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石柱作协专栏14 陈志华《回家》组诗
详细内容

石柱作协专栏14 陈志华《回家》组诗

时间:2020-05-08     作者:陈志华【原创】   阅读

 

(一)我是山那边一抹云

 

有个地方叫大歇塘

依天山南麓的一个小场镇

曾是巴盐古道上歇足的驿站

成为我儿时的记忆、如今的挂牵

 

人近知天命

恍惚方入世

父母在

忘不了咱的根在那里

 

没有衣锦还乡的荣耀

只为孝的传承和遵从

谁能挽留那老宅的斑驳

和祖辈舍不去的乡愁

 

隔再久,来去匆匆

“老汉,我回来了”

“妈,我走了”

欣慰的笑容噙满晶莹的泪花

 

轻轻地一声叹息

带走的是担不动的行囊

和下一次的期盼

化作一道印痕远去

 

我是山那边的一抹云

无论漂泊到哪里

永远改不了那浓浓的乡音

和落叶归根的眷念

  

(二)乡愁

 

快回来,老母鸡生蛋了

母亲的催促和唠叨证明我还小

一个五十岁还没有断奶的孩子

 

手机那头的叮咛和召唤

一下子把我的思绪拉回到儿时

脑海里全是上山扳地菰下河捉螃蟹的情景

 

疫情之下

好不容易回了趟家

可再也找不到记忆中那种味道

 

山封林了

河改道了

唯有屋背后那片菜园地石坎上的爬痕依稀可见

 

包谷又出苗了

豌豆荚又老啦

那个曾蹲在沟边寒窗苦读的我青春不在了

 

十多年前栽的老桩

仿佛还在坚守我曾经许的愿

陪慈祥的父母慢慢地变老

 

家在

比什么都幸福

那份淡淡的乡愁才有真正的依托

  

(三)回不去的过往

 

不知为什么踏进家的门槛哼不起《故乡的云》

或许一个人的“成熟”意味着已在老朽

是岁月在沉淀允许我们“不再任性”

 

曾经太多的磨难吞噬了生命的激情和浪漫

才在现实中找到了被稀释的理想之影

——诗和远方

 

很少“大歇进沟”戏谑侃侃而谈

只缘“碑记沟上茶店”苍凉悲壮

现在不需要太多的毫无价值的注释填塞

 

吃得下多大的苦,才能享得起相配的福

“大歇”为什么称“塘”

放低方知“山外有山”

 

成“人上人”不一定是能力和智商

那何必去纠结天时、地利、人和

正如河塘总有缺口让水一泻千里

 

人生亦如此

只是你有没有积蓄到足够的力量

让回不去的过往成为你攀登险峰的垫脚石

 

 

 

(四)菜园地

 

每每回家到菜园地逛一圈

似乎成了我铁的定律

春花夏叶秋果冬枝

总有一样的摆弄是我的必修课

 

我从小喜欢园艺和种植

折腾了大半辈子

只有电线杆脚那些盆桩逃脱了厄运

虽在父母眼里一文不值却知道留着我的最爱

 

梨树、桃树、李子树、樱桃树、柑橘树、银杏树

盘算了一番不划算全毁了

而地坎边别人家的松树一个劲地往上窜

父亲摇摇头叹息无可奈何

 

曾经抹芽打顶、叉花疏果、整枝修型不亦乐乎

现如今菜园地爬树摘果一去不复返了

那种失落和酸楚

或许是退耕还林土地荒芜下的一个侧面写照

 

父辈他们已无能为力即将老去

我们这一代或多或少对农村还有点念想

而咱的下一代已经对土地没有一点印记

不得不担忧家国情怀成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即使老少一同回家

唯有我还依恋那片菜园地

它不但承载我儿时的记忆

还有那淡淡的乡愁和浓浓的牵挂

 

菜园地

一代人的辛酸刻蚀在父辈额头的皱纹里

渐渐地消失在我童年的记忆中

幸好还有人在默默地守望

 

 

 协会专栏识别(石柱).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