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外国名家 >> 姚园(美国)专栏2 《在夏威夷的涛声里》
详细内容

姚园(美国)专栏2 《在夏威夷的涛声里》

时间:2019-10-16     作者:姚园(美国)【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Ҧ԰.j2017.jpeg


    诗人简介

 

姚园,女,籍贯重庆。巴渝文化网驻站诗人。羁旅英国,又居新加坡,现居美国西雅图,为美国《常青藤》诗刊主编,中外散文诗学会副主席。近年来,在国内外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千余首(篇),并有作品入选《当代诗人诗选》《中华散文百年精华》《2010年中国精短美文精选》《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中国年度散文诗(从2007到2014年)》《中国散文诗精选(从2008到2014年)》等数十种诗文集。被选入《国际诗人名人录》。有诗被收录进中学新诗阅读教材。被写进大学教材《台港澳暨海外华文文学教程》。曾获全球征文比赛一等奖、第三届中国最佳诗歌编辑奖,以及多项其它文学奖等。主编海内外第一本油画配诗集《藤上风》;第一部跨国性华语诗文精选集《当代世界华人诗文精选》。已在海内外出版社出版十余本文学书籍,其中散文诗集《穿越岁月的激流》荣获“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品集”。 2012年出品海内外第一盘散文诗配油画的DVD高清专辑《流淌在时光之外》。





   在夏威夷的涛声里


 

 

当飞机徐徐降落在檀香山国际机场,已是半夜或者说凌晨2点15分了,虽然比预定时间足足晚了6个多小时,但毕竟还是平安抵达了。出门在外,谁知什么变故会与自己相连呢?像这种出现在起飞前的故障,对大家来说抑或还是种幸运呢。只是不懂的是一个飞机停电怎么就需6个小时来修复?是美国人做事严谨还是拖拉?而几百名乘客,除了几位东方人面带微嗔外,西方人大都安静如初。是西方文化蕴藏的宽容在他们身上的闪现,或是宗教精神的渗透带来的平和,还是他们也信奉随遇而安的哲学?

当然若对此加以延伸一定是个不小的话题,可我此次与家人一道的旅行,可谓是纯粹意义上的度假,也即是身心的一次彻底放松。途中纵使与天大的事交臂,也要让之靠一边呆着。人最终是为自己活,是活在自己的风骨里,活在自己的心情里。心情颜色的挥毫者,不是他人的眼色,也不是外面天气的阴晴,而是我们的气度与胸襟。

只是半夜时分,设在机场的租车公司已经打烊。好在计程车还排着长龙,不待我们靠近,一位司机便走来接过我们的行李。他看上去至少六十以上了吧,一路几乎是沉默寡言,或许他也累了,这么一个夜半时分,是该在舒适的床上不管今夕何夕的时候。

但若没有诸如像他这样为了生活,为了退休后的社安金昼夜兼程者,我们不是只能在机场盼天亮?下车时,我们格外地多给了点小费,或许这比来自心底的感谢,更让他感到一种实在。

 

 

到了酒店却久久难以入眠,窗外静悄悄的,这城市还在夜的怀抱沉睡。睡着的城市给人的直感是柔和、安宁的,就像人一样,所有的棱角和欲望都淡化在睡眠中。欲望是没有尽头的海,使人不管潮起潮落,手中的桨都要向远方划去。骛远没有错,但不能选择一条不适合自己的路,那样即使穷尽一生的辛劳,也牵不到曙光的手。

抑或多年前我不会如此的思考,我会像血气方刚的小年轻那样,明知将碎骨粉身,也要做一只不向命运低头的鹰。是经历让人长大,而不是年轮。

但无论岁月的沧桑是如何横亘在自己的面前,也要想办法让自己快乐起来。旅行兴许是不错的选择。旅行不是要和谁相遇,而是和真正的自己相遇,并时时俯下身来倾听自己的心灵。一定要慢慢地走,途中每一次所见不是偶然,每一次所闻也不是必然。是肉眼看不到的缘份,是冥冥中注定的邂逅,浪漫与否无关紧要,重要的是要写意,要诗意地在生命里留下注脚。

 

 

可谁也绕不开现实这条锁链,譬如我们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联系租车公司。昨晚飞机的晚点错过了预定的车,今天要从离我们下榻就近的地方租车,手续得重来。只要是藉信用卡能办好的事,就不是什么大事。很快租车公司便在电话中为我们办妥相关事宜。

踱出酒店大门,炫目的阳光迎面扑来,使人在刹那间有些不适应。倒是满街林立的棕榈树给了我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或许是它令我恍置曾经生活过的新加坡,也或许是令我忆起在拉斯维加斯信步的自由。

人在世上游走,似乎没有人能抵达昔日的光影,但却常常在经意不经意间沉湎于往日的风声里。记得多年前读普鲁斯特的《追忆逝水年华》,里面有一句“失去的岁月才是幸福的岁月”,令我有些百转千回,觉得这话太暗合我的心思了。如今我不敢苟同,对幸福的理解也与从前不一样。像此时一家人放下尘世的纷纭,悠然的同行,便是一种幸福。再说现在,比过去,甚至将来都重要。只有紧攥现在,才可能相拥渴望的黎明。

 

 

我坚信,一切都是可能的。

在这条阳光铺满大地的路上,不同肤色的人大都穿着懒洋洋的拖鞋,以不疾不徐的步伐款步。此刻,我喜欢这样的慵懒,它给人的感觉是自在、随意,是对生活有了深层次了解后的无所谓,是看淡人世风云后对生命的一种珍视。

此刻,我携着性情在这里行走,但不奢望张望中能摘撷什么永恒。我对这座城市的了解在此之前是停留在文字和图片上的,而现在好像与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关联。可我又清楚地知晓自己对它的认识还停留在从表面。有的东西或许是需要用心去揣摩,而有的东西是需要气氛的引领。

这里曾是一个独立的王国,不附属任何一个国家,但后来却成为美国的一个州。然而当地人似乎从未忘记1795年统一夏威夷群岛的国王——卡米哈米哈大帝,每年的6月11日被命名为卡米哈米哈纪念日,这一天各大社团都要穿上节日的盛装浩浩荡荡地走上街头,用音乐和舞蹈传递他们的缅怀与敬重。

当我们在一个十字路口,碰上这群充满喜悦的游行队伍时,发现周围的行人与我们一样,显得有些兴奋。喜欢看热闹是不是人的天性,我不敢断定,但热闹是一般人难以抗拒的。因为它与喧闹不一样,后者给人的感觉是嘈杂无序。此时,我更愿把热闹视为夏威夷人对游客的一种欢迎。
    我们不停地按下快门,这时拍下的或许不是景象,而是愉悦的心情。走在花车游行队伍最前面是十几位举着长矛,胸肌异常发达的土著男,一副威武英勇的模样,让人在刹那间滋生时光倒流的错觉。紧接的夏威夷土著皇族后裔,不知是他们脸上的风霜让他们的喜悦变得有些复杂,还是这天对他们来说本就是一种失落的拾掇?之后的皇家夏威夷乐队,中学生的啦啦队,盛装马队,波多利亚的舞蹈等等无不体现出夏威夷人的奔放和婉约。他们热烈地对我们说:“阿罗哈(Aloha)”,当时我并不知道它的含义,但从他们的语气知道这是一种美好的问候与祝福。

 

 

我们随着游行队伍走走停停,结果又错过了取车的时间。自然不能怪谁,谁叫我们忽略今天是周六,忽略他们下班时间在中午的十二点半。而次日是星期天,是他们的休息日,租车在这个时候便为遥不可及的事了。

没有车,我们还可以选择巴士,出租车什么的。世上的路岂止一条?这里的巴士通往远远近近的景观,去赏那些名声在外的风光不是问题了。只是方向盘不握在手中,去哪里耗费的时间自然会多出几许。

旅行不就是为在一个悠悠行程中释放平时压在肩上的担子?做任何事,不急匆匆的状态会让人在舒服中感到一种从容的快乐。

 

 

或许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下,我们才可能在去阿拉莫那海滩(Ala Moana Beach)途中,与一棵盘根交错的大树相遇,惭愧的是我叫不出它的名字,只隐隐感到它的奇特,它的沧桑背后那颗淡定的心。它的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后方是繁华的街道。而它似乎不是为了等待什么,或是得到什么,而是在尽一种本能。或者说它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给大地一片浓荫。

犹如阿拉莫那海滩给我们视野的空旷与悠远。抑或海滩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陌生的,但每个人的感受与触觉的不同,注定了一样事物的多个层面。一样的海,一样的沙,不一样的心情使其丰盈复杂起来。可这个海滩无论从介绍还是我此刻的触及,它都有着其他海边少有的宁静。尽管它有各种各样的运动广场和野餐所需的烧烤设备等。或许是因为这海的波平浪稳吧,暗合不了喜欢刺激的人的胃口,来这里出游的人不多。而却我喜欢这样的静,更希望能拥着这样的静。

如此的静抑或只属于心灵,它与贫富无关,与地域无关,与过去无关,与未来无关,它只属此刻,之后是什么模样,或许更多时候我们只能顺其自然。

然,这里已在我记忆的版图里烙下一个印记,虽然我在此停留的时间并不多,但当脱下鞋子,赤脚沿着海岸款款漫步,我已是另一个我,一个忘掉俗尘的我。这样的我或许才是真正的我。

 

 

转身抵达另一个号称欧胡岛之窗的威基基海滩,那儿的沙滩布满了不同种族的人,他们大都穿着泳衣席地而坐,抑或有的是从海里归来不久,有的则可能随时扑向大海。我带了泳衣,却留在了酒店。可即使携带在身,我最终不过是蜻蜓点水似的将衣服打湿而已。饮着嘉陵江水长大的我,游泳却宛如一个奢华的梦。每个人都有遗憾,我这个遗憾或许是可以补救的,只是不知哪一天了。

而这丝毫不妨碍我的喜爱。喜欢不一定要拥有。看着那些在海上冲浪的小伙子的勇往直前,心里汹涌一种说不出的快意。我不觉得他们是在冒险,而是在表达对生活的爱,对大自然的爱。

不经意扭头窥见沙滩一个角落停泊了一艘黄色小木舟,主人正在与一位金发女士闲聊,趁他们停顿之时,我上前问他:“可否进去拍照”?他豪爽地说:“这有什么问题”。跨进小舟,在自觉不自觉地摆起的pose中,感到一丝说不出来的怅惘。也进而发现自己还是未能脱俗啊。

 

 

不觉然就到了华灯初放的夜晚了。街上仍然是车水马龙,世界各大名牌商店密布在街道两旁,他们现代的装潢与服饰模特的新潮,是不远处的大海给人完全不同的东西。继而我想到:这儿何曾远离过尘世的呀。

我不知道在物质不匮乏的今天,人们对名牌的认知与喜爱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但我可能知道它贵的理由,譬如同一双码子的鞋,牌子不同舒适的程度抑或不同。脚是不会说谎的。可名牌包之类的奢侈品在不影响现有生活的情况下买取是无可厚非的。假若是为此省吃俭用,当然那也是一种取舍,一种价值观的体现。对此,我一直持无所谓的态度,倒是我先生知道我喜欢包,在纪念日或者出差之时,总会为我买回一个,他或许是欲籍此让我从容地装下更多绚丽的希望吧。

人是活在希望里,点燃希望火把的永远是我们那自信的眼神。尽管夜幕让人难以辨清此时那些在街上卖唱者的神情,但从他们激昂的歌声里,看到的是一颗不向命运低头的心。也由此想到以文艺为生在哪儿都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却有那么多人在坚持着,抛开其他不说,这怎么都是他们向往的一个梦。

 

 

可世上又有好多梦不是破碎在梦中?比如多年前日本便是在趁人们在梦里云游之际将珍珠港覆灭。如今珍珠港上还保留那些残迹,让我们踏上这片土地的人在参观的刹那间居安思危起来。只是为我们讲解当时那段过往的老美的语气是平静的。或许是再痛的伤口,时间也会让它一点点减轻。何况,日本早已向美国俯首。

珍珠港上游览的人络绎不绝,它的大门向所有人敞开,可进去的人需通过安检,而且随身携带的包不能带入,必须去指定的地点存入,这是不是变相的一种收费呢?

不管是不是,入乡就得随俗。再说无包还一身轻呢。只是里面小食店食品有限,但面包总是不乏。而且在吃的过程中还引来一群大大小小的鸽子,儿子看见它们,随手扔出一小块,没料到最敏捷的是个头最小的,是它的身体小灵活的缘故,还是那些大的有意识作出的谦让?

兴许我更愿将之视为一种谦让。因为只有我们常常想到看到一些美好,日子的天空或许才飞舞着蔚蓝。这个世界不完美也不公平,我不指望他人给予一个温暖的肩膀,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给予自己的温暖才是没有季节之分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的馅饼会从天而降,但不等于我不会“遇上”。

在巴士站等车去凯鲁瓦海滩(Kailua Beach)时,遇到一位非裔小伙子拿着一个苹果牌手机问我们是不是我们掉的?我们毅然决然地摇头。他略带点失望地退到另一边去。过了一阵,又来几位等车的,他又走上前去,可这时一辆巴士开了过来。我先生说这与几个月前在巴黎散步时,有人拿着金戒指问是不是他掉的如出一辙啊。如今行骗的技术也在进步,似乎比过去的明目张胆更可恶。

所以我一直喜欢纯净的大自然,在它的怀抱,我可以放下所有的警惕。大海是我从小喜欢并渴望的地方,多年前我曾想靠海而居,现在不是这个愿望被现实吞没了,而是看待的角度不同了。

喜欢不一定要去拥有。能为一个欣赏者其实也是一种福分。再说与物与人保持一定距离之时,也给了自己的空间。

在这个长达半英哩(0.8公里)的凯鲁瓦海滩上像我这样既不游泳又不玩帆船的,当然不只我一个;赤脚沿着长长的海岸线,踏着起伏不定的白浪悠悠漫步的也不止我一个。纵使我一个,又如何?无论在哪里,听从自己心灵的召唤,或许是最惬意的事了。

只是不知怎么倏地想起那首久远的《哭砂》,是因为脚下那细细绵绵的砂?此砂彼砂都是风吹来的砂?歌中的砂是带泪的,而我眼里的砂是生命的一种践约,它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抑或不能靠着我的追问揭晓。抑许某些时候与其去弄清楚来龙去脉,还不如去静静地感受。再回首,砂一定还是砂,但在我心里兴许是不一样的了。

可仍然希望这凯鲁瓦海滩继续被评为全美第一的海滩,希望它的洁白是唤回心灵纯净的催化剂,希望它的碧海慰抚的不仅是心境……

 

十一

 

从凯鲁瓦海滩出来不见巴士的影子,车站又没有一张时刻表可查看,这似乎是欧胡岛有别于其他城市的又一个所在。曾向一位路人问及缘由,那人说现在手机不都是可以上网的吗?是啊,网上什么不能搜寻?问题是:不是人人都觉得有必要开通这一服务。

沿着凯鲁瓦海滩一条狭窄弯曲的人行道缓缓而行,海渐渐在我们远去的脚步声里消失,映入眼帘的一幢幢私人house,建筑风格好像倒没有什么特别抢眼的地方,但房前植物的茂密与绚丽,却让人感到房屋主人的质朴和那种对自然对生活的热爱。

有住家的地方,必然有日常所需的商店。也就是说当我们穿过这一片居民住宅,凯鲁瓦镇仅在百步之遥了。

这里曾是一个宁静纯朴的小渔村,海是当地人养家糊口的靠山。随着世界目光在这里聚焦,旅游业、饮食业也在日新月异的发展。凯鲁瓦公路两旁密布的不同风味的餐馆,小吃店等等吸引的有时不是饥饿的肚子。

有一年奥巴马总统携着他家人去到一家名为Island Snow吃过刨冰,随后媒体的大小报道,让这家原本普通的小店在刹那间遐迩闻名起来。但我却没去问津,每个人的口味不同,他人喜欢的未必适合自己(我的胃不接受冰冷的东西嘛)。

 

十二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当我们在十二日的上午搭乘巴士前往檀香山机场,我似乎没有什么感伤,没有告别就没有新的开始。

离开一个地方与离开一个人到底是不同的。一个地方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改变什么,而赋予一个地方新意的是那与众不同的视角与诗一般的感受。

机场依然人声鼎沸。我不知道他人为什么选择这个时候出发,但我知道所有的出发都不是偶然的,不管最后迎迓的是什么,一袭突如其来的风会把我们带到初始。

当有一天我再次来到夏威夷,抑或她已不复记忆中的模样,变的或许不是她,而是我的视角和心境。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