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黄仕隐 涪州点易园记(外一篇)
详细内容

黄仕隐 涪州点易园记(外一篇)

时间:2019-09-12     作者:黄仕隐【原创】   阅读

     

自蜀中顺江而下,至于荆楚江南,贯通无碍。李杜由此出,三苏亦然,虽外境之士,亦慕此,或驻或望,沿途畅怀,至于兴起,则刻铭焉。乌江汇处,曰涪州,北山矗耸,临江,曰北崖,峻石峭壁,俯视江涛,东去西来,汉舸唐舟,宋冠明服,迎其来,送其往,千载悠悠,略尽风流无数。风流何息?怎堪孤崖独赏,或凿洞窟,或示书法,必共鸣水洪矣。山谷擅书,时贬黔州,一留江中白鹤之梁,谓“元符庚辰涪翁来”,二留此崖,谓“钩深堂”,且以此号涪翁。朱子擅理,题诗曰:“渺然方寸神明舍,天下经纶具此中,每向狂澜观不足,正如有本出无穷。”皆清晰可见,北崖亦数处见,他刻多磨灭,而壁间滴泉如缕,自数丈高落,汇于下池,池不阔,然水清如碧,直欲濡面。西侧有窟,内宽丈许,深六尺,高不过丈,左壁铭”洛渊源“,窟曰点易洞,伊川谪此,点易六载,即今所见《程氏易传》也。今立伊川像,下白文简介三十字许,外有碑二,一韩儒崔根德碑铭,一张岱年题词,谓:“伊川先生点易九百周年纪念。”时岱年逾九十,盖国际儒联诸侪拜谒所立,时在圣元二千五百五十年。

余自庚午秋自乡邑至涪五中求学,间有前瞻,时惟知点易之名,不知何所人点也,更不知伊洛、紫阳之学。及长,寖入经籍,乃知乡梓客大儒也,且后世君子仰之,于此址建书院数百年不绝。及去岁反,别二十四五载矣。初中况师九皋少时学出北崖,一日拜见,勉曰:“汝陟名山,莫不留文,何遗此焉?”余愧然,数月竟无可奈何,七月甲申日,顶烈日往。临崖近观,是有所醒。崔铭洵示斯文不灭也,虽磨灭之刻也无如之何;然张题示今之磨灭矣,虽然,耄耋之年,或欲文,亦不可耳。是继之,示不可小于远朋。

呜呼,以江水观之,三子往矣,亦将去矣,惟后继与同耳。拾级反,见新建层楼,高十余丈,初竣工,有黄鹤、岳阳、滕阁之巍,而江水浩荡,又过之,当谓点易楼,乡贤期远也,许为之记。戊戌夏,乡人仕隐君谨识。

 

涪翁题白鹤梁记

 

山谷道人之来也,蔺士持正筑堂于江东,为士子请;伊川先生之来也,谯生天授凿洞于北岩,为邑人奉。及其去也,涪之人,惜大贤之远去,难必其再,传其书,传其文,传其行迹不绝。程子以道学谪,复成易传去,文节公以实录贬,又以诗文遗。蜀洛分歧于京师,不虞萃合于此地。钩深之题也,涪人宝之,是辟书院,若其命以琢磨子弟也。延士大夫宾礼之,幸能当其在,是亦僻邑之僻祜焉,恶可远之以绝文脉道统之化,况携之直为顺春之风舒江山者乎。

明人有诗云:“枳县当三峡巴梁对两渠。”以其能当,东西之水浩浩不能摧,以其识远,大小之鱼纷纷有欲刻。而务于民者,稽之增之,乃知灾害之避也。今较诸世界,水文观测之迹,又独无二。其所当所远,又与北之长城匹矣。故以其当,端来所当,以其远,亶来其远。故二子之来,又俾诸子来也。如白鹤之聚于梁,虽上下低徊,水之涨浮,直没而后已,及其不寻常显也,又寻而来,如故事。故梁之在涪,涪之来远,江水作舟,学士为楫,没者为常,显者适遇,不亦文道之行于世者乎?

或曰:梁七字、北岩六字,非涪翁真题。元符庚辰,公在戎州,或发而方至江安,及至涪,为孙淳夫草,亦为建中靖国岁也。其考或得实,然二子同客于此,存迹乎道当文远,一显一没,又二子道行之实也,岂以涪人之良期以为虚乎?其实存千年,风教万万,远迩以不为涪人为憾。其所欲遇也,必待江水之枯,其枯有时,是其遇亦有不得焉。

今有司,既知其故事,又明其当远隐没之理,是建专馆,辟专道,责专人,保之护之,教之宣之,下水以观题刻,摹贤修,在岸以张风物,继志怀。则隐没一揆,当远为一焉。近观本家谱,不虞为文节公后,而伊川道出孔孟,又自为后学若仕隐者所宗,值有司之欲张大鄙邑,以此梁升遗,虽不准此,然亦有益于庠序之生,闾里之人,绍二子诸贤,知其必再焉。是识之,昭其先导,亦示后学子孙之不敢一日忘矣。己亥秋七月十六日乙酉,涪州后胤仕隐拜撰。


 

作者简介


黄仕隐.jpg


黄仕隐(仕隐君),字子儒,涪陵人,民间学者,古文名师,当代古文名家,国学与传统文化、乡村儒学讲师,六艺文言书院院长。文宗韩愈、苏轼,取法经史,注重义法。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