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客77 >>原创连载 >> 刘国林散文连载《鹰之斗》 2
详细内容

刘国林散文连载《鹰之斗》 2

时间:2020-05-04     作者:刘国林【原创】   阅读


 刘国林WC.png

 

鹰之斗


在北大荒的自然王国里,老鹰当是禽类和小动物的霸主了。一般说来,弱小的动物在它的面前只能俯首待毙,成为它口中餐、腹中食了。然而,弱小动物也是不甘心失败和灭亡的。它们为了生存,本能地和老鹰抗衡、争斗。老鹰也不是常胜将军,败在猎物下的记录也是屡见不鲜的。笔者耳闻目睹了老鹰和它的猎物们大战的场面,觉得实在耐人寻味儿。

 

燕子戏鹰

 

一天中午,我和家人正在吃午饭。突然,有人喊:“老鹰叼小鸡喽!”我忙放下碗筷,出门观瞧。可不,一只老鹰正缓慢地从西北方向飞来,它的爪下一团毛绒绒的东西在扑打挣扎,同时传来“咕——咕——”的尖叫声。人们一时失措,有的大喊大叫,有的敲击铜盆、铜锣恐吓老鹰,但都无济于事。老鹰好像久经沙场似的,对这种阵势已习以为常,不以为然了。这时,天空中聚满了燕子,足有二三百只,叽叽喳喳,把老鹰团团围住。有的啄老鹰的头,有的衔老鹰的膀儿,有的上下翻飞,阻止老鹰前行;有的左右横飞,干扰老鹰的视野。老鹰左突右冲,怎么也冲不出重围,突不破燕阵。人们也被这少见的场面惊呆了。好事者又纷纷敲击铜盆、铜锣来,为燕子呐喊助威。终于,老鹰经不住燕子的攻击,放开爪下的猎物,狼狈逃掉了。坠在地上的小鸡吓破了胆儿,扑打着翅膀,一溜烟地钻进鸡窝,再也不敢出来了。而空中的燕子们,仍在上下翻飞,叫得更欢了。那相互祝贺、欢庆胜利的场面实在感人。连老人们都说,燕子集会救小鸡,长这么大头一次看见。

 

兔子蹬鹰        

 

兔子是老鹰最喜欢吃的食物之一。老鹰逮兔子,像玩儿似的,随心所欲。可那都是些没有见过世面的稚兔,才成为它爪下的牺牲品。若碰见狡猾的老野兔,就不那么轻而易举了。

我伯父是老猪手,目睹过鹰兔大战的场面。那是只母野兔,领着四只小兔在山边草中嬉戏。突然,空中一个黑影箭一样地扎下来。母野兔耳朵尖,没等老鹰扎到地面,便领着小兔奔跑起来。老鹰在空中紧紧追赶。实在逃不脱了,母野兔就领着四只小兔索性停住了。坐以待毙吗?伯父想。老鹰俯冲下来,要啄母野兔的眼睛。只见母野兔在地上打个滚儿,背靠地,腹朝天,四爪紧缩,缩成一个毛绒团儿。就在老鹰伸出利爪的一刹那,奇迹出现了:母野兔猛地弹出两条长长的后肢,像弹棉球似的,把老鹰蹬出一米多远,蹬掉老鹰的一些羽毛。这招儿真够厉害的。老鹰吃了大亏,可它不甘心,又俯冲下来。这回母野兔没像上次那样仰卧,而是前爪平伸,后肢紧缩,伏在地上一动不动。老鹰扑下来的一瞬间,母野兔嗖地往前一蹿,又猛地扬起后肢,像马蹄子似的,后肢重重地踢在老鹰的头上。可能是用力过猛,母野兔的身子倒立起来。紧接着,一个漂亮的后滚翻,又恢复原态。动作是那么连贯轻松,又是那么老练。老鹰被蹬晕了,仰翻在地上,折腾了半天,才扇动起沉重的翅膀,摇摇摆摆地逃命去了。母野兔像凯旋的将军似的,摇摇大耳朵,抖抖身上的尘土,目送着老鹰归去,又领着四只小兔嬉戏起来。伯父打了一辈子猎,没见过这种场面,这回算开眼了。他不忍心让这只母野兔和它的子女再死在枪口下,背起猎枪,两手空空地回到家里。我们问其根源,伯父才说了他的见闻。全家人听了,也颇感新奇,都说伯父这样做对。

 

花蛇坠鹰

 

五年前的一天,去乡下的弟弟拾回来一只好大的鹰,有十多斤重。全家皆大惊:你咋逮的?弟弟一笑:“它掉到我眼前的!”“别听他的,又瞎吹了!”弟媳撇他一眼,不愿听。“真的,你听我说。”弟弟一本正经地讲述起来。“我刚爬上一个山坡,老远就见一只鹰在道上扑腾。我加快脚步,跑到跟前一看,是老鹰和‘野鸡脖子’(是一种毒性很强的蛇)打架。我觉得稀奇,蛇怕老鹰,谁都知道。老鹰吃蛇,就像吃面条似的,哪有敢和它斗的?别看它只有尺八长,半个身子都立起来了,挺着尖脑袋,喷着红舌头,等着老鹰往前扑。老鹰并不急于捕它,而是用巨大的膀子来回扑打着,专扫‘野鸡脖子’的头。‘野鸡脖子’也不示弱,不管鹰怎样扑打它的头,就像根棍子似的,一扫一摇晃。老鹰不耐烦了,伸出爪抓住‘野鸡脖子’,就像甩鞭子似的,把它重重地甩在地上,翻白了,不动了。我想完了,‘野鸡脖子’也斗不过老鹰喽!就是在老鹰准备吃它时,‘野鸡脖子’突然扬起头,一打挺,把老鹰的爪子缠住了。原来它是装死!老鹰一惊,扇动着翅膀冲向天空。可只一会儿就重重地摔在我的眼前。我一瞅,‘野鸡脖子’还缠绕着老鹰不撒口呢,便拾根树枝条儿,猛抽几下,把它抽死了,老鹰被我拾回来了。谁能相信鹰能被蛇咬死?不可思议吧?”弟弟说完,感慨一番,全家人也似信非信。可摆在眼前的,毕竟是只被蛇咬死的老鹰!


黑鱼拽鹰


离我家三十里远有个黑鱼泡,远近闻名。老人传说,泡里的黑鱼成了精,能腾云驾雾,越到下雨天叫得越欢。黑鱼能成精?我却不信,下雨天听到一种像牛叫的声音,倒是真的。可谁知是不是黑鱼叫得呢?黑鱼泡里的鱼多得很,除了黑鱼,还有鲶鱼、鲫鱼和柳根子鱼。每逢星期天或节假日,我必带着钩竿在这里坐上一天半天的,每次都满载而归。十年前的一天,我正坐在泡子边垂钓,一只老鹰嗖地从我的头上掠过,把我吓了一跳。惊魂未定,只见老鹰直向泡子中间冲去。呀,泡子中间有个黑色的东西在掀浪,是大黑鱼吧?我正想着,老鹰已接近水面,伸出两只利爪,猛地往水中叨去。可能是叨住黑鱼了,要不它怎么光扑楞膀儿,飞不起来呢?也没看见鱼,只见泡子中间水花直翻。眨眼的功夫,老鹰的身子已坠入水里一半儿了,两只膀子使劲儿地扑打着水面,就是挣不出去。过了一会儿,老鹰的膀子梢也不见了,光见水面上翻浪花。又过了一会儿,水面上的浪花也没有了,只有几根羽毛飘着。我看傻了,顾不得钓鱼了,直勾勾地瞧着泡子中间那片水面。刚才还是水翻浪卷的,现在却风平浪静了,静得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我想,老鹰一定是让黑鱼的家族们会餐掉了。它们是有意挑逗老鹰上圈套儿,还是无意中想换口味呢?不管怎么说,黑鱼能尝到天上的野味儿,也够有福气的了。那次回去,我把亲眼见黑鱼拽鹰的经过向朋友们讲了,有的信,有的不信。唉,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我想告诉你,这是真的。


回忆玩鹰时

 

我在少年时代,曾经跟赵大叔捉鹰,驯鹰、放鹰达五年之久。可以说,玩鹰既要有耐性,也得以心换心,若不然,鹰才不和你交朋友呢。

鹰的眼睛呈金黄色,羽毛呈灰色,羽毛顺体生长,在皮肌的作用下,羽毛可松弛放开,可收紧裹体。一龄鹰羽毛后背呈灰色,花纹不明显。从胸部至尾部呈灰白色,花纹明显,多扇形和波浪式花纹。花纹按鹰体横着排列,形成连续扇形和波浪形。羽毛尖部呈浅灰黄色或波浪花斑,排列得整齐均匀。二龄鹰后背呈灰色,不见花纹,胸前至腿部羽毛以长棱形排列成花纹。三龄鹰后背羽毛呈深灰或青色,胸前羽毛呈乳白色。

鹰是凶狠烈性的飞禽,以捕捉山鸡、鸟类、鼠类、蛇类及各种小动物为生。有的鹰不愿自己筑巢,专门抢占乌鸦的巢产卵孵鹰雏。也有的鹰自己筑巢,多选择峭壁上的洞穴产卵孵化。鹰很精明,在孵化过程中能辨认出雏鹰的卵,并及时拔离出窝。二十多天后孵出雏鹰,雌雄鹰轮流喂养。雏鹰未睁眼,不能自己吞食,听见声响后,张嘴等候鹰妈妈喂食。这时,鹰妈妈一口一口地将食物叨碎,嘴对嘴地挨个喂。等老毛长全时,便自己吃食了。鹰妈妈把猎物放在窝里,雏鹰围着自食。叨不开的食物,鹰妈妈辅助,用勾嘴叨开给雏鹰吃。鹰妈妈经常清理窝里的鹰粪便,叨出窝外,保持窝内清洁。雏鹰出飞后的一段时间里,仍由鹰妈妈猎物,放在山野偏静处,供雏鹰自食。

雏鹰逐渐长大了,在鹰妈妈的带领下练直飞、旋飞,在练猎物技能。在飞行中一旦发现猎物,就象从空中抛下来一块石头一样,垂直地抱膀下降,迅即捕捉猎物。为捕到猎物,又会象射箭似地飞回高空盘旋飞翔。小鹰飞行的胆量越来越大,越飞越高,常常飞入人眼看不见的高空。

鹰大都选择在森林中的高树干横枝上过夜。常落鹰的地方,树下有较多洁白色的粪便。捉鹰杆放在常有鹰粪的树上为宣。鹰不愿顺风向落歇,也不愿逆风落歇,而愿意侧风向和无风天落歇。先砍掉落鹰的横枝,借助其它树枝固定好捉鹰杆,尽量维持原貌,以防鹰看出破绽来。鹰落歇时,飞速减慢,双爪试探着落,等到爪触到落处后,才能最后落实。鹰在试落时,先触动销棍而翻车,弓弦在甩杆的作用下拉直,弓弦的环套立刻系住鹰爪,将鹰倒挂起来。鹰不情愿,想挣扎,但因为疼痛而不敢飞动,只能束手就擒。这时,捉鹰人就能判断出捉住的鹰日后能否成大器,系住大爪这属笨鹰。如发现捉住的鹰是伶俐鹰,捉鹰人顿时欣喜若狂;如发现捉住的鹰是笨鹰,捉鹰人顿时垂头丧气,马上就把它放飞的。当然,捉鹰的方法不仅限于捉鹰杆,还可以到鹰窝里捉雏鹰或取卵孵化雏鹰。但是后两种方法捉到的鹰很难成器,鹰的猎物技能人工训练是不能代替的。

下山后的鹰只能喂食肉,不能喂脂肪较多的肉类。每天喂一次就可以了,将肉除去脂肪厚用温水洗净,放在食碗里结合唤鹰喂食,不得随意加量。在放鹰前,退膘减体重是驯服鹰的重要手段。先观察鹰的粪便,有绿色的时其内膘大,无绿色时则内膘小。有内膘的鹰喂食时掺入些细细的禽毛,让鹰吞下去。毛类物质鹰消化不了,次日早晨便从鹰嘴里甩出来。细观察,毛团里含有油脂。多次喂毛。鹰就能减膘退体重。

观察鹰的粪便里仍有绿色时,可采取第二种方法:喂“轴”。“轴”是用青麻皮和谷草叶制作的。先将青麻皮或谷草叶单股拧成长绳,筷头粗细,再从绳的两端向里各缠绕三环,拧个劲儿用弯针从两边引出头,用一手拽出绳头,另一手顺环上劲儿拉紧。在换过来拽绳子头,顺环拧上劲儿,拉紧另一头。然后,将拽出的绳头从根上检齐。“轴”两头细,中间略粗,喂“轴”时,将其装进鸡肠子里,让鹰将“轴”吞下去。次日早晨观察甩出来的轴,油脂比毛团要多得多。喂的“轴”千万不能再鹰嗦囊里散了,真要散开了,鹰消化不了,团不成团,甩不出来,时间长了鹰会患肠梗阻死掉了。

初期防止鹰外逃,不宜增加体重。当鹰放得恋山时,在逐渐增加食量,恢复下山时的体重。鹰的体重增加太多,就会不玩活了,蹲在树上唤不下来,甚至会飘走,若真的飘了,头天里,它怕在野外过夜太冷,常常在太阳下山前飞回来,这时还可以唤下来。他若习惯了在野外过宿,是不可能寻到它的,就是寻到了,也唤不下来,因为它以变成野鹰了。

训练猎鹰还要有适当的设施和必要的装备。设施有:室外落鹰杆、室内落鹰架。必要的设备有:上绳绊、拴五尺绳、上鹰牌、上响铃、上白飘尾、串连尾铃。白天把鹰拴在室外落鹰杆上休息、晚上把鹰放在鹰架上休息。上鹰绊的绳也挺讲究,一别打着鹰眼,二在鹰捕捉猎物时不缠绕树木为好。鹰的飘尾是白色的,从白公鸡尾中选最长最白的一根做鹰飘尾,以便放鹰时看飘尾就知道鹰的去向了。鹰尾巴张开像扇子,上牌子时先用细线绳在鹰尾末端松散式穿连起来,保护鹰尾的整体作用,防止单根折断,致使翎尾不受损伤。

架鹰时,先戴上毛朝里的狗皮套袖子,不管外出办事、干活或者串亲戚,我都架着鹰。刚下山的鹰头一两天不上拳,就是提着走也得提,提累了它就会上拳休息。和鹰逐渐混熟了,他飞累了就回来蹲在拳上。驾鹰有技巧,如平水,稳如木,功夫才算练成。驾鹰活动时身动而臂不动也是功夫。鹰很灵敏,它怕站不稳,越动抓的越紧,有时鹰抓会把手上的皮抓破流血的。驾稳而不转动,驾爪也便放松,不往肉里抓。长时间驾鹰在外边走,鹰就会感到有安全感、信任感了。

刚开始,唤鹰在喂食时才能唤动。每次喂食只要能唤一到两次,唤的次数多了,而不给它肉吃,就呼唤不灵了。想让鹰捕捉什么动物或飞禽,就选择什么让它捕捉,行话叫“唤皮”,我放鹰多次选择山鸡做换皮,最好选择羽毛完整无缺的山鸡,先选公山鸡,然后再选母山鸡,捕猎期根据情况变化而更换。如果鹰只捕捉公山鸡而不捕捉母山鸡时,便将唤皮更换为母山鸡,这样做两三次,它就会见公捉公、见母捉母了。越准确越干脆越好,用一个口令始终不变,鹰就心领神会了。也有遇到不经意而逃飞的时候,落在树上而唤不下来。这时不要怕,因为它还饿着肚子呢,总是要下来吃食的。不过要查清是什么事情使它惊异,把惊异物处理好在唤叫。有时还唤不下来,便从鹰站落方向背后唤叫,便可以唤下来了。

下雪初期,是放鹰捕捉山鸡的黄金季节。先选好山鸡藏身地站好,将鹰高高举起。当山鸡飞起时,鹰立即箭似地直奔山鸡扑去。只听扑啦啦一阵声响,只见鹰一只爪抓住山鸡的头,将其脖子弯回来,另一只爪抓住山鸡的后背,一抖翅,抓起沉甸甸的山鸡向架鹰人报功来了。

鹰没抓住山鸡时,会落到树上叽叽地叫。这时,驾鹰人会及时帮忙寻找失踪的山鸡。仔细地在山沟边、草堆边、雪洞处寻觅,便会发现山鸡的藏身之处。也许是山鸡吓破胆了,慌不择路,哪怕有片大树叶能挡住头和眼睛,它也顾头不顾腚地往里钻,自认为是藏住了身子,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箭步扑上去,用双手紧紧地掐住山鸡的膀根子往出拽,象拔萝卜似地把山鸡拔出来了。

鹰抓山兔也是行家里手。它用一只爪抓住山兔眼部,另一只爪抓住山兔后背,抓的山兔浑身哆嗦,束手就擒。小鹰没有抓山兔的经验,而用双爪抓山兔的尾部,让山兔捞着到处跑。这很危险,会把小鹰拖死的。在紧要关头,得赶紧迎头堵截,帮助小鹰逮住山兔。

鹰也有不捕捉山鸡和山兔的时候。尤其是老山鸡和老山兔竟敢和鹰斗智斗勇。它们遇见鹰扑上来时,赶忙卧在地,腿爪朝上,鹰就没有机会抓住它的头部,捕捉一次它便用腿爪蹬一次,并发出刺耳的叫声。当鹰抓住它的头时,也不畏惧,瞅准机会,猛蹬鹰的下嗦囊,蹬得鹰哀鸣地叫着,光扇动翅膀却飞不起来。此时的山鸡或山兔早已在鹰哀鸣中逃之夭夭了。

看来,鹰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正应了一句话:打一辈子雁,却让雁啄瞎眼了。细想,也有道理。若一味地弱肉强食地发展下去,世上哪还会有弱小的生灵?哪还会有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