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林江文 卖咸菜(外一篇)
详细内容

林江文 卖咸菜(外一篇)

时间:2019-09-03     作者:林江文【原创】   阅读

 

那一天,阳光比较毒辣,天气有点闷热。岳父母勤俭节约,自力更生,与批发商约好,准备好四百多斤咸菜要卖出换钱。他们打算从马蜂村挑担到石鼓,往返路程大约15公里。岳父母分别76岁、69岁高龄,这一路辛苦可想而知。

妻子知道后,略微商量就决定出手相助。我们马上骑上小汽车,一路风风火火,急急忙忙赶到岳父母家。他俩正在忙碌着,把一团团咸菜从大塑料桶里拿出,分装进袋子里。三大袋咸菜放在地上,由于家离公路一百多米,且路比较窄,宽度只有一米多,比较麻烦,无法省心省力。

我与妻子开始行动起来,两个人主动用芼担扛着一袋又一袋咸菜。多年未进行劳动锻炼,肩膀细皮嫩肉的,来来回回,我们扛了四袋。岳父母装好以后,急忙扛了一袋。五袋咸菜一一吃力地被扛进后备箱装好。

收购人员已经与我们约好,我们来到收购处。他拿起咸菜,闻一闻,评价说:三袋咸菜较新鲜,除了明显的咸菜味,有一股不易察觉的隐隐约约、若有若无的香味;另外两袋,多多少少有一些腐坏味。听他们一说,我慢慢地闻着,也发现了这两种混杂的味道。

因为咸菜没有变质,购买商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不收购的意思。我们夫妻开始手忙脚乱地装进一袋袋专用的干净塑料袋。每一袋大约装二十多团咸菜,重量一般在十公斤多一点点。大约花了半个钟头,我们才打理好。咸菜总共十六袋,还有5斤散装的。

依葫芦画瓢,一学就会,我把每一个袋子打结,放好。咸菜每斤只值1.5元,一共325斤,价值487.5元。妻子接过辛苦钱,真是一把辛酸一把汗,靠体力劳动赚钱真是不轻松之极。

咸菜由芥菜加工而来。农民们首先播撒种子,培育芥菜苗,然后犁田,翻土,手拿锄头,整理好一个个土垄,接着挖一个个小坑,把幼苗放进里面,撒上粪土,盖上细小颗粒泥土,浇上粪水。一道千辛万苦的工序总算完成。然后,农民们必须施肥、浇水,耐心等待芥菜长大。一般而言,这一个过程需要三个月时间。

芥菜发育长大后,农民们把芥菜砍到在田野里,经过一阵子晾晒。挑回家里后,撒上食盐,用脚踏熟,放进大木桶里,压上几块大石头。一段时间后,拿出来放在太阳底下晒,装进密封桶里腌制。三个月后,芥菜才会去除青涩味。大约四个月后,略带酸味和香味的咸菜才算完工。

回到家里,我和妻子松了一口气。只不过我有一些腰酸腿软,手脚乏力,肩膀略微疼痛。想一想,我因为读十几年书,考上大学,才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必面对黄土背朝天,得来也是漫长而艰辛。一般地,谁都不容易!每一行都有困难,每一业都有艰辛。要获得收入,需要辛勤的汗水,艰辛的劳作。必须付出,才能换来柴米油盐酱醋柴,换来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开支和费用,不容易地撑起属于自己的一片蓝天,让生活少一点雨水,少一点发霉;令日子多一些阳光,多一点温暖。

 

 

难忘儿时咸肉香

 

时光的流水总不会流走深刻的记忆。小时候,物质匮乏,许多人家难得吃上一回肉。不少家庭为了一日三餐的食用油,为了支撑不易的生活,经常把比较便宜却难得的五花肉习以为常地处理一下。

每一次鲜美的生肉被无情地加入水中,经过烈火的加热,经过沸水的洗礼。一块不大的肉被煮熟。家长常用筷子夹紧,把它放在绿色的瓷盆里。过节时,经常往盆里放满粉条,在表面用五花肉披上一层,打扮成是一盆满满的肉,以充门面。

小孩子的眼睛常锁在那一块久违的五花肉上,口水滔滔不绝。闻着香喷喷的肉香味,胃口大开,犹如开闸泄水,肉香疯狂地冲进身心,肚子发出热切和渴望的响声。在老家,男人们基本到外地打工,孩子们多次看着自己母亲的表情,多少次明白了不能立即吃的无奈,总需要一次次较长的等待。

为了让肉保存更长的时间,母亲们特意往肉上撒上白花花的食盐。因为咸肉更不容易变质,能抵得住更久时光的考验。母亲们对肉的神情,常常有一股舍不得,有一股忘不掉,令许多小孩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不知多少次,家里炒菜前,孩子们默默地在灶前生火,母亲们夹着肉,放进铁锅里,用铁铲压住肉,在热锅里摩擦几下,硬生生挤出一点油,然后从砧板上扫进蔬菜,开始不急不慢的炒菜步骤。

由于缺少油,每一次吃炒蔬菜,那一种生涩的滋味实在难以入口。有一些家庭常常做出弥补,吃一吃许多次的自家农家蛋。不过,孩子们还是营养不良,发育迟缓,不敢想象现在的孩子们人高马大。母亲们对肉隆重的态度,不能立即享用美味的猪肉,令人心生向往。不能吃的感觉几乎是欲哭无泪,伤心欲绝。

很多次,家长们把胖胖的肉挤成扁扁的,才切碎了煮成美味佳肴,让人吃上盼望已久的香肉。孩子们常常魂牵梦萦,多次思念,多次的盼望才得以满足,得以实现,得以心花怒放,得以身心回春。

那时好吃、好美和动人的肉,堪比“此物只有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一年中仅有的几次久别重逢,对于肉,自是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想着,想着,一块块小咸肉片仿佛摆在孩子们眼前,外观丰满,滋味鲜美,满足了内心蠢蠢欲动的食欲。

改革开放,经济腾飞,许多方面都见证了时代的变迁。吃穿住行的水平都在提升。真的好想你,儿时的美味咸肉!你如春暖花开的季节,香味四飘,鲜艳美丽;你也是一只只食品中轻盈的春燕,翩翩飞翔在乐呵呵的佳肴世界里,久久望眼欲穿,久久回味无穷。想起咸肉,现在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甜滋滋地吃肉的美丽画面里,不想回来,不要离开,更不想醒来!

 

 

作者简介           

林建致,笔名林江文。籍贯福建永春。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泉州市作家协会理事,泉州市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获全国文学艺术大赛特等奖、金奖和一等奖二十余次。作品散见新西兰《先驱报》、菲律宾《世界日报》,国内《散文选刊》《速读》《团结报》《福建日报》《语文报》《意文》《阅读》《初中生世界》《每周文摘》《散文诗》《当代教育》《齐鲁文学》《信阳师院报》《首都经贸大学报》《泉州文学》和《厦门日报》等报刊。出版散文合集《中国散文优秀作品集成》。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