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焦芬《浓浓年味西凤情》
详细内容

焦芬《浓浓年味西凤情》

时间:2019-11-06     作者:焦芬【原创】   阅读

                                                                

“开饭啦!”

当我把最后一道菜放到爸妈家的大转盘圆桌上,我便坐在弟妹们为我准备好的座位上。看着满满的一桌年夜饭,尤其是放在爸爸面前的那两瓶西凤酒,不禁让我想起了十年前的那个年夜饭。

那年,也是在一声“开饭啦”的喊声中,我把最后一道菜放到这个大圆桌上,然后,坐到父亲旁边的一个座位上。父亲那时才六十多岁,他身材高大魁梧,眼睛炯炯有神,说话落地有声。见我坐在他身边,便直接拿起早已打开的一瓶白酒,将他面前的九个小玻璃杯全部到满酒,随后,端起一杯往地上倒:“过年了,你也喝酒吧!”

我们默默地看着父亲,都知道他那杯酒倒给谁喝。

父亲倒完酒,又从他面前端起一杯。随着那转盘的移动,我也端了一杯。父亲见我们都端上了酒,便站起来:“今天是年三十,过年了。今晚,除了你们大哥不在了,我们一大家子全都到齐啦。我祝愿你们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平安健康、家庭幸福、新年快乐!”

父亲的话音刚落,我们四姊妹全都站了起来,端起酒杯:“新年快乐!”

随着“新年快乐!”的声音,我们一饮而尽;随着“新年快乐!”的声音,我们的话语也多了起来。那四个小家伙,也学着我们的样子,端起饮料,跟他们的婆婆、外婆碰杯。

第一杯喝下后,父亲又给我们倒上一杯:“好事成双,我祝愿你们四姊妹在新的一年里,要更加团结,更加亲密;也祝四个小孙子快快成长,学业有成!”在父亲的祝福声中,我们全部都喝下了第二杯酒。

“这第三杯酒,我来进行!”我刚坐下,最小的弟弟走到我面前,拿起我的酒杯,然后,又去拿父亲面前的酒瓶,就往我杯子里倒酒,可怎么也倒不出酒来。他把酒瓶摇了摇,“这瓶酒怎么这么快就喝完了?”

“老幺,这是六钱一个的酒杯,你还想倒多少杯?”三妹夫一边吃菜,一边开着玩笑。

“我再开一瓶。”父亲又拿起早已准备好的酒要开。

“等等!”我站起来,“我还拿了两瓶酒来。”我把两瓶酒拿来放到桌上,“喝这个吧。”

“西凤酒!”二妹夫眼睛一亮,“好酒,好酒呀!”

“难道你喝过这酒?”小弟眨着眼睛问他。

“我肯定喝过这酒的。”二妹夫轻轻拍了拍桌子,“这是陕西的名酒,也是中国的名酒之一。”

“你好像很懂这个酒似的。”小弟拿过一瓶酒,回到他的座位上。

“这你就说对了,我的确晓得这个酒。”二妹夫来了精神,“这个西凤酒清亮透明,醇香芬芳。”

“对,这个酒醇香典雅、甘润挺爽。”两杯酒一下肚,我的话也多了起来。

“你是搞写作的,”二妹夫的话也打开了,“好像还有个诗人曾写过一首诗来说西凤酒好呢。”

“花开酒美曷不醉,来看南山冷翠微。”我也卖起了关子,“你们也知道苏轼是比较喜欢酒的,他在陕西凤翔任职时,曾用此诗来赞美西凤酒。”

“耶,大姐把苏轼的诗也用上来了,看来这酒不是一般的了。”小弟说。

“这还不止呢。”我红着脸说。

“咦,大姐,你怎么对这西凤酒这么了解啊?”二妹有点不相信地问我。

“因为我以前在部队时经常喝这酒啊。”我看着慢慢转动的大圆桌,“这酒入口甜润、醇厚,最适合喜欢喝烈酒的人喝了。”

“我闻看看。”小弟把酒从包装盒里拿出来,又打开瓶盖,瞬间,一股醇香的酒味从瓶子里飘出来,“哇,真的好香啊!大姐,你这酒从哪里来的?”

“你姐夫在陕西省当了18年的兵,我们在部队时,就经常喝这西凤酒,前几年我们转业,就从那里带回来了几瓶回来。”

“怪不得。”小弟给我倒上酒,“大姐,感谢你今天给我们全家做了这么大一桌丰盛的年夜饭,我们一家敬你!”说完,小弟和弟媳一饮而尽。

看着小弟一家已喝完酒和饮料,我也乖乖地喝下了那杯酒。

“大姐,我们一家也敬你,今天你辛苦了!”二妹是医生,很注重保养。

“你平时都不喝酒,今天怎么也跟着来起哄了?”我怎么也不肯端杯子,“这酒可不能像这样喝啊!”

“你刚才不是说这酒不上头、不醉人噻。”二妹夫也端起酒杯,“我也敬你!”

“今晚像这样喝,不醉才怪呢。”我话虽这么说,但还是端起酒杯,和他们干杯。

“大姐,我们一家也敬你!”三妹看二妹一家跟我喝下那杯酒后,也站起来,拿着酒瓶到我面前。

我一看三妹要拿我的酒杯,急忙把我的酒杯拿起来捏在手里:“你们今天怎么都把矛头对准我了?再这样喝,我肯定要遭喝醉。”

“大姐,你不公平。”三妹见我不把酒杯给她,“你跟他们几个都喝了,为何不跟我们一家喝?”

“我,我……像这样喝,我真的要遭喝醉的。”我把酒杯递给三妹。

三妹夫也给自己倒满酒:“大姐,这些年我们都在外工作,只有你离父亲最近,我们几姊妹都知道,这些年,都是你在照顾着他们,谢谢你,大姐,干杯!”

“好,干杯!”听到弟妹们这样说,我心里非常高兴,头一抬,嘴一张,一口就喝下了那杯酒。

“你快喝点这鸡汤吧。”母亲见我一连喝了好几杯酒,急忙给我舀了些鸡汤在碗里,硬要我叫喝下才行。

我喝下母亲给我舀的鸡汤,感觉好暖和。便拿着父亲的酒杯,给他满上,又给母亲倒了半杯,然后,恭恭敬敬地给二老敬酒。在我的带动下,他们几姊妹都给老人敬了酒。接下来,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看孩子们给我们表演节目和给老人、孩子发红包。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走到客厅,见那几姊妹在打麻将。我走到他们面前:“你们还在打呀?”可他们一个个都盯着自己的麻将,不回答我。我便自言自语地说,“难道你们打了个通宵?”

“大姐,你好过分!”小弟笑嘻嘻地对我说,“你是瞌睡也睡了,钱也赢了,安逸!”

“我赢了?”我不相信地说,“我记得昨晚我钱包的钱,全部都拿来发过年钱了,哪还有钱来打麻将啊?”

“你是白手起家。”三妹也说,“不信你去看看你的钱包吧。”

我不相信地拿来钱包,当着他们的面打开一看:“哇,我钱包里真的有七八张的百元大钞呢!”

“麻将都放不稳,你居然还把我们的钱赢了那么多去。”二妹夫打趣地说,“我们这几个苦瓜,只有苦战通宵了。”

“呵呵,不服气又来打。”我走到麻将桌前,做着要去打的样子。

“算了,算了。”三妹夫说,“这麻将你就不要来打了,不过,你可要记着你昨晚上说过的话吗?”

“我说的话?”我睁大眼睛看他们。

“是啊。”二妹夫说,“昨晚你说以后每年的年夜饭,你都要拿两瓶西凤酒来,不会也忘记了吧?”

“我记着的呢!这西凤酒的确好喝,喝醉后头不痛。”

“还不痛?”母亲走进屋子里,“你看你昨晚喝了好多酒哟,还是少喝点为好。”

“妈,我的头真的不痛呢……”

此时,看到父亲面前的两瓶西凤酒,我不禁笑了起来。

“大姐,你笑什么呢?”三妹也看着我笑。

“西凤、西凤……”我指着那两瓶西凤酒,“你们还记得十年前,我们在这里喝西凤酒的情景吗?”

“当然记得啊。”弟媳笑着说,“都十年了。这十年里,每年的年夜饭上,我们都喝这西凤酒。”

“那你今晚就多喝点吧。”二妹夫开着玩笑,“看你喝得醉不?”

我看着父亲把酒倒在九个小玻璃杯里,还是那样,他先给我夫君往地上倒了一杯,然后又倒了一杯,放在我旁边。我们还是那样,先一一敬酒。只不过我们都不像十年前那样一口一杯了。我们一边喝着酒,一边畅谈着这些年一起走过的点点滴滴,尤其是改革开放这40年来,我们家乡的变化和我们家的变化。现在,我们家那四个小家伙都已长大,大的两个已经成家立业,小的两个也已上了重点大学。这西凤酒啊,也不只是在年夜饭时才能喝得到的。我们平时在家,也能经常喝这样的酒了,这都是改革开放后带给我们的幸福生活。尤其是每年的年夜饭,我们四姊妹都会提着西凤酒去爸妈家。那浓浓的年味、那甘醇的酒香、那亲人的笑语……我们真的是太幸福了!

 

 作者简介:

焦芬:重庆市长寿区人,毕业于宁夏大学中文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文学院特聘创作员、重庆市散文学会理事、长寿区作家协会副主席。曾任《长寿文艺》杂志编辑六年。

2008年6月,出版长篇小说《爱河泪依依》(中国文联出版社);2010年10月,出版的长篇小说《绝恋长寿湖》(重庆大学出版社),同年12月再版;2015年4月,出版散文集《沉醉》现已完稿长篇纪实小说《疼痛女人》;儿童系列小说四册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