无能为力的。”翰老师问道:“勤工俭学不是还有点积蓄吗?”庄校长用手揉着大鼻梁,揉得鼻子酸酸的,闭上眼睛,好一会儿才说:“勤工俭学的积蓄也不多,翰老师你是知道家底的。再说,把师生们的劳力算成工资,没得赚,只有亏。勤工俭学,收入的是师生们的血汗钱,只能用来临时救急。学校建设,只能靠政府。”两人正说着话,允老师走了进来,听说此事后,说:“你翰老师不是不了解情况,安装自来水,简直就是荒唐建议,教师工资都无法保证,谈什么改善学生生活条件,天方夜谭。”翰老师直直地看着允老师说:“当老师的怎么可以对学生的疾苦不当一回事呢?”允老师眼珠子一转,瞟了一眼翰老师说:“可眼下拿什么改善。你有钱吗?有物资吗?没有,一穷二白。依我看,你垫给雷小锄的医药费,就会打水漂。请问,这样的疾苦,你翰老师能解决几个?”见翰老师低头不语,允老师继续说:“我们从小喝路边井水长大,谁肚子里没长过蛔虫,别大惊小怪了。有点病就吃药,人体的免疫力抵抗力能增强吗?”翰老师听了允老师的话,便显得有些激动说:“允老师你是不知道的,雷小锄这次的病情很严重,医生强调,救治不及时,定有性命之忧。换了你的孩子,你会怎样?”允老师见翰老师开始抬杠,便猛地把头仰起,东望一眼,西望一眼,转身几大步跨出门去。

翰老师见庄校长也没个主意,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也退出了门。

雷小锄这回得的这个蛔虫病,竟然折磨了她半个月,回到家里,不能走路,双脚发软。但她很坚强,扶着凳子,每天练习,稍稍恢复些体力,便要上学读书。雷小锄心里十分感激,是翰老师救了自己,否则,恐怕已经钻了坟堆。翰老师的那二十元钱,不知道爸爸何时能还上,内心始终充满愧疚。

雷小锄生了一场大病的事,也给了翰老师极大的启示,一定要在学生中培养讲卫生的良好习惯。虽然冷坪农中条件差,勤洗手的事暂时无法满足,但自己能做到的就一定先做起来。他为班里定了一条规矩,每个月底,他就督促学生剪指甲。到了这个点,翰老师就从琪老师家里借到一把剪刀,拿到教室。到了放学之后,翰老师就让学生们高举起手来,一个一个地检查。

 

(十四)

就在雷小锄返回学校后不到一周,劳动委员贺小兵就开始安排劳动了。雷小锄是光着脚第一个走进农场的,突然,雷小锄丢了锄头,妈呀一声惊叫起来,抱住脚,满地打滚。翰老师几大步冲了过去,把雷小锄扶了起来,雷小锄说,脚趾被什么蜇了一下,火辣辣的,钻心地疼。

翰老师在周围看了一下,看见一只蝎子,顿时明白,雷小锄中了“倒马毒桩”,情势十分危急。他背着雷小锄,来到琪老师寝室,无计可施。此时,雷小锄叫嚷得更凶了,急得翰老师直冒汗,一时没了主意,便准备背上雷小锄去乡卫生院。正好屈老师下课回来,听说后,大叫一声:“赶快找蜘蛛。”

琪老师扶住雷小锄,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停地安慰说:“小锄不哭,啊,蝎子没妈,你越是叫妈,就越疼。”慌乱中,贺小兵不知从哪里捉来一只大蜘蛛。屈老师撩起衣袖,在雷小锄脚趾上找到伤口,用一双筷子夹起蜘蛛,迅速放到口子上。奇怪的是,那只蜘蛛竟然一口叮住伤口,吮吸起来。不一会,蜘蛛突然松口,掉了下来。只见屈老师取来碗,盛满水,将蜘蛛拾起扔进水里。蜘蛛吐出了些唾沫,歇了气,又开始吸毒,再次掉到碗里吐出后,接着又吸,如此三番,雷小锄便不再哭叫。第四次,蜘蛛掉进碗里,脚朝天蹬了几下,再也不动了。雷小锄终于缓过气来,说:“嘿,我的脚好了,不红不肿,不痛不痒了。”说完用手擦掉眼角的泪珠子,端起碗,看着死去蜘蛛说:“救命的蜘蛛,可怜的蜘蛛,难道死了么?我还没报答你的大恩呢,我的小乖乖,就这么死了唉。”屈老师蹲下,看了看雷小锄的脚趾说:“蜘蛛把你脚上的毒吸尽了,它就死了,因为蝎子的毒都进了蜘蛛的身体。”雷小锄其实还惊魂未定,但脸色明显好转,好奇地问道:“琪老师,为什么蝎子没妈呢?”屈老师看着雷小锄说:“你不懂吧,我告诉你,当一窝小蝎子出生时,它们的妈妈肚子裂开,就死掉了,所以,蝎子从小就没妈的。”雷小锄捂住伤口说:“太惨啦,太惨啦。”

琪老师听完嘻嘻笑起来,说:“屈老师,你就别骗小孩了。”琪老师笑过后对翰老师说:“小锄的毒性减轻了,并不意味着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部排出,必须马上送卫生院,现在农村医院都配备了解毒药品。”翰老师听完,便打了一盆水,让雷小锄洗了脚,借了琪老师的背带,让雷小锄趴在背上,用背带捆着,马不停蹄地朝山下走去。

雷小锄得救了,但庄校长却很生气。到了晚上,他主持召开一次专门会议。他将右手手指张开,在胸前上下比划,琪老师对这个手势简直太熟悉了,这是训话的前奏。果然,庄校长说话了:“这次翰老师班上学生被蝎子蛰之事,很严重,差一点就出了人命。去年,山那边有所小学,就是丢了一个学生,家长闹到学校,最后法院判决赔偿九百元。你们想像一下,九百元,谁拿得出?学校没办法,就逼迫班主任拿一部分。你们猜猜,结果如何?”昏暗的煤油灯,一点火星子不停地跳跃,寝室里寂静无声,此时,掉一根针都能听见。见无人言语,庄校长又开始把手在胸前挥动,接着讲:“班主任跳河自杀!”庄校长此言一出,大家先是一愣,接着七嘴八舌议论开了。庄校长很快止住说:“今天的事非同小可,我捏着一把汗呢。好在有惊无险,否则,我们几个,我们冷坪农中,将遭遇灭顶之灾。我绝不是危言耸听。”

庄校长显然很激动,手势越来越快:“安全,安全,再安全,我一直讲,逢会强调,但我们就是不注意。农场劳动,就必须穿鞋。蝎子、蛇、蚂蚁、蜘蛛,最容易攻击的是脚部,刚长出的草尖子,像针刺一般,蜇脚没商量。穿上鞋子,就是一项防范措施。减少伤害,就是减少麻烦。听明白了吗?”没有人回答,但谁都清楚这个道理。“翰老师一定要吸取深刻教训,这次没有要求学生穿鞋下地,就是个错误,要在全校师生大会上做检讨。散会。”

第二天翰老师真就做了检讨,但此事对他的触动远比检讨丢面子来得大,他暗自庆幸雷小锄这个学生命大福大,让自己逃过一劫时,一门心思想到的是,对于自己犯下的错误,还得自己弥补。他动了一个念头:消灭蝎子。

翰老师先组织学生们在农场里翻石掏洞,将蝎子赶尽杀绝。接着,翰老师每天提着锄头转悠,将教室、办公楼、厕所周围寻了个遍。他这么执着的坚持,其目的就是不能让这些蛇蝎虫子再次伤害到自己的学生。

翰老师的举动被琪老师看在眼里,她也在寻找良策,如何对付蝎子和毒蛇。一天中午,琪老师笑逐颜开,走进翰老师寝室,手里拿着一本《西游记》,嘻嘻嘻地笑个不停。“你看看,亏你还是教语文的,《西游记》读过吗?”“读过。”“嘿嘿,孙悟空大战蝎子精,无法取胜,最后请的谁助阵?”“昴日星官。”“昴日星官的真身是什么?”“一只双冠大公鸡。”“这不就有答案了吗?”“你是说?”“你这人就是那么死心眼,成天提着把锄头四处找蝎子,找得完吗?养几只鸡鸭鹅,为全校师生站岗放哨,此物专克蛇蝎!”

第二天,琪老师不知从哪里弄来两只鸡,翰老师也将家里的两只大鹅带到学校。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从此,冷坪中学再也没有发生过蝎咬人事件了。


罗涌简介.png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