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圆觉文学奖 >> 第二届征稿选 水金瑜 《 诗歌让我渐渐开始呼吸》组诗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选 水金瑜 《 诗歌让我渐渐开始呼吸》组诗

时间:2019-08-11     作者:水金瑜【原创】   阅读

作者简介


水金瑜,写诗,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艺术传媒学院本科在读。.jpg


水金瑜,重庆永川人。写诗,现就读于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艺术传媒学院。


枕边


今夜

我的枕边,万物复苏

草原里,碎片将你我隔断

我追着最后一片生长的目光

尽力不沦为第一个回头的人

我们的呼吸渐渐明确,坚定并像星星一样

插肩而过

 

我用所有情感去支撑,你口中的泡沫

但我缺少一次从医的经历

且失宠于任何一种物体

那朵在你心中常开不败的花

逃离了救赎,却把谎话留给了我

 

黑夜以最委婉的姿态去想念

在沉寂的世界里

任何一种声音都更具有指向性

此刻

月光将我的呼吸染白

嗅着你骨子里的痛楚

我的梦境碾碎在信封的最后一页

 

我爱的人正以奇怪的姿势向我告别

那边的月亮,与我

天各一方

 

 

青涩


我的

任何一种能力都无法遁行

特别是当你眉眼坚毅

 

今晚

我们冲动地将事情做到了最后

却又开始考虑冲动的由头

或许比爱情更值得考虑的是

早起的时候

 

我彼此之间没有意向

太阳值得更迭

值得给生活一次承上启下的机会

在虚构的畅快中

爱情的虚幻胜过了任何一种真实

 

在星火的对岸

摇曳挂着影子的船

人们说:

梅子成熟的季节

很甜

 

 

久梦初醒


失望
是随梦境遗漏的
眉心那点朱砂红从不会如期而至
正如那还未沾过气儿的少年

我开始近乎发狂的去挚爱绿色
在臂弯或船港
那种潮湿的生命,让我接触生长
躲过马蹄的重踏任灵魂随之作响
仿佛每一滴血液都想飞
但自愿松绑的肉体却很少

昨日依旧滚烫
我们很少给自己休憩的时间
或是爱一个人本来的面目
喜欢待到寡淡用尽以后,再去追究颜色的来处
痴迷于碰撞发出的声音,和走失的脚步

 

即使这里没有疼痛,我依然学会了流泪
这是一种本能
关乎于大梦初醒的早晨
和还没醒来的你

 


距离


你腿上长了一片黑森林

泥土是白的,是接近心灵的底色

我很想靠在你腿上,休憩

接近才发现,

腿是比路更长的流浪

而你,是比眼睛更深邃的远方

 

可我还是很想再听一次

你在人群里,唤起我的名字

那来自阳光的温度看起来好似你手里正掐灭的青烟

在念旧的鼓楼里,把古老的吉他

炼化为体温,和着不清不楚的咳嗽和睡眠

终于,我在五月的尽头走进了无眠

 

夜里,月亮从不肯低头一次

歌声还唱着从前,信封还摆在床边

我在等你的日子里

也终于爱上了自己

一头枕进,距离你4公里的昨天

真的好远

 



我清醒地烘干我每一寸潮湿的肌肤

此刻,我的身体犹如苹果坠落

 

将堆积多年的气息,在秋天兜售

我们穿林而过, 把眼神留在羽毛上喘息

等待着背叛

又或者只是背对着对方,张望和摒弃

 

夜晚

森林与森林,正赤裸着身体进行交易

他们要求女人蜷缩身体

要求她在缝隙中去定义一场大雨

而这一切

与盛开无异,不过是一场生命的检举

 

我们常常在爱与需求中博弈

向着爱情,向着潮湿的心

在走向死亡的同时,盛开

而真正正规的生长往往不足以诱惑

野百合和你

首当其冲

 


错位


更改一批归途

且不屈服于任何一种感情

 

人们从众

尽力模仿,又尽力不像动物一样生活

往往卖力的演出以后

便不再重视生命的源头

不重视动物与动物之间的交流

 

流泪的季节总是酝酿了太多不甘

人们习惯于走错

然后又再悔恨中找到新的选择

新的明天和新的感情都成正比

只有我们不成正比

得到的和失去的都刚好

但仍然在人海中失重

 

我们开始学习生活

每天都等一场风

等着土地变成天空



无病


黑夜,像卡在我喉咙的刺

比沉默更可怜的是

还在光明里睡着的人

仿佛永远都不愿意醒来

 

我爱的人正以奇怪的姿势躺在远方

那边的月亮,会更早的选择天亮

天亮时,梅花便开了

马蹄在他怀里响彻

太阳再来时,我的故乡却下起了雪

 

我常常幻想我躲在夜的肚子里

那样,我发烫的眼睛才不会灼伤到每一片雪花

雪花没吭一声,他也心安理得的走了

去时,了无牵挂

 

我原以为,思念是比发病更为执拗的事

但当你的身子拖着行囊远走

比起分别来说,思念倒是有医可寻

 

你病多久,夜便黑多久

故乡的雪没下了,我才醒了



出口即是沉默

他坐着
嘴里的话被无情掐灭
再靠近一点
便能感受到他曾爱过的那个女人
贴着别人身体喊冷的人,还有很多
包括我

来来往往的斑驳从我身上碾过
灯下的日子,倒没有想象中
空洞
承诺一旦开花结果
毁约的人往往要比
守约的人
寂寞

既然,从未收到一封带着体温的信
倒也不期望,真情的虚构
给你的草垫
开出了幽蓝的花
你不知道的是
我吞下的刺,比生长的时节
更长

再靠近一点,便能感觉到他爱的那个女人
她的生长漫过了
任何一种出身的
彩霞

在烂漫的季节里
人比花更懂得争宠

在爱情的季节里
出口即是沉默

 


遥遥可期



蚕食每一条渴望独立的影子
在等待的日子里
宣判成了最为轻松的事

七月,出逃的后背缠上一身泥
一半的花,一半的年华
呼啸而过的路
成就了我们之间无数个半成品
挂在谁的记忆里
摇摆不定

离开草原的人,晚间归家的人
都细数着不期而遇
结下的果
我们,还剩下10%的电量
却没有任何一种提示

你不懂的新鲜事物
和前方一样
都是你的必经之路



六月十日


我在凌晨五点做梦

坐在路灯下,独自盼着黎明的到来。

沉睡在江里的眼睛,还未苏醒

一遍遍呼唤你的名字

直到天边唱出的童谣

吹灭了月亮的影子

 

我想起我已经遗忘了样子的爱人

想起,在桥上遗失的脚步和骄傲

这里的风真大

我要赶去集市贩卖

只是,太阳依旧廉价

人们需要的,不过是一个光明的噱头

 

我用烈酒燃起路边的篝火

从早到晚

走了一夜的人,终于在桥上睡着了

睡了一夜的人,还以为离天亮很早

 

 

倒计时心跳


我,和爱人被雨淋湿的左肩谈恋爱

我走在右边,和为我撑伞的手一起

距离我的心停止跳动,还有13天

5月的尽头

世界上便再也没有属于我的一滴雨

 

我想起那些在阳台上相爱的夜晚

我抬头,对面高楼的红砖,被微风吹过的夜晚,还有我想象中的你

全都变成我眼中的星星

等到夜深了

我便抱着细细的脚步声和你的鼾声

一起入睡

 

楼下的栀子花开了

我的爱人和却雨天一起消失了

淡淡的香气把每个过路的人都藏进明天的阴影里

大家都在笑

可玻璃门中的我一下子碎了

我站着没动,身边的人却说

“打雷了”



别在雨天和我说再见


站在被雨打湿的翅膀上,跳舞

我踮起脚尖

你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外面下的雨,把我的房子全都打湿

水,早已无处安放

我想,用伞吞下为数不多的乌云

雨就不会再下了吧

你便不用在雨天和我说再见

 

“我走了……”

“你走吧!”

 

抱着水洼里的自己睡一觉,我会温暖很多

绿皮头火车,拉杆箱牵过的手和你

我都看不见,我用水蒙住眼睛

再把全身上下裹了个遍

倒头大睡,我挺好的。

 

你说爱上我那会儿

我的房子又下雨了

我湿透了身子

听到你话的血液全都流泪了,可我没哭

 

因为我知道

我不能在你眼里游泳

终将是要把你的目光还给陌生人的

我长大了,可以自己打理好伞下的日子

你也记得带伞

别再任性,在雨天和别人说再见。

 


无风海面


我已经很长时间不去爱你
也不写一首关于爱情的诗
我常常要忘记自己是诗人
忘记我感情深厚,固执,别扭。

我写散文,把千千万万个人当成你来写
反正我不能写诗
不能给快死的鱼儿,一滴唾液
一滴眼泪。

既然你的爱情已成汪洋
我便只能赤裸着身子下水
我脱个精光
连身体的余温都不剩

我明明比风更轻
却不能尝试任何一种跳水的方式
因为,没有一种爱情是属于海洋和风
我爱你
不过就像那成群死在海面上的风

 

 

越轨


我已经长时间被失眠绑架

我拿起电话

却没给自己留任何余地

 

同黑夜通话与白天不同

但我越轨了

爱人的影子开始变黑

我很难在夜里找到他,可我没见过黑夜啊

我是白天,长久失眠的白天

 

但其实,还好

我足够富有

泪水恰好能养活自己

反正我不能越轨

血液同样是红色的水

 

盛满爱情的花


菜花黄的那一刻

春天就碎了一地

用眼睛很难看到的东西

用心就很简单

比如

我跟在一对老夫妻的后面

仿佛自己也被爱了很多年


29df41889524da2f.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