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艺世界 >>文艺评论 >> 万龙生 十四行“花环体”的新开拓
详细内容

万龙生 十四行“花环体”的新开拓

时间:2019-06-07     作者:万龙生【原创】   阅读

    

诗人近影


[N4%3SVE1QRZC]AYG2K[QHA.png


 

诗人简介

 

  万龙生 巴渝文化网顾问。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重庆文学》副主编、世界汉诗学会副会长兼格律体新诗委员会主任、西南大学诗学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重庆艺苑》编委。


    


  万龙生   十四行“花环体”的新开拓

  ——序赵青山《向韵而生·八行花环体新诗》

                                  

赵青山网名“死水吧”,是当今有数的格律体新诗理论家。30余年中,他得网络之助,尽持久之力,在充分占据史料的基础上,抉剔爬梳,不仅撰写了大量格律体新诗历史研究论文,而且在格律体新诗创作实践中也破有所得。

十四行诗源于意大利,已经发展为一种世界性格律诗体。此体传入中国的时间,大体与新诗的诞生相当。目前,汉语十四行诗可以说已经成熟。有许霆的《中国十四行诗史稿》、钱光培的《中国十四行诗选·序》以及其他诸多学术论文为证。但是十四行诗中有一种特殊的“花环体”很少进入研究者的视野。这一短板,由赵青山补上了。其实这种难度极大的诗体,中国诗人们也有所涉猎,创作了一些花环体十四行诗。其中最成功的代表是陈明远的《花环》和《圆光》,以及金波的《献给母亲的花环》、王端诚的《秋菊之歌》等。赵青山注意及此,编选出版了一本《十四行花环体新诗选》,他在此书序言中得出如下结论:“十四行花环诗体虽然来源于西方,是一种移植的外来格律诗体,但从表现内容、遣词造句、节奏韵律、结构章法等,差不多已经完全民族化,成为一种地地道道的中国新格律诗体。”

最近,赵青山又跟踪中国诗坛“花环体”的发展,在此书之后,附录了成书后出现的十四行花环体新作,而且以附录形式增补了新出现的四行、八行、九行“花环体”格律体新诗创作实例。这是中国格律体新诗人引进十四行花环体后的突破性进展。这充分证明赵青山的研究关注“诗态”,与时俱进的特点。

不仅如此,近年来,赵青山还集中进行了八行花环体格律体新诗的创作试验,取得了丰硕成果,结集为《向律而歌·八行体花环体诗》出版。青山是我多年的诗友,他不久前又受聘为我们格律体新诗研究院的特约研究员,我理所当然要代表研究院并以我个人的名义,向他取得这一成就表示衷心的祝贺。

这本诗集共收八行花环体格律体新诗11组,每组9首,大多采用九言四步的行式(也有少数十言行式),以及1、2、4、6、8行押韵的韵式,十分规范。99首诗,近800行,看似“戴着脚镣跳舞”,却如行云流水,全然不曾给人受到拘束的感觉。这就充分证明了新诗的格律是表现诗意的利器,而不是相反,事实上这就成为对“格律束缚”论的有力批驳。

中国古代诗歌的发展提示了一条以每句字数增加显示的发展轨迹(四-五-七言),提示了整齐式格律体新诗中行式规范的重要性。而九言四音步,历来是格律体新诗人们所喜爱的一种行式。林庚甚至专攻九言,还总结出一行二分(上五下四,或上四下五)的“半逗律”呢。他们以这种行式写出了例如闻一多《死水》、戴望舒《烦忧》等一系列优秀代表作,成为宝贵的遗产。如今赵青山又这样集中地展示了九言四步行式的优越性,从而对格律体新诗中“九言体”的进一步推行起到良好作用。同时,赵青山的八行诗大多具备中间两联对称的特点,增加了今后形成八行新律诗的可能性。因此,青山此书问世的意义,已经超出了“花环体”新诗发展的范畴。

就这11组花环体作品本身而言,可以指出几点:

一是独特的地域性。作者是山西人,完全表现山西题材的就有《古城女杰梁奔前》《平遥风物八绝》《魂兮归来》《云竹湖纪行》,占到4\11;此外,《陶然绝恋》是写山西革命先驱感天动地的爱情传奇。这些作品的“身份”与“籍贯”是非常确定,无法更改的。这是一位山西诗人献给生养他的故乡的赞歌。

二是可贵的历史感。上述山西题材的作品,就有讴歌女杰梁奔前、牺牲在平遥的邹开胜烈士以及革命情侣高君宇、石评梅的三组;而《楼兰风骨》则从远古写到了现代,刘半农、鲁迅都进入其中,而又绝不牵强,不能不赞叹诗人学识的渊博。

三是迷人的传奇性。这以《情天恨海》《雪域情殇》《鹳鸟之恋》为代表,而《情天恨海》堪称白居易《长恨歌》的现代版。说实在的,我不能不佩服他的诗胆:我才不敢揽这样的活计啊!很可能费力不讨好呢。但是青山还把这“活儿”干得挺好!鹳鸟之恋也写了人鸟之情,获一举两得之效。

四是强烈的时代性。当然这集中体现在《深圳故事》,无疑这是一曲由衷的改革开放前沿的赞歌,高亢激越。就是那些历史题材、富于传奇色彩的作品,诗人也是站在今天予以关照,寻求与现实的契合点。例如写高、石绝恋也是站在今天写昨天:

化作两缕温暖的春风

吹开新世界鲜花烂漫

青山在创作这些作品时,还使“花环体”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叙事功能。这当然是一大拓展。他还注意到这是以诗叙事,所以特别注意到与抒情的结合,深入到人物的内心世界,使之声情并茂,从而有别于散文。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谈谈外国诗体的移植问题。中外诗歌,在文体是有其共性的。这正是外国某些诗体能够移植、“汉化”的原因。如前所述,经过百年来几代诗人的努力,十四行诗的移植目前已经取得成功。这正是因为,闻一多先生早就指出,十四行诗与七律有着共通之处。但是仅仅移植是不够的,还需要发展。十四行诗在国外是以等音步的面目出现的,韵式也非常复杂。如今中国的格律体新诗已经基本确定整齐式、参差(对称)式、复合式的“三分”体系,十四行诗也就可以在这个框架内展现多种身姿。其“花环体”还可以向非十四行方向发展。八行花环体就率先成为这样的实例。不过,那种仅仅每首十四行而不再讲任何规则的诗,是没有资格进入十四行诗家族的。这与七言八句而不讲平仄对仗的诗不能称为“律诗”是一个道理。

是为序。

               2019·5·20渝州悠见斋




编辑识别(真儿).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