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刘国林散文连载《鹰之斗》4
详细内容

刘国林散文连载《鹰之斗》4

时间:2020-05-14     作者:刘国林【原创】   阅读

刘国林WC.png

 

 

      侄子的雀鹰

侄子家住在牡丹江边,周边全是一望无尽的草甸子。从小时候起,侄子常到甸子里转悠,不是提些鱼来,就是兜回些野鸭蛋。赶上运气好,还能套住些野鸡沙笨鸡什么的,拿到集市上去卖,换些零花钱买点学习用品自给自足。有道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侄子小小的年纪就知道为家分忧,左邻右舍都夸他懂事。

一天下午,侄子正在甸子里的水泡子里摸鱼,突然隐约听到几声凄苦的鸟叫。以前,他在草甸子里听过数不清的鸟鸣,什么画眉了,斑鸠了,白头翁了,他都能分得清。像今天这种鸟的叫声,他还是头一次听到。不管怎样,也得去看看究竟。侄子把抓到的鱼穿在鱼串上,又把鱼串插在水泡子的稀泥里,三步并作两步地循着鸟的叫声跑去。

没跑多远,侄子就发现在一个草墩子下趴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身子哆哆嗦嗦地抽搐着。侄子小心翼翼地凑上前仔细观瞧,原来是草甸子上空常常盘旋的那种叫雀鹰的大鸟。不过它还没长成大鸟:脑袋光秃秃的,黄嘴丫子还没退尽,身上的羽毛刚刚勉强将身子盖住,膀子下正往出滴血,把身子都染红了。他半张着嘴,有气无力地叫着,叫声挺凄惨……侄子正要蹲下身子去抱小雀鹰,不料那小雀鹰以为要伤害它,惊叫着拼命地张开翅膀向往起飞,可它却没飞出多远,有一次栽到地上。侄子赶忙追了过去,小雀鹰干乍撒膀,却怎么也飞不起来了,眼里满是惊恐,叫声也显得一声比一声低,看来它是束手就擒了。

侄子凑到小雀鹰的近前,慢慢地蹲下,小雀鹰却趴在那里浑身抖个不停,侄子轻轻地抱起小雀鹰,这才发现它的左膀根子处有一道深深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原来,它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劫难,才死里逃生的。侄子心里清楚,要不赶快给它包扎止血,小雀鹰很快就会死去的。

侄子像包婴儿般地用外衣将它包好,一手抱着小雀鹰,一手拎着鱼串儿,拿出在学校跑马拉松的速度,一路飞奔。跑到家后,他马上找些旧布条,先为小雀鹰上些止血的草药,然后包扎好它的伤口。血是止住了,可小雀鹰还是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侄子想,它是不是饿了?就试着拿出玉米粒、菜叶喂它,可小雀鹰根本就不看一眼。傍晚,邻居赵大虎来串门,碰巧看到侄子面对不吃不喝的小雀鹰发呆,便告诉他:“雀鹰是吃肉的,你得给它找肉吃才行!”

侄子听了才恍然大悟,忙拎着筛子和水桶来到田埂边,发现老鼠洞便用筛子扣上,再拎来一桶水灌进老鼠洞。不多时,便见老鼠洞咕嘟咕嘟地冒气泡,接着就往出翻水花,还没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见洞里钻出两只湿漉漉的老鼠想逃跑。可它们的洞口被筛子罩着,根本逃不出去,只好吱吱地叫着在筛子里来回蹿。这时,侄子早已准备好了磨得尖尖的粗铁丝,像串糖葫芦似的把两只老鼠穿在一起,只见它们在铁丝上四爪乱蹬地吱吱叫,却怎么也挣不脱。

回到家,侄子用剁猪食菜的旧菜刀把两只老鼠剥了皮,又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到小雀鹰的面前,看着它吃不吃。一开始,小雀鹰还心存戒备,可它却抗不住老鼠肉的诱惑,终于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只一会的工夫,两只老鼠肉被它吃个精光。

一个星期过去了,小雀鹰的伤口也完全愈合了。又养了差不多一个月,侄子感到它已经完全康复了,就打算放了它,让它重新回到大自然去。可当侄子解开它的绳子放飞后,只见小雀鹰在天上盘旋了一圈儿又飞了回来,落在院子里,一点儿也没有走的意思。侄子只好走出屋,小雀鹰见了侄子便欢快的叫着,兴奋地围着他转来转去。

“我还忙上学呢,哪有时间天天给你捉老鼠呀!”侄子摸着小雀鹰日渐丰满的羽毛。无奈地摇头苦笑。不过,困难并没有把侄子难住,他发现小雀鹰不但喜欢吃老鼠,还喜欢吃鱼,这下子可把侄子乐坏了,因为草甸子里有水就有鱼,捉鱼方便得很。一有时间,侄子就跑到甸子里的水泡子那儿捉鱼去,哪回都捉半盆子鱼放到小雀鹰的眼前让它尽情地享用。

小雀鹰就这样在侄子家住了下来,并且越来越聪明,越来越通人性。饿了的时候,它就会发出一长两短的叫声,酷似人吹口哨。侄子便学会了它的叫声,每次给它喂鱼吃时就这样唤它。后来,侄子又学会了小雀鹰的多种叫声,用吹口哨和它对话,你一句它一句的相互交流着,颇有情趣。就这样,侄子和小雀鹰成了让同学们羡慕的小伙伴儿,每次有同学光临,小雀鹰都会飞到侄子的肩膀上,嘴里发出欢快的叫声,和侄子一起欢迎他的同学到来。

晚上,侄子让小雀鹰和自己住在一个房间里。有时侄子做作业被数学题难住了,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让小雀鹰发现了,便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好奇地看着他,好像知道主人的心思一般。时间一长,侄子和小雀鹰有了特殊的感情,似乎谁也离不开谁了。

一年的暑假里,侄子到我家跟我学钓野鸭的高招儿,在河套里蹲了一个晚上,终于钓了三只野鸭。当他第二天背着野鸭刚一进院,小雀鹰就飞到他的肩上兴奋地乱叫,还用尖尖的嘴轻轻地啄他的头,痒的他咯咯地笑。大嫂见了也乐得合不拢嘴,告诉儿子:“你走的这一天一宿,小雀鹰总是叫个不停,饿了叫,吃饱了还是叫,像是在找你。”果然,侄子回来后,小雀鹰就安静多了。

日复一日,小雀鹰渐渐长大了,样子越来越威风。一天,侄子带着它去赶集。在集市上,几个小青年见侄子的肩上站着只雀鹰,顿时围上来看稀罕。其中一个小青年说:“多少钱,我买。”“多少钱也不卖!”侄子没搭理他,转身要走。“怎么个意思?你不卖?别给脸不要脸,一只破鹰算个啥?”说着,上前一把拽住侄子,一边推搡着,一边骂骂咧咧想动武。突然,小雀鹰从侄子的肩上扑楞一下子飞起来,照准那家伙的后脖梗子就是一口,接着刷地飞上半空,转身又向他俯冲下来……那几个家伙见侄子的小雀鹰如此厉害,早吓得四处逃散了。

前年夏天,侄子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决定在家务农。一天,侄子划着小船在牡丹江上捕鱼,肩上站着雀鹰。中午时分,侄子打算再捕一网就回家。可就在这个时候雀鹰突然一跃而起,飞到半空中,在他头顶上盘旋着,便盘旋便不停地叫,像是提醒什么。侄子很惊讶,疑惑地望着雀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这时,雀鹰似乎更急了,一路叫着朝江心飞去,随后又快度飞回,如此往返好几个来回。顺着雀鹰飞行的方向,侄子这才发现江中时隐时现地漂着一个红色的影子,刹那间侄子明白了,是有人落水!他赶紧朝那个人影奋力划去,连拉带拽地把人救了上来。落水者是个年轻的姑娘,拖上船的时候已经昏迷不醒。侄子抱起姑娘,让他脚朝上头朝下趴在船帮上控她灌进肚子里的水。

原来,姑娘是后村的,采蘑菇的时候想洗把脸,不想脚下一滑落入水中,虽然她稍识水性,但还是卷入激流中。三天后,姑娘的父母亲自带着女儿来大哥家感谢侄子的救命之恩。侄子告诉姑娘的父母,其实这都是雀鹰的功劳,并如实地将那天救姑娘的过程说了一遍,听的姑娘的父母连连称赞雀鹰通人性。听到这里姑娘更加感动了,蹲下身子用手轻轻地抚摸着雀鹰的羽毛,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打那以后,姑娘常来大哥家,帮大嫂忙这忙那地干些家务活儿。侄子从地里干活回来,两人就有说有笑地一起喂雀鹰吃侄子捉的小鱼。说来也怪,雀鹰见侄子对姑娘好,似乎也对姑娘产生了感情。那天下着小雨,雀鹰照样自己遛弯儿,不知怎么搞的,回来时全身弄得满是泥水。姑娘提了一桶清水,小心翼翼地给它洗澡。雀鹰顺从地任姑娘洗刷它的羽毛,兴奋地朝姑娘叫着,还亲密地轻轻啄姑娘的手,逗得姑娘咯咯直笑。每次当姑娘离开大哥家的时候,雀鹰都会站在姑娘的肩上送她一程……

一天傍晚,姑娘的父母又来大哥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让侄子意外的是姑娘的父母再次说了许多感激的话,说完从身上掏出一迭钱,送给大嫂说:“你儿子救了我姑娘,我不只知道该怎么感谢,我看你们生活不富裕,这一万块钱算是我们全家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大嫂愣了一下,看了看姑娘,见姑娘正皱眉向她暗使眼色,便明白姑娘的意思,说什么也不肯接,饭桌上气氛尴尬起来。

果然,从那以后姑娘再也没露面。大哥忙请邻居打听姑娘的消息,结果让全家人大吃一惊:姑娘家的父母嫌大哥家太穷,不允许女儿再和侄子往来。听到这个消息,侄子心情坏极了,整天无精打采的。不可思议的是,雀鹰似乎也变得烦躁起来,不正经吃东西。第二天,侄子惊慌地发现雀鹰不见了!他焦急地找了两天,也没发现雀鹰的踪影。也许它飞回老家了吧?不可能再回了!在联想到自己和姑娘那没有结局的恋情,侄子更加伤心了。

第六天的早晨,侄子还没起炕,就听见有人敲门。他开门一看,来人竟是自己的心上人,雀鹰正悠闲地站在她的肩膀上朝自己叫呢!原来,雀鹰去找姑娘了,侄子顿时惊喜万分。见到侄子,姑娘禁不住落泪:“我父母不同意咱俩的事,太无情了!就连雀鹰都懂得咱俩的心,这些天我想死你了!”说着,眼泪一对一双地往下掉,侄子的眼睛也湿润了,一把将姑娘搂在怀里,喃喃地说:“好饭别怕晚,岭长架不住多拉一会儿!”后来,侄子和姑娘真的铁了心,姑娘的父母也就无奈地默许了。

转过年的春天,侄子和姑娘终于牵手踏上红地毯。那天新婚不久的侄子领着媳妇,来到草甸子挖驴蹄子菜,把雀鹰也带去了。挖着,挖着,突然听到头上传来熟悉地雀鹰叫声。两人抬头看去,只见一只雀鹰正在上空盘旋着。这时,侄子发现身边的雀鹰也显得不安分起来,对同类的召呼特敏感,很快,它就一跃而起,接着,两只雀鹰便一同飞绕着,欢叫着,好久也不离开。侄子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突然会心地笑了。他告诉妻子:“咱们的雀鹰好像也开始谈恋爱了!”果然,一天两天,那只雌雀鹰都飞来找侄子的雀鹰相聚一番才恋恋不舍地离去。而侄子的雀鹰也总是送它一程后才飞回侄子的肩头,却仍回头回脑地朝天空张望。不过,雌雀鹰却始终不敢接近侄子。可能出于戒心,雌雀鹰不再与侄子的雀鹰相会了。一连几天,侄子的雀鹰都不正经吃食,整天显得烦躁不安。侄子明白了,雀鹰再通人性,但它终究要回到故乡的,它不可能要人喂养一辈子。如今,该是它去找自己归宿的时候了。

第二天,侄子带着他的雀鹰又来到草甸子,寻找那只雌雀鹰。可是,一直走到傍晚,也没发现那只雌雀鹰。侄子并没有灰心,第二天,侄子一来到草甸子就听到肩上的雀鹰欢快地叫着,回头时它却飞上了天空。原来,那只雌雀鹰也早早地飞来了,正等着它呢!只见两只雀鹰一边欢快地叫着,一边上下盘旋着,还彼此拍打着翅膀。侄子一边转身而去,一边挥手高喊:“我的伙伴儿,你也终于找到自己的伴儿了。去吧,天空才是你真的家!”侄子的雀鹰似乎听懂了他的话,一边绕着他的头顶飞,一边不停地叫着,足足在侄子的头顶盘旋了十多圈儿,才恋恋不舍地陪着雌雀鹰飞走了……

   

          大哥的猎鹰

六十年代初,完达山区地广人稀,山上林木丰茂,鸟兽出没。家乡人有狩猎的传统,很多家都驯养了猎鹰。大哥家也养了一只猎鹰,黑蓝色的羽毛闪着金属般的光泽,双翅长而有力,目光炯炯,叫声很脆。最奇的是它的双爪黑里透红,平添几分杀气。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这样的猎鹰百里挑一,可遇不可求。我很喜欢大哥的猎鹰,每当学校放暑假,我都会到大哥家小住十天半月的。慢慢的,我跟大哥的猎鹰混熟了。猎鹰有一种特有的灵性,对人的善意和恶意敏感。大哥的猎鹰对陌生人很凶,对我却很友好,好像我俩天生就有缘份。

六四年的暑假到了,我又来到大哥家打松籽,为的是打松籽卖些钱,好在开学时买些书本用。大哥对我勤工俭学的做法很佩服,也很支持。他见我独自一人往深山老林里钻,怕我出现意外,就让我带上他的猎鹰,应急时能起到保护作用。我愉快地答应了。这样艰苦的跋涉也不会寂寞了。

连续多日的朝夕相伴,我和大哥的猎鹰更亲密了。一天,我又带大哥的猎鹰上了山,快中午时,我正要倒在巨石上歇息一会儿,突然猎鹰发出警报,我一激灵,猛然见前面的灌木丛中一头野猪正向我走来。这头野猪个头实在太大了,足有千斤重。它那张着的大嘴和那长长的獠牙证明它是一头凶狠残暴的猛兽。我们天!长这么大我头一次零距离接触野猪,恐惧急剧升级。早就听大哥说过,采松籽最怕遇见野猪,它凶猛无比,遭到攻击后不但不会逃跑,反而敢于猛烈反攻。家乡里被戳伤致残的猎人不计其数,猎鹰一般见到它们都退避三舍。

我若转身跑,野猪一定会拼命追我,根本不可能逃脱,便直挺挺地愣在原地吓傻了,两条腿也不停地哆嗦,想逃跑,它根本不听使唤,就像不是自己的腿似的。这时,猛听猎鹰尖叫一声向野猪俯冲过去,速度极快,眨眼间利爪就要抓到野猪的头。不料野猪早有防备,来个就地十八滚,迅速闪开了猎鹰的攻击,速度快得惊人。但大哥的猎鹰也不是吃素的,它这一扑也是实中有虚,见野猪反应如此之快,立即摆头直插天空,待野猪张开大嘴准备扑咬它时早已脱离对手。第一个回合几秒钟内结束,双方打了个平手,却把我吓得目瞪口呆,不知不觉已出了一身冷汗。

生性好斗的野猪毫不畏惧,把屁股往地上一坐,转着圈儿地用它那尖嘴迎战猎鹰。猎鹰从南边来进攻,它就转到南边抵挡;猎鹰从北边进攻,它又把头转到北边迎战。猎鹰几次进攻均未奏效,一般来说,小的野生动物只要让猎鹰抓住它的头,就可以提起来把它摔死。但这头野猪实在太大了,而猎鹰的体重才六斤左右,双方不是一个级别,就算猎鹰能抓住它,但野猪肯定会激烈拼争的,弄不好它那大嘴会把猎鹰咬住的。若真的被它咬了,结果不言而喻。

我心疼猎鹰,真想让它放弃算了。但此刻的猎鹰羽毛竖立,连声尖叫,已经完全进入战斗状态。它在一棵老柞树上稍息片刻后,再次扑向野猪。在所有猛禽中,猎鹰飞翔的速度是最快的,还没容我看清,它已在野猪头上狠狠地啄了一下,我知道,猪鹰是想啄野猪的眼睛,一但将野猪的眼睛啄瞎,它将如鱼得水,便大有用武之地了。等野猪转过头欲咬猎鹰时,它已腾空跃开,趁势又在它的背上抓击。双方短兵相接,激烈地厮杀起来,如此惊险的场面看得我目不暇接。

猎鹰每次进攻都离野猪的大嘴很近,等于在死神嘴边飞舞。虽然接连得逞,自己也露出了明显的破绽,被野猪的一口咬住翅膀。我大吃一惊,多亏猎鹰的翅膀长,野猪只是咬住了它的羽毛梢,它迅速挣脱了野猪的大嘴,又飞起来。

我急得又喊又叫,让猎鹰停止进攻。可以处于疯狂状态的野猪咬不到猎鹰,竟向我扑来想拿我刹气。正在我惊慌之际,猎鹰迅速扑过去,阻止了它的前行,我终于长长地松了口气。此时的野猪已杀气冲天,愈战愈勇,它的尖嘴不停地吐着白沫子,再次咬住猎鹰的翅膀。而令我惊诧万分的是,猎鹰却毫不畏惧,在不长的时间里多次犯同样的错误,被接连咬中翅膀。我呆望着那惊心动魄的鹰猪生死斗,却帮不上猎鹰的忙。

猎鹰的羽毛沾满了野猪的唾液,粘糊糊的,它却若无其事地飞到附近的老柞树上。看着它没事,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极度兴奋的野猪不停地咬猎鹰的翅膀,必然会大量地喷出唾液,它反复咬猎鹰的翅膀,唾液已喷得差不多了,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的。猎鹰是在用高难度的动作故意诱骗野猪上钩的!

果然野猪有些晕头转向,猎鹰没有给它喘息的机会,以雷霆万钧之势再次俯冲过去,野猪却反应迟钝,被猎鹰带钩的尖嘴把它的一只眼珠子啄了出来。几乎与此同时,猎鹰锋利的爪子又是一阵猛抓。野猪猛然遭受重创,便疯狂地坐在地上转圈儿,把屁股底下转出一个深坑。真是无巧不成书,野猪的屁股底下正有一条母蛇卧在泥土里孵蛋呢,它这么一折腾,把屁股底下的母蛇激怒了,嗖地一声蹿出来,照准野猪的胯下的生殖器就一口,咬住就不放松。瞬间,我见野猪的生殖器膨胀起来,胀得又红又肿。这下子野猪首尾难顾了。头上有猎鹰的进攻,屁股底下有母蛇助战,它再借一张大嘴也难应付了,只有招架这功,却没有还口之力,痛得在地上翻身打滚。这时,猎鹰瞅准机会猛地俯冲下过来,照准野猪的肛门就是一爪子,紧接着双爪一叫力,野猪的肠子被它拉出来,越拉越长。猎鹰边拉边啄,把野猪的肠子啄得千疮百孔。此时的野猪瞪着一只眼尖嗥,没嗥几声就蹬腿断气了。真是不可思议的胜利!猎鹰太伟大了!它智勇双全斗野猪的壮举,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猎鹰的翅膀上沾了很多野猪的唾液,为防不测,我忙把它带到附近的小溪边冲洗。边冲洗边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息。等彻底把野猪的唾液洗掉,我已累是精疲力尽,便把猎鹰抱在怀里,不断地给它擦羽毛。它像一个乖巧的孩子,闭着眼睛,任我摆布。

经验欠缺的我此时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不该在这里停留,因为旁边就是野猪的窝,野猪不可能只有一头哇……

不约十几分钟后,突然隐约觉得身后的楱子丛中传来异样的声响,我大骇,还没等转过身来,猎鹰也听到了,骤然从我怀里跃出,向我身边蹿去。我蓦地回头,只见一头母野猪呼啸而至,并且一口咬住了猎鹰。

猎鹰虽然身陷母野猪的口中,但它仍在拼死抵抗,反过头对着母野猪的长脸又抓又咬。但它很快不动了,因为母野猪的大嘴很快吞掉了它半个身子。我容不得多想,举起手中的砍刀砍向母野猪的后腚。因为我知道,母野猪的后腚是它全身最薄弱的部位。母野猪想回头咬我,但它的嘴被猎鹰死死地卡住了,对我无从下口。我手中的砍刀深深地砍进了母野猪的后腚,我用力一拽,一条半尺长的口子被砍刀豁开了,鲜血和猪肠子同时涌出,越淌越多。母野猪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四蹄乱蹬,没多久就断气了。猎鹰在母野猪的大嘴里仍在拼死挣扎,但母野猪仍死死地咬着它的半个身子。我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猎鹰救出来,但此时的猪鹰也停止了呼吸。它的眼睛没有闭上,依旧望着我,似乎满怀着对生命的眷恋。

我抱着死去的猎鹰失声痛哭,真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盼望猎鹰能突然醒来,依旧能在天上飞翔,然而它却再没有醒来。那天,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大哥听完我的哭诉也感慨万千:“我的猎鹰为了救你才葬身母野猪口的,它死得值!”

我和大哥把猎鹰葬在屋前的白杨树下,它活着的时候常在白杨树上嬉戏。打那以后,每当学校放暑假我都要去一趟大哥家,站在大哥家的白杨树下久久沉思。我想,是大哥家的猎鹰教我懂得了勇敢,懂得了爱!

          姥爷的雀鹰

前些年的一天,姥爷上了山。他沿着北坡沟里的椴树向上爬。当爬到一处陡坡时,眼前的场影让他惊呆了:一条一米多长的野鸡脖子蛇,身体扭曲,腹部朝上,血肉模地躺在岩石上。从血肉的新鲜程度和眼睛完好、没有塌陷来判断,很可能是头天傍晚死去的。蛇的胃内清晰可见一只已经消化、但尚未完全排泄的老鼠残骸,身体的上半段和尾部有非常明显的爪抓和啄伤。姥爷深知野鸡脖子蛇是北大荒山林中最具攻击性和毒性最强的蛇,能主动攻击它的,恐怕可能性最大的是雀鹰了。

一切表明,这里曾发生过残酷的鹰蛇大战。但是,雀鹰将这条毒蛇制服后,为什么没享用这顿美餐呢?姥爷走到几十米外的坡下,才找到答案。他的眼前,一只奄奄一息的雀鹰躺在岩石上,一只腿出奇的粗肿。姥爷根据雀鹰受伤的部位推断,很可能那条毒蛇在岩石上享受太阳光的温暖时,恰巧雀鹰在它上方盘旋,发现它后便对其垂直进攻,用利爪踩住它的前胸,锋利的爪深深地扎进蛇的体内,尖嘴准确地叼住蛇的颈部,稍一用力,蛇颈就皮开肉绽了。

雀鹰见毒蛇已无还击之力,掉转头三两下便撕开蛇的腹部。剧烈的疼痛使毒蛇做出最后一搏,抬头朝雀鹰的一只腿狠狠咬去。雀鹰本能地飞了起来,但飞了几下便跌落下来。果然,姥爷在给它做清创处理时,找到了蛇的毒牙。处理完雀鹰的伤口,姥爷怕它再遭不测,便把它带回家。

当晚,姥爷吃完晚饭,正准备休息时,突然听到院子里传来雀鹰的尖叫声,连忙到院子里查看,只见一只山狸子已钻进雀鹰的笼子,正跟雀鹰打得不可开交。雀鹰浑身的羽毛都乍撒开来,不断地用利爪和尖啄攻击入侵者,那只山狸子竟然在雀鹰的攻击下负伤而逃。当天夜里,那只山狸子竟带着全家老小来复仇,雀鹰被打得败下阵来,被山狸子揪下许多羽毛,爪子和脖子也受了伤。要不是姥爷闻声出来相助,雀鹰也许就成为山狸子的口中食了。

看着受伤的雀鹰,姥爷心疼不已。他小心地用药酒给雀鹰清洗伤口后,立即给它钉做个大笼子,还用尼龙网把笼子罩上。这回雀鹰的安全有保障了,往后它再也没遇到危险。半月后,雀鹰的伤好了。姥爷发现它跟自己很亲近,每次喂食前都主动地跟他打招呼,还跳到他手掌上吃食。一天,姥爷给雀鹰喂食时发现它不见了。原来,是姥爷忘记了关笼子门。谁知当天下午,雀鹰竟自己飞回来了。姥爷见状兴奋不已,跟姥姥说:“看来,雀鹰已恋上咱这个家了。”此后,姥爷索性白天就打开笼子门,让雀鹰自由活动。

一天,姥爷看到报上有专门驯鸟学舌的磁带广告,便突发奇想,当即邮购了两盒。他打开收录机,天天对着雀鹰放,哪知却是“对雀弹琴”,无功而返。也不知过了多少天,姥爷正在午休,突然听到外边有人喊:“姥爷,您好!”“姥爷,您好!”姥爷赶紧爬起来去开院门。可他开门一看,门外没人。难道听错了?姥爷回到屋里还没等躺下,外面又在叫:“姥姥好!”“姥姥好!”姥爷再次开门,还是没人。他刚转身想进屋,身后又传来一句:“姥爷好!”这回姥爷听清楚了,说话的竟是那只雀鹰!姥爷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没听说过雀鹰能说话,他又惊又喜,思来想去,他认为,还是那两盒专门驯鸟学舌的磁带起了作用。

会说话的雀鹰使老爷对它宠爱有加。从此,姥爷经常逗弄雀鹰,教它学更多的语句。雀鹰每学会一句话,就会得到一块美食的奖赏。天长日久,聪明的雀鹰竟学会了观颜察色、即景生情。一天,姥姥在修剪盆里的花枝,姥爷削了一个苹果递给姥姥说:“别太辛苦了,吃个苹果!”听了这话,站在一旁的雀鹰竟也学也起来:“别太辛苦了,吃个苹果!”还连说几遍,说得姥姥眉开眼笑,立即赏了它一块肉。

姥爷的雀鹰会说话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很快在家乡传开了,县里的电视台还专门前来拍了一期节目。为了解开雀鹰说话之谜,姥爷专门去了趟省城请教动物学专家。专家答复说:“鸟类有一种特殊的记忆功能,其模仿能力超过其它动物。这只雀鹰的智商明显高于同类,因此其模仿能力更强,而且它与人类建立了良好的情感关系,是它开口说话的重要因素。”听了专家的介绍,姥爷对他的雀鹰更疼爱了,没事就跟它聊天、对话。在教它说话时,不再平铺直叙地直蹦单词了,而是带着各种各样的感情色彩,让语句抑扬顿挫,或开怀大笑,或窃窃私语,雀鹰也学得维妙维肖,简直学得能以假乱真,日积月累,还真有了效果。

前年端午节过后的第二天,姥爷过生日,在家中设宴款待亲朋好友。那天,姥爷、姥姥光顾招待客人了,也没顾得上给雀鹰喂食。姥爷经过它身边时,雀鹰竟叫起来:“姥爷您好哇!”这个“哇”字拖得很长,带有明显的撒娇成份。姥爷过生日心情特好,连忙答应:“姥爷好!姥爷好!”说着,赏它一块兔肉。几个好奇的亲朋见状也来了兴致,逗它学说:“寿比南山。”聪明的雀鹰很快就学会了。在给大家表演时,它竟自作主张地加了一个字:“寿比南山啊——”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对它赞不绝口。可它听了却不以为然,连连说:“小意思!小意思”听了这话,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有它助兴,亲朋好友的酒兴更浓了。

晚宴后,姥爷送别亲友,在大门口不时地重复着几句话:“谢谢光临”、“再见,慢走”。这几句话很快被雀鹰学会了,不停地陪着姥爷送客,每走一个人它都会说:“谢谢光临!”“再见,慢走!”听了这些话,姥爷更高兴了,索性把鸟笼提到门口,让雀鹰代他送客。

不知什么时候起,雀鹰还学会了迎客。一天,姥爷的酒友来串门,适逢姥爷没在家。雀鹰眼尖,认出来人是姥爷的酒友,立即兴奋地叫起来:“李姥爷,您好!”当姥爷的酒友走到它身前时,它又叫:“李姥爷请坐!”“李姥爷先喝茶!”雀鹰的识人能力与语言应变能力让姥爷的酒友大开眼界,对雀鹰更加刮目相看了。当姥爷办事回来时,他的酒友便眉飞色舞地向他述说了刚才的经过,情不自禁地赞叹道:“你的雀鹰都成迎客大使了,太神奇了!”

姥爷让大舅从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全国也有几只能说话的雀鹰被报道过,不过经过对比,还要数姥爷的雀鹰最厉害,它不光能学话,还带有感情色彩,更奇的是能自己造句,可谓是蝎子的巴巴——毒(独)一份!

尽管姥爷的雀鹰聪明,还是常闹出笑话来。有一次,我的小弟来看姥爷,雀鹰一见到他便大叫:“你好哇,姥爷!”听到了这话,全家人都笑得喷出饭来。姥爷更是笑得捂着肚子直不起腰来。雀鹰见大家哄笑,还以为在夸它呢,更有精神了,又对着舅妈来了一句:“姥姥,你好老哇!”这曾是姥爷跟姥姥说的玩笑话,竟被雀鹰移花接木地用在舅母身上,弄得舅母不好意思了,脸上羞得通红,光低着头哧哧地笑,大家也都跟着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去年春天,姥爷的雀鹰突然死了。姥爷感到奇怪:“我的雀鹰养得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死了呢?”便怨山神、怨土地地说是姥姥给弄死的。姥姥是哑巴吃黄莲——有苦难分诉。还是舅舅把雀鹰带到市林业局,请专家解剖后才揭开谜底——原来是雀鹰常吃被农药污染的鸟肉,农药在体内的积累越来越多,才导致它中毒死亡的。

一年来,姥爷想他的雀鹰都快想疯了,天天到大山里转,到曾经捡到雀鹰的地方“守岩待鹰”。可也别说,真就捡到过两只被野鸡脖子咬伤的雀鹰。姥爷如获至宝地把那两只雀鹰带到家,天天放磁带教它俩说话,可没一个成功的。时间长了,姥爷也失去了信心,自主自语道:“这雀鹰真不一样,智商有高有低,不是随便哪只都能教会说话的,真应了那句古语: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哇!”

尽管姥爷这样说,可他仍不死心,还常到他捡鹰的老地方去“守岩待鹰”,幻想着能再捡到一只会说话的雀鹰。姥姥常常嘲笑姥爷是痴人说梦,姥爷也不反驳,只是笑笑,照样日复一日地到大山里寻梦。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