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廖成江专栏8《西沱纪行》(外一篇)
详细内容

廖成江专栏8《西沱纪行》(外一篇)

时间:2019-11-25     作者:廖成江【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廖成江.jpg

 

作者简介

 

廖成江,男,汉族,长寿区人;中学高级教师,做过编辑记者;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缙松诗词》主编;从教以来,已发表各类作品500余篇,作品多次获奖,已先后出版中短篇小说和散文集。

  

 

     西沱纪行(外一篇)

 

中秋时节,朋友约我去石柱西沱镇看看,顺便去忠县石宝寨游玩,我欣然应允。恰逢雨后天晴,出门算是选了个好日子。

 

古街寻踪

 

朋友驾车,一行五人到达西沱,正值艳阳高照,穿一件单衣加个外套刚合适。

吃过午饭,我们来到长江边,一个新修的银灰色牌坊矗立展现眼前,牌坊正中镌刻着“西界沱”三个红色的大字。牌坊下是一坡新修的水泥阶梯,相连着游船码头。长江的斜对岸,是忠县美丽壮观的石宝寨。脚下的岸边,停靠着大大小小的机动船,小小的渔船穿插其间。长江水在西沱迂回,形成很宽阔的水岸,视野开阔,远际的群山相连。不远处,一座美丽修长的山体延伸到江面,像似一只浮于水面的鳄鱼,让人想象联翩,联想起观赏过的台湾海滨的美人岛。

西界沱是西沱镇的老名,处于石柱之北的长江南岸回水沱而得名,人们习惯叫西沱。古时候,这里是巴郡与巴东郡交界处,现在是石柱、忠县和万州三地的接壤地,是石柱县最大和功能最齐全的长江口岸,与长江斜对岸的“长江明珠”石宝寨遥遥斜对。

西沱古镇,沿江岸陡坡而建,这里是闻名遐迩的巴盐古道发源地。过去的盐巴船靠岸,力夫们将盐巴扛在肩上,从古道爬山,再穿山越岭,用人力将盐巴运往湖北等地贩卖。那古石板上早已凝集着力夫们的汗水。我们沿古镇的石阶梯的巴盐古道拾级而上,两边的房舍正在翻建,杨松木的气味飘入鼻孔,让人感到木质的清香。古旧的板壁房,门窗木格雕花,黑灰色的老瓦,让人感受到了过去年代的古朴原味。边走边看边议论,突然一栋旧房的门楣上方,一块牌匾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一看上面的文字,我们才知道这就是巴渝十二景之一的“同济盐店”,是重庆徐少安上世纪二十年代设立的。

 

QQ图片20191125115905.jpg 

来之前,我们就听说过巴盐古道的起点就在石柱西沱镇。过去,人们靠肩挑背磨,成群结队靠人力扛运食盐,翻山越岭,历经艰险,将食盐运输到湖北等地方。有的在运盐途中被累死,或被土匪抢劫杀害。没有工业文明机械化的岁月,人们只能靠苦力求生。前人的艰辛度日,磨炼了勤劳忠诚的品质。

古街一直向上延伸,大体格局有如长寿老家的三道拐,但很少有拐弯的地方。来之前听朋友说,这里有个姓刘的民间艺人,远近闻名,吹拉弹唱无所不能,上级文化官员也来拜访过。这次来西沱,看看这位民间艺人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说着走着,又上了一坡梯坎,左边的一栋古旧的民房里传出木板声响,门大大开着,来过的朋友说:“刘老师就是住这里,我们进去看看。”进了房门一看,眼前一个杂院,里面胡乱堆放着东西。左边厢房里,几个老人在那里坐着闲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正在与几个老人讲话。那老人戴着黄色的旧军帽,一把银白色的胡须略有半尺长,穿一件蓝色的旧中山装,不饰修整打扮,十分随意。我们说明来意,他才想起朋友曾经到过这里。由于前来看他的人太多,人老记忆差了,难免不识曾经见过的人。老人十分热情,让我们坐下,先掏出衣袋里的中华牌香烟递给我们,然后根据我们想了解的情况,饶有兴趣地给我们讲起他的故事。老人从小就爱好自编自唱当地的一些歌谣故事,没进过专门学校训练,但因深深爱好这一行,后来在当地颇有名声,成了当地地地道道的民间艺人。有人交男嫁女生张满日逢年过节也不时请他唱上几曲。几十年风风雨雨过去,而今七十多岁的他孤居一室,十多个平米的房间就是他的生活居所。说到创作,他顺手拿了几本他自己创作的歌谣给我们看。那些歌谣都是押韵的,全是用毛笔写成,虽然字迹有些歪扭,但是一笔一划书写认真。老人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让我们深深感动。

应我们的邀请,老人为我们先表演了一段二胡独奏,然后给我们表演了几段打唱。他坐在一张破旧的书桌前,桌面上一根短条木凳倒放着,凳子的木桓上吊了面铜锣,桌面上放着两面铜钹,俗称绞绞儿;另有特制用于敲打的竹筒乐器,他手拿两个特制的木棍敲锣又击打铜钹,张开掉了几颗牙齿的嘴巴唱了起来。我听过很多民间曲调,但这样的曲调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感到特别新颖。四句或六句一段落,中间敲锣击钹算是隔断,与四川花鼓有异曲同工之妙趣。那唱词的内容是叙事性的古代故事,也有教人行善积德方面的内容。

 

QQ图片20191125115917.jpg 

表演完毕,我们与老人握手道别。他送我们出门,倚靠着门框,慈祥明亮的目送着我们,笑盈盈的脸上有种怡然自得之感。

此时夕阳西下,余晖洒满古街。我们走了几步,回过头来再次道别。老人挥挥手:“欢迎你们下次再来!”多可亲可敬的老人,我一边走一边想。

 

品味柴火鸡

 

旅游和吃是连在一起的,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寻觅一下那里的特色饮食品尝品尝。柴火鸡就是西沱特色菜之一。

下榻西沱镇一家街边宾馆,几经打听,附近临江边的偏僻处有家颇具特色的柴火鸡店。夜幕降临,街上的路灯亮堂堂的,地面看得清清楚楚。我们寻踪而来,找到了那家柴火鸡店。我们向一对中年夫妇的店主说明来意,是专门来吃柴火鸡的。店主听说,喜笑颜开,热情接待,让座倒茶,让我们坐在桌边喝茶等候。一回儿,女店主捉来一只黑母鸡称了,立即宰杀。不一会儿功夫,店主将作料鸡肉摆满了旁边的一张大方桌。方桌中间一口大铁锅,桌下旁边放着木柴块。女主人蹲下身子,打开桌底旁边的灶门,开始往灶门里放木柴块点燃。铁锅绕到一定高温,主人将食用油倒进锅里,再将作料鸡肉分别倒入,顿时热气喷发,遮住主人的身影。炒着炒着,主人往锅里加酒,“轰”地一声响,铁锅里喷发出熊熊烈火,将满屋照得通亮。我们急忙用手机相机拍照,留下那珍贵的一瞬间。经过好几道工序的烹炒,然后捂上锅盖烹煮,略半个小时。主人在灶里退了柴火,叫我们围在锅边就座。朋友拿出自带的酒水,大快朵颐。柴火鸡的味道果然不比一般,汁味入骨,麻辣鲜香,美味满口,带骨香的鸡肉味让人嵌入心底。这顿柴火鸡,吃得大家满口称绝。我想,这就是我们博大精深的民间饮食文化的魅力。民以食为天,吃是延续生命的必然手段。随着历史的进程,吃越来越讲究艺术,并且将生活情趣与吃连在了一起。在吃中品味色香味俱全的饮食文化艺术,这不得不说是中国人的勤劳智慧所创造的劳动成果之一。原来,柴火鸡是贴近大自然的现代美味,烹制技巧很讲究火候,只有温和带旺的火候才能做到肉嫩鲜香,油而不腻,受到很多人的喜爱,成了四川一道独特的名菜。

我们看了柴火鸡烹制的全过程,犹如在欣赏一曲民间烹饪戏曲,锅碗瓢盆铲是道具,大铁锅里的作料伴鸡肉发出的声响就是音乐,冒出的气体是烟幕,由店主拿着道具在锅边表演,动作优美娴熟。店主对人热情周到,和蔼可亲,正是西沱人朴实善良的一个缩影。我们在西沱所见到的人,都是那样的淳朴厚道,问路时给你做详细的指引说明,生怕你找不到路。

西沱的山,西沱的水,到处都很美;西沱的景,西沱的人,更是将西沱的人文美景融入了自然的美景之中。

 

痛饮摔碗酒

 

上午,从西沱坐游船过江,去对岸忠县石宝寨参观游览之后,下午又返回到石柱县城。

美丽的石柱县城依山水而建,一桥飞架连两岸,宽阔的滨江路绿树成荫。我们徜徉在岸边,一边游玩一边拍照,记录着行程的美景。傍晚十分,同行一个朋友的学生打来电话,邀请我们要去品尝摔碗酒。朋友的这位学生早年毕业于朋友故乡的一所乡镇中学,读书时有些调皮,后来外出打拼,来到石柱创业闯荡,才深知学习文化的重要性,因此他的事业与书籍结缘,成了书店的老总。他为人豪爽仗义,尊重老师,听说我们来到了石柱,非要派车来接我们去品尝石柱土家族的摔碗酒不可。

我有些孤陋寡闻,人过花甲竟然没听说过摔碗酒,更没亲自品尝过摔碗酒。一听这新鲜的名词,心里便升腾起几分好奇,好想去品尝品尝摔碗酒。

照对方约定的时间地点,朋友的学生开来两辆小车,接我们去吃摔碗酒。小车在夜色中驶离县城,约摸半小时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土家族山寨。暮色中,隐约可见石头寨子门边镶嵌着“土家族第一山寨”的红色大字。车辆进入山寨大门,在停车场停了,近处传来动听的音乐声。我们一行八人走进一个大院坝,放眼一望,此时灯光凝目,舞台上歌舞喧天,一排土家族姑娘穿着艳丽的民族服装,正跳着欢快的民族舞蹈。宽阔的院坝上,好多席桌已坐满了喝酒的人,只听得到处都是“咔嚓、咔嚓”摔破酒碗的声音,遍地都是瓦砾。

 

QQ图片20191125115923.jpg 

我们选了个靠右的空方桌围坐,朋友的学生迅速点满一大桌菜,叫了好几箱啤酒,再叫了几箱酒碗,每箱一百多个碗。主人取碗,给每人跟前放了高高一垛。我一看,那酒碗是土法烧制的,坦坦的碗舷,碗体大部分在烧制前还上了釉水。听说喝摔碗酒的规则是,每喝完一碗酒,不管酒的多少,都要把酒碗一下摔在地上摔破;要是摔不破,还得罚酒三碗。据说这摔碗酒是土家族上千年的传统,当时外出征战的勇士们饮酒后摔酒碗,表现了破釜沉舟出征必胜的信念,也有说是纪念荆轲刺秦王的,也有说是纪念石柱历史上秦良玉率部御敌征战的。拿着酒碗我仔细观赏一番,真不忍心将这样精致的土碗摔破;我暗想,要是全国各地都效仿喝摔碗酒,不知要开好多个碗窑专门烧碗。

入乡随乡,不忍摔也得摔。在舞台上歌舞喧天的热闹环境里,在朋友们一片吆喝声中,大口饮酒,敞开肚皮吃菜,“咔嚓咔嚓”大胆摔碗,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餐饮风景。

喝着摔着,一垛垛酒碗,成了身边地面上的碎片瓦砾。偶尔有朋友的酒碗没摔破的,真的还自认罚酒三碗。一个多小时结束摔碗酒宴,我们这桌摔了三百多个碗,每个碗一元,仅摔酒碗就消费了300多元。当然,享受生活的乐趣是金钱无法衡量的,体验这样的民族风情,平生中算是奢侈的一次经历。酒宴完毕时,我特地拿了几个酒碗带回家,作为喝摔碗酒的永久纪念。

酒逢知己千杯少。学生的朋友健谈而幽默,席间喝得酩酊大醉,在老师面前,那是他作为学生的开心所致。能让教过他的老师带上几个朋友一同痛饮摔碗酒,他感到无比的快乐满足。这样铭记师恩的学生,真让人感到钦佩。

坐车返回驻地,此时江边星火点点,夜风习习,一派“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景象,让人思绪万千……

 

 

雾游古剑山

 

深秋时节,雨雾朦胧,满载50人的大巴翻山越岭,停在綦江古剑山下的景区停车场。下了车,我们一行人顶着银丝细雨向古剑山攀爬。

当地女导演小罗告诉我们,登上古剑山顶,一共有七百多步陡梯,每到百多步阶梯的地方就修有一个亭子,以便游客途中休息。走到“石径通天”处,一看碑文,才知道古剑山之雄奇险峻,山顶如剑指向云端。这里经常云雾缭绕,构成了古剑山独特的雾游景观。这陡陡的石梯山路,据县志记载,是由綦邑诸女士捐资所修,可见前人为后人留下的功德。游人缅怀先人功德,对自身灵魂也有净化作用。行善积德,正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之一。


QQ图片20191125115932.jpg 

在“古镜台”石梯上,仰头望,一个古色古香的亭子矗立悬崖之下,亭台飞檐翘角,分上下两层,门楣上“古镜台”三个字历历在目。亭台白墙灰瓦,显得古朴沧桑。回头望,雨蒙蒙的银雾弥漫在山间,树木影影绰绰,让人多了一份对雾中之景的神秘猜测:也许,在那被雨雾漫藏的地方,有奇山妙石林立,或古木依依,或奇花异草遍地。美景不宜看尽,留在心底的悬疑与那份念想,就权且作为观光中的残缺之美吧,这何尝又不是一种人生的境界呢?看古镜台的文字介绍,才知道宋代人在此重修东岳古庙时,挖地基挖到古剑一枚和古铜镜一面。后人便修了古剑亭和古镜台以示纪念,亦作为登山休息之所。挖出的古剑传说是文殊菩萨所持的智慧之剑,铜镜则是观音菩萨点化人积善祛恶的法器。人们对镜而看,可知自己的前世来生,让人产生祛恶行善的念头。这种古人教化人的智慧,至今也有其价值。

古剑山沿途,有古代诗人留下的诗篇,都是关于登古剑山的感咏,其中清代诗人陈铭《春日登古剑山》诗中的几句尤为感人:“寄语登高人,沿途且面壁。忽然陟其间,放眼天地阔。”登高望远,面壁思过,培育宽阔的心胸,不计较个人恩怨,除却名缰利绳的捆缚,生活才会坦然淡然释然。世事看开莫看透,一半清醒一半醉,犹如这古剑山的迷雾,让人留有念想思索的余韵。

古剑山寨门遗址,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历来为兵家的必争之地。站在古寨门遗址上抚今怀古,刀光剑影虽然离我们远去,却对金戈铁马古战场有几分念旧的回忆。

走上434步阶梯到了古剑亭,歇息间,欣赏碑牌上南宋杨万里《春日》咏古剑山的诗句:“远目随天去,斜阳着树明。犬知何处吠,人在半山行。”古人登高望远,落日黄昏,耳闻农家之犬吠,人游高山之腰,这是何等绝妙的诗画意境!

终于登上山顶,飘逸的雨雾游移不定,山巅的净音寺犹如插入云霄的利剑。寺庙三面临崖,一面通上山的小岚垭路。寺庙所在的最高处就像一个鸡头,当地人历来称为鸡公嘴。山巅万籁俱寂,独寺庙幽险。雨雾中无法远望,只能凭想象在晴天的阳光里,远望四周,目击群山起舞的苍茫大地。

始建于宋代的净音寺,原名古剑山寺,历来是川东地区著名的佛教圣地。过去,寺庙里十八个殿堂神佛塑像一千多尊,僧人三百多,香火十分旺盛,千里之外的善男信女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清代以来历遭多次人祸劫难,寺庙损毁殆尽。上世纪九十年代,僧人释复闻率众僧重建寺庙,将古剑寺改名净音寺。看来,这是一块名副其实的佛门清静圣地。

中午走下古剑山,回首翘望,雨雾朦胧,鸡公嘴上的静音寺时隐时现,更增添了几分大自然赋予的神秘色彩。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