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林建致《烫伤风波》外一篇
详细内容

林建致《烫伤风波》外一篇

时间:2019-11-08     作者:林建致【原创】   阅读

  

小学毕业后的暑假,由于我才12岁。由于年纪小,在农忙时我依旧没有下田帮父母干活,而是呆在家里作为一位厨艺不精湛的小厨师。那一阵子,父母经常在天蒙蒙亮时,早早起床,吃完早饭就从家里出发,出门去干农活,然后晚晚回家。

那一天我依旧在煤灶上,放入适量的水。在水沸腾时,我淘洗差不多的大米,加入土锅里,然后与同伴们一起玩耍。估计时间到了,我就在家里等着。一土锅的白粥汤水在沸腾,泡沫在快速产生,很快又消失,如此频繁反复,声势有一些惊人。

由于我害怕滚烫的粥汤喷溅而出,伤到小手,就拿起干净的布巾,垫在锅盖上,小心翼翼地把锅盖拿走,放在木制的土灶锅盖上。通常,这一动作稳妥又流畅。那一次天不怜惜我,土锅底部竟然碰到了煤灶边缘。于是,白粥往前溢出,直接泼在我幼嫩的脸上。

忍着安置好土锅后,一阵强烈的疼痛令我无法自控。脸火辣辣的,猛烈的灼烧令我无法把持自己。撕心裂肺的疼痛袭击而来。我大声哭泣,眼泪不由簌簌下落。我坐在小板凳上,不懂得应该怎么办。突然的意外来临,我手足无措,心慌意乱,只是一直在哭着,一直在忍着疼痛。

在田里的父母终于急忙忙地赶回家,见此情况,万分焦急。母亲心疼地说:“心肝宝贝,你疼了吧?”父母一脸愧疚,一脸伤心,两人急得团团转。父亲立即出发,去购买烫伤药。母亲连连责怪自己。我忍不住又大声哭起来,哭得母亲几乎肝肠寸断,心痛似乎比我的灼烧之痛还严重十分。母亲接二连三地责怪自己,想必心里一样难受。

我的小脸红肿,体液溢出,部分皮肤溃烂,惨不忍睹。邻居得知后,其中一位急忙拿出万花油涂于伤处,母亲用心保护好伤口。渐渐地,药开始起作用。疼痛减下不少,我开始不再流泪。只是我的心受到了惨重的伤害。

有人说,以后吃饭不要吃酱油、黑醋等一些黑色的东西,不然会留下黑点伤痕。父母万分着急,父亲一路跑着买药,又一路跑着回家。父亲在烈烈阳光里,早已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父亲抱着我,母亲的手慢慢、温柔和轻轻地又给我上药,把烫伤药加在万花油上面,直到抹完烫伤药后,才终于松下一口气,相对淡定不少。

父母他们不时轻声地安慰我,哄着我,说一些让我放心的话来。他们告诉我,我以后不会留下伤疤,叫我不用担心。我心里百般无奈,怕痛,怕让人笑话,也担心以后会变成一个相貌丑陋的人,变成一个令人讨厌和嫌弃的丑八怪。后来在父母的精心照顾下,我的伤口渐渐愈合,受伤浅的逐渐又光滑、细嫩和中看起来。

上初一年时,脸上的新皮肤几乎完全长好。只是在右侧脸颊眼睛下面,留下了一个花生仁大小的比较深的浅色疤痕。母亲不少次抱着我,说:“你还是孩子,以后会慢慢地完好如初。别把它老是悬挂在心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心终于安定下来,心里的负担几乎为零。

一次在上音乐课时,我调皮好动,向同桌扮了一个鬼脸。老师眼尖,马上发现了我。他生气地对我说:“你本来就难看,这一下扮鬼脸就更加难看了。”当时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我忍不住伤心起来,眼泪竟然哗啦啦地流下来。

我伏在书桌上哭泣着。全班同学一下子全部静下来,只有我的哭泣声在泛滥,在教室里飘荡。多么难过的时刻,我觉得羞耻,觉得难受,身不由己地宣泄一下我的悲伤。当时我讨厌音乐老师,恨音乐老师。

渐渐地,大约两年左右的时间,我的伤痕淡了下来,直至完全褪去,消失不见。经过一段不短的时间后,我重新变得英俊起来,找回了一份难得的自信,又长得如玉树临风一般。

也许,在成长的过程里,人难免会遇到一些伤心事。我们应该保持一份良好的心态,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一切无奈在岁月的磨合里,都会渐渐地变好的。不要只会悲伤,只会哭泣,把悲伤化为动力,把哭泣化为能源,努力前进,遇到坎坷的门槛,迈过去;遇到艰难的大海,用力摆渡到达彼岸。许许多多都会过去,也会磨练自己而变得更成熟,更稳重,更坚定!

 

 

灾祸

 

黄莹是一位女孩,自幼父亲因病早早辞世。母亲为了带大两个孩子,迫不得已改嫁。黄莹身世可怜,继父对她关心较少,两代隔阂比较深。初中毕业后,年纪只有十六岁的黄莹呆在家里,准备一段时间后出去打工,帮助赚钱,帮助养家糊口。

平时,黄莹闲呆着,她经常上网,在网上与人聊天,交一些网友。有时,黄莹也打一打游戏,打发时间。时间久了,黄莹与一位叫张前的网友聊得甚欢。两个人几乎无话不谈。他们俩在网上彼此信任、熟悉、亲切。黄莹认为她找到了一种寄托,有时居然与张前聊天聊到半夜三更,甚至聊到天亮。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俩个人越来越亲密,黄莹把张前当做知心朋友,甚至想到与张前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几个月过去了,张前主动约黄莹见面。黄莹早就盼望着能与张前见面,面对面交流,于是,黄莹欣然同意。

他们最后约定在小城汽车站前见面。黄莹怀着一份期望,认为自己找到了一位贴心的男朋友。她心里快乐,初恋的滋味让她意乱情迷。她决定听张前的话,与张前一起打工,赚钱养活他们两人,做一个乖巧的女孩子。

那一天,黄莹把自己平时积累的一百多块钱带上,留下了一张纸条,让父母放心,然后她与父母不辞而别,直接坐上去小城的汽车。一路上,黄莹想着,想着,脸上露出幸福的模样。汽车在路上狂奔,黄莹的心在狂跳。她毫不犹豫,带着憧憬,也向往着美好,她想到张前,不由激动万分。

一个多小时后,黄莹来到汽车站。在大门口,她遇见了张前。张前比视频聊天里的模样更英俊,更阳光。黄莹不自禁一阵兴奋。见到张前,她露出少女的微笑,亲热地说:“张前,你好!”张前一愣,笑着说:“你就是黄莹吗?”黄莹点点头,张前望着黄莹一阵偷笑,原来黄莹如此清纯貌美,几乎人见人爱。他说:“走吧,到我家里去!”黄莹温柔地说:“好!”

黄莹骑上张前的摩托车。那是一辆黑色的豪爵摩托车。张前说:“黄莹,见到你我好高兴。”黄莹说:“我也是,见到你很好。”张前在车前面,露出狡诈的眼光,说:“你抱紧我,这样比较安全!”黄莹有一些不好意思,但是,她还是抱住了张前。

张前十分得意,一路骑车,来到一座只有一层楼的石头房间里。张前开门进去,说:“这就是我的住处,你觉得怎么样?”黄莹懵懂的眼神闪现一种不安,但是转眼就消失不见。张前拿住一包七匹狼香烟,说:“你抽一支烟吧?”黄莹连连摇手,说:“我从未抽过烟。”

张前说:“你在网络聊天里,不是要听我的话吗?”黄莹犹豫着。张前说:“你就抽一支烟,不行的话,以后就别抽了。”如此一说,黄莹不忍心拒绝,说:“好吧!”黄莹接过张前的香烟,一点儿也不知道烟里埋藏的危险。张前用打火机帮黄莹点好香烟。两个人开始吞烟吐雾。

黄莹咳嗽了几下,模仿张前,她突然觉得烟很特别。她喝着张前的水,丝毫不知水里的春药。一会儿,黄莹开始觉得浑身舒爽,欲望高涨。张前嘿嘿地冷笑,说:“黄莹,你感觉怎么样?”张前走进黄莹,握住了黄莹细嫩白皙的双手。黄莹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竟然无法拒绝,被张前紧紧地抱着。

不久,黄莹突然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她想推开张前的人,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一件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在还是少女的黄莹身上。在开始与张前见面到黄莹失身,前后不过几十分钟。

黄莹明白了,她认识了一个残酷无情的恶棍。想着,想着,她突然弄明白,可是已经很晚了。她想打电话,却发现手机不见了;她想上网在qq上留信息,却发现电脑用密码锁住。张前每一次让黄莹抽烟,其实就是让黄莹吸毒,然后再开始糟蹋黄莹。黄莹羞愧、后悔、欲哭无泪。张前不在的时候,她手脚被绑着,口里经常被塞上棉布,她不能叫天喊地,向任何人呼救。

黄莹开始反抗,却受到张前的暴打。一个多月后,凶残的张前连饭也不给黄莹吃,烟毒也不给上瘾的黄莹抽,黄莹神经紧张,身子累遭侵犯。终于,那一天深夜,黄莹被张前用棍子击昏。他把黄莹放在车上,载到一个垃圾堆里,把黄莹扔到里面。张前不顾黄莹的死活,狠心把黄莹抛到垃圾堆的偏僻处。张前拿起身边的一支木棍,凶残地打在黄莹的小腿上。

黄莹一阵歇斯底里的疼痛,立即醒过来,她看着张前狰狞的表情。张前慢慢地消失在视野里。接着,黄莹发现自己竟然在臭气冲天的地方。这一段时间,黄莹受尽了千辛万苦,百般煎熬。她突然笑起来,又哭起来。这一种非人的遭遇,它彻底击垮了黄莹。黄莹感到右腿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原来,她的右腿被击打,居然小腿被打断。就在一瞬间,黄莹精神上再也受不住,她时笑时哭,居然就此发疯了!从此,这一个世界上多了一个命运悲惨的疯子。

青少年朋友,切记,交友必须谨慎。网络里,有一些人并不可信,你们必须警惕,不要轻信陌生人,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少走弯路,少一些坎坷,别掉进恶魔的陷阱里,别让坏人得逞,迷失了自己,受到非人的遭遇,以至于无法自拔,灾祸仿佛从天而降,陷入黑暗的深渊。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