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石柱作协抗疫特辑10 作家在行动 汪万英
详细内容

石柱作协抗疫特辑10 作家在行动 汪万英

时间:2020-03-09     作者:汪万英【原创】   阅读

傲雪凌霜的腊梅

 

“有一种思念叫望眼天堂\有一种感情叫大爱无言\爸爸 一个让我心疼怀念的名词\愿您在另一个世界安好”。2020年2月24日,谭静满怀悲痛安葬了慈爱的老父亲,在朋友圈发完一条消息就投入了 “战役”中。

1月21日,新冠肺炎疫情从武汉传来,35岁的重庆市石柱县黄水社区党支部书记谭静,接黄水镇党委政府的紧急通知后,立刻行动起来。排查登记、防治宣传、重点监测、帮扶关爱、各方统筹……冰天雪地中,多处可见她忙碌的身影。

疫情日趋严重,政府及社区工作人员日夜紧急奋战。然而,防控物资严重紧巴,人手严重紧缺。怎么办?黄水镇土生土长的她,发起了志愿者招募活动,街坊邻居、亲戚、朋友、发小,很快就组建起一支由无职党员、退伍军人、群众代表共71人组成的爱心志愿者服务队。大家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通过多方渠道,很快筹资购买了38000个口罩。

病毒出没,十分凶险,许多父老乡亲却没口罩戴。她来不及多想,决定立即开展捐赠活动。1月24日至25日,志愿者服务队员在石柱苹果园、永辉超市门口向群众免费发放口罩10000个,免费赠送亲朋好友8000个。

25日晚上,忙活完一天的她,静思中又想到,奋战在一线的大量工作人员更需要口罩,却大多没有口罩戴。于是,她把剩下的20000个口罩捐献给了基层政府和社团组织:黄水镇10000个,西沱镇3000个,悦崃镇2000个,冷水镇1000个,石柱救援队3000个,洗新乡100个,团县委200个,其他社团700个;同时帮助西沱镇政府代购了15000个。

忠孝难两全。谭静有两个活泼可爱的儿子,大的13岁,小的2岁,跟丈夫住在县城。夫妻俩平时都很忙,她的老父亲心疼女儿,主动担负起照看孙子的重任。

2019年10月,在石柱照看孙子的老父亲却突然来到黄水,说女儿一个人在黄水,常常忙得饭也顾不上吃,太可怜了,非要亲自来给女儿做饭。父亲每天变着不同花样,换着各种口味,  让女儿口福有加。谭静沉浸在父亲溺爱的幸福中。

12月下旬开始,一向精神饱满的父亲突然觉得胃口不好,吃不下饭,每天只能喝点稀饭,或者吃半个馒头。谭静以为是黄水天气冷,条件太差,父亲不适应。她将父亲送回石柱县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营养不良、贫血,谭静只能将父亲安排留居在石柱交由老公照顾,自己赶回黄水上班。父亲知道女儿很忙,每次谭静给他打电话,总是说宽慰的话,自己挺好的,吃药好多啦。其实父亲的病并没有好转,逐渐在恶化。

大年三十下午,在石柱团圆的谭静接到单位的上班通知。他对父亲说:“现在国难当头,我不能临阵脱逃。您再坚持一下,等我打完这场‘战争’,咱们去重庆彻底检查一下。”父亲答应了。

2020年2月12日,石柱县医院给谭静打来电话,告知她父亲查出是肝癌晚期。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谭静不敢相信平时看起来健健康康的父亲竟然是癌症晚期!她赶紧请假赶回县医院照顾父亲。单位每天的工作、71个志愿者的任务,她都用电话布置、处理。

2月22日,住院仅10天的父亲匆匆走了。“他走得太急了!他在家里病了近两个月,我都没有回去看过他一眼,没有好好照顾过他。我没有尽到一个女儿的孝道……”谭静泣不成声。

2月24日,谭静满怀悲痛安葬了父亲。25日,她把大儿子交给妈妈,小儿子送到亲戚家,就义无反顾返回黄水上班了。“每个抗疫一线人员背后都是一个家庭,都面临着生死的危险,也需要更多的人去坚守。我再怎么伤心,爸爸也回不来了!与其留在家里伤心悲泣,还不如化悲痛为力量,到一线和同志们一起打战斗,鼓舞他们的士气,增强他们的信心。”谭静坚毅地说。

单位领导、同事、志愿者和街上群众见谭静这么快就回来上班,都非常感动,工作上配合更加默契。“疫情防控期间,我们能不出门就不要出门。不给社会添乱,不给抗疫增加压力。”街上有个平时不怎么听招呼、喜欢“闲逛”的中年人听说她的事迹后,非常感动,主动在朋友圈发消息,劝大家宅家不出门。

“我应该更坚强一点,用积极向上的心态去感染其他人。爸爸要是看到我做的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也一定能够含笑九泉啦。”谭静轻轻舒了一口气,平静地说。

寒冬过去,温暖阳光洒满宁静的黄水镇,政府门前的腊梅开出了晶莹剔透的金黄花朵。我恍然觉得,谭静,不正是一朵傲雪凌霜的“腊梅”吗?

 

 

抗“疫”妹使哥嫂成“牛郎”“织女”

 

“妹妹,你这是要棒打鸳鸯啊?”“哥哥,现在疫情很严重,设卡的目的就是为了阻断疫情,我怎么能顾及私情把嫂子放进来呢?”“你是支书,那几个都是你的下属,你说放行,未必哪个还说不同意?”“真的不行,哥哥。”“你就是个讨厌的‘法海’。”

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其间一对兄妹的对话。

疫情发生以来的38个日子,重庆市石柱县西沱镇山平村支书谭红燕,每天早上不到7点,就从冰箱取出或汤圆或面条或荫米,另加一个鸡蛋,放在灶台上。然后走到儿子房中,轻轻摇醒熟睡中的儿子,“幺儿,早餐食材,我已搁在灶台上,你睡醒起床自己煮一下哈。中午的洋芋饭,妈妈也已经在高压电锅里设置了煮熟时间,到时候,你就着咸菜将就吃哈。晚上妈妈尽量争取早点回来,给你煮好吃的弥补一下;要是妈妈事情多,回来晚了,你就自己泡方便哈。”“妈妈,你啥时候能不这么早出门呀?”儿子咕哝完又睡着了。她眼睛一热,匆忙帮儿子掖好被角,然后拢拢头发,和丈夫挥挥手,大步跨出门去,开始新的一天疫情防控工作。

2020年1月23日晚上11点,随着上级组织一声令下,谭红燕开始带队入户摸排武汉或湖北返乡人员,一直忙到凌晨三四点。当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自家楼下,得知西沱镇第1例新冠肺炎病例已确诊,心里异常沉重。她暗下决心,一定要为西沱民众的生命健康努力坚守,一定要守护好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安康。

自那天起,谭红燕就带领山平村委一班人,忙于摸排对象,宣传服务,做好百姓居家隔离,设置卡口阻挡外来不明人员的出入,并担负起为辖区民众购买药品和生活日用品的义务,再未在家吃过早餐和午餐。她每天穿梭于大丘、青草坝、徐家沟、李家沟、公龙等地,联合各组和各个卡点,苦口婆心地向群众宣传疫情知识,悉心细致为群众服务。渐渐的,她声音沙哑了,脸色变黑了,丰满的身材苗条了,腰围足足瘦了两圈。2月5日她去西沱镇政府开会,西沱镇党委书记王淑荣见她那么瘦弱,关切地问她:“红燕,你怎么这么瘦?一定要注意身体呀!”她却回答“没事的!”儿子心疼地开玩笑:“妈妈,才一个多月,您眼角就长了那么多鱼尾纹,我漂亮的妈妈哪里去了?”

1月25日晚上,谭红燕戴着矿灯,和几个党员群众忙了一通宵,在西沱与王场交界处的两条公路交叉点设置的两个卡点坚守。26日下午,谭红燕在外地上班的嫂子,从忠县娘家过年后回西沱,经过青草坝卡点时,谭红燕硬是不让通过。年前已回到西沱老家的哥哥,立即打来电话请她放行,就发生了文中开头的那一段对话。

“你莫为难妹妹了。当前疫情严重,妹妹不徇私情,我们应该为她点赞。作为家人,我们应该支持她的工作。”见谭红燕急得直流泪,通情达理的嫂嫂赶紧打电话劝哥哥,然后自觉返回忠县。

看着嫂子坐车渐行渐远,谭红燕心里一阵酸楚。因为疫情,因为自己的“铁石心肠”,哥嫂成为“牛郎”“织女”,自己成了讨嫌的“法海”。但她依然在心底发誓一定要严防死守,迎接疫情尽早结束的曙光。

西沱镇是石柱县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正因为有谭红燕等一班人的坚守,她的那“一亩三分地”——西沱镇山平村,成了西沱最安全的地方,竟无一例确诊或疑似病例,也无一个密切接触者。

 

 

以身犯险的白衣天使

 

“警察叔叔,你们不要抓我爸爸!不要抓我妈妈!”四个2-11岁的小女孩站在一条长凳上,从三楼窗口边惊恐地望着下面,边哭边喊边跺脚,哭闹成一团。楼下院坝里,警察正强制带离她们的父母。窗子没有任何防护设施,孩子们随时可能从窗口掉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头发齐肩的女士,三步并成两步冲上三楼,从随身口袋里掏出口罩给孩子们戴上。“宝贝儿们,大家别哭了。我带你们去见爸爸妈妈,好吗?”说完抱起最小的女孩,连牵带抱,把四个孩子弄到院坝。然后把她们一个个抱上120救护车坐成一排,她抱着最小的女孩,送到宾馆集中隔离。

这个穿白大褂的女士,就是重庆市石柱县西沱镇卫生院院长秦华琼,被强制带离的是P和他的妻子。

到宾馆后,秦华琼给孩子们送去牛奶。她动情地对孩子们说:“宝贝们,爸爸妈妈被警察叔叔带走,你们心里肯定很难过。但你们知道警察叔叔为什么要带走他们吗?这个新冠肺炎传染性很强,危险性大,感染了有可能会病死。你们的嬢嬢被传染了,她又传染给了你们的爷爷,如果不做好隔离防护,阻断传播途径,你们也可能被传染。但你们的爸爸妈妈心存侥幸,始终不愿意去集中隔离。要是你们也被传染了怎么办?你们是爸爸妈妈的宝贝儿,也是我们的宝贝儿呀。”“哦,我明白了,警察叔叔这样做,是在保护我们的生命安全。”一位个子大点的女孩说,其他三个小女孩似乎也听懂了,都点点头。

第二天,秦华琼与政府相关人员联系,联合学校老师给孩子们送去了课本、牛奶和玩具,“一对一”地对她们进行了心理辅导。从此以后,每隔一天,秦华琼都要抽空去宾馆看望她们,对她们进行心理安慰和疏导,孩子们慢慢平静下来。

原来,P的两位家人已是新冠肺炎确诊者。根据相关规定要求,P及其家人作为密切接触者需要集中隔离。2月20日中午1点,秦华琼带着医护人员到P家里,从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者三个方面,口苦婆心地劝说,P始终不同意去隔离。4点,政府和派出所工作人员赶到,又耐心细致地讲了一大堆,好话说尽,P始终不听劝解、固执己见,只能强制带离。

“当时那种情况,换做其他任何人,都不会上去抱孩子。因为他家已经有两个人确诊了,他们都是密切接触者。她没有穿防护服,很有可能被感染。那时一线医护人员被感染的很多,风险好高啊!”谈到那个惊险的时刻,医护人员小彭感慨道。

第二天检查结果出来,有一个女孩是疑似患者。当晚,秦华琼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想,“我当时只戴了口罩,会不会被传染?如果我被传染了,平时工作中,会不会传染给同事和病人?会不会传染给其他接触者?如果我不去抱她们下来,她们很有可能从窗口掉下去,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还会不会再次这样做?我肯定还会这样做!”

隔离宾馆里,被隔离者众多,医护人员人手少、任务重、风险高,她主动请缨去当“服务员”。她每天定时带几个同事到宾馆,测体温、采集唾沫拭纸,消毒、换床单、清理垃圾,亲力亲为,认真做好疫情防控的前勤及后勤工作。

为防止医院职工被感染,她每天指派专人给场地消毒,给每一位医务人员发放防护、医护物资,指派专人督导每个科室。“最初防护、医护物资紧缺,只有口罩和手套。每当一位接诊患者被确诊,我的心就会揪紧起来,生怕接诊的医护人员被感染。之后的十几天都在煎熬中度过,直到观察期结束,大家都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的疫情,她是白衣天使,更是勇士,以身犯险,带着全院职工战斗在疫情防控最前沿。在她的带领下,全院职工精诚团结、众志成城,西沱镇卫生院虽地处石柱疫情重灾区,但全院医护人员却是零感染。

采访结束时,我突然发觉,秦华琼脸庞的笑意,是那么的自然朗润,就像庭院里那可爱的玉兰花。


     

    (责编:白兔娃娃  编审:草塬)


    协会专栏识别(石柱).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