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校园作家 >> 校园作家 小鱼儿《恋恋丰城》
详细内容

校园作家 小鱼儿《恋恋丰城》

时间:2020-03-07     作者:小鱼儿【原创】   阅读


走进一座城与走进一个人无异。有的人愿意用一生去爱一个人,却很少有人愿意用一生来爱一座城。一生太长,一生好短。爱一个人很难,爱一座城更难。

我想,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便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城市。这样的拥有无关乎贫穷与富有,也无关乎高贵与低贱。只要你来,这座城便会爱你一生。

我站在张清松的身后,我们明明背靠着背,但我却好似正和每一个不同年龄阶段的他打招呼,对着他们一个个重复道“你好啊,清松,你未来会成为很厉害的人,你知道吗?”人有一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我明明看见的是20多岁的张清松,但我总能想起他五六岁学画画时的样子。我明明看到的是画中的老丰都,但却总能感觉到自己走进了那个被淹在水下,留在别人回忆里的丰都老城。

清松很小的时候,家里依靠一个小餐馆来维持生计。矮矮的小清松就是在这样人来人往的生活中,毫无理由的爱上了画画。他常常坐在大圆桌的一角,看着门外的丰都,看着门外慢悠悠走着的丰都人。忽而转动自己黑溜溜的眼珠,望着白白的画纸,发一会儿的呆,然后去画上他喜欢的一切。这时,缓缓走来的清松父亲胡乱地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看到正埋头画画的清松便慢慢向他凑了过去,绕有兴趣地问道:“清松,画些撒子(四川方言,什么的意思)哟?”小清松闻言立马将身子压了下去,像是保护着什么巨大的秘密似的,回过头语气里带着丝丝慌乱:“哎呀,不许看,我都没画好!”看着小清松的这般模样,清松的父亲笑着点了点头,深深地看了他几眼,没有开口,也没有俯身去看清松死死护在身下的画。他只是定定地站在原地,额上的汗在阳光下反射出跳动的光,但回头转向厨房的身影却越发的自在坚定。我同样无法得知小清松拼命护住的画,画的到底是什么。但我想那时候的他,即使用画笔画的不是丰都的样子,而是被人看来幼稚又童趣的一切,也同样令现在的我们羡慕吧。那样年少童真的他,小到还不懂什么是爱甚至连喜欢的含义都懵懂无知。我们又怎能要求他去爱他生活的这个城市呢?小清松只是恰巧能分清楚快乐和不快乐的年纪,他觉得画画快乐,这就够了。             

丰都从没有强求过清松,就像清松的父母也不曾强求过他是一样的。对于丰都这个城市而言,喜欢和爱可以只是一个人的事情。丰都爱清松,这就够了。就算清松太小还不懂得爱他,他也不会在意。丰都把复杂的感情看得很单纯,清松也把快乐的事情看得很单纯,喜欢就仅仅只是喜欢,做喜欢的事情就会快乐,这一切都无关乎其他。丰都是这样的一个城市,丰都爱的清松也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我站在小官山古老的阁楼上,看着窗外云层的波动,想着一个又一个相守最后又分开的故事。我已经离开了那个关着张清松身影的房间,我想我即将离他很远,但这件事并不足以让我悲伤,毕竟我们也算是陌生人吧。但好像也不完全是,我想我可能是一个努力想要挤进他生命的陌生人。我迫切的想要听这一首关于丰都的情诗,寻找这一段城与人老旧又慢悠悠的故事。

“忘记一个长期生活的城市很容易,但忘记一个素未谋面的城市却很难。”人们总是会对细水长流的事物视而不见,对正拥有着的一切有恃无恐。这就好比你爱上一个人,爱他时常常不知道爱的是什么,但失去的时候才会明白那些流淌在血液里的依赖和感动。爱人如此,爱城亦是如此。当我们真正拥有某座城市的时候,我们真的很难发现,自己爱他。

我想,我可能再也不能洒脱的说,我和清松只是陌生人的关系了。我的心里开始泛着些泪光,这种泪是无法在眼睛里存活的。我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这种情绪,这种感觉大概就像是一个哑巴偏要用嗓子发音对你说:“我懂你。”我想我就是那个哑巴。

2012年,还在读着初中的我,从来不曾想过会在六年后遇见张清松。我想这样的遭遇大概只有我们这样艺术类考生才懂吧。高分段的艺术分最后因不理想的文化分只能与梦想中的城市背道而驰。想来,曾经的梦想,曾经的狂妄,曾经每个日夜里的苦读,到最后却被现实狠狠扇了一巴掌,多得是猝不及防。我很能明白,你独自从丰都驱车八小时后到达成都,凌晨两点,走在陌生校园街道的感受。想到你也曾有过双目无神地盯着黑夜,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走在无人的街道,仿佛永远也走不到天亮似的感受。我心里面的那些泪,总是会伙同眼中的泪一起欺负我。这样的黑夜我也走过,很长很长时间的孤独和无助。你告诉我:“你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黑,因为大学的开是从黑夜开始的。”看到你此时深深低下的眉眼,我尽力地想要靠近你的过去。但我是真的很难想象,现在我所看到的你,曾经也只是一个内向自卑的孩子。

大学四年,清松去到一个新的城市生活。他走的时候,带着对梦想的抱负,驮着对高考的遗憾,但夹带对丰都的留恋却很少。是的,他已经长得足够大了,足够多的理想和好奇包裹着他,何况他也正年轻。年轻的血液喜爱年轻的事物理所应当。而丰都的爱却是绵长的,是润物细无声的。这就好比,丰都从你出生便开始爱你,他的爱已经在漫长的岁月里融成你血液中的一部分。血液对你而言是很重要,但你却不会时刻感受到他在你身体里流动。清松走了。老城也被水深深地埋在了地下。新城刚建,来自天南地北的人儿便横七竖八的倒在丰都这个城市。清松难过迷茫的那几年,丰都也陪着他一起迷茫而无所适从。这一年,丰都的爱是慌乱而不知所措的。他意识到他不能慢悠悠的爱清松,快节奏的生活让他水土不服,他怕他会失去自己,但他却始终不曾开口唤过清松回来。或许感情就是这样执拗的产物吧!明明自己早已苟延残喘,却依旧想着给对方一个他要的未来。

我想起张清松的时候,我脑海却浮现出她女朋友的样子,那个留着长长的头发,很容易就对别人微笑的女孩子。就那一刻我心中竟浮现出一丝丝的小激动,我想清松可能会爱她一辈子,就像他明明闯南走北,走了好长好长的路,最后还是回来把自己献给了丰都。


1583548936575694.jpg


我最后一次见清松的时候,小官山建筑群里面的游客差不多都散尽了。我和同行的朋友静静地坐在一颗黄葛树下的长椅上。清松携同他的父母和女朋友收拾好了画展,正准备回家。我看着他们离去,抬起手冲着他们用力地挥了一挥,露出一个和那日夕阳一般的笑容。我没开口道别,但我知道分别却是必然的。看着清松离开的背影,我却没有想象中的难过。这大概是我内心潜在的一种善意吧。看到现在的清松,能够爱他所爱便觉得足够了。看到别人幸福,好似自己也被幸福爱了一回。

清松曾对我说:“天地之大,生我一方,梦想之大,愿用于乡。”最终,他用了5年来明白并回应丰都的感情。清松是那种听到别人开口时总会停下来聆听别人说话的大男孩儿。他走路的步伐很轻,说话的声音很轻,笑容也是浅浅的,是一个看起来干干静静的男孩子。我去看他的画展时,他只是浅浅的微笑着说:“这些都是我自己手绘的丰都。”而后便不再说话了,我想在他心中或许画比语言更有力吧。他只是想用他自己的方式去爱丰都,就像很小很小的时候丰都教会他的:“喜欢就单纯的喜欢,无关乎其他。”因为这种无声的爱,所以路过的旅客是不会知道,清松曾为了丰都放弃了在政府稳定的工作。游客们也不会知道,他的画展是四面八方奔波苦求而来的。更没有人知道,他办画展常常是亏空自己来让别人记住丰都。这一切的无言,在画上是看不出来的。因为清松的画,只会给你呈现一份完美无暇的爱,让你去相信他,相信丰都,相信每一个丰都人。

但我想,这无言的一切丰都定是知道的。被淹在水下的丰都知道,新建的丰都也知道。

我时常想到底是什么支撑起一个曾被淹在水下的城市又重新在岸的对面活了过来。大概是因为人吧!或许世界上本没有城,不过是住的人多了才有了城。丰都爱的人不只清松,爱丰都的人也不止清松。我很羡慕那一群生活在丰都的人们,他们沿江而居骨子里也多了一份柔情。无论你是谁,是人还是鬼,他都会去爱你。丰都就是这样的一个城市,他从不吝啬他的爱,连我这个异乡人,他也同样关怀。他也从不去强求任何感情,爱他的人自会回来。这个世上“包容”是很难做到的事情,“等待”同样也是。可丰都人做到了,他们愿意,愿意包容丰都老城被淹下水的事实,也愿意等待丰都新城慢慢的成长。丰都人的爱大概就像那长江水吧,绵绵而不绝……

而今夜,就让我成为水的新娘……

我回到学校以后,还是会时常想起清松。想起他穿着白衬衣和每一个人说话时总会微微低下的头,想起他常常挂在嘴边浅浅的笑。那样谦逊的眼神,像极了那常年不动声色流动的长江水。而那轻柔的言语,就像我第一次遇见的丰都的雾。清松和丰都很像,总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我想可能是因为相爱,相爱的两个人就会在漫长相伴的岁月里变得很像,这大概就是爱情终将变成亲情的意思吧。

想到人这一生的热情和青春,冲动和悸动,总会随着慢慢流逝的时间而消逝。我便开始感到害怕。慢慢的,我们便不敢再开口说一个“爱”字。我们长大,随之变得谨小慎微,变得优柔寡断。“感情”似乎是一件既可怕又可笑的事。我们总爱说:“爱很难,被爱也很难。”因此常常去忽视甚至放弃我们与生俱来最温暖的能力。而这件在我们心中很沉重的事情,丰都却做得很轻松。

走进丰都,轻柔的雾静静地停靠在江边,浅浅的笑声慢慢地溢满江面。“爱”和阳光,流水,微笑一样,本就是一件纯粹的事情。或许拥抱自己,拥抱别人并不难。一生太短,既然我会这样爱你,为何不选择对你一见钟情!

爱一个人很简单,爱一座城亦是如此。我想,当我走进你,便是爱的开始。 

你好,丰都!


小鱼儿E.png

者简介:小鱼儿,就读于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曾获邮电大学十佳校园诗人荣誉。




  微信图片_20200225193545.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