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蓝野静《胜利红》(散文)
详细内容

蓝野静《胜利红》(散文)

时间:2019-07-25     作者:蓝野静【原创】   阅读

                 胜利红


胜利红,永远胜利的红!

不知怎么?——也许是“胜利红”这个有着“革命意义”,激进,向上,还飘曳着一丝一缕芳香的名字吧!也许是“胜利红”曾经有过的那些美好时光吧!也许是……我经常有事无事,爱去想起那时的“胜利红”来。想起“胜利红”感觉就像回到了那时遥远美好的时光。感觉那时遥远美好时光里的一切,就像胜利红一样美好。

“胜利红”是什么呢?“胜利红”不是什么人的名字,它是那时老家乡下,我们生产队里一种水稻的名字而已。那时,我父母所在属于集体人民公社下的大队生产队。经济效益太差了,水稻产量很低,粮食亩产量就更低了,一般一亩水稻亩产量在200斤左右。最好的大概才300斤。那时水稻品多数都属于高杆水稻品种,产量低不说,还经不起风吹雨打。稍微经过一点点风,一点点雨,就像一位弱不禁风柔弱的老人,或美女那样,就感“风寒”了,“感冒”了,一下子就倒伏起不来了。当时大家一年到头辛苦劳作,结果日子过得还是那样的苦。生产队支书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他把党员召集起来,边生产边学习,后来生产队就引进一种叫“胜利红”的水稻新品种。水稻粮食产量逐步有了一些提高。大家的苦日子总算有了改善。

无论那时,还是现在,将来,我都特别喜欢胜利红。我特别喜欢它:一是那时它的产量提高之后,我们多了一些饭吃,少饿了一些肚子。一是它带着“革命意义”,激进,向上,而且还飘曳着一丝一缕芳香的名字,而且还与我们那时大队的名称“胜利大队”的革命的红色名字完全等同一致。那时我老家的弯子就属于太平公社,胜利大队,胜利三生产队。那是党领导的集体的力量,党领导大家谋幸福。后来生产队里水稻又有了名为鲁堰村,鲁堰三组的。但我还是对“胜利红”情有独钟,顾名思义,就是取得永远胜利的红!也是那是最流行,最讲究,最激进,最向上的革命的红。同时它的秧苗,它的果实稻穗样子同名字一样,也是红的。在我眼里,心底,我特别喜欢它——最主要,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它的秧苗样子,与它革命意义,芳香的名字一样,出来的那种红的颜色。那种红的颜色,在我记忆里一直都很美,很好看,很有诗意。一直到现在的此时,此刻,乃至以后的很遥远的将来,回想起来肯定都还是那样。

老家乡下农谚说:芒种忙忙栽,夏至谷怀胎。五月芒种左右,胜利红的秧苗就插秧到水稻田里了。没过几天,插秧到水稻田里那些秧苗就苏醒复活过来。再没过几天,时间刚一爬上六月,秧苗就开始分蘖为一大蔸,一大蔸的。开始拼命疯长,封林,茂密,无边地起来。似乎是,带着胜利红的自己那种;丰收的希望,喜悦的那种:整个秧的苗,秧的叶,秧的茎杆也开始红起来。那种红,除了革命意义,芳香的名字那样的红,就是:淡红淡红的红。浅红浅红的红。绿里带着一些,一点,一丝,一缕红的红。也很像是秧林下面,漂浮着的,红浮萍的那种红。一眼望出去,一大片,一大片。那种红,那些红,在早晨的朝阳,黄昏的夕阳映照下,红得更红,更很美,更很好看,更很有诗意了。一阵凉风悠悠过来,过去。过去,过来,仿佛风也给胜利红红悠悠,悠悠红了。……甚至,包括我心底,大家心底都红红的期盼着,整年的日子都红红火火的。

胜利红,开始红了!

那时节也是水田里的黄鳝吐泡子,产蛋孵化小黄鳝的时节。我们小孩就最爱到那些有着胜利红的水田坎上,水田深处,依照那些泡子的方向去寻找,去捅捉泡子黄鳝来打牙祭,改善生活。还到那些胜利红的秧田中央去寻找……秧鸡蛋,等鸡蛋(一种秧田里的水鸟,因叫声像在喊等,等,等的,我们老家人就叫它等鸡。),黄鸡婆(也是秧林里的一些水鸟,因颜色是黄的,我们老家人就叫它黄鸡婆。)蛋。在我一生记忆里:那个胜利红的时节,就是最美,最美的时节。那个时节就是我们小孩最惬意,最惬意的时节。

七月里,胜利红就开始抽穗,扬花,成熟。红红的稻穗,有些像红红高粱的味道。一块田,一块田的胜利红,加在一起,组成一大片,向远方延伸,气势真是宏伟,磅礴。也可以说是“红”伟,磅礴。远远望去,就像一片红色的海洋。到了七月中旬之后不久就开始收割了。产量比原始的高杆水稻要高很多,一般都是600斤左右。这一年的辛苦劳作就是为了丰收。这在当时大家都很满足了,这样的结果也算宽慰了我父母那一辈人的辛勤付出。

然而没过两年,我们生产队的“胜利红”就被另外一种土名叫“耍颗2号”的水稻新品种所替代。大家心里很是不乐意换,毕竟“胜利红”是大家反复实践的成果。“耍颗2号”,我们生产队的人玩笑着说:耍颗2号,耍颗2号,一边做,一边耍。不费力,耍耍做都可以高产?大队支书领着技术人员耐心地给大家讲解,并帮助大家做了技术指导。那种叫“耍颗2号”的新水稻品种,还是由我父亲亲自带人从别的大队背回来的呢!大家怀着半信半疑的心情按要求种了下去,结果我们生产队的水稻每亩单产量都超过了800斤。有的每亩单产量还超过了1000斤。那一年我们生产队,受到了公社广播上,大会,小会上的表扬。公社还大力宣传,号召其它大队,生产队都来向我们生产队学习。我父亲也因此在我们生产队,大队方圆十里都留下了很好的口碑。父亲常说是党领导得好,党心系咱农民的幸福生活,只要坚定不移地跟着党走,就一定可以过上好日子……再后来,我们生产队的“耍颗2号”又全被更新,更好的杂交水稻替代。那时,早已经是 “包产到户”,“生产责任制”的时代了。于是,胜利红便完全彻底翻过去,永远成为了历史。永远成为了我心中美好的回忆风景。

如今,胜利红的记忆,越来越遥远了,但在我心底却越来越红了。这几年农民的生活是越来越好,家家都住上了新楼房。经过了“胜利红”的岁月,大家心底红红地燃起红红希望,信心百倍地跟着党走,过红红火火的好日子。


编辑(白兔娃娃).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