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 陈长吟 雨天读罗西
详细内容

陈长吟 雨天读罗西

时间:2019-06-10     作者:陈长吟【原创】   阅读

               

 

雨天读罗西,特别有意绪。

谁,罗西?像翻译过来的名字嘛,哪国的作家?

中国的呀。她在秦岭那边的陕南安康小城里,在水西门内的老楼上,在属于她的一个人的汉江边。

这罗西,可不是一个平谈的小城闺秀。她会乐器,懂音律,感觉特好;她去南方,下商海,经历丰富;她居小城,善交友,江湖在胸。

小城平淡,人不简单。

窗外是淅沥的雨声,秦岭山麓朦胧一片。室内,我靠在沙发上打开手机,进入关注的聊天群,突然就看到了罗西的散文《时间无常》。

这是一篇病中日记,或者叫病后随想。题材很平淡,但是她写出了人生况味。

文章这样开头:“一个夏天在病床上度过,看似不幸却没有一丝悲伤。很多时候,时间好像是一个别人塞给的多余的东西,必须想办法应付掉。在人面前一脸阳光灿烂的我。每一次从一场演出,一个饭局,一个座谈会里出来,寂寞却是彻骨。挥之不去。”

寂寞是人生孤独的散步,狂欢只是偶尔的跳跃。散步是常态,明白这点,就会不急不躁。罗西躺在病床上,别人视之为灾难,她却沒有一丝忧伤,这是一副过来人的心态。

时间,在很多人看来就是金钱,在罗西眼中,却成了“别人塞给的多余的东西”,厌世吗?不是!逃遁吗?不是!这仍是寂寞的象征。

读下去:“在很多聚会里,爱玩,爱闹。把气氛闹起来。但离场之后却喜欢独自一人闭门不出,或者一个人寂静地坐在河边。总是莫名其妙觉得悲凉。”

经历过狂热,才知道悲凉。罗西幸运的是:有一条大江始终陪伴着她。江流无语,却忠贞不渝。它可以接纳你任何时候的倾诉。江水又是流动的,不息的,它能够卷走阴闷,送来清新。

暮色中,我看到一位黑衣女人,在江边的石头上坐了很久,然后站起来,甩了几下长发,抖抖长裙,走进城门洞里去了……

罗西描述了病中的植物,家人,保姆,朋友等等,结尾是:“人生就是一场为别人大战一场的过程,当你受伤以后,只能像狗一样独自疗伤。”

这话要么没心沒肺,要么曲高和寡。

时间无常,命运无常,心态无常,爱更无常啊。

罗西的许多感语,于平谈中见真奇。她仿佛一位中医大夫,手中捉着一根银针,在聊天时不经意地悄悄刺你一下,虽然有点微微的麻疼,却觉得过瘾、舒服。

读完文章,我给罗西发了一条短信,七个字:

中国需要杜拉斯。

                    2019年6月5日,雨中朝山庐

 

作家近影


 陈长吟.jpg

 

作家简介

 

陈长吟,笔名常音,男,汉族,1955年7月生,陕西安康人,中共党员。1980年毕业于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分配至安康地区文艺创作研究室工作,先后担任《汉江文学》杂志主编,安康地区作家协会副主席。1991年10月调入西安市文联,先后担任《美文》杂志社副主编、副社长,西安作家协会秘书长、副主席等职。2009年12月调入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现为社科院研究员、文学艺术研究所副所长,陕西省散文学会会长,《散文视野》杂志主编。同时担任中国散文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散文网总编辑,中国散文研究所所长,陕西省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受聘为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教授,西安财经学院特聘教授,广东科技学院客座教授,安康学院教授。



编辑识别(圆心)26.png

上一页悬崖下一页执手一笑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