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小说 >> KHONEY《赤伶》
详细内容

KHONEY《赤伶》

时间:2019-07-28     作者:KHONEY【原创】   阅读


喧嚣的街道,人来人往。那个古色古香的门面就这样夹杂在各色各样的门面中,颇有动中取静之感。或许是它看似格格不入但又合适得让人奇怪的融入感吸引欧阳倩的注意。

看着门匾上龙飞凤舞写着“默”字,欧阳倩不由自主地推开门。门内也同门外一样透着古韵,上好的木材雕刻而成的置物架,上面放置着各种有着岁月痕迹的物件。

欧阳倩看着面前的一件物件,那是一把素骨竹片扇。竹骨上“凤眼”斑点,不加雕饰,扇面素白绢布。也许经过时间的磨洗,略微有些泛黄,扇面精心勾勒出一幅桃花图。欧阳倩看着那扇,那图,不知怎的,那桃花,明明经过这么久的时间还依然红得那么显眼,那么让人心惊。欧阳倩就这样看着,其他的什么也没入进眼里,耳边仿佛传来咿咿呀呀的戏曲声,眼前似乎看到水袖柔婉的戏子唱道:“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空灵又遥远,让人恍惚。

“叮当,叮当”地声音让欧阳倩缓过神来。这时,穿着一身素色旗袍,头上低盘发,手上带着银饰的铃铛手镯的女子走到她面前。

“你好,欢迎来到默,我叫伶,是这家店的主人”,女子温婉地说。

看着这位自称“伶”的女人,欧阳倩有些许地紧张:“你好,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闯进来,我只是有些好奇所以才进了你的店。”说完,欧阳倩准备转身离开。伶拦在她面前并笑道:“没关系,每一个走进默的人都是缘分,你有看上什么东西吗?”

欧阳倩听到这句话愣住了,眼睛看向那把桃花扇的地方,随即回过神来:“这里的东西都太珍贵了,我…”

伶仍然微笑地说:“知道为什么这家店叫做默吗?因为这里的物件都是这样默默地不语,不知呆在这里多少岁月,但同时它们也在默默地等待,等待着那个它所应该属于的人的到来”

伶取下那把桃花扇,递给了欧阳倩。“拿着吧,我认为,你也许就是这把桃花扇的有缘人”说完,伶对着欧阳倩神秘一笑。

欧阳倩最终还是带着这把桃花扇回了家,洗完澡,一番洗漱后,欧阳倩拿起放在桌上的桃花扇若有所思。打开电视机,顺手打开冰箱拿出早已经冰好的啤酒,席地而坐,打量着手上桃花扇,苦涩且冰凉的液体从口腔不停地灌入,慢慢地身体也似乎沉重,眼睛却仍看着手中扇

民国,安远县城,梨园方寸戏台。戏又起折,一折往而过,那戏中人水袖亦扬起甩落。铜锣响起,玉手把扇折,台上的“角儿”唱着那词本中的话,情到深处,手中那把素骨竹片扇开又合,平唱悲欢,仄唱离合。台下阵阵叫好声中,这“角儿”才鞠躬挽袖下台。

“角儿,您这李香君可越发唱得好,这巾帼不让须眉的范儿可真是让人痴迷呀!”一旁的小丫头上前奉承道。

“角儿”一边拿过小丫头递来的沾湿透的绢布擦去脸上的妆容,一边笑骂道:“就你嘴贫,这《桃花扇》里要学习的可多得多,哪是我唱几次就能表达通透的。”浓厚的妆容褪去,眉眼间尽染少年之清秀。

“诶!知道了,这不是看您这么受大家伙儿的欢迎嘛,这安远县城,方圆几十里的戏园子,您看看哪有像您这样,一场戏场场座满的”小丫头开心地笑着。假如能这样一直下去该多好啊。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夜,日军的一声枪响,彻底拉开黑暗的序幕。家国破碎,山河零落,真可谓是“人不见,烟已昏,黄尘变,红日滚。”

不久,战火终究燃到了县城,日军包围了县城,抓住当地百姓问清楚了当地最有名的戏院处,当然也知道了最好的“角儿”。于是日军要戏院单独为他们演一场,作为士兵的慰问表演。并指名道姓要“角儿”登台唱戏,若是拒绝,整个县城的人都难逃一死。

小丫头知道了这个消息,一边哭泣一边扯着“角儿”的大褂:“角儿,您不要去,您一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啊!您快逃吧,趁这些小鬼子还没有发现。”“角儿”笑了笑,摸了摸小丫头的头:“傻孩子,我走了你们怎么办?你以前总说我扮李香君唱得好,我总是不赞同,这次我就再唱一次,这一次,你听着,这一次我就真正把其中的内涵给你唱出来,你可要认真听呀,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转身坐到妆台前,轻描眉目,细染妆容,套上戏服,抚平褶皱,宛如出征。

夜晚,县城里一片宁静,戏院里灯火通明,铜锣再一次响起,戏幕又一次拉开。戏台上,折扇开合,清亮高调唱得是山河表里,婉转动听演得是人间沧桑。这一次,肆意洒脱,悲情错落。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台下人听着,不见旧颜色。

铜锣声越发急促,台上的“李香君”突然大叫一声“放火”,正在寻欢作乐的日军们都愣住了,火从戏院四处冒了出来,火势大又迅速。本来戏台后躲着看的小丫头,立马窜到前来,像往常一样扯着“角儿”的袖子,但声音却哭喊着:“角儿,快跟我走!快!”“角儿”挣脱小丫头的手,咳嗽不停,血就从口中溢出来,其中几滴也溅在了手上的素白扇面上。看着手里溅血的扇子“角儿”边摇头边笑道:“这可真是应了那句“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啊,你看我这次的李香君唱得可好?我觉得这是最好的一次了,最好的一次。”说罢,把小丫头往后台接应的人推去。慌忙间,小丫头没有抓住“角儿”的袖子,只抓住了那把“桃花扇”。

小丫头被带走泪眼朦胧回头看时,台下一片混乱,日军被火烧得无处可躲,台上的“角儿”还在唱着:“俺曾见金陵王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楼最终塌了。

欧阳倩从醉酒中转醒,旁边的开着的电视机不知何时开始放着《桃花扇》的戏曲表演,正准备起身关闭时,拿着手中折扇,听着电视机里传出来的声音:“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眼泪就这样猝不及防地掉了出来。欧阳倩摸了一下脸,看着满手的泪水,手上还握着“桃花扇”,心中不由地生出悲怆感,钝钝地疼。

戏幕起,戏幕落。都道戏子无情,哪知戏子也有心,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天下无人知。




编辑识别(郑雯瑾).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