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散文随笔 >> 王小梅 《陌生老爸》
详细内容

王小梅 《陌生老爸》

时间:2019-06-30     作者:王小梅【原创】   阅读

楔子

父亲很像一座山……

还记得小时候,我和老爸可亲切了。他经常抱我坐在他宽大的肩膀上,紧紧地抓住我的小腿,生怕我摔下来,那种感觉可幸福了。

可是慢慢地,我长大了,学校的功课越来越繁忙,学习的压力也愈来愈大,而且爸爸的工作也越来越忙,我们都没什么时间聊天,就慢慢变得陌生了。

凑巧我看了三部有关“陌生老爸”父子情怀之间矛盾电影,故事的情节引我坠入深深纠结、困惑中。究竟是我对爸爸陌生还是爸爸对我陌生呢?

之一《千里走单骑》

影片叙述一位日本的渔夫父亲高田刚一,长久以来与儿子的关系紧绷,互不往来,直到有天接到媳妇从东京来的电话,才知道儿子罹患癌症。但即使病危,儿子还是拒见父亲,媳妇不忍见高田伤心,将丈夫远赴中国云南拍摄“傩戏”的录像带交给公公,希望他能透过这些片段重新认识自己的儿子。

当高田看完了录像带内容之后,发现是儿子与一位傩戏演员李加民相约,要拍他唱《千里走单骑》的戏码。高田虽然不明白儿子为何心醉地方戏曲,还是决定前往云南,坚持要完成儿子的心愿。

就这样子,高田拎起摄影机和简单行李起程前往云南,交通的困顿还不是最烦忧的,却因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让高田的云南之旅显得困难重重,而且拍摄的过程更是频频遭受阻挠,在这种种的不顺利状况下,反而让高田渐渐了解,原来躲在地方戏剧的背后的儿子,其实有颗痛苦又孤单的心。

终于,一线生机乍现之际,当这位日本的渔夫父亲高田好不容易要开始拍摄之时,故事中却有让人失望的插曲发生了。原来,就是那位傩戏演员李加民因从未见过自己的私生子扬扬,终日被人取笑,因为跟人打架而入狱了。面对要在狱中唱《千里走单骑》终因思子心切不能自己,演唱之际,摘下面具泪流满面,根本无法演唱,当然更遑论顺利拍摄了。

此时此刻,高田为了完成拍摄任务,决定再前往偏远山区找到李加民私生子扬扬,并希望能带着他一起来探视李加民。高田就这样费尽千辛万苦,总算也找着了扬扬,但又因为扬扬不愿见父亲而离开家乡的决定,高田最后选择了尊重小小年纪的扬扬,一个人独自黯然离开小村。

高田回到监狱之后,李加民感动之余,也决定要在狱中唱《千里走单骑》供高田拍摄。但此时高田从其媳妇电话告知,儿子已经辞世,因此高田当场表白,就纯粹看李加民演唱,而不作任何拍摄动作。

伴奏乐音扬起,缭绕在这封闭的监狱内。这位日本的渔夫父亲高田刚一眼眶湿润默默欣赏着…… 

                      之二《流浪摩洛哥》

故事描述十七岁的班陪爸爸到摩洛哥马拉喀什,爸爸在那里有剧团的演出,但父亲对他来说,就像摩洛哥这个国家一样陌生。

一路上的争吵,最后还是让他们两人撕破脸。

班于是开始了一个人的流浪。他沉醉在这个美好的城市,直到遇见卡莉玛,他便决定要跟卡莉玛一起回到远在阿特拉斯山的故乡。

班和卡莉玛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许多新奇的事物,他们的爱似乎变得无所畏惧,放任他们在这趟爱的旅途里寻找属于彼此的世界。

短暂的热络之后,碍于国情的不允许,卡莉玛必须选择放弃这份情感,无情逼走了原本欲振奋的班,让他陷入更显得无助且徬徨的深渊中……

经历不可思议的种种光怪神离事件后,此刻班好像懂得了应有与实有二者之间之必要存在性。

同时班的父亲,最终舍弃剧团公演的行程,四处奔波为的找寻失联的儿子。

电影最后一幕,在海边,班神情笃定的步步趋前正在海滩嬉戏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关怀的一声寒暄并聆听小妹妹的热情呼唤:“你是哥哥”

班与他的父亲也重新认识彼此,找回失去已久属于父子的情谊。

浪花一波波的涌来,海鸟成群的飞翔在蔚蓝晴空下,海天一色,美丽极了! 

                          之三《我的陌生老爸》

本片是一部典型的公路电影,叙述一对父子路克与儿子山姆分离多年,他愿不惜任何代价与儿子再次相聚,但山姆却使尽全力想逃离出父亲的视线,直到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才迫使他们正视彼此。

原来路克多年前在山姆六岁的时候,清早因自己喝酒和吸毒恍惚下修理了好动的山姆,就因这次殴打山姆事故而被法院判定“禁制令”:一直到山姆“成年前”路克依法是无权见他的。

然而,一心想见儿子的路克却在某次放学途中,激动之余,恣意抢载山姆开往山林里去打猎,企图找到丝丝慰藉,圆了思念之情。

一路上,总见路克露出父爱关怀的眼神,满心喜悦的他,珍惜难得的相聚,竭尽所能呵护之心溢于言表,除了倾囊相授教会了山姆很多野外求生技能之外,甚至包含如何使用真枪实弹的来复枪也一样要求山姆照单全收。

但面对陌生又疏离的父亲,山姆还是无法接受,逮到机会却扣下来福枪板机,射伤了路克,然后踉跄地逃离现场……。

许是良心作祟,山姆不自主地又奔回到现场,便在虚弱的路克引导下,在其受伤处止血、急救,路克总算暂时无生命危险。但最重要的还是要赶紧送医院,否则可能生命无法担保,然则山路偏远及崎岖,以山姆力气又如何拖运得了。

显然地,山姆不愿放弃这几乎不可能达成的任务,一心一意做好担架,一路艰困地拖行着他前进……

中途夜晚甚至遇见狼群攻击,路克虽苦苦规劝山姆自保为要,但是山姆却坚持放弃攀上眺望台逃生一计,反倒是选择了即使冒着自己生命气力殆尽也要全力以赴地回击这群凶猛的野兽……

而得以保全生命的山姆终于将路克拖行走出了公路。

在公路上,当警察找到了绑架的路克之际,山姆只是淡淡地回应: “我是自愿的。” 

救护车扬长而去…… 

 

父亲像一座山,但这座山是靠山或者屏障?界限模糊难断……

然则不同国度的陌生老爸其父子间破碎的亲情存在是事实,若再从肤色、民族性、国情等观之,都应验了父与子之间无需共通言语的真情流露,才是真正能成功赎回往日情怀关键的态度,看完三部电影,值得揣摩和玩味。

但无论如何,太多人都有小时候我最喜欢坐在爸爸的肩膀上,从阳台往外看景色的记忆,而坐在爸爸肩膀上的风景现在还没有忘记!

究竟是我对爸爸不陌生还是爸爸对我不陌生呢?


作者简介

王小梅,女,大学本科,90后,现从事幼儿英语教育工作。2016年开始创作,已在公开刊物发表文学作品数篇。


编辑识别(郑雯瑾).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