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外地名家 >> 张传秀(云南)专栏12《文山恋二题》
详细内容

张传秀(云南)专栏12《文山恋二题》

时间:2019-06-16     作者:张传秀【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QQ图片20160930182945.jpg


 

   作家简介

 

张传秀,笔名:子檀,女,汉族,80后,云南人。中国诗歌网云南频道编辑,巴渝文化网专栏作家、广南县诗歌楹联协会会员。已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一本12万字作品——《敛黛愁》。小学至初中,曾发表文章于《中小学生作文》等刊物,高中时荣获全国少儿书信大赛二等奖。当过网络写手。曾发表古体散文《桐锁》等于《文山日报》等刊物,2016年5月首次向网络媒体投稿,单月累计发表30余篇诗歌、散文、小说等文章于中国作家协会官网——中国作家网,在中国诗歌网发表60余篇诗歌。平日爱阅读,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常年坚持写日记,希望用温情的笔触描摹岁月的峥嵘与蹉跎,梦寐当一名历史长河里温暖的、经久不衰的作家。


  

 

   初恋文山

 

每每回到你的长怀,总一副心潮澎湃,却无语凝咽。七八年的长别,早已积攒成记忆深深的泓,混混沌沌。而与你的初识,是意气风发当年他站在三尺讲台上口口声声“文山长”“文山短”把你提,于是,你如一记浅浅的手印轻浮我的面颊,不忍拭去,浅痛长存。

2005年8月,辞了马街那长不长短不短的小城,别了他风华正茂英姿煞爽的身影,十六岁的我装着一段紧致的心事来到你的怀抱,每一驻足,都在思忖你可有他口称般无暇圣洁;每一远眺,都在挣扎我可算来对了地方;每一听闻,都在侦查你可有他的记忆。年轻的脚步,初次落地文山,举足驻足间都是稍纵即逝的愁肠和忧郁。州一中并驾齐驱的文理校魂屹然雄伟;一幢幢宽敞大方的教学楼如天安门广场标致的旗手,精致而伟岸;清净淡雅的清香园鸟语花香四季如春,如窈窕淑女,娇羞躲藏校一角,平整沉稳的广场青石在飘扬的国旗下“甘为孺子牛”,百年一日;深沉纯净的图书馆门前楚图南赫然题字,催人奋进;四四方方篮球场驿动青春奔放的年华;青绿橡胶环形跑道环绕莘莘学子马不停蹄的双脚,呕心沥血的老师,烛泪浇身,光照一批批求知若渴的学子,一切人事物雅致推进州府高中百年大计。

我独爱图书馆学富五车博闻强识,少不得日日夜夜留大把大把时光把他陪,闲暇走街串巷,铜板锑币旧钞破粮票烂花瓶碎邮票等等都是我囊中收获,最是喜爱收藏。新知新华如贵妇人,本本书儿如她身上华丽的服饰,贫家女毫无银两把它买,于是,周周末末蹲坐书架脚,读了一本又一本绿皮《书虫》,一本又一本时下《读者》《意林》等杂志,一本又一本郭敬明新出小说,一本又一本《驴皮记》等译文版外国名著……总在凉凉的孤寂里找寻不到他口中的“文山师专”在东南西北哪一方,多少红灯绿灯交错转几弯。也不晓得他笔下青草红花执手相看在哪一个风吹草动的晨,于是,来了你的长怀几百个日夜,茫然不知所措。总算有那么一天,无独成偶,斜跨单肩包漫街游的我走到了文笔塔下,几乎仰翻了脑袋才看清高耸的塔尖吃浮云,无计其数的石阶重重叠叠“999”阶,他笔下的“999”,恍然间惊动了我带来的心事,何时方可和他攀爬白头偕老的阶?盘龙河不清。

于是,提削消笔,写无可计数与他愁绪,只怪绿皮邮箱不吃简,撕碎了笺,散漫风腰作红绸,生梦与他,无从知晓醒来惆怅几场空,黛玉葬花,摔琴洒泪,挥作别,只怨“文山,还我的他”。

                 

 

雪 泪

 

细细碎碎的雪花儿如仙姑子在瑶池用一把巨大的筛子筛落人间,飘啊飘,翩翩起舞,细致地散落在沉睡的大地上,滑落在我暖和的帽沿上、衣褶里,驻足眉稍。我走在漫天飞雪的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有手冻而歪歪斜斜撑伞的,有怂着脖颈戴帽的,又拢着袖子穿棉袄的,有戴手套抱拳紧身的。一辆辆或停或走的汽车,各自盖了床雪白的褥子,像离开妈妈怀抱的孩子,沮丧地滑过白生生的大路子;葱翠的叶尖,叼着星星点点积攒的雪儿,瑟瑟发抖……雪白的星期日,冷落了以往热闹非凡的广南集市。

“起了吗?”我那新买的保时捷儿童电话响起一阵阵飙车声提示着短消息,我打开短信,看到是y'h发来的。“起了”,还没发送,疮痍满目的OPPO N1手机来电显示y'h打来电话,她在听筒里懒洋洋、娇嗲嗲地述说着捂在被子里柔软的眠床岁月。“姐姐要去NCL晒脸呢!”(y'h知道晒脸的暗语的)我心地明媚地回复她!

徐徐缓缓走到家富富侨那断儿,迎面两位穿着颜色娇艳而显得更加温暖的冬衣,帽子捂着发梢,围巾裹着脖颈,凭空露出两块标致的脸颊,挂着可掬的笑的女子朝我打着招呼。我刚和y'h挂了电话,正凭顽固的记忆拨打158###1915给熊猫,“起了吗?猫咪”我问道。她说,昆明下雪啦,好冷,她诉说,毫无彼岸的婚姻,“我三月一号到五号去昆明,我去看你”。正说着,只见路旁停着一辆半新半旧的三轮车,偌大的炉子上烤着三五个老泪纵横的红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唏嘘着挂在鼻翼的清涕,弯腰驼背忙碌着,为他的妻儿忙碌一场让人艳羡的长乐未央,我忍不住鼻尖酸溜溜,赶紧捂着鼻头埋头走过,害怕眼里流露出心底的疼惜被他看到。

市场路边,一笼笼待售的鸡鸭鹅“叽叽呱呱”叫着,挤成一团,主人们找来化肥袋子,盖在笼顶。这场未来的主禽分离,丝毫没有消减主人善良的心的膨胀啊!堆积如山的三七根,凌乱的苗家草药,大袋大袋的干货,搭棚兜售的衣物......两箩筐里盛放着挂满残雪的草莓尤其捕获我的眼球。街尾,又见一摊热气腾腾的烤红薯,这次,我不敢再专注贩子。

办完公事,站在办公室门口,俯瞰两排齐整的房屋,银装素裹,一片一片的白,大地的冰心愈发明亮了。我本想拍拍雪花里风尘仆仆的自己,好生怜惜自己一番,可才打开电话,才发现没电了,昨晚看书时最后记下的是丑时的钟表,不知何时迷迷糊糊睡着了,才忘了充电。我便扫兴而沮丧地沿路返回,只见一个老妇人,哆哆嗦嗦,也学着其他小贩子把摊子摆在时装店屋檐。我没戴眼镜,自是看不清她摊上绿色的小生命,但一股莫名的力量牵扯着我探身去看。“奶奶,我买这个。”没等看清,我便讨好的吼着。我把头伏低,再低点,总算看清,原来是野葱、剪刀菜、青菜等几种如老人那样朴实无华的野菜,不禁牵扯起我儿时漫山遍野挖野菜的回忆神经末梢,我欣喜若狂地买了几把。

走到草莓摊前,毫不犹豫称了点漂亮的草莓,等找零的当儿,我用小电话编辑“吃草莓吗?这儿有好多,我给你买了点”短信发给y'h――那位喜欢吃草莓的诗情画意的柔软小绵羊。

稀稀疏疏的雪花儿,趁着火热生活的节拍,快乐地飞舞,舞动一支支华尔兹……我的全身披盖了雪的温情,明净了整颗心啊,好生喜爱!雪白,给了我清零和空白的涅磬。多么希望,一些琐碎的伤悲,也随飘落的雪花融化在回春的冬末。

“今天还上班吗?”我冲着清洁工说。“欧——”推着脚踏三轮车,身穿明黄工作服的清洁老媪挂着清涕支吾着唯一的一个字。“那赶紧回家吧!一下雪,全世界都白了,哪还看得见垃圾呢!”我边说边急促地走了,谁知我们算是人群中同病相怜的,都为了工作,尽职尽责,除此,我更加怜惜我因在单位任性而被“苏武牧羊”,冠冕堂皇被抽调“美丽广南•清洁城乡”办公室。细想着,细想着自己的勤劳的艰辛岁月,不禁滑落了几珠滚烫的水儿,可y'h说,不要啊,不要这么劳碌的,这样的回忆里,愈发觉得委屈了那个向往清净无为的自己。

我走到家门口时,看到他(土申)的姐姐正在水果摊前收拾着,我以为她也因为雨雪交加的严酷气候而打算收摊回家,就忍不住心疼起来,“姐,走去我家烤火”我对她祈求。这位曾孀居而改嫁仍为生活奔波且每次我只身一人或抱着宝贝路过她摊前都要给果子的好姐姐,她说,她才来么!我知道,我不会干预别人谋生计的步伐。然而,这个画面让他和她一同开店而因金钱纷争转店而让她只好卖卖水果艰难度日的那段听闻,让我对他的芥蒂更加浓烈,心本是伤悲,哪里还有闲心可怜她呢,只就流落了一道背影便回家了,自是滑落着数不清的泪水。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