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王贞虎《乡下母亲的引导》
详细内容

王贞虎《乡下母亲的引导》

时间:2019-07-13     作者:王贞虎【原创】   阅读

    

我深信指导孩子做家事,参与各类社交活动,协助成人做些经济生活有关的工作,对孩子的心智成长最有帮助。

我在小学四年级时,母亲教我可以在乡场旁边的垃圾堆里,寻找回收的瓶罐等杂物。一天可以赚个几毛钱,这在我的心理世界里,已经开始了经营的思考,开启了我对家庭的责任感和奉献。我把赚来的钱交给母亲说:“妈妈这些钱可以贴补买多些米。”母亲会亲切的说:“你已经会赚钱贴补家用了。”

就在这短短的对话和目光中,我觉得自己长大许多,懂得体谅母亲的辛苦。

有一次,我在垃圾堆里捡拾到几片塑胶板,经过切割和磨平,做了好几个三角板,一个留着自己用,其他几个卖给同学。我赚到一块钱,这在幼小心灵里,就像做了一笔大生意一样的快乐。

乡下在水果大采收时,同时也会有许多落果,特别是桃子的采收,容易牵动枝丫,造成落果。孩子们站在树下,一方面帮忙做点零碎的事,一方面捡落果。把落果卖出去也可以赚到几毛钱或一块钱,我觉得自己很有能力,也体验到自己长大的信心。

母亲鼓励我用功读书,也鼓励我做家事、多参与。我在学校成绩随着年级突飞猛进,以前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现在老师一说就会了,读书对我不再困难,老师给了我许多肯定。再加上我参与种种家事和农事,很快就变成懂事的孩子。

到了念初中时,村子里有了婚丧喜庆之类的事,我常应邀帮忙写请帖或讣闻、收礼金、当出纳等等差事。村子里的人,来往多了,认识的人多了,我开始体验到社会支持的温暖。我的父母也对自己有了这样的孩子为荣。这种温馨气氛,化成我们家庭的活力,带动着幸福感。这些参与村子里的事物,当然给了我许多启发,特别是待人接物的态度,以及社会支持的温馨。

母亲是一位诚挚善良的乡下妇女,她对亲友一向热心,对于需要相挺和互助的事,向来不落人后。她知道我读书需要时间,但还是常对我说:

“我们乡下人就是要相挺。今天,别人需要协助,你能挺他;改天换你需要人手,别人就会挺你。这就是人情和温暖,是活得亲热的原因。”

我说:“可是我自顾不暇怎么办?”

她说:“尽力而为,别人也知道你的尽心。记得!稍为调整一下,事情就可以圆满。不肯用心,就会失去圆满。”

于是我有很多机会参与乡亲之间相挺的事。能做的事愈来愈多,学的也更丰富。到了念高中时,我参与过丧葬的事务,包括开墓穴、抬棺木等等。这些事情让我直接体会生命的真相,了解许多礼俗和禁忌。这些林林总总的知识,对于后来研究心理学,有着很大的启发。有一次我抬过棺木,办完了邻居的葬礼,丧家给了我一小串鞭炮,要我回家时燃放它。我照做了,而且在燃放之后,母亲还给了我一脸盆清水,洗涤一番才进屋子。

我问母亲:“为什么要用清水洗脸和手脚呢?”

“洗去丧家悲伤的感染,重新回到自家清净的心境,好开始面对自己的现实。也就是说,放下办过丧事的沉重心情,重拾生活的欢喜和担当。”

“不放鞭炮的话,亡魂会跟过来吗?”

“死者的魂魄不是轮回去,就是往生极乐净土,老早就不在人间,他怎么跟过来呢?鞭炮声是唤醒你回到清醒的现在,远离丧葬时的悲伤。鞭炮声也代表喜气,透过它恢复了欢喜和正常。”妈妈的想法一向都很正向,远离迷信。

我参与了许多乡下彼此相挺的婚丧喜庆之类的事,从中学到许多生活的道理。发现民俗之中,有很多深层的心理意义。这对于我了解民俗的心理治疗法,有了正确的认知。

母亲要我多做事多参与,赐给了我对人生、信仰和各行各业的了解。我能够读得好书,有多方面能力去做事,都是母亲的鼓励和引导。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