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征稿专区 >>圆觉文学奖 >> 第二届征稿 汪万英 《迷醉千野草场》
详细内容

第二届征稿 汪万英 《迷醉千野草场》

时间:2019-06-03     作者:汪万英【原创】   阅读

走进石柱县鱼池镇千野草场南大门,道路两旁的杉树如迎宾的礼仪小姐,仪态优雅、亭亭玉立,她们柔情似水,让我痴迷,恨不得变成一只小鸟,飞身扑进她们的怀里,肆意歌舞。

1984年进石柱县城参加中考,途经鱼池镇灵山佛。晕晕乎乎的我,恍惚间睁开眼睛,一片深绿映入眼帘。道路两旁的杉树巍然屹立,好似执勤的哨兵。几公里杉树林,将天空挤成绵长的“一线天”,蓝天白云在狭窄的天空一路奔跑。

2012年暑假,我第一次走进千野草场。我们坐着轿车从北大门慢慢往南行,一路风景尽收眼底。突然眼前的光线暗淡下来,一片杉树林闯入眼中。一行行一列列,如列阵的士兵,英姿飒爽、威武阳刚。我赶紧打开车门,奔跑进杉树林,深情地抚摸、倚靠、拥抱杉树,仿佛见到久别的恋人。

初夏的千野草场花团锦簇。雪白的火棘花儿,一团团,一簇簇,一片片。凤仪玉立的刺儿菜头顶紫色的花球,犹如新娘手中欲抛的绣球。躲在草丛里的红三叶开出粉红的花朵,零零星星,煞是好看。开满紫色花儿的野豌豆,让我想起儿时摘野豌豆角吹口哨的趣事;乳白的地泡花儿开了一地,让我想起儿时躺在地上吃地泡儿的情景。白里透着玫红的鸡蛋花,洁白的野蔷薇花儿、树莓花儿,白里泛黄的糖梗花,芳香四溢。淡黄色的猕猴桃花儿淡雅清香,白花花、黄灿灿的金银花馨香浓郁。我仿佛化身蜜蜂蝴蝶,嘤嘤嗡嗡、上下飞舞,缠绵悱恻、流连忘返。

万亩草地披上绿装,浅绿、翠绿、田园绿、柠檬绿、深绿,好像铺上了多彩缤纷的地毯。草地绿油油的,踩上去软绵绵的。绿茸茸的小草丛中盛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白的,粉的,黄的,紫的,一阵凉风吹过,草地绿浪滚滚。

成群的牛羊悠然自得,不慌不忙地挑选着精美的食草;来自重庆和湖北的游客散落在草地上,有坐着闭目养神的,有躺着欣赏蓝天白云的,有一家子赛跑的;有的小孩在地上打滚,有的小孩在玩捉迷藏;穿着婚纱的男女青年幸福地拍着婚纱照,着装艳丽的女士们摆出各种优美的姿势,嘻嘻哈哈相互拍照……

我也忍不住扑进草地温软的怀抱,惊起一对热恋中的小鸟,“咕咕咕”惊叫着飞入云际。草地温润的绿让我迷醉,我仿佛变成了天真烂漫的少女,虔诚地匍匐在地上,温柔地爱抚嫩绿的小草,陶醉地闻着野花的芳香;然后静静地躺在软绵绵的草地上,听着各种鸟儿欢快地歌唱,不时传来阳雀(鹰鹃)婉转凄凉的“李贵郎-李贵郎”。

相传,石柱土家族新婚燕尔的李贵夫妇,相敬如宾、恩爱有加。一天李贵贩运各种土家山货乘船到云阳的青滩,突然一个巨浪打来,船撞礁石,船毁人亡。李贵妻子杨氏在家等候数日,音讯全无。某晚李贵托梦告诉妻子沉船事故,“你我夫妻恩爱一场,今生缘尽,来世再续前缘吧。”李贵言毕化作一缕青烟消失。杨氏梦醒,悲痛欲绝,每日茶饭不思,以泪洗面,不久撒手人寰。杨氏死后化为阳雀(鹰鹃),终日在土家山林中,深情呼唤自己的丈夫“李贵郎--李贵郎”……

梦幻般的千野草场,春夏秋冬风景各异。亭亭玉立的杉树、芳香四溢的野花、铺青叠翠的草地、莺歌燕舞的鸟儿,还有峻拔雄劲的石林、波谲云诡的云海、红得似火的火棘果、银装素裹的雪景、残阳如血的夕阳……一切都让人迷醉,不能自已。


作家简介

汪万英,女,石柱西沱中学教师,石柱作协、摄协会员,石柱电视台手机台、新闻中心通讯员。


编辑识别(郑雯瑾).png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2340513331
18983922367
18523582367
文苑1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文苑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