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校园文化 >>校园作家 >> 小鱼儿《银杏飘飞》
详细内容

小鱼儿《银杏飘飞》

时间:2020-02-25     作者:小鱼儿【原创】   阅读


漫天的银杏树叶飘飞,它们路过此生最长的道路,不过是从医院的尽头到医院的出口。它们曾被捧于人的肩头,却从未在顶端停留;它们落向道路的尽头,述说从开始到最后。

依附于这条道路的人们,一生都靠这家医院活着。人们相互之间的默契,铸就了街道与医院之间的这面墙。医院外面的人,不谈生死,只谈过活。医院里面的人,看了结果,继续生活。他们虽然是因医院才互相捆绑,但医院里那套生离死别的事,大都闭口不谈。

每一个人都这样生活着,因此很难去指责是谁的过错。算命人手中掐着的那点“侥幸”,正是摊贩眼中死盯的“地段”,也是推销者嘴里含着的那点“走投无路”。这一切的理所应当,被风掩盖在人的身后。人们容忍了一切,却很难容下一个在街头剃头只收“五元”钱的老汉。

“朝阳取耳,灯下剃头”,斜阳的余晖洒在这个老汉的脸上,他褶皱的皮肤将每一寸阳光都深深嵌进身体里,仿佛这样才能将时光变得缓慢,好让他微微发颤的声音追得上熟记于心的字句:“梳(发),编(辫),剃(头),刮(脸)。按摩手法又包含:捏,捶,拿,掰,按五种。”他说话时,总是微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双手背在已经弯曲的脊背后,轻轻摇晃着头: “掏(耳),剪(鼻毛),染(发),接(骨),活(血),舒(筋),梳(补)。你别看只是剃头,这里面的门道其实多得很。 ”老汉话毕,但气息还长时间的留在嘴边,好像这句话本没有完,这故事也本没有完。我实在不愿意打扰这样和谐的画面。我猜老汉也是如此,我们之间默契地保持着沉默。任由银杏叶飘飞,压弯我们睫毛下的眼泪,和睫毛上的天空。

午夜梦回,我独自站在窗前,那栋破败的老屋又颤颤巍巍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白月光长久地照耀着它,像是撒了一片晶莹的泪。老汉坐在月光下,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剃头的工具。屋里的孩子已经睡着,里屋被微弱的火光照亮,阿婆从一阵热气里慢慢走了出来,将桌上摆放着还未完工的布鞋收拾了起来,朝着门外轻轻唤了句:“饭热好了。”老汉慢慢走进屋,坐下一声不吭地吃了起来。

“娃儿,上学又要交几个钱。”阿婆说道。

老汉沉默着没有说话,屋里静得只剩下饭在嘴巴里挣扎的声音。房间里的火光渐渐被黑暗吞噬,传来一阵阵孩子轻微的鼾声。放下碗筷的老汉走到床前看了一眼熟睡的孩子,将他们掀翻的被角铺平,而后转身从一种黑暗里走向另一种黑暗。

阵阵寒意将我从那个遥远的地方拉了回来,我看着已经泛白的天边,和这个即将回归喧闹的城市。想到那个在银杏叶下长久坐着的老人,想到我心中柔软的某处,我的四季也开始凋落。我害怕再向他多走一步,那街道便会在我心中轰然倒塌,连一片叶子也留不下。

老汉站在与他同样年过七旬的老人面前,为他系上早已洗得泛着苦涩的围带,而后拿起“推子”与每一根头发交流,那些发丝兴许是受不了如此庄重的注视,才吓得马不停蹄的从头上落荒而逃。老汉与老人之间也没有过多的对话,大概是大家都享受着此时此刻的庄重感。老汉剃完头后便转身拿起保温水壶往铁盆里倒上冒着气儿的热水,坐着的老人伴随着水流的声音也微微地扬起了头,半眯着眼。老汉拿起拧干的热毛巾,先向老人的脸和脖颈处擦拭一番,而后向着老人的胡须处打上一层厚厚的白泡沫,拿起剃须刀,在银杏树下奏响属于他和老人之间专属的乐章。等到这一切结束后,老人眼中自信的光又再一次被点燃,他漏出不易察觉的笑,声音铿锵有力:“老样子噻!”老汉点点头,伸手接过了老人手中的:“5元钱…….”

而此时暮色如期而至,路边的街灯即将点亮这个城市。老汉坐在喧闹的街头,寂静地擦拭着剃头的工具,周边的事物自动地将他屏蔽,而此刻月光下的一切又再一次涌入我的脑海,一瞬间我仿佛也介入了他的生活,介入了他的沉默。我知道,这一整天从早上6:00到傍晚的18:00,老汉的顾客不过区区两人,收入不过区区10元。想到这里,我开始变得冲动,我不愿这样的沉默去占据一个老人的晚年,我不顾理性的制止,我向着老人残忍的开口;“您的孩子呢?”老人听到这话时,身体微微一颤,而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热水里仅剩的温度随着风飘向远方,路边风驰的车辆走向不知名的地方。而老人就如这里的银杏叶,长久地停留在医院这条不长不宽的道路上,或被人忽视,或被人践踏,或安于坠落的本命。没人多给这位老人留一处安身之地,也没人要谈论与自我生活无关的东西。

“我儿从小成绩就好,现在都去新加坡进修了。”老汉终于开口了,眉眼里难掩的骄傲和自豪。“女儿嘛,也在当地当老师。”我低头看见老汉那双已经磨损得看不见形状的鞋,看见里面的泥垢和灰尘。我突然觉得这样的骄傲太过于刺眼,我想将这一切连同这里的银杏叶都一同砸碎。因为我知道,如果不这样做,砸碎的就应该是老汉的背脊,和他那黝黄又褶皱的脸。

“我们又不是事业单位的,没有退休工资。不像女婿那边的爹妈,唉,不拖累娃儿就行了,我们又活不了几个年头了。”老汉被淹没在黑暗中,但路灯却照亮了这个城市,照亮了那些灯红酒绿的年轻人的生活。这个城市突然变得异常的和谐,每个人都只谈生活,不谈生死。而老人却成为了城市里的异类,他不仅开始关注“死”这个残酷的话题,甚至他想的远比死更为长久。

银杏叶飘落,一切的灯光消逝在月光之后,张嘴歌唱的人们咽下了喉咙里的声音,逗留在街头的人们往家里匆匆赶去。一个男人站在黑暗里,弯腰将孩子身上的被角铺平。他慢慢走到门外,望着窗外的白月光,向着寒冷轻咳了一声,眉心聚拢,他想的是:

“娃儿,上学又要交几个钱。”

老汉的身影最终融合在这条铺满银杏树的街道,他的身体连同他的影子都归于了银杏叶,归于了银杏的黄,只有那头上一撮刺骨的白还留下白月光最后的眷念。


 1582626211998312.jpg

 者简介:小鱼儿,就读于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曾获邮电大学十佳校园诗人荣誉。



   


微信图片_20200225193545.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