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域文化 >>协会专栏 >> 石柱作协抗疫特辑09: 作家在行动 汪万英
详细内容

石柱作协抗疫特辑09: 作家在行动 汪万英

时间:2020-02-29     作者:汪万英【原创】   阅读

 

老王家中战“役”记

        

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老王一家三口得以待在家里为国家做贡献。老王买菜做饭,儿子看书学习,夫人大病初愈,好吃好喝养身体。一家人偶尔打打乒乓球,看看电视剧,听听音乐,睡觉睡到自然醒,虽不能外出,日子倒也惬意舒适。

然而,安安逸逸的生活却被突如其来的“疫”情打破。

一天早上,老王同往常一样起床准备做早餐。“家里怎么这么臭?”他一打开卧室门,一股刺鼻的粪臭味儿扑鼻而来。当他走下梯子,见带着排泄物的黑黄色污水已漫到客厅。“不好,一定是下水道堵了。”他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趟着污水走过客厅,只见污水从厕所溢出,流进地势稍低的厨房,漫过厨房地板流到客厅,正四处蔓延。

“下面是单位的档案室,这些污水浸下去,如果污损了档案,后果不堪设想。我得赶快去把总闸关了。”老王来不及多想,赶紧带上口罩跑到院坝关了总闸。然后打电话通知物管和单位分管负责人。

一会,物管工作人员来查看了现场,并电话与单位分管负责人取得联系。分管负责人告诉他,已经找到人来疏通下水道,叫他不用管了。物管得令离开。

老王用扫把、撮箕、拖布,把污水大体清扫了一遍,然后跑到门卫室借喷雾器消毒,值班门卫见他是从西沱(石柱县西沱镇是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重灾区)来的,像躲瘟疫一样躲着他,连连摆手说不借。“你是从西沱来的,万一把喷雾器染上病毒,不得了。”老王说明了下水道堵塞情况,门卫又说喷雾器坏了。后来,还是单位分管负责人出面,他才极不情愿地借出了喷雾器。

约半小时后,一个工人带着下水道疏通工具来到现场。“是楼下的下水管道堵了,你应该在下面作业呀。”老王夫人不解地问道。“哎!是哪个缺德的,把下面的便池堵了,连个观察口都没有留。下面什么都看不到,啷个作业嘛。”师傅边嘟哝边开始作业。他先后放了二十多米长的疏通链,忙活了几个小时,毫无起色,只能遗憾离场。

污水继续从厕所溢出。很快,厨房、客厅又污水横流,臭气熏天。老王拍了照片和视频,电话和微信告知单位相关负责人。

傍晚,相关负责人打来电话,说重新联系的师傅人在忠县,因为忠县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普通公路和高速公路实行交通管制,师傅来石柱县要开证明才能通行。当晚师傅不能赶来,请老王一家人先克服一晚上,第二天再慢慢疏通。“现在疫情这么严重,家里全是粪水,要是人被感染了,这个责任谁来负?楼下就是单位的档案室,要是档案被污损了,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

老王义正辞严,引起相关负责人的高度重视。他立即派人请来石柱县城拥有最先进的下水道疏通设备和技术的师傅,连夜开展作业。经过几个小时的艰苦奋战,子夜时分,下水道终于疏通。老王全程监督,午饭和晚饭也没顾上吃。

回到家里,老王开始清理污水,打扫卫生。由于污水中混合着粪便和油脂,清理特别不易。他共换了三个口罩,用了两瓶洗洁剂,凌晨两点多才打扫完。喷洒消毒液,打开窗户,洗个澡,已是凌晨三点多。

第二天,家里还有一股刺鼻的气味,老王又仔细把地板拖了一遍。

第三天,厨房和客厅地板上冒出一层粘粘的黄色油脂,难闻的气味弥漫着。老王用干毛巾仔细擦了一遍地板,地板还是粘鞋。他夫人实在不忍心丈夫太累,起身加入战“役”中。她烧了一大盆开水,兑上清洁剂,开始一点一点拖地板。第一遍拖完后,她用开水兑上沐浴露拖了第二遍,然后用清水拖了第三遍。她身子虚弱,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双肩剧痛,腰疼,汗水浸湿了头发,湿透了衣襟。两个多小时过去,地板光洁如新。

老王家阳台的兰草争妍斗艳,清芬沁人。春天已来到,战“疫”就要胜利了!

 

手  术

 

五年前因病痛折磨到重庆市新桥医院检查,专家说我得的是一种“不死的癌症”,要么做手术切掉病灶,要么继续忍受。儿子查阅了大量资料,劝我早日做手术,我却抱着侥幸,希望有一天病痛会自觉消失。

以往疼痛时打止痛针或吃止痛药加上热敷,就会慢慢缓解,但这次,这些办法都用了,无效。万般无奈,只好决定手术。

1月18日,我来到石柱县人民医院,B操检查后,和医生做了简单沟通,也和新桥医院的专家进行了沟通。晚上,我将情况告诉了先生和儿子。儿子建议我上重庆做手术,并决定提前回家护理我。

担心我的病情,儿子一夜未眠。19日早上在北京西站过安检时,竟把背包落下。所幸警察第一时间帮忙找到。晚上9点,儿子到达重庆西站,连夜找车,赶回石柱已是凌晨两点多。

20日早上八点,儿子陪我来到县医院。他和医生详谈大半个小时后,决定就在县医院做手术。他跑上跑下,缴费、办理入院手续,买矿泉水、纸杯、护垫、量杯……又返回家里,拿睡衣、拖鞋、洗漱用品、书、电子书……

下午,护士用开水兑好4升清肠药水,儿子端到窗子边吹风降温。他倒出一杯,用手触摸,温度合适了,才递给我。药水太多,怕我受不了,不时叫我歇会儿,慢慢喝。

我不禁想起儿子两岁多时的事情。先生在县城工作,我和儿子在西沱。一天我感冒了发烧,儿子请来医生给我开药、打针,然后扶我躺好,帮我掖好被角。他摸摸我的头,轻轻地说:“妈妈乖。好好睡一觉就好了。”然后,跑到厨房,用微波炉煮好饭,从坛子里捞出一个酸萝卜,用刀宰成小块,装盘端到桌子上,摆好碗筷,跑到我身边耳语:“妈妈乖,起来吃饭饭了。”小手伸到我脖子下,轻轻扶我起来,帮我穿上鞋袜,扶我坐到饭桌前……

儿子个子比较高,陪伴床有点短。晚上,他把从家里带来的野营地毯铺在地上,凑合睡觉。

21日早上五点多,护士在我手腕处埋下留置针,作术前准备。我有些紧张、害怕、后悔,想退缩、逃离,儿子猜到我的心思,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那哪儿行呢?忍一时之痛,好百年之身。这次您就把手术做了吧。”

上午11点多,护士通知我去手术室准备手术。“没事,现在医术很发达,这只是个小手术,很快就出来了。我等您!”儿子安慰我。

在麻醉剂的作用下,三个小时的手术在我毫无知觉中结束。当我睁开沉睡的眼睛,先生、弟弟、儿子、侄女和侄媳妇满脸含笑,欣慰地围着我,热切地呼唤我。我冷得发抖,先生轻轻抱住我,儿子买来两只暖水袋灌了开水,用衣服包好,轻轻放进我的被窝。

心电监测、血氧饱和度监测、吸氧、雾化,我在重症监护中。麻醉的作用还未完全散去,沉沉的睡意让我睁不开眼。为了不让我睡去,儿子双眼紧盯着我,一刻也不敢马虎。他轻轻唤着我,或给我一颗口香糖让我嚼,或抚摸我的头,或拉拉我的手,不停地跟我说话。

因为手术时在腹中充入大量二氧化碳气体,术后右肩颈部疼痛难忍。儿子一次次给我揉捏,疼痛得以慢慢缓解。

术后嘴唇干裂,干死的嘴皮飞起来。刚开始不能喝水,儿子就用一小木片沾了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轻轻涂抹在我的唇上。可以喝水了,他将矿泉水和开水混合,调试水温合适后,放进吸管,喂进我嘴里。

他小心翼翼地拉开导尿袋和引流袋开关,将尿液和血液分别装进量杯,做好记录,再倒入厕所冲洗干净。

术后第二天上午,护士帮我拆除了导尿管。上厕所的时候,儿子一手举着输液袋,一手提着引流袋扶着我,将我搀进厕所。他将输液袋挂在墙上,扶着我蹲下,然后轻轻将我扶起来。第二次如厕后,儿子欣慰地说:“这次小便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多了。”

深夜了,几天没怎么休息的儿子终于睡着了。我挣扎着爬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厕所。刚蹲下,就听到厕所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妈妈您怎么不叫我呢?怎么不叫我呢?”儿子突然惊醒,见我床上没人,赶紧追过来。

住院的几天,先生的妹妹给我轮流熬了鸡汤、鲫鱼汤送来。儿子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每顿叫外卖,抽空看书学习。一天下午,他十分认真地对我说:“妈妈,今后我陪您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甚至几年都见不着,万一生病我都无法照顾您。您和爸爸一定要注意休息,把身体保护好啊。”

不时有朋友前来看望,说外边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我的心也随之揪紧。

住院前,武汉就传来新冠肺炎疫情。住院后,先生每天往返于石柱县城和70公里外的西沱镇,白天按时上班,下班后驱车到医院陪我。先生是银行大堂经理,每天和客户面对面接触。因为他工作认真、热情、待人真诚,客户都特别信任他,那些在外打工的客户,春节回家了都专门找他理财。重庆和湖北是近邻,西沱在武汉打工的人特别多,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西沱镇成了疫情重灾区。(那时没有口罩,直到1月24日,先生才开始戴口罩上班。)我十分担心先生的安全,害怕他被传染。确定手术时间后,我私下窃喜:先生正好可以因我做手术向单位请假,减少被感染机会。他却说:“现在是非常时期,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怎么能请假呢?我叫儿子回来照顾你哈。每天下班后我就去医院去陪你。”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大年三十,整个妇科只剩我一个病人。护士精心护理的同时,告诉我要注意防疫。大年初一,院方煮了饺子,送来了新年礼物。疫情越来越严重,住院病人越来越少,医院门口设立了疫情防控监测点,昔日热火朝天的医院此时十分宁静。

为了让我出院后生活更温暖舒适,儿子在网上买回了水暖毯、发热片和智能音箱,并亲自安装调试好。

为了人民的生命安全,石柱县委政府决定,大年初二零点开始,西沱高速公路和普通公路实行交通管制,疫情阻断了先生上班的路。

春节是银行最繁忙的时候。每年春节,先生只能休息三天;儿子读研后,每年春节回家只有几天。一家人在一起吃顿饭都很奢侈。

因为手术,给儿子提供了一次照顾我的机会;因为疫情,全国大中小学开学时间延后;因为疫情,我们一家三口得以静下来,待在家里为国家做贡献,安享天伦之乐。

“子欲养而亲不待”是人生一大憾事。对于我这个身体不好的人来说,纵然有一天突然离去,也算不给儿子留遗憾了。

 

汪万英WC.png

作者简介:汪万英,女,网名:大风堡。现在重庆石柱县西沱中学工作。



   (责编:圆 心    编审:草 塬)


  协会专栏识别(石柱).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