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本土名家 >> 陈学初专栏6《病》
详细内容

陈学初专栏6《病》

时间:2019-11-01     作者:陈学初【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陈学初2.png


作家简介


陈学初,一九四七年出生,高中毕业回乡务农至今。一九七二年开始文学创作,现为重庆作家协会会员,长寿区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曾在《重庆日报》发表小说《小林》《基本功》《机声隆隆》《题材》,在红岩少年报发表《将心比心》,在四川文学发表《敲锣击鼓的人》,在红岩文学季刊发表《失望》等,同时也写一些方言表演,小品,小演唱等曲艺作品。

     

         

夜里,刚入睡。

忽然野外一声嚎叫。

这叫声,长长的,尖厉的,声嘶力竭的。

是鬼?世界上本就没有鬼,谁又听见过鬼的叫声呢?

后半夜,这叫声又响了两回,不过气势微弱得多。

谁知第二天早上一开门,这叫声又劈头盖脸砸来,惊得我汗毛倒立!

在我的茶馆的对门,一幢绿荫掩映的民居楼房,房主人进城打工,去租人家的房子,乡下人上街,就租他家房子。

租房不须政审,给钱就成交。

声音就是从那房里传出来的。

女人最适合做记者,她们钻天打网,报道就出来了。

上楼的第一间房,房门锁着,屋里一间窄木床,床上坐着个戴眼镜的女人,她头发蓬乱,望着墙壁,门外有人说话,她也不回头看一眼,也不说话。

每天三回,一个矮壮,脸像锅底般的老太婆,提一个提篼,提篼里有两个扣着的碗,大概是送饭,她去去来来,从不东张西望,也不说话,那黑脸像一道黑色的屏障隔着人们:不关你们的事!

从此,每日每夜,例行嚎叫,好像那声音是从某种语言变形而成的。

街上的人觉得奇怪,也觉得吵人。嗨,奇怪就奇怪吧,吵人就吵人吧,谁也没去多事管管。

一天,一个推车卖烤饼的从街上过,那楼房临街的窗子开了,女人要买烤饼。

“烤饼"打手势要她把钱丢下来,女人打手势要先把烤饼甩上去,她才给钱。

于是,两个烤饼飞进窗口,两块钱从窗口飞下来。

看来,这女人思维清晰,她是真有病还是其他?

谁知,吃了烤饼,这天下午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这天下午,面向街的窗子大开,女人把粗绳的一头在屋里固定,另一头拴着腰,她爬出窗口,双脚已经踏上楼下门楣上的广告牌......

街上忽啦啦围过来大声喊叫,黑脸老太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跑上楼把门打开,几个人进去才把她弄回屋里!

这天下午匠人来安装上了防跳(盗)窗。

其实,这女人不是寻短见,她是想出来!

人都渴望自由,没房子时渴望有房子,有房成天关在房里,渴望出来的自由!

有一天,这女人真的出来了,但她后面有三个跟班,黑脸老太婆,后面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十来岁的娃儿。

光清风软,女人精神一振,脚步轻快,害得三个跟班气喘吁吁,她们显得不耐烦怨声不绝!

那女人偶尔转身呵了一声,原来是她......

一副高度近视的眼镜,略显臃肿的脸庞。

那一回,我在街边吹笛子,她慢慢走过来,微笑着鼓掌,她鼓掌的动作斯文节奏缓慢。

前不久,她在街上走,一辆过路的面包车把她碰倒在地。

街上的行人很是兴奋,这回司机要巴锅了!

女人慢慢站了起来,慢慢拍掉身上的灰尘,伸伸手脚,轻轻地说:“我没事,你走吧!”

那司机如蒙大赦。

剧情没有发展便落幕,路人很是扫兴。

人家千方百计制造商机(指的是碰瓷),而她机会到手,却轻轻放下,她是不是有点神经?

这样看来,没有顺应人们习惯的思维,便是有病了?

现在,三个跟班沮丧地把她送回屋,哐啷一声门响,咔的一声锁响。看来,如此四人行怕是没有续篇了。

根据“记者”们的追踪报道,这女人是广东人,广东是经济发达地区,她怎么会嫁到内地来呢?

这可是个说不清楚的问题!

一个崇拜中国文化的美国青年,到中国一个大学当助理,每月工资九百元,人家嫌钱少,他嫌钱多,后来又申请到最落后的地方去,结果就到了甘肃的东乡教小学,后来不久又到新疆戈壁滩。一个美国姑娘偶然邂逅,结果嫁给了他,你说为什么?不为什么,爱你没商量!

这女人嫁到重庆。男人出门做生意,她上街买菜。

街上,车子走得快,行人走得慢,可快的比慢的更着急,结果快的把慢的猛推一把,这一把就把她推到医院陪伴了医生护士三个月,出院后爱情的力量又让她余下的赔款变成了夫家乡下漂亮的楼房。

按理说,造这楼房,她是投资人,可是她却做不了这楼房的主人,她不善料理,动作迟缓,语言不通,黑脸婆婆脸更黑,一对儿女从小就由婆婆引领打造,她们不让她抱,不让她摸,只把她当成书本上的一个符号,甚至在婆婆知道她白白放走肈事司机,责罚她时竟作了婆婆的手!

在这个家里,唯一让她有一慰藉的是她心中有一本珍藏版的“爱情日记”......

那时她读书毕业没上大学,在路边开了一个烟酒店。

一天,一个年青人来到柜台前。

“我要牡丹。”

她吓得一惊,她的名字叫牡丹。

“我要牡丹。”那人又说,她才猛然醒悟,急忙从架子上拿出牡丹烟。

年青人走了,柜台上有一枝玫瑰花。

第二天,年青人又来买烟,她把花还给他。

他面有难色,我一天到晚在外面跑,没时间照看,这样吧,求你帮我把花养着。他又拿出一枝花。

货架上,牡丹烟盒空了一条,瓶子里,玫瑰花涨到十枝。

小伙子说,牡丹,你可是全国有名,诗人为你写诗,作曲家为你谱曲,歌唱家为你打广告,《牡丹之歌》哇,你肯定也会唱的!

这歌,她当然熟悉,可她从没把歌和自己连起来想过,只觉得“曾经历尽贫寒”一句有点感觉。

不知不觉,有几样东西晃进她梦里,一双亮得出奇的眼睛,一件白得出奇的衬衣,两条忙得出奇的脚杆!

那个喜欢牡丹,崇尚《牡丹之歌》的小伙子,终于成了牡丹之哥!......

婚后,两口子生活甜蜜幸福,他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规矩,出门时两口子要拥抱,回来进门两口子要拥抱。她虽然不习惯,但她特别激动,也感觉特别温馨。

她做的菜,特别合男人胃口,而且买得便宜。

她还给他讲了一个书上看来的故事。在地球的那边,有一对新婚的贫穷夫妻,女人有一头棕色的漂亮长发,如果配上一会玳瑁的压发梳那将会更加漂亮,男人有一块金表,但他却缺少一根表链,每回看表都是偷偷摸出来悄悄看。

他们彼此都想送给对方一件珍贵的礼物。

这一天男人对女人说,亲爱的,我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

女人也说,我也送一个你最喜欢的礼物。

男人拿出了玳瑁的压发梳,女人拿出了表链。

结果,两口子都惊得目瞪口呆。

原来,女人为了买表链,卖了头发,男人为了买压发梳却卖了金表!

听了故事,两口子都激动得拥抱着在床上打滚!

日记读完,还有长长的时光。

不经意间,她又从荷包里摸出那张看过千百遍的缺角照片,那是她和男人的合影 ,修房子时,她从被人丢弃的垃圾堆中捡回来的。

她左看右看,觉得那曾经亮得出奇的眼睛仿佛蒙了一层雾,那白得出奇的衬衣领口也变成了泥褐色!

桌上的花瓶没人换水,瓶里仅有的一枝玫瑰也叶子干焦花瓣萎缩。

男人很少回来,他回来两娃找到她面前来,要他们喊妈,他们扭捏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声干瘪的“妈”,立马就被黑脸婆婆支走。

女人想夜里偎在男人怀里温存,可男人被他父母关在隔壁屋里通宵达旦地约谈。

她坐在屋里看天花板,天花板好像在旋转,她望着墙壁,墙壁白得刺眼!

屋里待不住,她就出门。

山坡上,豌豆花像彩色的蝴蝶爬在绿杆上。

金黄色的油菜花丛中,成群的蜂儿飞来飞去,在暖春里形成嗡嗡的声浪。

两只鸟儿在空中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在空中追逐嬉戏。

她看得入迷,忘了回家。

黑脸婆带着两个跟班,从刺儿冲找到土地岩,从乌绍丘找到插旗山,小姑娘跌跤眼镜碰掉了一条腿,气得小手在她背上擂鼓。

黑脸婆的脸上像要滴下墨汁来。

在乡下待不住 于是便上街来。

就这样,屋门锁着,屋里嚎叫。

街上的人见怪不怪了,不再言语。

路人疑惑,关着的人是不是有病?

把病人关着不送医院,那关人的人是不是也有病?

如是关着的人没有病,那关人的人不是更有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