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万龙生 《敬悼余薇野先生》
详细内容

万龙生 《敬悼余薇野先生》

时间:2019-07-09     作者:万龙生【原创】   阅读

 

惊悉著名诗人余薇野先生仙逝的消息,并不意外,因为他毕竟已经90多岁高龄了,这是早晚的事。但是我还是不由陷入了悲痛之中。因为薇野先生生前对我十分关心,我在与他的交往中受益良多。不想多说什么,先引用中国作家网对他的简要介绍吧:

余薇野,原名董维汉,笔名何小蓉。重庆人。1942年毕业于金陵大学附属高中。1952年在重庆文联《群众文艺》担任诗歌编辑,1956年在重庆作协《红岩》杂志担任诗歌编辑。第九届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出版社特约诗歌编辑,现为重庆市作协顾问。解放前即发表作品。198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创作一级。著有诗集《辣椒集》《阿Q献给吴妈的情书》《余薇野诗选》等。《辣椒集》获四川省及重庆市优秀文学作品奖。

我想补充的是:他1957年到长寿湖农场劳动,他还干过放牛的活儿。据说耽于读书,牛跑了还不知道。这算是一则辛酸的佳话。

我与他打交道当然得从1980年代开始了。他那谈笑风生的模样至今栩栩如生,记忆犹新;而他那独特的语气,犹在耳畔。他在文学生涯中,对广大业余作者的扶掖有口皆碑。就不谈具体情节了,只介绍他当年传授对待一本新的诗集的“三翻法”:即一集到手,随意翻阅三首诗作,如果可读,爱读就读下去;反之,如果一首也不中意,那便可弃置一旁,打入冷宫了。真是太妙了!我后来一直遵此照办,屡试不爽。

先生的作品,最有特色的无疑是别具一格的讽刺诗,毫无疑问,当年被称为中国三大讽刺诗人之一。吕进评价他的讽刺诗“寓庄于谐,勇猛无畏,口语入诗,川味十足”,十分得当。如今讽刺诗这一品种似乎已经绝迹,他那些遗作将成为中国新诗宝贵的遗存,是可以肯定的!那种彪炳于一时,事后却被弃之若敝履的东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他最出色的讽刺诗辑为《辣椒集》和《阿Q献给吴妈的情书》出版,后者曾获重庆市文学作品奖,我为之写过一篇评论在《红岩》杂志发表。

薇野先生的诗歌创作中晚年另辟蹊径,大放异彩。那就是他的一组组《白发情歌》,曾经彪炳诗坛,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这就要说到他不幸中之大幸了:当年他成YPZ后,本来在重庆市妇联工作的爱人肖莲蓉顶住巨大压力,坚决不与他离婚,受屈到南岸区窍角沱小学教书,此后一直不离不弃,给予他温暖与希望。直到改革开放,薇野先生复出诗坛,夫妻才过上了正常的家庭生活。而且莲蓉女士后来也开始诗歌创作,夫唱妇和,其乐无穷。余、肖二人感情之笃可想而知。《白发情歌》就是在这样的情景中产生的。他在诗中将患难与共的夫人称为“白莲花似的恋人”呢。而这样的“白发情歌”,不但已成为佳话,而且也将成为薇野先生对诗坛的独特贡献而传之久远。

不妨引用薇野先生的《六十岁致老伴》为据吧,不必再加任何赞词了:

我给你一滴露,

你给我一场春雨;

我给你一株草,

你给我一座花园。

我知道别人不会说你是美人,

正如我知道最美的人是你而不是别人;

即使我读破一万卷爱情诗没有你,

我怎能懂得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感谢你,莲蓉!

天雷不曾将我击倒,

地火未能把我烧焦,

亲爱的,没有你,

我将化为枯草。

薇野先生晚年患了失忆症,这也是他的不幸中之幸:正因为如此,莲蓉女士先他而逝,他竟无所知,也就无所痛;否则他会不会被悲伤击倒,很难预料。

时光易逝,年华易老。想当年与薇野先生初识初交,我才人到中年,而今也已奔八,人称“万老”了。念此,必须珍惜今生有限的剩余时日,不使虚度。我想,这应该是对于薇野先生最好的纪念。

                      2019·7·8于河北兴隆花果山庄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