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家点赞 >>名家点赞 >>外地名家 >> 张海生(河南)专栏1 《初识商南》
详细内容

张海生(河南)专栏1 《初识商南》

时间:2019-06-15     作者:张海生【原创】   阅读


作家近影


张海生1..jpg


作家简介


张海生,河南省博爱县人。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焦作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青天河》主编。曾在《人民日报》大地副刊,《光明日报》文荟副刊,《诗刊》《人民文学》《文艺报》《作家报》《人民政协报》《牡丹》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报告文学100余万字。出版诗集文集《雪飘本命年》《在自己的领地散步》,人物传记《追逐梦想》,散文集《岁月痕迹》(与人合作)。作品多次入选《天下阅读》《消逝的事物》等文集和系列丛书。


 

知道商南县是从知道白浪街开始的,是从读贾平凹的散文开始的。如果不是《作家报》组织的“金丝峡杯”文艺名家走进商南采风活动,不知道这辈子啥时候才能见到商南、走进金丝峡、在试马北茶小镇啜饮中国北茶的茶香、在闯王寨领略明末李自成农民起义军金戈铁马的阵势,错过这个机会,也许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结识商南了,我真的应该感谢《作家报》。

在这次活动之前,我对商南知之不多,只是通过大作家贾平凹的《商州初录》《商州再录》《商州又录》《白浪街》才知道商州有个商南县,是陕西省的东南门户,它连接了陕豫鄂三省。对白浪街的印象就更深刻了,它又在商南县的最南端,小极小极的,从街上走过去,似乎并不感觉这是条街道,陕西、河南、湖北三省在这里相交,三省人在这里混居,但是,每一省都不愿意丢失自己的省风省俗,顽强的表现各自的特点。这就使我想起了我的家乡博爱县以及它的青天河村,博爱县是河南省的西北门户,象商南;青天河是博爱县的最西北端,象白浪街,只不过是形成了对角,且仅连接了晋豫两个省,但都在省份的边界线上,这里面好像隐隐约约有相似的地方。

5月22号,我从博爱动身到商南去,整整走了一个白天。一大早就起来准备,按照事先规划好的线路,从博爱打的到焦作,再从焦作乘坐城际高铁到郑州,中午12点25分乘大巴直达商南,在大巴上历经8个多小时到县城客车站,已是华灯初上。站在小城的一角,高低起伏、错落连绵、远近多彩的灯光,使得这个落差并不太大的商南山城颇有些层次感,在暗夜的背景下,眼前的一切突然就朦胧、亲切、迷人起来。

商南县有个金丝大峡谷森林公园,是国家5A旅游区,国家级地质森林公园。也许正是因为有了这样一个景区,才引来了“文艺名家走进商南”这个采风活动,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文艺名家到这里来。采风期间我们饱览峡谷奇观,尽享生态王国带给我们的惬意,我们心旷神怡。让我感到好奇的是,这里有一个名叫青龙峡的景点,这就使我想起了我家乡的青龙峡。同一个名字,分毫不差,一个在太行山的南麓,一个在秦岭的东端,地域不同,地理环境不同,文化背景不同,但是她们的美是相通的。景区里还有一个叫“石生树”的地方,是一棵树在石头上生长的意思,我很认真的观察了那颗树,我不知道他叫什么树,本应该怎样生长,但他实在是有点畸形,我曾经写过一篇散文,名叫《长在石头上的树》,那是写一棵个子很小的老桑树,生在我的老家青天河景区。看到石生树,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青天河的那棵老桑树,这个世界相同的地方太多了,真让人感慨万端啊,看来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在恶劣环境下成长的东西。

到了商南,我才知道这里还是一个茶乡,是我国南方地区最北端的产茶区,是中国名茶百强县。据导游介绍这里种茶的历史并不久远,七十年代初引种栽培,八十年代开展一体化经营,九十年代取得了“公司+农户”的产业化发展经验,茶园面积扩大到1万公顷,茶叶产量提高到5000吨。形成了“商南泉茗”、“珍眉”、“富硒”、“炒青”四个大类二十多个品种的系列产品。这里的茶以其“香高、味浓、回甜、耐泡”为特点,赢得了广大消费者的普遍欢迎,成为市场上的畅销产品。采风期间,我们来到试马镇中国北茶小镇景区,当时阳光正好,站在茶山一处观景台上,茶树成片,梯田层层,绿意滔天,茶园还安排了茶艺师做了茶艺表演,艺术家们在现场观茶道品茶香,我一连喝了几杯上好的八龙茶。茶区领导告诉我们,目前全镇共有各类茶叶加工厂15个,茶园总面积21000余亩,采摘面积14000亩,年产茶20万公斤,产值920万元,村村组组户户以茶为业,以茶谋生;尤其是清泉茶、八龙茶、大坪茶最为著名。我不太懂茶,几乎是个茶盲,对喝茶也没有什么讲究,但经过这一番体验,还真觉得蛮有滋味。

采风期间,我们还游览了闯王寨、王家坡、太吉古镇,所到之处都有很深的感受。我发现这里的古关驿站很多,且多为旧名,我查阅了有关资料才知道,商南有丰富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楚汉文化秦汉文化、明清陕南移民等历史积淀,有着厚重的历史底蕴。听说我是河南焦作人,负责最初联系的商南县武术太极拳协会主席石学宏主席告诉我,唐代大文学家韩愈就是你们焦作人,他的一个小女儿就葬在这里一个叫做层峰驿旁边的山坡下。我感到疑惑,他接着告诉我,层峰驿是古驿站名,在商南的皂角铺,是商於古道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商於古道又称为武关道和商山道等,是陕西东南部的重要门户,被誉为“秦楚咽喉”, 是古代长安经蓝田、商州通向南阳、邓州、荆襄以至于江南和岭南的一条交通要道。我立马百度,查出了:韩愈《题层峰驿梁》诗序云:“去岁贬潮州刺史,乘驿赴任。其后家亦谴逐,小女道死,殡之层峰驿旁山下。蒙恩还朝,过其墓,留题驿梁。”真想不到,商南在唐朝的时候就与过去的怀州也就是现在的焦作有关联,世界啊,历史啊,是多么的遥远又是多么的近乎。

在商南,我驻留了3天,下榻在天鹿酒店,在酒店里就已经感受到了商南开放发展的生机。在我们这个采风活动的同时,酒店的滚动电子屏幕上有“港台书画家商南采风活动”的信息,在大厅里有猕猴桃技术培训报到的人群,电视里有“商南县招商推介洽谈会暨项目集中签约仪式在西安举行”的消息报道。

离开商南的时候,却留下了两个遗憾,一个是没能走到白浪街,亲眼看一看贾平凹写到过的那”九棵柳树”和“柳树下仄卧着的无规无则之怪石”;再一个就是没能去一趟丹凤县的棣花,去看一看贾平凹的旧居。活动安排的实在是太紧凑了,硬是没挤出时间来。商南,这个大秦岭的封面,生态优美、底蕴丰富的“鹿城”,我何时还能再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